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六章 第二刀!

  五岳神峰,是烬皇所创的一种灵宝炼制方法,传说是当年烬皇怀念家乡有感。只是世人找了许久也没有在花国寻到与这个名字有一丝关联的地方,所以,这只能是一个传说。
  但五岳神峰却是十足真的,而且在烬皇所创众多功法中都是翘楚般的存在。
  五岳神峰的炼制方法很简单,首先挑选五座风景秀丽灵气逼人的山脉,将带有五行属性的灵物埋在五座山脉之中,接着用特殊的方法催动灵物吸收整座山脉的灵气。待灵物吸收灵气到达极限,再将五个灵物挖出并合炼成一座山形,就是五岳神峰了。至于威力如何要看灵物级别,与埋葬的山脉灵气是否充足等等因素。
  这件灵宝的特点就是势大力沉、简单粗暴,且五行属性俱全不会被任何手段克制,可以说最适合赫渊这种撸起袖子猛干的大老粗了!
  所以,赫渊一声大笑,挥手就将五岳神峰扔了出来,沉重的风压划破天空像是狂雷奔腾,云层一下子被炸散清空,山还没到,风压已经让倾城烟雨长发散乱不堪。美人们面目惊恐、花容失色,只是这一回却不是为了勾引谁,而是吓得。
  至于那压过来的清河与高山就更加不堪,直接被五岳神峰碾压破碎,无数的水花在空中就化作了虚无,山石碎裂更是连渣都不见,也许唯一剩下一点痕迹的就是那小段的青花绸缎。
  不过此时的倾城烟雨可真没有心去理会自己的外衣,其在强大压力下勉力扇动折扇,无数美人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边,生生推着他躲开了五岳神峰的重压。
  只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五岳神峰的威力,哪怕五岳神峰的山体没有砸中他,但那股撕裂一切的气势也在瞬间击碎了大半数量的美人。
  赫渊冷哼一声,之前没有交过手,如今一看,那些美人应该都是灵魂体,不然不可能受重力影响这般小。阴曹地府果然就擅长这些鬼蜮伎俩!
  一击不成再来一下就是,赫渊挽起袖子再次做托天状,五岳神峰重回掌心,接着抛出!
  轰嗡!这一回是直直的扔出去,那大山甚至还在空中滴溜溜的翻滚,巨大的阴影在阳光照射下印在天都城内,吓尿了无数士兵与平民。
  倾城烟雨嘴角一阵抽搐,视线所及全都被那翻滚的山峰占据了,这时候真是半点斗志不剩,该死!是谁说这货只是个莽夫的?
  无论心中怎么咒骂乌头神,倾城烟雨现在都只能先放下,当务之急就是逃命。旋身一转,那件大红内衣也被脱了下来,红衣迎风便涨,眨眼就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血色巨网。
  这血色巨网看起来比五岳神峰还要大,但当其与五岳神峰接触的瞬间倾城烟雨就脸色大变。
  只见血色巨网上冒出血水,散在五岳神峰上响起一阵阵腐蚀的声响,只是所有人都知道五岳神峰是不会被克制的。血色巨网很快就在重压之下变形向内凹陷。
  倾城烟雨牙一咬,在仅剩的美人们护持下飞速远遁,“赫渊!你坏我美人,我与你誓不甘休……不甘休……甘休……休……”
  蹦轰!下一秒血色巨网就被五岳神峰摧毁,漫天的血雾在阳光之下消融。
  赫渊伸手收回五岳神峰,遥遥目送着只穿一件大裤头跑路的倾城烟雨,不屑的撇撇嘴,“你不甘休跑什么?”
  五岳神峰的阴影不见,整个天都城百姓们心头的压力也骤然得到解放,他们以前多数人都未曾感受过八环高手带来的压迫感,如今一看却是心中惊悸不已,渺小的感觉油然而生。
  赫渊这个时候却是没心情去关注百姓们怎么想,若想要挽回战神殿的面子,挽回花国的面子,他必须敢在那孩子死之前到达,只是……还来得及吗?
  ……
  来不及了,不光赫渊来不及了,就是墨九也来不及。
  就在不久之前,由于赫渊的名声一向很响,所以墨九在看到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但她现在已经顾不上留下来看热闹了。感谢赫渊与倾城烟雨的大战,由于这大战也让墨九大致的判断出了叶峰的方向。
  但有时候事情都有两面性,虽然这帮她指明了方向,可因为两人之间战斗的余威太强,使得墨九根本就无法穿过核心区域到达后面。
  无奈之下墨九只能策马绕道而行,这在无形之中就拖延了时间,如今墨九已经不太敢祈求一切都能往最好的方向发展了。只要人还活着就行,这个要求,应该不低吧,怎么说咱也是个功德之体,给个面子好吧,不给面子的代价很大哦!
