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2章:谢淑柔

  穆老夫人这话若是让京中其他勋贵世家的贵妇们知道了,大约并不以为然。走马和跑马一样吗?京中贵女走马赏春,那是有下人牵着马,小姐们骑在马上,慢行赏景。而且小姐们走马,大多都穿着眼下京里流行的丝绦骑装,随着马行,丝绦随风而动,真是又好看,又风雅,景与人,都像一幅画。
  哪里像是穆家红裳一样,平日就一身窄袖胡裙,裙子还比旁人短三分,平日走路就露着绣鞋和裤脚,骑马的时候就更过分了,居然一身短衣,还穿着男人才穿的长靿靴,真是毫无美感可言。隔三差五就跟着兄弟们出门打马飞跑,这孩子真是被惯得没个样子。
  虽然说这安国公家世代为将,规矩是不如诗礼传家的大族。但这穆大小姐的两个姑母出嫁前也没像她现在一样野啊!虽然身为穆家女,也会习武跑马,但大部分的时候还是规规矩矩的。哪像这个穆红裳,都是十二岁的女孩子了,穆老夫人居然还这样由着她的性子,也不拘起来学学规矩,以后嫁去哪家哪家倒霉。
  不过,有一句话京中诸人倒也认同。那就是,穆老夫人是有底气,才敢将孙女娇惯成眼下这样子。安国公府的大小姐不管被养成什么样子,将来嫁人,夫家也不敢给她气受。这姑娘可是郡主的女儿,礼亲王的亲外孙女,最重要的是,她爹是极受皇上信任看中的安国公。
  安国公有多得圣心,看看眼下的穆家孩子们怎样出门跑马就知道了。府里的武师父打头,一串六七个孩子跟着,每人都跟着一个走马教习,再加上护卫,乌泱泱二十来个骑士跑过长街往城外去,马蹄踏地的声音震耳欲聋。
  但这排场并不是最主要的,而是穆家出来的这些骑士都配着兵器。打头的穆铁衣背着铁弓和长戟,他身后的穆驰衣身后背着一杆银枪,再往后的穆青衣是穆家子中身子最弱的一个,身量却不矮,身后背着一杆铁力木制长矛,而十四岁的穆凌衣身后背双斧,腰间还挎着鞭子,年纪最小的穆锦衣则规规矩矩背着一柄木杆红缨枪。就连唯一的女娃娃穆红裳腰上也挎着刀。
  要知道,大周朝重文抑武,对于兵器有严格的管制,朝中大臣不许私自收藏兵器,家中侍卫护院需要用到的寻常刀枪都得到官府备案。
  要知道,像是穆家人一样,一大群人背着兵器招摇过市,换了旁人可早就被抓紧大牢了。按照大周朝现行律法,若无行兵手令和官府备案许可,五人以上携兵器同行可是犯律的。
  然而换了安国公府,偏偏就是没事。旁人私藏兵器是犯法,安国公府就是藏个小型军械库都没事。旁人不许五人以上携带兵器同行,穆家孩子们隔三差五背着刀枪剑戟,跑着马招摇过市。
  没人管,谁敢管?君不见,先皇手书的敕令还供在安国公府正堂吗?那可比任何兵部行文都好使,所以穆家人才如此光明正大地执兵器招摇过市。
  这样出身的姑娘,规矩不好又怎样?无知粗俗又怎样?嫁了人难不成婆家还敢因为这些给她气受?真若让她受了气,怕不是会立刻有一大群武将持着刀兵打上门来。所以穆老夫人有底气将孙女娇惯得如此张狂骄纵。
  没错!无知粗俗,张狂骄纵,这是谢淑柔从旁人嘴里听到的,对于穆家穆红裳的评价。谢淑柔不了解穆红裳,但她依旧对于这样的评语,持有怀疑态度。
  不管旁人怎么说,谢淑柔对穆红裳的印象都很好,大约是因为她落到这个奇怪地方之后,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穆红裳。
  难不成是雏鸟情结?谢淑柔有些疑惑。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产生雏鸟情结也太不靠谱了吧?!但穆红裳的确是她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
  当时她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现在水里,她不会游泳,自然吓得要命,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努力向岸边挣扎靠近。
  她知道岸边站着很多人,她想要呼救,却怎样都张不开嘴,惊慌之间,她看到岸边一个红色的身影弯下腰,朝着在水中努力挣扎的她,直直地伸出手。她当时不知道那是谁,只知道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有一双灿若星辰的大眼睛。
  那是谢淑柔对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再往后,她沉入水底失去了意识,她原本已经绝望,没想到自己会再一次醒来。但她醒来后,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更大的绝望之中。
  她是谁?她在哪里?!这些最简单的常识性问题,谢淑柔发现,她回答不了。
  她是谁?这个问题原本不难回答,她不是正在上大四的女大学生谢家琪吗?她爸爸叫谢国强,是一家中型公司的财务主管,工资很高,她妈妈叫孙荣,是小学老师,工资不高,但妈妈对工作很负责,天天早出晚归的。
  她是爸爸妈妈的独生女谢家琪,从小个性活泼讨人喜欢,喜欢唱歌跳舞,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里的文艺骨干。她成绩不算特别拔尖,高中努力了三年,高考成绩不错,上了师范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
  她今年大四了,爸爸已经托人给她找好了实习学校,是她家附近一所普通中学,寒假过后她就会去学校实习。
  以后她会成为一名初中语文老师,像妈妈一样,在学校工作一辈子,干得好了也许可以调职去重点中学,她还可以努力提高自己,也许她今后能成为教研组组长、年级组长、教务主任……
  她是谢家琪!是谢家琪!是以后要当老师的谢家琪!她的世界不是这个样子!她的世界有电、有网络、有道路上穿梭不息的汽车,还有天上飞来飞去的飞机,八九个小时就可以跨越大洋,飞到地球的另一端。
  她的世界不是这样!不该是这样!她不是谢淑柔!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