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15章:顾学士府

  “小姐?”芳芷一脸纳闷地望着顾仪兰:“小姐?想什么呢这样入神。”
  “嗯?”顾仪兰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露出端庄的微笑:“没什么,新找出来的缎子配蝴蝶花样不好,我在想是不是找十一妹描个新花样。”
  “哦!”芳芷点点头:“小姐,我们现在就走吧?赏午宴摆在了沁芳阁,走过去也不近呢!兴许在路上能碰见十一小姐,到时候问问她有没有新花样就好啦。”
  “也好。”顾仪兰点点头,拿起那柄白底黑字的丑团扇,迈步向外走去。芳馨一笑,跟在顾仪兰身后往外走。
  “还真要拿那柄扇子出门啊……”芳芷嘀嘀咕咕的快步跟上。
  “多什么话。”芳馨皱眉,扯了芳芷一把:“今儿天热,小姐恐怕要替换帕子,你去多拿些备着。”
  芳芷乖乖地转身去拿帕子了,芳馨几步走近顾仪兰,低声说道:“小姐,您别跟芳芷计较,她就是有口无心。”
  “知道。”顾仪兰点点头:“但你还是多提点着她点,在咱们自己家里怎样都好,出了门还这样嘴碎可不行。”
  “小姐放心,”芳馨沉稳地点点头:“我省得。芳芷其实也是为小姐担心,咱们家里小姐多,七嘴八舌的事情也多,今儿过节,赏午宴,小姐少爷们都到齐了,大老爷二老爷还有几位夫人也在,这扇子……芳芷也是怕您吃亏。”
  “左不过是小姑娘们争强好胜,嘴上讨便宜罢了。”顾仪兰摇摇头笑了:“都是自家姐妹,我还能跟她们计较不成?”
  “是小姐好性儿。”芳馨抿了抿唇,还是小声多说了一句:“毕竟今天人多。”
  “我知道你们担心,”顾仪兰笑着用扇子轻轻拍了拍芳芷的手臂:“但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这柄扇子也不是给那些人看的,只要祖父祖母能看到就好。”
  顾学士府的赏午宴,顾仪兰那柄丑丑的扇子,果然招来顾家兄弟姐妹的无情嘲笑,但顾仪兰混不在意,任谁过来半真半假的讥刺那柄团扇,她都笑眯眯的当好话听。
  小辈儿这边笑闹,长辈那边自然也听到动静。顾家四儿媳,顾仪兰的四叔母抬起眼扫了一眼顾仪兰的扇子,微微冷笑:“虽然母亲见天说兰姐懂事,但她毕竟只有十四岁,还小呢。这样大节下的日子里,怎地用了这样一柄黑黑白白的扇子。平日里爱素净也就罢了,今日毕竟是过节,小姑娘家家的,还是打扮得花团锦簇些好。十几岁的小姑娘都这样朴素,那我们这些长辈们,可不是得荆钗布裙?”
  这话就有些太厉害了,旁人就是想装听不见都不能。顾夫人抬眼看了看那边席面上摇着素扇,微笑和自己姐妹们说话的顾仪兰,又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顾四奶奶,接着回头吩咐了丫鬟:“去,把九姐儿叫来。”
  顾仪兰走了过来,聘聘婷婷地向祖母和长辈们见礼,并不多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任由长辈们盯着她那柄白底黑字的丑陋团扇看。
  “兰姐儿今天拿的这柄扇子倒是新鲜样式,”顾夫人开口,不咸不淡地模样:“可你四叔母说得也没错,大节下的,小姑娘家家还是该打扮得鲜亮些,这扇子看着是特别,可未免太素简了些,不像个样子。”
  “祖母教训的是。”顾仪兰恭敬地答应:“这扇子是孙女开宴之前新得的,是安国公府打发人送过来的,孙女瞧着样式别致,因此就用上了,并没考虑太多,是孙女的不是。”
  “安国公府?”顾夫人眉头微微一挑:“穆大小姐送来的?”
  “是!”顾仪兰笑着将扇子主动递到顾夫人手中:“这上头的字,是穆大小姐写的,祖母瞧瞧,是不是颇具风骨。”
  “嗯!”顾夫人五十多岁了,眼睛已经开始有点花了,她眯着眼仔细看了好一阵子才将扇子抵还给顾仪兰:“我记得,穆大小姐今年似乎才满十二,这个岁数,能写成这样已经十分难得。可见穆家虽然军功出身,却也像是诗礼传家的大宗族一般,仔细教养子女。”
  “那是。”顾大奶奶笑着接过话头:“穆家老夫人出身陇西李氏,现在的国公夫人又是太皇太后亲自养大的宗室女,穆家家教定然是顶好的。”
  “原来是国公府大小姐的手笔,”顾四奶奶的脸色有些难看,赶紧站起来朝顾老夫人行礼:“是儿媳不知内情,冒撞了,请母亲责罚。”
  “也不是什么大事,”顾夫人语气温和,但脸上却没什么笑容:“哪里需要特地请个罪。这事儿兰姐儿也有不对,穆大小姐送你的团扇很是别致,你既然喜欢,就大大方方的用,做什么还藏藏掖掖的,也不说明是哪里来的,倒让你的叔母和姐妹们闹误会。”
  “是!”顾仪兰躬身答应:“祖母教训的是。”
  “好啦,”顾夫人朝顾仪兰点点头:“兰姐儿去玩吧,大节下的,别拘在这里,和你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去花园走走。”
  顾仪兰恭敬地行礼告退,可顾四奶奶却不敢自行归坐,还低着头站在原地。顾夫人端起茶,喝了两口之后,像是才发现顾四奶奶依旧站着似的,慢腾腾地开口:“行了,老四媳妇也别站着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这样诚惶诚恐,倒显得我这个婆母刻薄了似的。”
  顾四奶奶一边急急坐下,一边有些紧张地答道:“母亲说笑了。”
  “是说笑了。”顾夫人微微一笑:“自家门里,都是一家人,关上门怎样说笑都无所谓。你们抬眼看看,今日坐在沁芳阁的,哪一个不是姓顾?”
  “是了,”顾大奶奶笑着站起来,亲自给婆婆换了茶:“满京里谁不知道我们顾府人丁兴旺,这都是因为父亲和母亲福气大,护佑我们这些子子孙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