  希望阴曹地府的小鬼们不要自误。
  阴曹地府的毒雾是很麻烦的,不光拥有强烈的毒性,那艳丽不停变换的颜色还具有遮挡视觉的能力,可以说在里面非常适合布置迷阵。好在这一次阴曹地府的目的不是用毒雾来真围困谁,而仅仅是示威,否则此时墨九怕是一时半会走不出去了。
  然而即使如此依旧给墨九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因为她不怕毒雾,可她坐下的马匹却受不了。
  仅仅进入毒雾不到半分钟这匹看起来很神骏的战马就已经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了,说起来挺对不起守门将士,毕竟这战马就是从人家眼前拽走的。
  吼吼呜!
  原本以为自己会迷路的墨九听到了一声声来自毒雾深处的嘶吼,这嘶吼充满杀气与哀愁,但向来听力异常的她却在更深层听到了一丁点的……哀求?
  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笼罩墨九的心头,一点点一点点的不停放大,她迈着大步跑过去,但一个未经修炼的人速度是可想而知的,这一刻,墨九突然间发现了这具身体的另一个缺点。
  太慢了!哪怕你同样是不能修炼,那……至少换个男人的身体也会快点吧!
  可是她又不能换,因为其男性的身体并不是功德之体,根本就抵挡不住毒雾的侵害。讨厌,墨九越来越讨厌那个残缺的自己了。
  吼吼呜……
  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墨九终于在浓浓的毒雾中隐约看到了一片建筑。
  这是一片低矮的草房,明显是位于官道附近的某一处村落,只可惜,如今既然被毒雾所笼罩,那原本的村民估计都已经遇难了,毕竟没听说过阴曹地府有多么的仁慈,在撒毒雾之前还告诉你们先避难的。
  墨九很轻易的就摸到了村口处,而找到叶峰和阴曹地府的人更是不费工夫,因为此刻他们都在村中心的空地上。
  呜……呜……
  叶峰不再嘶吼了,因为此时他已经没有了斗志,身为一个六环的大僵尸他几乎不会再流血了,因为血液只有在生命之力的催动下才会流淌。他也不会再流泪了,因为眼泪只能在感受到身体刺激时才会出来,而身体的刺激源于体内器官,已经死亡的器官不会再发出痛感信号。
  但是这一刻,叶峰流血了,也流泪了,流的是血泪!
  “啊哈哈哈哈,不化骨!真的是不化骨!由死亡之躯上延续的新生命,哈哈哈!”
  那是一个身披雕皮大氅的秃顶老头如此说道,他的身材很挺拔却始终驼着背弯着腰,鹰顾狼视利齿森森,几乎在用所有的经典表情在诠释他反派的身份。
  当然,墨九作为一个曾经的瞎子可以说是半点以貌取人的坏习惯都没有,可这个人瞬间就让墨九心中的杀机盈满。
  血在往下滴,是从一条断了的脖子里落下来的,而那条脖子一半属于小峰的躯体,一半属于小峰的人头。
  它就那么被这个秃顶老头提着,还不停在叶峰的面前晃动,似乎是想要看看叶峰愤怒与悲哀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只可惜,两行血泪已经是此时的叶峰所能表达情绪的唯一途径了。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钉在了地上,那是一种足有房子那么大的蜘蛛。黑曜石般闪亮坚硬的步足狠狠贯穿了叶峰,这个伤势如果换个普通人的话怕是早已殒命。
  墨九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物种,现在也不关心了,看着小峰的头颅滚到叶峰身前,她一步步的来到了叶峰身边。
  红裙子的作用就是这样,你不做引人注意的事情,别人就是找一年也看不到近在眼前的你。但你若是有意挡住了人家的视线,那所有的注意力瞬间就会聚焦在你身上,毕竟红裙子还是挺扎眼的。
  “嗯?”
  全场骚动,无论是秃顶老头还是周围的十几个不知名的判官、无常、牛头马面等,甚至是那个之前侥幸逃脱雷劈的楚江王。
  这个女孩是哪来的?一身红裙突然就出现了,不,等等,好像就是这么走进来的,那我们刚刚怎么没有发现!
  人啊,往往不能够脑补,越是脑补就越是觉得一件未知事物的可怕。
  吱吱!呜呜!
  最先做出反应的不是众多阴曹地府的杀手,他们只不过是提高了警惕,而那只房子大的蜘蛛却已经吓得有点错乱了。原本限制住叶峰的步足全都松开,接着完全无视秃顶老头的命令哒哒哒的就是一阵乱跑,明明是一只凶悍狰狞的怪物却生生跑出了萌萌的既视感。
  终于,在撞碎了三堵土墙两栋房屋之后,这大家伙一头钻进了毒雾消失不见。秃顶老头伸出手似是要阻拦,可一张脸却死死的僵在了那里。
  不好使了,他自己养的宠物竟然不听话了,就因为恐惧?就因为……眼前的女孩?
  这诡异的一幕显然也让众多阴曹地府的杀手感到后背凉飕飕的,话说我们该不会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存在吧?尤其是那个雷都没有劈死的楚江王!
