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31章:回赠

  药材?谢淑柔一愣,紧接着眼睛一亮。对啊!药材!清荷的话倒是提醒她了,虽然安国公府没接拜帖,她没了机会去拜访自己看中的金大腿穆红裳,但药材也算是礼物对吧?这么说,她有理由名正言顺的送回礼了!!!
  这可太好了啊!!作为站在历史肩膀上的穿越党,她的见识可比这些“古代人”广多了,赶紧仔细想想,弄点什么超越时代的好东西去巴结红裳小妹妹是正经。
  谢淑柔在家里想破了头,将自己能想出来的,这时代没有的好东西列了一张长长的单子,看着那张礼物单,谢淑柔终于有些安心了,她觉得自己也不算是没有金手指,不管怎样,这些现代社会平常的东西,在这里可真的算是及其稀罕的物件,拿来巴结穆红裳应该是可以了,她要好好地计划一下,如何将自己看中的金大腿牢牢抱住!
  穿越党出手自然不凡,中秋节前几日,谢家的嬷嬷又上门了,这次倒是没有递拜帖,而是送来了一个挺大的礼盒,指明是给穆大小姐的。
  谢家的嬷嬷也没有要求拜见安国公夫人或者穆红裳,只是将盒子交给了安国公府的门房跑腿婆子,托她带几句话给安国公夫人以及穆大小姐。
  “我们四小姐大好了!”谢家嬷嬷是这样说的:“承蒙国公夫人惦记,上次还让我带了药材回去,我们四小姐感激不尽。这盒子里的东西,是给贵府大小姐的,是我们家四小姐亲自画了样子,送去外头铺子做的。小玩意儿而已,博大小姐一笑。”
  盒子被送到了安国公夫人面前,话自然也带到了。谢家的嬷嬷特意说了是谢四小姐亲自画了样子去做的小玩意儿,安国公夫人自然清楚,这盒子里应当是新奇物件,哄孩子玩的,不会太值钱。
  但盒子打开了,还是让见多识广的安国公夫人吃了一惊。东西的确不值钱,但这份礼物,让安国公夫人忍不住感叹,谢四小姐可真是个巧心妙人。
  此时若有另一个穿越党在场,应当一眼能认出来,谢淑柔送给穆红裳的其实真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了,是在现代生活的女孩子们人人都见过的烂大街的礼物。
  憨态可掬,圆头圆脑的绒毛熊有什么稀奇。只不过谢淑柔送来的绒毛熊,比现代社会满大街卖的那种豪华了许多倍而已。
  没错,谢淑柔送给穆红裳的第一份礼物,是她亲自画了样子,托人在母亲陪嫁的铺子里做的,咖啡色绒毛熊一只。
  只不过后世的绒毛熊是化纤绒布的,而她给穆红裳做的这只绒毛熊,是红棕色水貂皮的,绒毛熊的鼻子和眼睛,是精心打磨好形状的黑玉,熊鼻子甚至还像是现代社会的绒毛熊塑料鼻子一样,雕刻出了鼻孔的形状。
  绒毛熊耳朵圆圆,四肢短短,圆圆的嘴巴鼓起,鼻子下还用黑色丝线缝成了颇具喜感的三瓣嘴形象,真是有趣极了。
  这只圆乎乎的绒毛熊连安国公夫人都很喜欢,她忍不住将那只豪华的水貂熊从盒子里拿出来,捏了捏小熊圆鼓鼓的肚子。
  小熊看着不小,但是分量并不算重,捏起来很有弹性,熊肚子里应该是塞满了轻柔的丝绵。安国公夫人知道,这份新奇的礼物她家红裳一定会喜欢。
  穆红裳果然很喜欢这份礼物。安国公夫人带着丫鬟去穆老夫人屋里的时候,穆红裳还在站着抄书呢。她一看到碧桐手里那个毛茸茸、圆头圆脑的小熊,立刻丢下了笔,朝碧桐伸出手,想要摸摸熊脑袋。
  “碧桐姑姑,这是哪来的?真好看!是不是大哥从边关给我捎来的?”穆红裳抱着小熊爱不释手,一会摸摸小熊圆圆的耳朵,一会摸摸小熊黑玉制成的凉凉的鼻子,眉开眼笑的模样,像是一刻都不肯撒手。
  穆家大少爷穆征衣在北境边关,有机会捎信回家的时候,总不忘给弟妹们带些边关的新奇物件。北境的皮货好,穆老夫人一开始看见这个水貂制成的绒毛小熊,也以为是大孙子从边关捎回来的呢,立刻急着开口问道:“燕州的信使到了?”
  “还没到八月节,哪里就这样早。”安国公夫人摇摇头:“这东西是谢相家的四小姐打发人送过来的,就是先头公主府落水的那一个。母亲可还记得,前几日谢大奶奶和这位谢四小姐还递了拜帖。”
  “怎地是她?”穆老夫人微微一愣:“你问清了?是谢四小姐送的?不是谢家大奶奶?”
  “原来是那位姐姐送来的呀。”穆红裳笑了,圆圆的眼睛微微眯起:“那个姐姐落水好像淹得很严重,现在已经好了吗?”
  “是谢四小姐。”安国公夫人点点头:“咱们府里前些日子回拜帖的时候,不是打发人送了些药材嘛,这位谢四小姐说是大好了,感谢咱们的药材,送个小玩意过来给红裳。”
  “红裳过来,”穆老夫人朝孙女招招手:“祖母瞧瞧你的小狗。”
  “这不是个小狗吧?”穆红裳笑着将绒毛熊递到穆老夫人手里:“祖母您瞧,耳朵是圆的。”
  “谁知是什么,你喜欢就好。”穆老夫人笑着将那只绒毛玩具抱在手里捏了捏,感叹道:“这谢四小姐好巧的心思,送来的可真是新奇物件,我活到这把年纪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不愧是大家小姐,一个玩意儿而已,也用得上如此出色的水貂皮。”
  “正是。”安国公夫人点点头:“东西虽不金贵,难得的是这份心思。”
  “再难得也是孩子们的玩意儿,”穆老夫人将小熊递还给穆红裳:“既然谢四小姐谢过我们的药材,那红裳就好好拿着玩吧,回礼也不必了,日后在哪里见到谢家人,当面说一声就好。”
  “是!”安国公夫人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