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6章:娇女

  顾仪兰困惑与公主府落水事件如此轻巧地过去了,而穆红裳正相反,她很奇怪,公主府的事怎么就过不去了?娘亲不仅在公主府当众训斥她,回到家来还要她继续挨罚。
  更可悲的是,一向偏疼她的祖母这一次居然跟娘亲同声一气,也说她实在太不知天高地厚,该罚!
  有了祖母的支持,娘亲罚她当然更严重,因此穆红裳这些日子过得有些惨,被罚了每天两个时辰在祖母面前站着抄书,至于抄书的内容……幸好不是《女诫》和佛经。
  说起抄书这件事,穆红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娘亲和祖母一开始原本是准备罚她抄《女诫》和佛经的。然而她挨罚的第一天,在祖母屋里刚刚摆上书案和笔墨,才抄了一行字,就赶上她爹安国公进来给祖母请安。
  安国公当然知道自家小闺女为什么挨罚,而且也根本没有帮穆红裳说情的意思,甚至还幸灾乐祸似的凑过来瞧瞧穆红裳抄书抄的怎么样,哪知道安国公看了一眼女儿抄写的《女诫》和案头上摆放的佛经,顿时就有点不满意。
  “我穆家女儿学什么卑弱、屈从!”安国公皱着眉:“母亲,您当年也没让大姐和小妹学过女诫,怎地让红裳抄上这些了。”
  “你大姐和小妹也不像这个皮猴子!”穆老夫人伸出手指使劲朝穆红裳的方向点了点:“整日间爬高上低,哪有女孩子的样子。早知如此,就不让她跟着铁衣他们一起学功夫,成日间不知天高地厚。现在不拘起来收收性子,难道要出了事你才甘心?”
  “娘,您这样说就不对了,”瞧着自家老娘脸色不善,安国公赶忙露出笑脸,语气也更加和软了些:“穆家姑娘都要学些拳脚功夫的,大姐和小妹出阁前不也是跟着我们兄弟几个一齐做早课嘛!真像其他人家的女孩子似的,天天坐在屋里绣花,走两步路都累的喘,动不动三灾八难的,这样嫁出去您也放心?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穆家跟旁人不一样,姑娘嫁出门是没办法时时看顾的。”
  “我就是知道才更要拘着她磨磨性子。”穆老夫人叹了口气:你也不问问她在公主府都做了些什么?都十二岁了,还没个轻重,湖水那么深,她又不会游水,就敢探出大半个身子去捞人,这要是落到水里可怎么好,把你媳妇都快吓死了。”
  “娘,”安国公端起桌上的茶碗,陪笑着递给穆老夫人:“您罚她抄书收性子很是应该。只是儿子觉得,《女诫》还是不要抄了,左右都是抄书,换成《论语》也是一样。咱们家跟京里其他人家不同,这些书还是少让她看,若是真信了书里那些,以后嫁了人只知一味逆来顺受可怎么好。”
  “嗯……”穆老夫人接过茶杯,垂下眼皮半晌都没有做声,许久之后,才慢吞吞地开口:“你这样说也有道理,那《女诫》和佛经就不要抄了,回头你在外书房随便找几本书过来给她,我不管她抄写什么,但每日必得在我面前抄满两个时辰。总是要让她长记性,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总是这样没轻没重可不能让我放心。”
  “是!”安国公笑着点点头,转头朝门旁的丫鬟吩咐道:“找个人去给大少爷传话,让他在外书房寻几本书过来给他妹妹。”
  丫鬟脆生生地答应着跑走了,安国公转过头来,笑望着自己的母亲,正想要开口说什么呢,结果穆老夫人眼皮都没抬,又开了口:“既然如此,大姐儿就先别抄了。等你哥哥找了书过来再重新算时辰,你今日也别想着能找你哥哥弟弟们玩,不抄完书,哪里都不许去。翠云,先带着大小姐上西暖阁吃些点心,你们都跟着去,看着她些,不许她淘气。”
  穆红裳抬起头,向穆老夫人和安国公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祈求表情,可惜穆老夫人压根就不抬头看她,安国公则有心给她个教训,特意板着脸不理人。眼看着没法自救了,穆红裳叹着气认了命,耷拉着肩膀给祖母行了礼,跟着丫鬟们去暖阁吃点心了。
  每天要站着抄书两个时辰啊!!整整两个时辰!!穆红裳想想都觉得自己实在应该多吃一点,好有力气抄书。
  “你们都跟着大小姐去西暖阁伺候,”穆老夫人朝周围服侍的丫鬟婆子们招招手:“厨房今日的点心都端过来,但也看着点,别让她吃太多积食。”
  穆老夫人面前第一得脸的王嬷嬷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老夫人有话要跟儿子私下里说,因此她先左右招招手,等人都退下去之后,才笑着朝穆老夫人一屈膝:“老夫人放心,奴婢们一定照顾好大小姐。”
  王嬷嬷退出去了,穆老夫人却好半天没开口。安国公穆承毅只好笑着问道:“娘,我是您儿子,对着自家儿子,哪里这样难开口。”
  “开口是不难,”穆老夫人叹了口气:“但我知道,我开了口就是在难为你。”
  “娘,”听到穆老夫人这样说,安国公顿时一愣,心里顿时有些打鼓,但他依旧强笑道:“是不是难为您也得说出来让儿子听听才好。”
  “你刚刚说起女诫这事儿,也给我提了个醒。”穆老夫人又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口:“红裳今年十二岁了,再过三年就要及笄。虽然咱们大周朝婚嫁不算早,女孩子们都是及笄之后再议亲,定了亲,在家留两年绣嫁妆,十七八再嫁人也是常事。红裳是国公府大小姐,想多留她两年也使得,但就算再强留,也终归留不了她一辈子。她已经十二了,我们再留,又能留几年?过了十八,她还是要出阁,要去别人家过活。红裳是我唯一的孙女,这事儿我只要想想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