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3章:穿越

  谢家琪没想到自己会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一睁眼变成了别人。她记得自己只是下楼丢个垃圾,楼道灯坏了,她一脚踩空,然后在下一秒,她却没有滚下冷硬的台阶,而是落到了水里。
  她在水里挣扎,岸边是惊慌得人群,只有一个红衣小姑娘,扒住岸边的湖石,努力向她伸出手,试图救她。
  她当时搞不清状况,不明白自己到底身在何处,而再一次昏迷醒来后,谢家琪发现自己的记忆变得混乱。环境是陌生的,古香古色的架子床,挂着华丽的床帐,比博物馆的展品还漂亮。
  床周围围着很多人,穿着华丽的古装,那些人的脸,看起来既陌生又熟悉。谢家琪不知道其他的穿越党会怎样,但她自己,的确是花了点时间才搞明白状况,她是碰到传说中的穿越了!完全又彻底的成为了另一个人。
  而搞明白现状之后,谢家琪的精神状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恐慌绝望。她真的是想不通,为什么是她遇上这种事,
  难以接受事实的谢家琪情绪崩溃了,她甚至不能听别人叫她的新名字“柔儿”,这么白莲花的破名字不是她的!她叫谢家琪!
  她莫名其妙变成了另一个人,那谢家琪呢?是不是不存在了?她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爸爸妈妈在哪?她到了这里,爸爸妈妈怎么办?她想回去,她想爸爸妈妈,她不要在这里!
  惊恐绝望的谢家琪在醒来之初说了不少“胡话”,具体都说了些什么,她自己其实也记得不是十分清楚。她只知道自己“胡言乱语”的哭闹时,那位一直坐在她床前,穿着华丽的美丽妇人哭得十分凄惨。
  再后来她哭累了昏迷了,发起了高烧,这下子不能“胡言乱语”了,因为她病得嘴都张不开了。
  再后来,她醒了,却也再也没说过胡话,因为她终于接受了事实。毕竟,死了也不一定能回得去,既然如此,还是努力活着吧。
  从那一天开始,谢家琪变成了谢淑柔,开始乖乖地张嘴喝药,成为一个极为听话配合的病人。她还是幸运的,在这个封建迷信的落后时代,她之前的那些“胡言乱语”被心疼难过的谢家人自动找了个合理的理由,他们说她这是“撞克”了,被邪祟附了身。
  谢大奶奶请了人来家里念经驱邪,又亲自跑到大相国寺去请了香灰符水,回来灌給谢淑柔。
  挺好的,本来就落水着凉发热,再加上喝了香灰符水闹肚子,谢淑柔这一下子真是病来如山倒,躺到床上动都动不了了,连上厕所都得要人搬下床,扶到净房去。
  在卫生条件落后,没有抽水马桶的古代闹肚子真是一种折磨,但当时的谢淑柔已经计较不了那么多了。连发烧带拉肚子,她病得昏昏沉沉,苦得要死的中药一碗一碗地灌下肚子,她的舌头都麻木了。
  一连十几天,谢淑柔迅速消瘦,原本白嫩的小脸变得蜡黄,闺房中一股子弥散不去的药味,熏得人头疼。病得最重的时候,谢淑柔躺在床上,发着高烧,肠子绞痛,头疼又恶心,她甚至悲观的想,她也许不用担心以后怎么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活下去了,没准这一病就病死了也说不定。
  但谢淑柔毕竟还是年轻,这样重的病,也熬过来了,她渐渐好转,开始清醒起来,至少能看清楚身旁的人,也开始有力气整理自己纷杂混乱的记忆。
  是的,就像小说里说得一样,谢淑柔之前十几年的记忆,她有。只是这些记忆许多都十分模糊,让她并没有什么代入感,就算是有记忆,她对于周围的一切,还是感觉到陌生恐惧。
  她知道那个长得很漂亮的谢大奶奶是她现在的亲妈,但她对这个很疼爱女儿的新妈妈没有任何亲切的感觉,相反还有些害怕。谢大奶奶对女儿这么好,万一让她发现自己不是她女儿,而是来自于其他世界的奇怪灵魂可怎么办?!
  因为害怕,谢淑柔越发沉默寡言,她努力想要模仿原来谢淑柔的言行举止,却无奈地发现,想要彻底的成为另外一个人,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她想要努力靠近谢淑柔以前的样子,却总是力不从心。
  幸好她还病着,还能够以生病为借口沉默不语地躺在床上,好好地梳理那些陌生的记忆,努力在脑中模拟练习成为另一个人。
  她闭着眼想呀想啊,想着这些陌生的家人,想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又想着她出事时的赏花宴,还有这世界上唯一让她感觉到亲切的那个红衣小姑娘。
  现在她知道了,那个红衣小姑娘是安国公府的大小姐穆红裳,是她“原本就应该认识”的人,“以前”在曲江春宴上见过一回,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的确“认识”。在谢淑柔的记忆里,整个京中的世家贵女,没谁不认识穆红裳,虽然这位穆大小姐很少参加京中世家大族的社交活动。
  穆红裳其实跟原来的谢淑柔真的不熟,游宴上见过两次,统共就说过两句话,随着各自的母亲相互打个招呼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交情,但现在的谢淑柔却对穆红裳好感十足,大约是因为,她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红衣裳的小姑娘吧?
  头一次回忆起自己穿越来的场景,谢淑柔依旧心有余悸。但她还是仔仔细细地回忆着当时的每个细节,她在水里,岸上的那几个人……都面熟,谁来着,仔细想想……
  有一个是她现在的三姐谢淑仪,一家人。在往旁边那个,好像是个姓温的小姐,似乎以前的谢淑柔与她也不熟悉。然后是王小姐,这位熟一点,再然后就是红衣服的穆红裳。
  穆红裳的边上还有两位小姐,好像是顾家小姐,见过几面算是有些交情,名字……好像是顾仪兰和顾仪竹……
  顾仪兰??谢淑柔微微蹙起眉,这个名字是真的很熟悉,她对顾仪兰这个人也很熟悉。但……以前的谢淑柔和顾家小姐交情有那么深嘛?!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