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章:是非

  顾仪兰的父亲顾峻德制举入仕,在京中做了半年文林郎之后就申请外放了,在州县从九品做起,到如今才是宁陵县七品县令,但京中的仕女贵妇却谁都不敢轻视她,因为她是端明殿大学士顾正则最喜爱的孙女,一直养在顾学士府,由顾正则的夫人亲自教养长大。
  端明殿大学士,虽然看起来是个无实权的荣衔,无职守,无典掌,只是随侍圣上,以备顾问而已,但人人都知道,殿学士才是真正的天子近臣,非常人可充任,一句话就可以左右朝政,虽无宰相之职,但在朝中地位不亚于首辅宰相,通常都由资望极高的学士官员充任。
  因此公主府赏花宴,顾家小姐们的座次甚至在谢家小姐之上,去水榭赏早荷,也该是顾家女眷先行,顾府女眷身后,紧跟着谢丞相府的夫人小姐们。
  只是赏花而已,又不是宫宴,坐席之后,去水榭赏荷,相熟的夫人小姐们走在一起,交际闲聊,那里还有什么严格的先后次序。
  顾仪兰的三叔母和谢丞相的大儿媳并肩走在一处,顾家姐妹们自然也与谢家姐妹们混在一处一路闲聊着往水榭而去。
  这一切和前世一模一样,顾仪兰走在自己堂妹顾仪竹身旁,眼睛却不断地往谢家小姐身旁看去。因为她早就知道,这次芒种节赏花宴,谢家小姐会落水,上一世她也在,还记得这件事。
  顾仪兰悄悄盯着谢家姑娘们的方向,不仅仅因为她清楚谢四小姐会落水,她更想看看,谢四小姐到底是怎么落水的。
  顾仪兰记得,这桩事故可闹得挺大。谢四小姐落水了,也很快被捞了上来,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但谢四小姐却一口咬定是走在她身旁的温小姐推她落水。
  温小姐温梅清是中奉大夫温承平的幼女,与顾仪兰年纪相仿,刚刚十四岁,还没有及笄。温大夫虽然只是四品散官,但太原温氏可是正经的名门望族,诗礼传家,比谢丞相出身的陈郡谢氏一点不差。
  温家几代为官,温大夫的太祖父曾经出任过首辅宰相,温承平的父亲去世前是正二品参知政事,很受圣上看中,若不是因为不到五十岁就亡故,温家不是没可能再出一任宰相。
  就算是眼下,温氏也不容小觑。温承平原本是外放散官,父亲去世后立刻被调回京中,一步一步升上去,眼下不过四十三岁,就已经是正四品了,前途无量。
  温氏一族有出息的可不只是温承平,温承平的一个族叔去年还在兴仁府做府尹,刚刚告老致仕。温承平的堂妹十六岁入宫,如今已经封了妃,虽不得宠,但温妃娘娘性子和顺,倒是很讨皇后娘娘喜欢,在后宫中也能说得上话。
  谢家小姐指责温氏女推她落水,这事儿可有点意思,十七年前亡故的谢皇后就是出身陈郡谢氏。谢皇后虽然不得宠,又早早亡故,但她膝下可留下了一位皇子,比当今魏皇后所出的皇子只大三个月而已。
  人人都知道,后宫中的温妃唯魏皇后马首是瞻,前朝的谢右相和温大夫一向没什么交往,温家与谢家的关系颇为微妙。因此上一世谢四小姐落水后指认温小姐下手害人,可真的牵出一连串的大事来。
  顾仪兰记得,上一世,谢四小姐落水事故只是个由头,最后谢、温两家撕扯起来,闹得很大,最终交恶。谢、温两家撕破脸,可温梅清到底有没有推谢淑柔这件事,却一直没有撕扯清楚。
  温、谢两家的事,对顾家并不能算是全无影响,毕竟顾学士在朝为官,又是天子近臣,温、谢两家的事又与后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顾大学士想装着不知道都不行。
  再加上京中勋贵世家相互联络有亲,往上数几代,几乎家家都能攀扯些亲故关系,谢、温这两个大氏族这一闹腾,几乎京中所有世家大族都会受些牵连,顾家也不例外。比如原本顾仪兰的祖母考虑过将顾仪兰的堂妹顾仪萱嫁去谢家,后来考虑来,考虑去,还是改了主意。
  重生一回,这些事还要再经历一遍,顾仪兰清楚谢家和温家的事儿不是她该插手的,她也没打算多事,她只是有些好奇,温梅清到底有没有对谢淑柔下手?到底是温家想找个由头闹腾呢?还是谢家自导自演一场大戏,要咬温家一口?
  因为这点好奇,因此公主府赏花宴上,顾仪兰一直在不着痕迹地暗暗观察谢、温两家女眷的动向,谢淑柔落水,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正是因为看到了,所以她才困惑,有些事似乎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
  顾仪兰看到了,谢淑柔和自己的姐妹们走在一起,而温家女眷在不远处,温大夫的幼女温梅清并没有跟自家姐妹长辈在一处,反而和尚书令王大人家的一位小姐手挽手走在一处,紧挨着谢家小姐们走在湖边。温梅清身旁就是谢淑柔,两人站的很近,温梅清的确一伸手就能将谢淑柔推落到湖中,但她没有伸手。
  顾仪兰紧紧盯着温梅清和谢淑柔,因此她清楚地看到,谢淑柔笑着扯了一把她身旁的谢三小姐谢淑仪,接着向前迈了一步,伸手指着湖中的早荷,似乎很开心的模样,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什么,然而不巧得很,谢淑柔向前迈步时一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披帛,那披帛似乎又挂到了谢淑柔肩上的珍珠绣饰,顿时被扯得直直的,而谢淑柔则顿时失去了平衡,面朝下朝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栽去。
  彼时,小姐们站在湖边观景,丫鬟们自然不能太靠前挡了小姐们的视线,于是都在稍后的位置。站在湖畔有五位小姐,谢淑柔的三姐谢淑仪满面笑容地顺着谢淑柔的手向远处望,而她们身旁的温梅清正和王小姐一起笑着转头,向身旁一位穿着胡裙的红衣小姑娘打招呼,那小姑娘顾仪兰也知道,是安国公家的小姐穆红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