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七章 人家也是有牌面的

  墨九现在很不爽,花国的这位陛下很烦人,竟然会派遣林抚国去处理禁花事宜,怕不是在有意针对我?
  林抚国一走,未必还能够活着回来,那之后的科举该怎么办?难道真让楚衡垫底?
  好吧,其实垫底也没有什么,未来等楚衡牛逼了,这说不定还是一段趣闻佳话呢。但墨九却很别扭,就像是认输了一样。我可是堂堂天下第一的弟子,这么点事还真被难倒了不成?
  墨九想要去找这位林抚国,问问他之后还有什么安排,可又怕自己真去了又被各种探子们知道,到时候又会给楚家惹来麻烦,哼,这个皇帝小心眼。
  “二弟,你走一趟!”
  嗯?
  墨九哭笑不得,很显然楚彧是放弃了让楚衡考科举的想法,竟然让他跟着林抚国去镇远城!
  “哥,你这是让我死啊!”楚衡也懵逼。
  楚彧一脸嫌弃的别过头去,“让你跟着林相去是保护他,不是让你参与之后会发生的战争,一旦战斗打响,你的任务就是第一时间带林相逃走。”
  楚衡眉头微蹙,他倒是不介意楚彧推测这场战斗会败,但他没有想到会让其这么做,“这个……战争刚开始就带林相离开的话,会不会有点临阵脱逃打击士气的作用,未来若有清算,那林相的名声怕是要毁!”
  楚彧张了张嘴,他有点急了,确实没有想到这点,而且这么一想的话,恐怕就算他让楚衡那么做,林相也不会安心的跟他走,到时候一闹反而坏事。“你说的有道理,只是若等到军队出现溃败迹象时,怕一切都来不及了。”
  “有没有什么办法是能够提前准备好逃跑,然后等事情不可挽回的时候直接逃掉的呢?”楚青雪有点担心的问道,她没有劝两位哥哥不去,毕竟她知道楚彧欠了林相一条命,楚家有恩必还。
  这事将两兄弟难住了,他们又没有瞬移的能力,哪能见事不可为就带着林相跑路呢?
  “要不……挖个地道?”
  “嗯?”
  众人诧异的望着海少羽,后者被瞪的一激灵,讪笑道:“以前在定远城混的时候,那些小偷都是这么做的,先是找目标下手,然后经过几次倒手甩掉追来的苦主。若是苦主实力强就钻狗洞直接出城,那狗洞往往很窄小,成人过不去只有小孩能进出。”
  “好办法。”楚彧笑了。
  楚衡也跟着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有趣的主意,战争若想开始必然需要一个理由,尤其是这种带有试探性质的战斗。所以林相过去禁花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可以在官邸内挖一条直通城外的地道,等到事不可为直接钻地道走人。”
  楚青雪开心的一巴掌拍在海少羽的肩膀,让这货瞬间一脸花痴相,文伯看了好笑摇头,有时候这种看起来很粗糙的主意只有他们这些混迹市井的人能够想到。想了想补充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跟着林相一起去的就不能只是二公子一个人了。二公子的身份毕竟敏感,而且林泰还与楚家有仇,即使明面上不会刻意针对,但也肯定会派遣人手监视。想要毫无顾忌的挖地道怕是有点难,别到时候被人家知道了,关键时刻将林泰也救了出来。”
  众人深以为然,他们虽然不知道未来的那些事情,但也能看出楚彧这次的作为明显就是在坑林泰,虽然表面看来有点不顾大局,但楚家跟林泰的仇恨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大家也没有谁是圣母。
  楚彧双手抱胸想了想直接道:“我们分为明暗两个队伍去镇远城,二弟跟在林相身边充作平时保护,之后劳烦文伯走一趟,负责挖洞方面。这样等到事发之时就可以里应外合带走林相,又不会被林泰发现。”
  文伯想了想有些为难道:“如果战斗发生在定远城的话倒是很简单,可镇远城我不熟啊,而且林泰在镇远城经营多年,突然有一伙人天天挖地道很容易被发现的。”
  楚衡闻言也跟着附和,“没错,定远城与镇远城都是海边城市,又都是贸易重城,其百姓和士兵的警惕性不容小觑的。咱们就是定远城出来的,是知道的。”
  楚彧显然已经将这个问题想好了,直接道:“这件事很好解决,这一次除了青雪之外你们都去,伪装成一家人容易行动。我再找一个领队,他对于镇远城会很熟悉,能够很好的帮助你们。”
  “谁啊?”
  楚彧眼神莫名的瞄了墨九一眼,“就是那个跟你们一起上课的周壕。”
  嗯?楚衡眼睛瞪大,“哥,你这是要小九使美人计?”
