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3章:落水

  这是栽种荷花的观景湖,岸边的水也是很深的,湖边几位小姐谁都没注意到谢淑柔失去了平衡,只听得“噗通”一声,谢淑柔栽了下去,湖边几位小姐愣了一下,赶忙一叠声地叫救人,谢三小姐、温小姐和王小姐都很吃惊,吓得脸都白了,在附近的丫鬟婆子都跑了过来,立刻就有擅水性的仆妇下了水。
  大家几乎都吓呆了,只有安国公家那个小姑娘穆红裳,反应极快地蹲下身子,伸手扒住湖边装饰的湖石,朝谢淑柔挣扎的方向长长地探出身子。
  安国公家里跟来的丫鬟吓得要命,赶忙一把抱住自家小姐的腰,但穆红裳并没有回头,她直直盯着谢淑柔的方向,依旧努力将身子探出去,似乎想要抓住谢淑柔飘在水面上的披帛,将她拉上来。
  而水中的谢淑柔,挣扎了两下之后就不动了,失去知觉似的直直朝下沉去,只剩流仙裙的薄纱飘在水面,吓得谢家大奶奶尖叫起来,直嚷着快救人。
  救人的仆妇一头向水下扎去,朝着谢淑柔的方向快速游动,幸运的是,此时直直下沉的谢淑柔似乎又有了反应,奋力挣扎着又冒了头,顾仪兰看到,她的头发湿湿地全都贴在脸上,口中吐着水,却还努力睁着眼,划着水,向穆红裳伸手的方向也伸出手去,试图靠近岸边抓住穆红裳的手自救。
  但谢淑柔的挣扎只维持了一瞬间,她很快就又直直地沉下水面,只留一只手在水面上,依旧努力朝着穆红裳的方向伸出。看到谢淑柔又沉了下去,湖边尖叫一片,谢三小姐当时就哭了出来。穆红裳急了,她干脆松开了抓住湖石的另一只手,跪在地上,将两只手都伸了出去,努力将身子向前探去。
  国公府的丫鬟吓得哭起来,满脸都是眼泪,牢牢抱住自家小姐的腰,一边使劲将穆红裳向后扯,一边语无伦次地尖声喊着:“小姐!小姐!不行!”
  顾仪兰也有些慌,她不记得上一次看到谢淑柔落水是否像这次一般凶险,人已经沉下去两次了,怎地仆妇们还没有将谢小姐救上来,再耽搁片刻怕是要不好。
  幸好此时又有两个仆妇下了水,几人向着谢淑柔下沉的位置扎了下去,很快就又一齐托着谢淑柔冒出了水面,朝着岸边游过来。
  看到谢淑柔被救上来,顾仪兰紧攥着手帕的手才微微松开。她知道谢淑柔会没事,但看到情况如此凶险,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现在好了,人捞上来了,顾仪兰松了口气,微微偏头望着湖边上紧紧挽着王小姐的温梅清。
  唉!顾仪兰有些同情地望着温梅清,她看得清楚,谢淑柔是自己摔下去的,跟温梅清没关系。想想等下要发生的事,顾仪兰不禁感叹,温梅清可真算得上是无妄之灾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顾仪兰吃惊又困惑。湖边的确很快闹腾起来了,但却不是谢淑柔和温梅清。谢淑柔被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被赶着抬入了水榭附近的厢房,谢大奶奶带着谢家的女眷一路哭着去了厢房,走得干干净净。
  温梅清和王小姐也吓得够呛,因为她们在湖边站着,公主亲自召她们去水榭问话,也很快离开了湖边,温家和王家的女眷也都跟着去了水榭一侧,湖边剩下的都是些不相干的人。
  然而虽然谢家人和温家人都走光了,湖边还是闹腾了起来。安国公夫人白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伸手就照着穆红裳的肩膀狠狠拍了一巴掌。
  安国公夫人是宗室之女,是位正经上了玉碟的郡主,自小在宫中长大,由前些日子薨了的太皇太后亲自教养,礼仪规矩自然是顶好。她嫁去安国公府已经有将近二十年了,雍容大度,温柔贤淑,嫁入国公府之后就如普通世家妇一般主持中馈,礼敬婆母,照顾夫君子女,在京中堪称贵女垂范,许多人家都是比照着安国公夫人来教养女儿。
  这样标准的贵妇在外面怎可能失了规矩,这么多年下来,从来也未曾有人见过安国公夫人当众失态,更别提当着半个京城的贵妇人的面,像个村妇一样伸手打女儿了。
  安国公夫人伸手一巴掌,把尚在湖畔还未离开的贵妇和小姐们吓了一大跳,也把穆红裳给打愣了,她还没见过母亲如此失态,顿时也有些怕,脸色怯怯地,开口叫道:“娘……”
  安国公夫人一语不发,脸色似乎更加难看,直直瞪着穆红裳,却也没有伸手再打人。但国公夫人越不说话,穆红裳越怕,她伸出手想去扯自家娘亲的袖口,却被国公夫人一偏身子,避了过去。
  母女两个就这样僵在这里,只有十二岁的穆红裳有点懵,她压根就没弄明白,为什么一向温柔的娘亲会突然发这样大的脾气,平日里就算她淘气惹了娘亲生气,娘亲也只会温温柔柔地讲道理,最多是罚她抄经收性子,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伸手就打她,还这样瞪着她不说话。
  穆红裳本来就只有十二岁,又是国公府这一代唯一的女孩子,老夫人平日里娇惯得很,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又怕又急,当众挨了打还觉得丢脸,小嘴扁扁,就有些想哭。
  “不许哭!”看到穆红裳眼眶蓄泪,嘴角向下撇,安国夫人似乎更加生气,语气沉沉地质问道:“你可知错?”
  就是不知道才委屈啊!穆红裳眼眶里蓄着泪,她似是怕眼泪落下来似的,将眼睛瞪得大大大的,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家娘亲,一脸倔强的模样,不肯开口认错,母女两个就这样僵在这里。
  还好一旁左相夫人反应快,赶紧上前一步露出笑脸:“国公夫人这是做什么,红裳还小呢,这个年岁的孩子总是淘气的,您放心吧,谁也不会跟她计较的。”
  顾仪兰听到左相夫人的话,眉头微微一挑。左丞相家的李夫人果然是八面玲珑的,安国公夫人为何生气还没说清楚呢,她就先疑心穆红裳与谢小姐落水一事有关,提前描补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