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32章:中秋

  穆红裳很喜欢谢淑柔送的小熊,天天抱在手里不撒手,收到了这么好的礼物,她其实自己觉得应该给那位谢家姐姐送个回礼,或者至少打发人去谢丞相府说一声,表达个谢意。
  不过既然母亲和祖母都说了不需要,穆红裳也没有坚持。红裳自己清楚,他们安国公府同别人家不一样,在这些事上,她一向听话。
  没事,穆红裳想,下次母亲带她出门拜客的时候,她再向那位谢姐姐道谢好了,总是有机会见到的。
  谢淑柔精心制作的绒毛熊送进了安国公府,就如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没了消息,连个回信都没有,谢淑柔自己都不知道穆家那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到底有没有收到她的小熊。是收到了不喜欢,还是压根就没收到呢?谢淑柔在家里胡乱琢磨了几天,最后决定将这件事丢开。
  没有回信没关系。谢淑柔信心满满地想,小熊不喜欢她还可以送其他的,她这个努力的穿越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眼看快过中秋了,想办法弄点盗版冰皮月饼去试试看。就做……奶黄馅吧!幸好她上大学的时候玩过一段时间烘焙,花在烘焙工作室的那些钱,现在看来真值!
  谢淑柔在家忙着准备材料做奶黄馅的冰皮月饼,同一时间,顾学士府的顾仪兰正在亲手做兔儿灯。
  细细的竹骨弯成固定的形状,在蒙上透光的霜色软烟罗,顾仪兰亲手描绘了兔儿的眼、鼻、口,兔儿灯圆乎乎的脸颊位置,还被她仔细地用胭脂上了淡淡的红色,真是精致无比。
  兔儿耳朵位置,被顾仪兰用彩色丝线搓成的粗绳结住,拴在一根湘妃竹的竹棍上,方便提灯行走。
  这盏兔儿灯,顾仪兰仔细做了好几天,赶在八月十三这日完工,她将灯提在手里仔细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笑容。穆家大小姐,应该会喜欢吧?
  “小姐亲手制的灯可真好看!”芳芷捧着那盏兔儿灯,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六小姐、七小姐和十一小姐的灯一定比不上小姐的。”
  “我同她们比什么?”顾仪兰有些好笑地看了芳芷一眼,转头吩咐安静站在一旁的芳馨:“找个妥帖人,明日给安国公府的穆大小姐送去,再带上些咱们自己酿的桂花酒。”
  “啊?”芳馨还没说话,芳芷先发出了失望的声音:“小姐您忙了这么多天,原来又是送给安国公府大小姐的啊!我还以为……”
  “就是送给安国公府大小姐才要更加仔细,”芳馨伸出手指轻戳芳芷的额头:“穆大小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仔细怎能入她的眼。快捧了灯跟我来,我找个盒子装起来,省得送礼的婆子不当心,磕了碰了。”
  芳芷一脸不舍地捧着那盏精致的兔儿灯跟芳馨出去了。那盏灯被仔细地放在一个木盒中,连着顾仪兰亲手酿的桂花酒,在中秋前一日送到了安国公府,指明是送给穆大小姐。
  与顾府的礼物同时到的,还有谢淑柔的奶黄馅冰皮月饼。许多现代社会常用的食材这里都没有,谢淑柔寻找了相似的代替品,她觉得自己算是尽力了,做出来的冰皮月饼挺好看,味道也还算过得去,反正谢丞相府的人都喜欢得不得了。
  唉!还是材料不全啊!谢淑柔没什么信心地想,没有奶粉,没有炼乳也没有黄油,找的替代材料也不怎么理想,工具也不趁手,再加上她的烹饪水平实在一般般,她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还希望安国公府那个小姑娘不要嫌弃。
  穆红裳当然不会嫌弃自己收到的礼物,其实除了外祖家,还有京外两个姑姑、叔母的娘家送来的礼物之外,她唯二收到的两份礼就是顾仪兰的兔子灯和谢淑柔送来的奶黄月饼,这两份礼物都这样精致,她怎么会嫌弃。
  而且冰皮奶黄月饼是真的看起来很稀奇,穆红裳将月饼好好地收了起来,打算等到八月十五正日子,祖母和母亲进宫回来之后,大家一起吃。
  中秋节当天,天还没亮,整个安国公府灯火通明,穆老夫人到四位穆夫人都已经按品大妆,等着进宫请安领宴。
  当然,这与孩子们是不相干的。惯例上,每年的中秋赐宴是京中四品以上的官员以及四品以上的诰命夫人才可以进宫领宴,按照礼制向皇上皇后请安拜节,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去的。
  因此中秋这一日,京中四品以上大员的府里,也就是身上有封诰的夫人才会随着一起进宫。比如顾大学士府里只有顾夫人跟着一起进宫,而谢丞相府中也只有谢夫人进宫了而已。
  当然,安国公府与别家不同,连老夫人在内,一共五位夫人都是四品以上的诰命,穆家的二爷、三爷、四爷都是四品以上的军职,虽然三位爷目前不在京中,但是三位夫人按照惯例也是要随安国公夫妻一同进宫的。
  要不怎么说安国公府穆家是眼下京中第一显赫的人家呢!这中秋日赐宴,诰命进宫就可以看出区别来了。旁人家里,有一两位夫人能进宫就了不起了,但安国公府,连老夫人在内,齐齐整整五位夫人一齐进宫,一品诰命两位,三品一位,四品两位,谁家能及得上?
  中秋日宫中赐宴并不会耽误各家团员拜节,一般都是一早进宫,中午领宴,赶在未时之前就出宫了,不会耽搁各家团圆拜节,当然也不会耽误宫里皇上皇后的团圆家宴。
  中秋赐宴其实也不是个社交场合,一大早,各家命妇坐着马车到达宫门口,先坐在马车里等待,有内监专门在宫门前的广场上负责宣礼调度,因此虽然入宫前整个广场被各家马车停的满满的,但却非常安静。
  各家仆役随侍在主子的马车旁,个个脸色肃穆,支棱着耳朵听着广场前方宣礼内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