  墨九呵呵,自己要不要多准备点砖头啥的?
  归海一幻:早跟你说先下手为强,这么好的材料要是被别人采了去,你得多奋斗三十年!
  琉璃兔:美人计?兔眼嫌弃的上下打量一番墨九身材,转头安心的啃着胡萝卜。
  楚彧翻了个白眼,“没有那么夸张的,我保证他不会动手动脚!”
  ……
  又是深夜,又是城墙之上,只不过这一次月亮没有那么圆了,月光也没有那么亮了,而且还是阴天,使得两个人影看起来更像坏人了。
  “哎呦,多谢多谢,这个机会我肯定会好好把握的!”周壕双手抱拳一副拜年的样子。
  楚彧嫌弃的别过头去,“你们周家对于官场的渗透这一次可以用上了,我已经查过,周家子弟在镇远城也有布置,虽然官衔不高但却也算地头蛇了,足够对小九他们做出掩护。不过这一次让你去可不是给你机会接近小九的。”
  周壕挑了挑眉头,笑道:“放心,我懂得!挖地道、保林相、探查敌人情报,还有就是接近小九了!”
  “你不要将主次弄混了,给你机会接近小九不过是顺便,最关键的还是要探查敌人情报。”楚彧说着眼神越发冷凝,“这一次进攻的是和国,以大烈国的风格,他们不会在试探战争的时候投入自己的主力。但如果光让小弟去前面拼命,也说不过去,何况和国也未必愿意。所以他们肯定给了和国足以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因素。也就是那种铠甲!”
  周壕揉了揉太阳穴,“你这是想要让我做个技术间谍啊!”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未来在武器装备方面的技术,才是各国强大的根本。”
  周壕点点头,“根据我所知道的未来,当大烈国灭亡的时候,铠甲技术无可避免的外流,各国都得到了一部分并大力发展相关技术开发出了很多带有自己风格的铠甲。花国也得到了不少,但毕竟起步较晚,在战争期间一直处于弱势。”
  “你在梦里就没有想过窃取点相关技术?”楚彧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能力让他用白瞎了。
  周壕下巴壳子一阵抽搐,“老子又不是搞科研的,那些见鬼的设计图纸上各种鬼画符,就是死记硬背都不知道该背哪个!”
  楚彧诧异的愣了一下,“你还真想过盗取技术啊!”
  周壕无奈,“你以为我在梦里那么多年是混假的啊,未来什么最重要我当然就想得到什么。除了绝学功法和情报之外,我也曾经想过窃取铠甲技术,毕竟那是强国之本。但是……”说着周壕的眼神中满是苦涩,“搞学问不是请客吃饭,那需要长年累月的基础学习与天赋,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料。这么跟你说吧,我曾经在梦里潜入了那位大学士的工坊,可满屋子的书籍和图纸还有记录,我甚至都分不清哪张纸是草纸,哪张纸才是图纸,你让我怎么办!”
  楚彧闻言也冷静了下来,眼神中再次多了一丝不屑,“就这个知识水平还敢逃课呢?”
  周壕想哭,楚彧却又问道:“那未来负责给花国设计铠甲的那位大学士呢?如果能让他提前回国的话,说不定也会占据先机。”
  周壕摇摇头,否定道:“没有可能的,那位学者姓甄,现在正于大烈国留学。如今两国还没有正式交战,他没有理由放弃学业研究回国。再说如果大烈国不灭,那种铠甲技术也无法流出,他得不到相关资料,就算想要开始研究也无从做起。所以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可惜!”楚彧叹气,很显然周壕早就已经想过将那位学者带回来的问题,无奈条件不允许啊。
  “算了,这一次我试试吧,尽量收集有关铠甲的资料,如果能够借此展开研究最好,如果不能,也为你之后的定远城之战多得些有用的情报。”
  “有劳了,注意安全。”
  “嘿嘿,放心,以我的实力来说,没有哪只军队能够拦住我的!”
  ……
  周壕没有夸大其词,毕竟谁也算不准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大梦,究竟学会了多少的能力,又看过多少绝学。所以看到周壕如此自信,楚彧也是更加放心了一些。只不过当他带着楚家人去送林相的时候,便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多余。
  皇帝决心要做某件事时,整个朝廷的运转自然奇快无比,短短几日功夫估算用来打仗的粮草就已经备齐,兵员充足,士兵的铠甲兵器战马等也都到位。虽说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有一战,但毕竟开战先机由人家说了算,因此皇帝也没有弄什么誓师大会,只是在早朝时同百官一起恭祝林泰凯旋归来罢了。
  城门处,大军已经缓缓开拔,林相与楚府等人相聚一处,不过他们并没有怎么交谈,而是将视线都放在了不远处的林泰身上。
  与墨九想象中的奸诈小人有很大区别,林泰看起来非常英武也非常英俊,若是换上一身书生衫估计能够跟楚彧比肩了。不过形象好并不能改变大家是生死仇敌的关系。
  不过此时的林泰显然并不在意楚家兄弟的敌视,估计他的想法是,老子连你们的爹都杀了,难道还会怕你们两个小兔崽子?
