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9章:金大腿

  “老二媳妇说得在理。”穆老夫人点点头:“如此看来,谢相府里递来帖子,倒也是得宜。只怕帖子不重要,派来个嬷嬷传几句话才重要。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他们大约也不好重新提起红裳当众挨了打的事,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才找了个致谢的由头。”
  “如此说来,”穆四夫人笑道:“大嫂若真接了谢相府里的拜帖,谢大奶奶才要犯愁。这来也不是,不来也不是,可真真难为人了。”
  “你大嫂怎会做这样的事。”穆老夫人笑了:“她那样谨慎的人,哪里可能随随便便就应了谢相府里的帖子。”
  “今年倒也奇了,”穆三夫人皱皱眉:“咱们家里,每年推不过的宴请,少说也得有七八回,母亲如今极少出门了,日常赴宴都是我们妯娌去。早些年红裳还小,咱们少带她出门,但她八岁后,母亲说常拘着她在家也可怜,日常赴宴咱们总是带着她,这些个世家小姐们,红裳也不是头一天认识,平日交往也都淡淡的,赴宴时玩一玩也就算了,再无过多往来。今年可是奇了,这一个两个的,怎地突然对红裳如此热忱?先是那个顾九小姐送了东西,而今又是谢家给红裳递了拜帖。”
  “旁人的事我们也不必管,”穆老夫人摆摆手:“只要不出格,我们也不必太过计较。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突然如此热忱,私心里我是不大想管。咱们红裳连个常来常往的小姐妹都没有,将来嫁了人离开京城,除了娘家人,这满京里也没个谁能让她惦记了,女孩子渐渐大了心思多,红裳却连个能说私房话的朋友都没有,也确实可怜。往深了说,红裳今年才十二岁,再怎样都不过是小姑娘之间的事,扯不上许多。”
  穆老夫人这几句话,让安国公夫人妯娌几个的脸色蓦然黯淡了下来,纷纷沉默地低下了头。尤其是安国公夫人这个亲娘,心里只觉得针扎一样疼。她的女儿十二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日日跟着兄弟们在一处,练武读书,隔三差五出门跑个马,她都能开心许久。
  别人家的小姐们结伴踏春游湖,她的红裳只能跟着兄弟们一起在后花园放风筝。红裳其实是个懂事孩子,她心里明白,也从不抱怨,跟兄弟们一起斗个蛐蛐,她都能开心许久。
  这哪里是孩子的错,是他们这些大人,硬拖着她过这样的日子,一些都只因为她姓穆,这一切无可更改。
  “母亲,”先打破沉默的是穆四夫人,她抬起头,眸中隐隐有水光:“母亲知道,我是在青州依附叔父叔母长大,小门小户的,也没那么多规矩和想法。我嫁进来的时候,相公就跟我说过,咱们安国公府跟旁人家不一样,咱们家里的事,我其实多半不懂,母亲和大哥大嫂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而已。母亲和嫂子们都知道我不懂事,在我这个不懂事的人看来,红裳将来是要嫁人的,离京里远远的,那她在家时过什么样的日子,与京里的谁玩在一起,又有什么重要?母亲总说我们安国公府的人应当行事谨慎,但该谨慎的不是我们这些当大人的吗?与红裳这个不大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
  “四弟妹平时不言不语,偶尔说几句话,却是见识极明白的。”穆三夫人沉默了一瞬,接着笑起来了:“正是!行事谨慎的,该是我们这些大人,与红裳这么个孩子有什么关系。有人给红裳递拜帖是好事,证明咱们家姑娘讨人喜欢,这放在旁人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也值当我们正正经经地坐在这里讨论?”
  三夫人一席话,说的大家都笑了。安国公夫人原本郁郁地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站起来向穆老夫人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回去时,安国公已经回房,正坐在榻上拿着一本书看。安国公夫人倒也没忘了将谢家递拜帖的事说给安国公听,顺便还将穆四夫人的话学了一遍。
  安国公听过后倒是半晌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才叹了口气答道:“怪只怪红裳生在我们这样的人家。”
  “红裳是个懂事孩子,”安国公夫人也叹了口气:“她心里明镜一样。顾家九小姐中元节送她的河灯,她喜欢得什么似的,都不舍得放出去,饶是如此,她也没开口提过旁的要求,送回礼时,也是我怎样说,她就怎样办,一份寻常礼物回过去,连道谢都是中规中矩。她这是怕爹娘为难。”
  “唉!”安国公又叹了一口气:“眼看快中秋了,京中金桂盛开,我抽个日子,带孩子们一起出去走走。你放心,红裳不会因为这些怨我们,这都是小事。而且我想就如二弟妹所言,谢家人定然也不是真想上门拜访,客气而已,谢相这样谨慎的人,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安国公还是了解谢丞相的,为人谨慎小心,持重老成。但谢相再谨慎,也架不住谢淑柔肯努力。
  努力自救的恶毒女配谢淑柔眼下已经将整个安国公府当做了救命稻草,打算无论如何都要成功扒上这条金大腿。
  只可惜连外来者谢淑柔都知道,安国公府实在是京中极特殊的一家,素来少于人交往,她绕着弯子核实过了,自家那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丞相祖父在朝中与安国公交情实在一般般。
  谢淑柔很愁。她不是没试着暗示过让谢丞相主动与安国公交好。只可惜她的暗示,谢丞相充耳不闻,压根不理她不说,还训斥了她。
  谢丞相对谢淑柔的训斥,在谢淑柔这个现代社会长大的女孩子看来,真是无理又可笑。什么叫做“无知妇孺”?因为她是个后宅女子,所以就要与“无知”这样的词汇划等号?所以她就必须无条件对于长辈服从,绝对不能对家里的事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