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30章:礼物

  因为努力想要拯救自己,倒霉的谢淑柔挨了训斥,被谢丞相形容为“愚蠢放肆”、“指手画脚”的“无知妇孺”。
  谢丞相虽然不是当众训斥谢淑柔,但这事儿不知怎地,还是传了出去,这件事不仅让谢淑柔在家里丢了脸,遭到了自己那些兄弟姐妹们的无情讥笑,还拖累了谢淑柔的亲娘谢大奶奶。
  谢淑柔“没教养又愚蠢”,当然是她亲娘谢大奶奶的锅喽。谢大奶奶作为相府长媳,平时又很受婆婆倚重,教出这样的女儿来,自然会被妯娌们看笑话。
  最开始,谢淑柔觉得这件事也没多严重,当孙女的挨爷爷几句训斥,有什么了不起的。况且那个爷爷说的话,让她这个现代人听来,实在是有点不讲理。没所谓没所谓,挨两句骂也掉不了一块肉,她一个头上悬着刀的恶毒女配,也没工夫计较这些芝麻大的小事。
  谢淑柔这个穿越党虽然有原身的记忆,但许多事没有亲身经历,实在没什么代入感。她严格说来还是个现代社会长大的女孩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后宅女子”,对于挨谢丞相亲口训斥这件事的严重性其实有点认识不足。
  然而谢淑柔很快就知道了,若只是拖累得谢大奶奶受婆婆几句训斥,受妯娌们几句讥笑倒好了!最关键是,她受祖父训斥这件事,惊动了她那个便宜爹,谢家大爷谢常静。
  谢常静是谢丞相的嫡长子,但他成亲晚些,所以谢常静的嫡子谢沐风在谢家行三,而嫡女谢淑柔是四小姐。
  谢常静可不止谢沐风和谢淑柔这两个孩子,他有三个小妾,其中最得宠的沈姨娘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女孩谢淑芳,比谢淑柔还大点,一个男孩谢沐春,比谢淑柔小两岁。
  谢淑柔挨了骂,谢常静一阵风似的跑到谢大奶奶的屋子里发了一通脾气,指责她教女不善。谢大奶奶像是这个时代的普通女人一样,并没有当着人与丈夫争辩什么,反而低头认了错。
  但谢大奶奶的温顺,可没换来谢常静的同等回报,谢淑柔眼睁睁地看着谢常静不依不饶地大发脾气,接着一阵风似的去了沈姨娘的房里,一连十几日都没踏足谢大奶奶的院子。
  谢淑柔看见谢大奶奶哭了,但依旧没训斥她一句,反而安慰她不要怕,祖父和父亲只是一时生气,气过了就好了。
  看着如此逆来顺受的谢大奶奶,谢淑柔简直不知道该说啥好。谢大奶奶到底有啥错?要说对子女教养不善,她那个一天到晚钻在小妾房里的便宜爹,难道不是责任更大?
  但这个时代的女人大多都像谢大奶奶一样以夫为天,她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子,从未觉得男人们对她们的压迫有什么不对,谢淑柔对身边的一切的确有点接受困难,但她纠结了一阵子,也还是忍了。
  她只是个倒霉的穿越党,保命都很困难的那种,实在没什么心力去搞性别革命。保命要紧,保命要紧,最重要的还是抱上安国公府的金大腿。
  谢丞相这条路走不通,那就算了,想想别的办法吧!反正……谢淑柔自我安慰的想,反正谢丞相今年都五十多岁了,还是个文臣,让他跟四十出头的武将安国公交朋友,大约也是不靠谱的,肯定没啥共同语言。
  谢淑柔没办法让谢丞相主动去巴结安国公,自然也没啥可能说动谢夫人主动与安国公夫人交好,但没关系!她这个执着又努力的穿越党是不会放弃的,祖父祖母的路子走不通,她还可以靠自己!
  谢淑柔觉得,安国公府里其他人她是肯定巴结不上了,但十二岁的小姑娘穆红裳也许可以想想办法。而且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小姑娘,让她去巴结穆红裳,谢淑柔觉得自己没啥不情愿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家里不许她主动去巴结穆红裳。
  但是没关系,办法都是人想的。谢淑柔确定好自己的“行动目标”之后,就开始长达半个月的铺垫表演,逢人就说当日公主府落水,穆红裳试图救她的事。
  整个谢丞相府人人都知道,谢淑柔对当日穆红裳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因为没有机会回报,因此穆大小姐的恩德被她日日放在心里,都快成心病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谢淑柔如此努力,终于还是为自己创造出了接近穆红裳的机会。她当然没法说服谢丞相,也没法说服谢夫人,但她努力的表演还是打动了她的亲娘谢大奶奶。
  谢大奶奶为了让女儿安心,亲自去求了谢夫人,希望谢夫人能够同意她带谢淑柔去安国公府道谢。
  精明的谢夫人思忖过后,跟自家老头子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大儿媳往安国公府递拜帖。
  谢丞相这个老狐狸自然是笃定安国公府不会随意接了他谢家的拜帖,但他觉得老伴说的也挺有道理,当日穆红裳在公主府挨了打,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他们谢家惹出来的,若不是四丫头落了水,穆大小姐也不至于扒着湖石去救人,以至于惹得安国公夫人担心生气。
  小姑娘挨了训斥原本也是小事,只是穆大小姐是安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他们谢府递张帖子表达个歉意倒也是应该。事情终归因谢府而起,总不好一直装傻吧。
  有了谢丞相夫妻的同意,谢大奶奶这才往安国公府递了拜帖。安国公府没接拜帖,这事儿整个谢家都想到了。谢淑柔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免不了还是十分失望。
  谢丞相谨慎,安国公府更谨慎,那她这个急着抱大腿的恶毒女配可怎么办啊?!等死吗??
  “小姐怎地还是不开心?”谢淑柔的丫鬟清荷一脸莫名:“您不用担心,安国公府虽然没接拜帖,可也送了些药材来给您,这说明安国公夫人和穆大小姐没打算计较,您不用日日念叨了。再说了,穆大小姐挨打,我觉得真不是小姐您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