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33章:宫宴

  虽然中秋宫宴是巳时末入席,午时初刻开宴,但其实入宫赴宴非常辛苦,各家命妇四更过后就要起来,用过早饭之后开始梳妆,五更过后开始陆续出门,卯正时分,各府的马车就已经整整齐齐排在宫门前的广场。
  辰时初刻,宣礼内监宣礼,官员和夫人们下马车,按照品级排队,陆续进入宫门,接着继续在崇政殿前的广场上静立等待,这一等,少说也得半个时辰。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必须站着等皇上皇后,比如安国公府的穆老夫人,刚刚到达崇政殿前的广场,就有小内监搬着圆凳飞奔过来,传皇上的话,让穆老夫人坐等。
  在场的贵妇们不是没有比穆老夫人年纪大的,也不是没有比穆老夫人身份高的,但被赐坐等的也就穆老夫人一人而已。
  几位亲王正妃还都站着,但也是见惯不怪的样子,依旧顶着一头沉重的诰命礼冠,和繁复的礼服霞帔,站得直直的等宣召。
  辰正之后,皇上皇后的御辇到达崇政殿,接着官员和命妇随着宣礼内监唱礼,对帝后行三跪九叩大礼。
  紧接着,皇后的御辇离开,回到了后宫,大臣们留在崇政殿,而命妇门则被内监引着从崇政殿外广场的侧门步行入后宫,在玉央宫的侧殿等着。
  皇后会在玉央宫的正殿接受命妇的请安跪拜,由玉央宫内监唱名引路,顺次进入皇后宫中请安。
  当然,给皇后请安也不是人人都能去,一般来说,宗室、二品以上的诰命夫人都会进玉央宫请安,从二品以下的诰命则要听宣,皇后没有宣召是不可以觐见的。
  而进入皇后宫中请安的诰命们,其实也要分个三六九等,比如有些人可以赐座赐茶,陪着皇后娘娘聊聊天,有些人则请过安就回到偏殿等巳时末刻入席赐宴。
  有资格被皇后赐茶赐座的夫人可不多。自从魏皇后得宠以来,后宫二十年没有进过新人,几位早年留下来的妃子也早已失宠,家人等闲不可入宫。因此眼下可以陪着皇后说话的,也就是三位当朝宰相的夫人、几位公主的夫家婆母、几位亲王妃,另外就是安国公府穆老夫人和安国公夫人,还有顾大学士的夫人而已。
  魏皇后已经将近四十岁,但是保养得很好。她原本就是眉眼清淡,看起来略微显小的长相,眼下虽已生过四个孩子,但看起来仍像是不到三十,青春正盛的样子。清纯的长相,加上成熟妇人的风韵,到让魏皇后显得比年轻时还要漂亮几分似的。
  魏皇后的第一个孩子是将近十九岁的三公主,接下来就是十七岁的六皇子,然后是九岁的七皇子和五岁的四公主。
  三公主往下,除了前谢皇后的遗腹子五皇子郑瑛,其余的皇子公主都是魏皇后所生。据说当年前谢皇后怀郑瑛的时候已经失宠,其余的嫔妃,更是早早被打发尽了,眼下的魏皇后是皇上后宫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
  说起来,皇上的后宫也真是清净。大公主和二公主都早早嫁了,夫家不算荣贵,大皇子二皇子早夭,三皇子被生母牵连贬为庶人,四皇子多病,一直被养在温泉行宫,三天两头报病危,已经二十三了,虽然娶了正妃,但因为身体太弱,一直还没圆房。
  眼下宫中最大的皇子是前谢皇后所出的五皇子,同样也是十七岁,比六皇子只大五个月。已经失宠的谢皇后难产而亡,五皇子被心善的魏皇后抱在膝下,精心教养长大,这么多年下来,倒像是魏皇后的亲生大儿子似的,听说魏皇后最疼的就是五皇子和六皇子,自己的小儿子反倒要靠后。
  两位皇子已经十七,但皇后娘娘说了,让他们在宫里多住两年,不急娶妻出宫开府。
  看样子皇后娘娘是真的疼爱五皇子和六皇子呢,一会儿工夫已经当着诸位命妇的面提了几回。
  “我记得九月间是礼亲王的生辰。”魏皇后微笑地望向坐在一旁的几位亲王妃。
  其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夫人站了起来,恭敬地答道:“是!劳烦娘娘惦记了,也不是整生日,今年府里也没打算大办,只打算家里人一起热闹热闹。”
  这位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但面色红润,看起来气色很好,也没什么皱纹,只是脸皮微微松垂,也略有些发胖,但眼睛清亮有神,五官仔细看来,依旧能看出年轻时是个明艳的美女。
  这位老夫人就是礼亲王正妃,长得与安国公夫人有三分像,安国公夫人就是她最小的亲生女儿。
  “这怎么能成,”魏皇后朝礼亲王妃笑得亲切:“皇上前两日还提起来,说礼王叔这些年修博物志辛苦,想着趁礼王叔下月生辰,将京郊含碧庄园赏了王叔。”
  王叔?魏皇后这样一说,倒是将礼亲王妃吓了一跳,赶紧跪下,连称不敢。礼亲王是世宗玄孙,世宗的十五子出宫开府后被封为亲王,是现在礼亲王的曾祖。
  这世宗十五子其实并不是世袭罔替的王爵,礼亲王的祖父并没有袭亲王爵,而是被封了郡王,礼亲王他爹这一代,其实连郡王爵都保不住的,还是皇上加了恩赏,保留了郡王爵位。
  他们礼亲王一脉,其实已经是宗室旁支了,论起辈分,的确是皇上的叔辈,但宗亲中旁支一大堆,他们家里郡王爵袭了两代,已经是圣上恩赏了,有什么资格被封为亲王?
  礼亲王妃心里清楚,这个亲王的王爵,不是冲着他们宗室的身份,也不是冲着她家王爷的辈分,而是因为他们的女儿嫁给了安国公。因此这一句“王叔”,皇后娘娘敢叫,礼亲王妃是断断不敢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