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11章:节礼

  这怎么能算娇惯?穆老夫人不服气地想。她的红裳从小跟着兄弟们一起在外书房读书,外书房的先生教的是四书五经之类的通学,圣人教诲不比那些《女诫》《女德》强远了?
  再说了,穆红裳姓穆,是穆家人。穆家人读圣训、习兵法,行为处事心中自有一道尺,这么多代了,他们穆氏一门还没出过不像样的败家子呢!这样好的孩子,就是惯着些又怎样??
  穆老夫人越想越觉得自己对红裳的娇惯是理直气壮,眼前乖巧抄书的孙女也是越看越可爱,但她依旧没有开口免了穆红裳的罚。
  可爱归可爱,娇惯归娇惯,但到底十二岁了,性子还是要收一收的……
  穆红裳觉得自己过节还要抄书十足悲惨,而正在花厅整理各家送来的拜帖节礼的安国公夫人却有些困惑。
  安国公府与京中各个勋贵世家来往并不算紧密,也就是几位武将出身的朝臣,与安国公府的交往深些。其余的那些大氏族,与安国公府都是泛泛之交,平日里节礼往来都有定例,送多少礼,还多少礼,哪家节礼送到就行,哪家需要加上安国公的拜帖,年年都差不多。
  原本都是国公夫人节前拟好礼单,家里的管事领了对牌一一办好,有些需要附帖子的,列好单子,安国公或者国公夫人亲自写了帖子附上,之后节前一日核对一遍,第二日大早赶着派人送出去就是。
  安国公家是如此,京中其余人家也是如此,因此每当逢年过节是各家主持中馈的主妇们最忙的时候,旁的不说,就说这迎来送往的节礼,就足够忙一通。
  一早收进来多少节礼,哪些人家附着拜帖,哪些人家但只有礼物过来,哪些帖子需要及时回,哪些可以等一等再说,各家送来的礼物都是什么,一一打开看了登记入库,这些都是事儿,千头万绪,林林总总,因此端午这一日,卯时不到,安国公夫人就已经在花厅坐着等着管事妈妈们回事儿了。
  安国公夫人嫁入国公府将近二十年了,从婚后第五年开始主持中馈管家,到今天也有将近十五年,迎来送往这些小事自然驾轻就熟。
  但正是因为心里有数,安国公夫人才更困惑。今年顾学士府送来的节礼,比往年整整多了一倍,其中还有个极为精致的驱邪香囊,绣着小姑娘喜爱的虫草花样,里头塞着上好的朱砂、雄黄和香药。听外面的回事妈妈说,是顾学士府的管事妈妈亲自捧了来,交给安国公府的管事嬷嬷,说是顾学士府的九小姐顾仪兰亲手做的,送给穆大小姐。
  顾学士府人丁兴旺,孙女辈的小姐有十三个,这事儿安国公夫人都知道。但顾学士府与安国公府一向交情一般,向来没有家中女眷相互上门拜访的事。
  况且安国公夫人平时也很少带着红裳出门走动,所以安国公夫人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顾九小姐和她家红裳……有交情吗??怎地没听女儿说过啊……
  安国公夫人思忖片刻,招手叫来个丫鬟吩咐道:“去老夫人那里看看,说我有事。”
  丫鬟腿还挺快,也就是两炷香的功夫就跑回来了,带回了穆老夫人的回话:“老夫人说了,大小姐抄书还要半个时辰,夫人随时可以过去。”
  安国公夫人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她知道,婆婆这是在告诉她,若是需要避着孩子,就晚些再去。
  半个时辰后,安国公夫人果然出现在穆老夫人的正堂,时间卡得刚刚好。她进门的时候,穆红裳刚好抄完最后一个字,见国公夫人进门,立刻丢下笔朝自己的母亲跑了过去,讨好一样的露出笑脸:“娘,我今天的书抄完了,祖母都夸奖我抄得好。”
  “挨罚还有功了不成?”安国公夫人笑起来,她低下头望着女儿嫩嫩的笑脸,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女儿的鼻尖:“你哥哥从外头买了风筝回来,带着兄弟们在花园等着你呢。”
  穆红裳嘻嘻一笑,转头就想向祖母行礼告退,安国公夫人却又扯住了她:“急什么。铁衣他们两个时辰都等了,也不在这一时半刻。”
  “让娘亲瞧瞧,”安国公夫人亲自伸出手整理了一下穆红裳的双丫髻,给她正了正珠花,又上下打量她一番:“长命缕和香囊都齐全,不错,早上谁替你收拾的?”
  穆红裳低头看了看自己挂在胸前的长命缕和香囊,一脸懵懵地答道:“是秋兰姑姑呀,这长命缕和香囊不是娘亲您亲自做的吗,一早就打发秋兰姑姑过来,盯着我下床之前配在身上。”
  安国公夫人微微笑了笑,也没多解释什么,反而朝身后微微回头,站在她身后的大丫鬟春蕙立刻上前,将手中的托盘端给穆红裳看。
  “这是顾九小姐特意打发人送来给你的,是她亲手做的香囊,你喜不喜欢?”安国公夫人温柔地笑着,拿起托盘中的香囊给穆红裳看:“你若是喜欢,母亲帮你系上。”
  顾九小姐?穆红裳一时半刻没反应过来这人到底是谁,但有人送她东西,穆红裳还是挺开心的。穆红裳不是没收到过礼物,她是礼亲王的外孙女,安国公府唯一的大小姐,哪里能缺了礼物?每年过年时,连宫里的皇后娘娘都会亲自派人来送压岁钱和各式宫中新制的小玩意儿。
  但穆红裳还真的没收到像今天这样,世家小姐亲手制作的礼物。她长到十二岁,安国公夫人少带她出门交际,因此她与京中的那些世家小姐们大多也都是泛泛之交,哪里有相好的小姐妹,从来也没收到过这些女孩子们私下里相互交际的小礼物。
  京中世家小姐流行互赠的四色针线、诗签花签、花篮团扇这种不算贵重,但胜在亲手制作心意十足的礼物,穆红裳真的从来没收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