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8章:拜帖

  “拜帖?”安国公夫人抬起头,望着恭敬回话的婆子:“给红裳的?”
  “是!”婆子立刻点头:“回夫人的话,是直接下给咱们家大小姐的,所以门房不敢随意处置,叫奴婢来请夫人个示下。”
  “下给红裳的……”安国公夫人眉头微蹙:“谢家人派了什么人过来?”
  “回夫人的话,”婆子答道:“是个极体面的嬷嬷,看起来有些年纪了。知道夫人要问,奴婢过来时特意仔细瞧了,那嬷嬷身上穿的藤青纹比甲瞧着像是花软缎的,头上还插着鎏金的簪子,带着镶珠耳坠子。门房上瞧着那嬷嬷打扮得体面,不敢怠慢了,请了她在耳房喝茶稍等。”
  “她说什么了?”安国公夫人将手里的茶盏放下,接过了婆子恭敬捧在手里的拜帖,打开仔细看了看,发现是谢家大奶奶和谢四小姐的名帖,并不是谢夫人的。
  “回夫人的话,”婆子答道:“那嬷嬷说,他们家四小姐落水当日,咱们大小姐不顾安危出手去救,四小姐心中感激,一直想要当面感谢,所以才递上拜帖,想要拜访咱们家大小姐,当面致谢。那婆子还说,论理早该来拜访了,可是无奈他们家四小姐落水风寒,病了这些日子,才耽搁至今,是他们不对,请夫人和小姐不要计较。”
  “是这样。”安国公夫人点点头,回头吩咐自己身旁的贴身丫鬟:“碧柳,去开库房,找些女孩子家常用的养身体的药材过来。”
  碧柳答应着离开了,安国公夫人才将拜帖递给身旁另一位贴身丫鬟,接着吩咐道:“碧桐,等下碧柳回来,你跑一趟,就说我说了,谢四小姐是公主府救起的,咱们安国公府不敢居功。红裳那日不添乱就算好了,怎敢当得谢四小姐一声谢。眼下将要中秋,各家都忙碌,谢大奶奶和四小姐不必讲究这些虚礼。然后再将药材交给谢相府的嬷嬷,说是给四小姐补身用的。”
  “是!”碧桐微笑着点头:“夫人放心。”
  碧桐和碧柳都是安国公夫人身边得力的大丫头,她们办事国公夫人自然可以放心。不大的功夫,碧柳就带着药材回来了。碧桐让过来跑腿回事的婆子捧了药材,自己拿了那张拜帖去了门房,将那个来送拜帖的嬷嬷打发回去了。
  穆老夫人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媳妇们嫁进穆家多年,穆老夫人早就不再拘着儿媳们立规矩侍候饮食,有时甚至连早晚请安也都免了。
  然而虽然婆婆不苛求,穆家的四位奶奶还是会一早一晚去穆老夫人屋里坐坐。除非真是特别忙碌,或者天气极糟糕,否则妯娌几个天天都要去给穆老夫人请个安,说几句闲话。
  中秋前事忙,安国公夫人是晚饭后才去的穆老夫人的院子,刚好妯娌几个也都在,一家子喝茶聊会儿天,倒也热闹。
  安国公夫人才坐下不久,穆三夫人就笑着说道:“都这个时辰了,大嫂还坐得这样稳当?早些回去吧,您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妯娌几个男人不在家,晚间回去也无事可做,在这里陪母亲多说会儿话也是好的。您可早些回去,等下大哥从外书房回来了,找不到人可不是要着急?”
  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起来,安国公夫人嫁进门将近二十年,早就不是年轻媳妇了,但依旧像个少女一般脸上发红,笑着嗔道:“三弟妹会说笑。只怕你大哥直盼着我晚些回去,他好少听些唠叨。”
  “老三媳妇说的是,”穆老夫人点头:“老大媳妇是该早些回去。要我说,你们几个也早些回去,快节下了,家里事忙,累了一天,总陪着我这个老婆子做什么。”
  “我们赖着不走,自然是想混着跟母亲多说两句话。”二夫人也凑趣地开口。
  “那感情好!”穆老夫人呵呵笑起来:“说些闲事我自然爱听,可别再拿个采买单子来给我看,美其名曰问我要不要添东西,一起交代给采办。实际我知道,你们妯娌几个要躲懒,变着花样使唤我。”
  穆老夫人当然是开玩笑,穆家的几个儿媳闻言一齐笑起来,笑罢了安国公夫人才开口:“今日倒是真有件稀奇事说与母亲听。谢相府里的谢大奶奶和谢四小姐送来了拜帖,指明是给红裳的,说是想要登门道谢。”
  安国公夫人话一出口,穆老夫人和二夫人她们皆面露惊诧。等安国公夫人将事情细细说了之后,穆家的女眷们更是一脸莫名奇妙。
  安国公府平时少与京中权贵来往,这事儿人人都清楚,谢相是五皇子外家,更应该谨慎行事才对,如此不避讳地将拜帖递上门,就不怕给五皇子落下个意图结交权臣的话柄?
  况且,这个道谢的理由也着实可笑。当日谢四小姐落水,又不是他们家红裳拉上来的,红裳的确是管闲事伸手想去救人,但不仅没救成,还因此挨了罚,道谢根本就无从说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如此处置倒也得宜,”穆老夫人思忖半天之后才慢慢开口:“只是咱们家的规矩京中勋贵大都心中有数,谢相素来谨慎,府中约束颇严,谢府里的女眷平日里与我们府里交往也都是极有分寸的,虽不至于有意避讳,但也没有主动示好,如今这事儿倒是奇了……”
  “我瞧着也只是客气而已吧?大约也不是真想过来拜访。”穆二夫人想了想之后答道:“那一日,咱们红裳因为想冒险救谢四小姐,被大嫂瞧见了。大嫂又气又急,当着众训斥了她,当时谢大奶奶虽不在,但事后应当也是听说了的。硬要说起来,红裳当众挨了训,也是因谢四小姐而起,谢大奶奶做事小心,自然不愿意让我们府里心里留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