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六十一章 听我的,这么干

  在这个世界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一次的危机其实就很有代表性。无论是大烈国的心态和和国的想法,又或者是相关的一切推测,林相的布置可以说是半点错误都没有。但是他唯一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国家为单位表现出来的态度,与具体到细枝末节后将兵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谓国家的反应,其实可以说是政客们的反应,另外,这些和国与大烈国的政客因为多是皇室成员,所以也可以说是皇室的反应。
  既然是皇室的反应,那问题就来了,大烈国皇室一直高高在上以世界最强国家自居,对于其它皇室自然是看不起的。这个‘其它皇室’中包括花国,自然也包括和国。
  只是相比于花国的不卑不亢,和国属于那种表面跪的舒服暗地里准备扎你小人的货色。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其实伊东进次郎并不是太情愿来救大烈国使节团的。
  所以伊东进次郎在潜伏后意外发现林相竟然与自己很近的时候,他心里迅速衡量了一下救人与杀人之间的收益对比。
  无论什么时候,救人总是比杀人要难得多,何况救的还是一些看着不爽的家伙,而杀掉对方一个朝廷重臣的意义则更加巨大,嗯,虽然是一个已经告老的老头,但看皇帝对其的倚重,这一波不亏啊!
  于是,便有了墨九到来时看到的大战。
  另外,其实林相暴露跟墨九也脱不开关系。之前墨九跟踪的时候由于没有穿红裙子,所以轻易就被对方甩掉了,虽然后来又跟上来但伊东进次郎作为未来统帅,这谨慎从来都不缺。所以在进入棋社之后就一直暗中观察。结果你猜怎么着?他竟然发现了林相!
  因此这口锅,墨九甩不掉了。
  砰轰!血色巨人的拳头狠狠朝林相砸去,林相本身虽然实力也不弱,但如今身体老迈,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四环巅峰的程度,面对这种绝学凝聚的法相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因此拳风突至便已经面色苍白如纸。
  好在关键时刻周壕出手硬拦,一朵硕大的花骨朵将两人包裹在其中,拳头轰在花瓣上直接捶烂了半边,而躲藏在其中的周壕不受控制的咳嗦了几声。脸色有些难看的抹了抹不知何时渗出的嘴角血迹。
  周壕很不爽,如果单论实力的话他绝不怂,可两人就不是同样的战斗风格,他属于灵巧游斗的,而对面这货明显属于大开大合类型的。你直接跟人家刚正面不是用自己的短处去对抗人家的长处吗?
  这很傻,但却也很无奈,因为林相就在后面,这老头轻功很一般,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逃跑的选项。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要不要就这么一直挺着等到支援来呢?
  砰轰!沉重的拳头又来了,而且这一次还是特么的组合拳!
  不得不说,彻底解放了自己的伊东进次郎虽然暂时攻击力只能达到六环巅峰接近七环的程度,可攻击方式更加多样也更加灵活,而且这绝学与他更加契合甚至还能用上过去曾下过苦功的拳法。可以说,只要沿着这条路坚定的走下去,未来的成就怕是不比拥有大经律的时候差。
  砰砰砰砰!连续的击打让周壕眼皮直跳,这可不好,看这个攻击强度,怕是挺不到支援过来啊。
  “林相,我尽力了,一会儿我就跳开,你摆个好点的姿势,尽量方便我之后给您收尸!”
  林相(¬_¬)
  “不好啦,和国的刺客要进入怀远驿刺杀大烈国商务使团啦!”交战正酣,外面突然间就传来了楚衡的怪吼怪叫,听的众人哭笑不得。
  很显然楚衡此时也是在这里的,不过由于实力不够参与不了,只能去对付那些想要冲进怀远驿的和国人,并且将锅甩出去。
  不过这并不能够让伊东进次郎在意,若是能够将林相在这里干掉,所造成的打击远比救人更大,最关键的是,老子就没想去救人!o(´^`)o
  墨九看着有点着急,看看老僵,如果老僵现在过去的话肯定能够解了这困局,但问题是暴露了老僵说不得又会引来阴曹地府的人,到时候更麻烦。
  墨九并不知道虎禅曾经下过不准寻仇的命令,只是按照一般的逻辑思考,她又看看那血色巨人,想想将两界图打开,按照看到的法相特征进行搜索,两界图很快给出答案。
  ‘魔罗金身,世间万物一体两面,正常的佛宗金身都是将善的一面发挥到极致,而魔罗金身属于将恶的一面发挥到极致。练到顶点可与佛宗如来金身抗衡,但由于恶念易触发因果,所以少有人能够练到最后。(疑似!)’
