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六章 我来看着她

  楚彧不会随意迁怒别人,所以他并没有将未婚妻的死归咎在周壕的身上。但是这件事也给两人提了个醒,无论你之前曾经改变过多少次未来,但时间依旧不能任意玩弄。
  不过得知了周壕的能力之后,有些事情也便豁然开朗了。
  为何在楚彧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就主动交好?用周壕的话说,在未来,楚彧是个相当牛逼的大人物,跟他交朋友是一件众所周知绝不会亏本的事情。
  楚彧是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有什么成就,但周壕的刻意结交却让楚彧对之前的友情打了个问号。如果小时候周壕就在一直算计,那么这些年他到底又改变了多少策划了多少呢?
  对于这一点周壕倒是丝毫不避讳的告诉了楚彧,首先他姐姐救下当初还是亲王的太子就出自他的策划,两人一见钟情顺利成为太子妃,这其中有他的布局。周家商业上的成就有他的巨大功劳。在各地官场分布周家实力有他的谋划。甚至于连楚衡与兵部尚书曹家的联姻也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楚彧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童年好友,不过周壕显然也料到了这一点,所以跟楚彧相处完全以真心对待,甚至将自己最大的秘密都告诉给了楚彧。
  当然,如果仅仅是用来收集情报的话,这种能力就有点浪费了。
  这毕竟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
  而周壕也没有少利用这种能力给自己谋求实力蜕变,他曾经在梦中寻遍了各种绝学,其中有战神殿的也有其它大派的,甚至还在这过程中得知了不少辛密。
  楚衡与曹家的联姻就是得知了这些辛密之后才做出的布局,估计若非周壕在梦里亲眼所见,没人会想到,兵部尚书曹炙的女儿曹梓沁竟然是阴曹地府未来的鬼帝,甚至是九环高手小花仙的亲传弟子!
  得知这个秘密的周壕当时都懵逼了,也因为被曹梓沁发现了行踪而被灭口,当然是在梦中。不过周壕发扬一不怕疼二不怕死的精神,在梦里一次次的往曹梓沁那跑,虽然每一次都被干掉,但却一点点将曹梓沁的秘密挖空,不光从她那得知了不少阴曹地府的秘辛,更学来了绝学花开彼岸,甚至连曹梓沁的内衣颜色都弄清楚了。
  不过也因为死了太多次,让周壕单方面对曹梓沁结了仇,之后策划让曹梓沁与楚衡联姻,一方面是为了要恶心一下这个小娘们儿,一方面也是知道曹梓沁的性格,想要让她对楚家产生一些亏欠,以后能够用上。
  现实也是按照这么上演的,无论是曹梓沁还是兵部尚书曹炙对于楚家都觉得有些亏欠,所以在朝上曹炙对楚彧多有照拂,而得知了这一切的楚彧也跟曹炙的联系颇为紧密。
  楚彧其实能够感受得到,周壕是真心与他结交,但即使是亲兄弟也还是有秘密存在的。至少,周壕就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夜里不停重复的那一天,到底是哪一天!
  这是周壕最大的秘密,周壕不说楚彧也不好问,可这一切从墨九出现在周壕面前开始,发生了变化。
  墨九是周壕从来没有见过听过的一个人物,在未来,他亲自问过楚彧,楚彧说不认识。也问过楚衡,楚衡说没这人。更问过楚青雪,得到的只是一个白眼。
  这就很神奇,无论是从各种情报组织中买来的情报又或者相关人员的口述中,都没有墨九这个人,但她又确确实实的存在。那么问题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他知道的所有未来都是虚假?还是说墨九有什么秘密,使得他这种预知的能力无法探查墨九有关的一切?又或者,是在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全世界都淡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周壕迷茫了,他想要弄清楚真相。
  之前的那么多布局都成功了,这证明他所知的未来绝不虚假。而现今唯一有记录能够影响全世界人的事件,只有烬皇陨落时的天下同悲。这墨九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达到烬皇的高度吧?
  那也就只有唯一的解释了,在这个墨九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能够屏蔽时空蝉祈求天恩所赋予的能力,使得他做梦时得不到任何一个与墨九有关的信息。嗯,这种能力叫什么,屏蔽天机?