  说出来,外人可能不信,别看他动不动露肩膀秀胸大肌,但其实他是个妈妈的乖宝宝。当然有时候听妈妈的话并不是什么坏事,他这一身的修为有很大一部分都拜妈妈所赐。
  别人若是有了灵物多数都是用来炼制灵宝,少数人也会奢侈的给后辈祈求天恩,但很少有人在孩子初次天恩时就使用灵物的。一来孩子基础差,太强的能力可能承受不住,再说天恩的效果并不完全按照人类的意志本身赐予,很可能你要的是个蓝色药丸,而老天爷却直接往你嘴里塞了一把红色药丸。
  不过楚江王是个幸运儿,母亲为他祈求来了一个相当牛逼的能力,危险直觉!
  这是一个很强悍的能力啊,往往在做什么事前都能提早预知危险,这也可以算是一个母亲对于孩子最无私的爱吧。只可惜,这么强悍的能力如果那么简单通过初次天恩就赐予的话,未免有些太简单了,毕竟楚江王可没有功德之体。因此这个能力有个很不好启齿的副作用。
  越危险胃越疼!
  还记得当时他跟着其它几个杀手在天都城一起围杀叶峰时,越打胃就越疼,最后疼的他动作都有点变形了。后来他有意识的放水,便发现胃疼真的有所缓解,当时他就知道这一次怕是会出某些意外。果然,天诛到来,除了他之外其余杀手都没逃掉。也正因如此,最近其余杀手总是讽刺他是好运的楚江王!
  好运的楚江王?别以为这是什么笑侃,这特么就是嘲讽他临阵脱逃!不然其他宋帝王、都市王、卞城王他们都死了,你咋活着?我特么还想知道呢!
  时间推移到之前,西方鬼帝乌头神到来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胃部有点不适,当小峰被交到乌头神手中时他就感觉胃部像是转了筋的疼。不过他毕竟还是个七品的高手,这种疼痛还是能够忍一忍的。
  但就在刚刚,楚江王看到墨九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没有胃了,胃呢?好像已经炸掉了!
  “那个……我胃疼!”楚江王完全不理乌头神满脸的黑线与不满,嘀咕了一句转身就直射天际。
  此时的墨九并没有注意这些,因为她正面对着已经满眼灰暗的叶峰。
  “师傅以前有句话,我从来没有切身的感受到过。她说,父母是孩子与死亡之间的一堵墙!”
  墨九缓缓蹲下,伸手在叶峰的脸上轻抹,那抹刺眼的血红中含有剧烈的尸毒,她却毫不避讳的舔了舔,“原来僵尸的眼泪,也是咸的。”
  缓缓站起,转身,“饿了,伸手有饭吃。冷了,张臂有衣穿。每天勤做家务是让你远离疾病,每日严苛管教是使你懂得如何应对坏人。当你厌烦着啰里啰嗦、絮絮叨叨的时候,殊不知他们曾无数次从死亡手中将你夺回。”
  墨九伸出一只手,那只手白皙小巧但格外的吸引人,也许除了叶峰之外,所有人都在盯着它。
  “当我们心智成熟,便会察觉到父母对于我们生命的意义。在外求学奋斗时恍惚间你会明白家并不是囚笼,父母也不是可恶的牢笼看守者,可那时你已经很少有机会回家看看了。当你遭遇挫折,可能父母也无能为力,但好歹,你累了、倦了甚至不想活了的时候,那个家永远会给你些许安慰,给你活下去的动力,让你打消无数次涌起的轻生念头。”
  一柄刀渐渐从那只手中浮现,水晶般剔透隐隐闪着金光,天地刹那间亮堂了不少,周围的毒雾开始缓缓稀薄,似乎过不了多久就要消散。
  杀手们包括乌头神瞬间眼中多出了一点贪婪,那是什么神兵?竟有如此神效!
  “可时间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它终究会带走一切,父母不在,我们直面死亡!”
  乌头神此时双眼滴溜溜乱转,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周围杀手,一个不算复杂的程序在他脑海中上演,一个没修炼的小姑娘拿把神兵,这不就是散财童子嘛!不过这些杀手不能留,知道的太多,咦?刚刚楚江王那货不会是想到了这点才跑的吧,哼,算你识相!
  “我其实很羡慕小峰,虽然师傅也没有亏待我,但我这辈子终究没能享受到父母之爱。小峰他很幸福,虽然没有见过生母,但四娘待他如亲子。虽与你幼年分离,但他知道的,知道这是你对他爱的方式,他知道的!”
  “孩子、父母、死亡!这个顺序似乎怎么都无法更改,可惜,我与死亡之间却少了个词汇。”墨九停下,回头微笑,“所以,咱们做个交易吧,你也让我感受一下父爱是什么滋味!作为交换,这一刀,我砍了!”
  乌头神还不知道这把神兵的奇异之处,保险起见觉得不该让这小丫头动刀,所以一身灵力瞬间化作压力落在墨九身上,然而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所有压力在靠近墨九时都化作了虚无。
  而墨九,挥刀横斩!
  毒雾霎时清空,天地一片清明,世间再无乌头神和某些叫不出名字的杀手痕迹。
  如此简单的将刀收起,墨九回头惨笑道:“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咯!”
  噗!血雾暴散,原本还是瓷娃娃般的小姑娘变成了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