  这个反馈的最后还带着‘疑似’二字,墨九顿时明白了这个意思,就是说这血色巨人的一切外表都跟魔罗金身很像,但却又不是。那么其很有可能是后辈子弟根据绝学魔罗金身而改良或者简化出来的绝学。
  这就让墨九非常为难,如果真是魔罗金身那她还能在旁边指点一下,现在一个新创出来的绝学,这怎么玩?两界图中记载了师傅所知一切,但新出现的东西肯定不在其中。
  挠了挠后脑勺,这长发有点痒,看着周壕叫道:“喂!你练的是什么功法啊?说个名字出来啊!”
  嗯?
  所有人齐齐懵逼,这小丫头是怎么到这来的?一瞬间,众人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她前面的老僵身上,六环实力!
  对,就是老僵身上,别看墨九吼了一嗓子,但这些人的思维方式注定他们会将注意力放在更强的老僵身上。再加上墨九本身穿着红裙子,大家的注意力一转,这容易被忽视的属性就再次发生效用了。
  不过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周壕,因为熟知未来的他见过太多高手,老僵还算不得什么,相比之下肯定是不在未来之中的墨九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只是……他修炼的彼岸花开可是有点上不得台面啊,这要是吼出来了,怕是会被小花仙盯上,到时候怎么办?难道说自己是花国开国先祖的后裔?他好意思说,人家都未必好意思信!
  只是……他突然觉得这很可能是探查墨九秘密的好时机,她毕竟是不会被未来显现出来关键人物,与她相比,得罪了小花仙其实还是有回转余地的。要不要赌一把呢?
  砰!伊东进次郎的攻击让他没有犹豫的时间了,心下一狠,“彼岸花开!”
  这话一出口果然让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绝学可了不得,那是当初花国开国先祖修炼的绝学啊,而开国先祖还有十尊者的身份。这一堆光环加身,可以说如果周壕不作死,注定是个九环强者!
  然而就在众人抽气的时候,墨九却已经低头打开了两界图,至于什么开国先祖之类的东西,呵呵,有她师傅牛逼吗?那可是能够留下了功德之体的人物。你再牛也就是创造个国家,我师傅这功德估计是拯救了世界吧,嗯,说不定还是好几次呢!
  仅仅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墨九的回应就来了,“你个蠢货,彼岸花开这绝学不是用来游斗的,其讲究的是个不动如山,任凭世间生死轮回,我自绽放!你这竖起来个花朵盾牌算什么?”
  周壕脸色一沉,继而翻了个白眼,“废话,彼岸花开的绝学总纲我比你熟!关键是我现在也做不到那么夸张啊!”
  墨九竖起中指回应对方的白眼,接着叫道:“你是不是傻!彼岸花之所以绚丽是因为其开在了黄泉路上,而花分两色,一白一红。一者靠近人间一者靠近阴间,代表着生与死的交界。你听我的,将花做一个屏障,凝聚红白两色彼岸花,然后让它们呈圆环互相追逐旋转,接着挤压融合。”
  周壕嘴角一阵狂抽,还追逐旋转、还挤压融合,我特么哪有时间试验啊,再说,白色彼岸花他也就偶然之中弄出来一次,对于其形成原理还没有悟透,哪里是说来就来的。
  “老僵,挡住他的拳头,不用全力攻击,别暴露自己的身份。”
  墨九的话音刚落老僵已经冲了出去,一个闪身就拦在了血色巨人的拳头前面,双臂张开直接抱了过去。
  砰!沉闷的巨响传来,老僵竟然牢牢接住了拳头!
  伊东进次郎冷笑一声想要收回拳头,却发现老僵竟然贴在拳头表面一起跟了过来,我去!这是看不起我吗?
  伊东进次郎大怒,血色巨人将拳头啪啪啪的往地上砸,可老僵就那么抱着拳头不撒手,嗯,身子硬,就这么任性。
  墨九咧了咧嘴,这方法还真是……转眼再望向周壕,看其为难的样子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难处,又叫道:“你这样,听我的,将林相想象成自己最爱的女人,想要保护她、爱护她,然后抽离杀意、放松敌意,将红色的彼岸花灵力化作触手去爱抚她,摸她的头!”
  周壕:“……”
  林相:“……”
  (´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