  周壕不是个自视甚高的人,他知道若没有先知先觉的能力,他什么都不是,与楚彧这种靠着自己能力就可以取得巨大成就的人没法比。也没觉得自己的能力真就无敌了,天威难测,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可以抵抗他在梦中获得情报。
  “你已经得知的那些未来有改变吗?”楚彧眉头紧锁追问道。
  “这就是让我最难以理解的事,除了我们做的那些对未来有影响,其它我所知道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变化。”周壕摊手一脸无奈。
  楚彧想了想又道:“会不会是因为她只是个小人物,并没有对时局有任何的改变?”
  “那为何你们会记不得她?”
  “……”
  这是一个悖论,如果墨九起着关键性的作用,那未来肯定会改变,如果她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也不重要,那未来的楚家人就不会半点记忆都没有了。
  “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她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是我的能力根本无法探查的。也即是说,我所看到的未来,其实都是在没有她的情况下发生的未来。若真的是如此,那这未来的参考价值将会直线下降,这对于我们未来的布局会有巨大影响。”
  楚彧双手负后仰头看看天上的云朵,飘飘荡荡有点像他此时的心情,忽忽悠悠的,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间笑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看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趁着墨九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之前将她除掉?”
  周壕愣了一下,看看他有点无奈的摊手道:“你不用这么试探,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如果仅仅过过嘴瘾的话,我得说……是的!如果换成我们那位皇帝的话,肯定会那么做!”
  楚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视线缓缓转向远方的宫墙,“我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有多大的成就,我也不知道这成就是什么竟然会让你从小时候就刻意结交。但我知道,从她死掉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变了。现在,我更想做的是复仇,是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珍惜的一切都一点点失去,感受那种痛苦,让他后悔!至于小九……只要她一直在我身边,我自然会看着她不让其惹出麻烦。”
  周壕嘴角抽了抽,叹道:“随你吧,反正我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若是以后真出了事,你可别后悔。”
  楚彧瞥了这货一眼,“与其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你倒不如将我告诉我,你在梦里一直重复的到底是哪一天?”
  周壕表情有些希冀,也学着楚彧斜眼望天,故作深沉道:“那一天,有关于一个选择,一个我至今都没有下定决心的选择!”
  楚彧深深的看了看他,“哼,不说就算了。”
  ……
  又是一个深夜,兵部尚书府,曹炙脸色很差,林相一直都是他的偶像,他万万没有想到皇帝竟然启用已经告老的林相去处理禁花事宜。
  要知道这一仗是大烈国方面主动挑衅找架打,也就是说躲不掉。但发起战争总是需要一个导火索的,皇帝要林相去禁花,这就相当于是让林相做这个导火索。
  如果未来赢了还好说,可但凡是有一丁点惨胜的意思,那林相的名声就要受累。皇帝这一招很恶心!
  “我需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就在曹炙生着闷气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说出的却是他不敢拒绝的要求。
  曹炙赶忙从椅子上站起,也没有抬头看声音从哪来,只是微微躬身尊敬道:“请仙子吩咐。”
  “接近楚家,查明之前在城外出手杀死西方鬼帝之人的真实身份,注意不要打草惊蛇,也不要轻举妄动。”
  曹炙怔愣一下,回道:“小女之前曾与楚家二公子有婚约,所以在下对楚家多有了解,楚家似乎没有能够杀死西方鬼帝的高手。”
  “本座已经找到了那具不化骨,就藏在楚家侍女名下的醉仙楼中。”那个声音轻轻响起,语气中多了一丝冷肃。
  曹炙马上将头埋的更低,“卑职愚钝,定不负仙子所命!”
  “……”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曹炙等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直起腰。
  几乎于此同时,曹梓沁的突然睁眼,本能的向床前宝剑摸去,但手腕却被人牢牢捏住。
  “警惕性太差了,为师刚刚压制修为潜入房间,你却等我坐在床边了才发现!”
  训斥声并没有让曹梓沁羞愧,反而听到声音后笑嘻嘻的往床边人影身上靠去,“师傅,人家好想你!”
  “调皮!”
  那人影对待曹梓沁完全不见面对曹炙那般严厉,拍了拍曹梓沁的后脑后掏出了一本黑漆漆的皮质书籍。
  “这是为师的看家绝学花开彼岸!从今天开始你要认真修炼。”
  曹梓沁闻言震惊不已,花国为什么以花为名?就是因为开国尊者在战斗之时会有彼岸花影随之绽放,这可是开国尊者所修炼的绝学啊!
  “这……弟子绝不负师傅厚望!”
  “你天赋极高,为师一直都是放心的。只是少了些历练,这一次乌头神被人干掉了,西方鬼帝之位空缺,你要尽快提高实力,争取登上鬼帝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