  此时的林泰正与一名宫装美女深情对视。
  “此去凶险,大烈国狼子野心,林郎切记不可冒进,这一次能否立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活着回来!”宫装美女纤弱的双手牵着林泰战袍,深情款款,眉宇间都是愁绪。
  林泰抓住宫装美女的双手,同样深情回望,“公主且宽心,这一次我定戴罪立功,等我将大烈国的宵小驱逐之后,回来就求圣上赐婚!”
  宫装美女闻言脸颊羞红,臻首低垂完全不敢与林泰对视,“你说这些作甚!”那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很轻易就能引起周围人的喜爱。
  “那个女人是谁?”楚衡小声在不远处问道。
  楚彧神色淡漠,“乐阳公主,与林泰一直有情,只不过林泰出身太差,所以在没有足够军功之前是配不上公主的。不过皇帝显然一直在以此吊着林泰,这也是为何父亲与林泰同为守边重臣却远没有林泰受皇帝信任的原因。”
  楚衡撇了撇嘴,“我说那么年轻咋就能够跟父亲一样成为封疆大吏呢!搞了半天是靠女人啊!”
  周壕在旁边闻言乐道:“你该不会是在嫉妒吧,人家能够吃软饭也是靠真本事的,你瞧瞧那长相,那潇洒!”
  楚衡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一边的墨九却是哼了一声安慰道:“不用羡慕,这货敢当着无数官兵的面竖旗,这次肯定回不来了。”
  嗯?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墨九丝毫不觉尴尬,又指了指林泰的兵器,“你们看,他用的是长枪唉!我师傅说过,天下枪兵气运共十斗,子龙独占十二斗,其余共偿两斗!这货死定了。”
  “嘶!你师傅这么牛哔哒,竟然能够算出天下枪兵气运?不知这子龙又是何方神圣?”周壕一脸懵逼。
  “我师傅那么高端,认识的人不是世界第二就是各种尊者,你不知道很正常!”墨九嫌弃的白了周壕一眼,不再搭理。
  楚衡心中问道:“子龙是谁?”
  归海一幻:我特么哪知道?
  周壕悄悄靠近楚彧,小声问道:“这个丫头的师傅是哪位高人啊?”
  楚彧眼角跳了跳,完全不想搭理他,这时候林泰终于算是跟乐阳公主告别结束,坐上高头大马眼神高傲的往他们这边瞥了下,接着转身离开。
  楚衡与海少羽很想竖起中指作为对其白眼的回应,但林相却在这个时候到来,让他们不得不收起了不雅的举动。
  “见过林相!”楚家众人纷纷见礼,墨九也点了点头。
  嗯,这头点的林抚国有点茫然,我们认识吗?不过当看到墨九腰后的两界图后才恍然点头,笑道:“你就是墨七的妹妹吧,他将这幅画都给你了,看来是你没错了。”
  墨九完全不知道该跟他聊什么,聊日记吗?这老家伙肯定偷偷看过不知多少遍了。聊科举吗?没我们保护估计都回不来呢哼!
  然而墨九爱搭不理的样子却看得其他人一阵惊异,关键是这态度竟然没有引起林相的反感,甚至还带着一种宠爱似的目光看她。
  这小丫头……深不可测啊!
  林抚国又看了看楚彧,叹道:“我知道你们与林泰的仇怨无法化解,但这一次毕竟牵涉国事,权且暂时忍耐吧!”
  楚彧闻言抱拳躬身一礼,“林老宽心,晚辈不是那种不识大体之人。”
  林抚国满意的点点头,在众多晚辈之中他对于这个楚彧最是放心了,这源于之前的交流和配合。
  “我们走吧。”林抚国目的达到,眼神一一与众人对视后带着楚衡转身上了马车进入队伍。
  楚彧目送林抚国与楚衡远去,一边周壕也伸了个懒腰,“好了我们也该……唉?你这小侍女咋也有人伺候的?”
  墨九回头瞄了一眼,老僵头戴一顶黑纱斗笠就那么站在她的身后,“嗯,开玩笑,一个月一百两的月钱,还不行人家也请个打下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