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六十章 今天的我再不是之前的我
    姜还是老的辣!不管林抚国当初出身是不是门房,可能够在相位上待这么长时间,也许智计不算顶尖,但也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林相的脸上一点惊讶表情都没有,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有这一招。墨九左右瞧瞧,她没有修炼过倒是感知不到这附近是否有官兵埋伏,笑问:“你在周围埋伏了人?该不会连来的是谁都知道吧。”
  
      林相又捋了捋胡须,笑道:“我可没有那么神,这附近埋伏的官兵其实只是用来诱杀探子的。毕竟无论大烈国还是和国,他们想要弄明白使团的情况就必须来这。只是我倒没有想到,会有高手直接来劫人。”
  
      “所以你就推测说那个使团代表身份不简单?”
  
      林相的表情略微严肃了些,“说起来楚衡和你好像之前与那个戛亚有过接触,对他了解吗?”
  
      墨九傲娇,“我的身份需要去了解那种角色吗?”
  
      林相好笑的点点头,倒也认可了这种说法,“跟我来吧。”
  
      墨九带着老僵跟在林相身后一步步朝怀远驿侧对面的一家布庄走去,这显然就是官兵在附近的主要据点,一进门先是各种官兵扮演的伙计掌柜,只可惜一个个凶神恶煞估计也没卖出去几匹布。
  
      而进了后院才有穿着统一官兵服装的高手出现,不过这些高手多是三环的实力,想要靠他们看住使团的人怕是有点困难,毕竟光一个戛亚可能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高手都布置在其它地方,这里只是休息的场所,毕竟高手也是要出恭的。”
  
      对于林相的解释墨九表示不在意,反正功德之体讲究的是营养全吸收,排泄什么的只有在掩人耳目的时候才做。
  
      “这么说你并没有想在这次的事情上达到什么目的。”
  
      墨九的话让林相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会这样说?”
  
      “很简单啊,对方来的高手是六环,而你在周围布置常驻的高手肯定不会是六环。在实力差距如此明显的情况下,敌人想做什么估计都做得到吧。”
  
      林相眼带欣赏的点点头,“不错,其实软禁使团这种事不可能做一辈子的,如果他们再不来人营救,那么我过两天也就放人了。但对方肯定比我们更急于战争,所以才会来的这么快。也托他们的福,我们的借口也有了。”
  
      “什么借口?”
  
      “使节团成员被和国刺客刺杀!我们的错误在于保护不利,但没有人会因为保护不利而发动战争的。”
  
      墨九拨弄了一下额前流海,“那你想要达成什么样的效果?就为了一个开战时的舆论效果?”
  
      “就是舆论效果,拖延时间的计划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以林泰的能力应该能够大致的掌握军队。接下来我负责的就是将大烈国与和国在道义上打倒!让他们在战争这件事上处于道德的洼地。”
  
      墨九撇撇嘴,“这样啊,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根据我们的经验,侵略一方的士兵在作战时往往没有一个可以令其奋不顾身的目标,就算有也是金钱美女之类的。但是守护一方的士兵却有着拼死作战的理由,无论是守护家人还是那股子坚定自身正义的精神,都远远比敌人有韧性。”
  
      “这样啊!”墨九点点头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从周壕将敌人的情报带回来时,他们就已经基本认定此战必败了。士兵的精神骨气固然重要,但有时候现实不是靠着精神作用就可以扭转的。
  
      既然想要做成和国刺客刺杀的样子,那么戛亚就必须死掉才行,而如果在和国人动手之前就死掉的话就搞笑了,所以戛亚的死期只能是在和国人动手之后。为此林相其实早就在使团的饭菜中下了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平时都会潜伏,直到一次性摄入大量毒药的时候才会连之前积累过的毒性一起引爆。
  
      林相计算的非常好,如今和国人已经来踩点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晚饭就是加大毒药剂量的最好机会了。
  
      墨九没有再问有关于之后战争的相关计划,随意的闲聊就跟杨树下一对儿随意乘凉的祖孙一样,这副恬静安详的画面看得众多士兵暗暗咋舌,同时对于墨九也在无形中注意了些。
  
      没过多久,楚衡就过来了,手中还拎着琉璃兔。情报已经送到,但作为周壕来说不宜明目张胆的过来,于是便通知了楚衡。
  
      而毫不意外的,楚衡一来就将墨九撵走了,“你个啥修为没有的废人来这凑什么热闹。”
  
      这个理由很强大,反正墨九是没有办法反驳的,于是在墨九不满的目光中只能被两名官兵送回了家。
  
      ……
  
      深夜,墨九换上红裙子,提着大经律,感觉自己逼格满满,对老僵冷道:“知道吗,其实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老僵沉默,只觉得这杀手存在感有点低,若刚刚不说话他差点就将其忽略掉了。
  
      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够缺少了她呢,虽然她估计自己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热闹还是要凑的。只不过,当墨九真的来到怀远驿附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应该收回之前夸林相智计高超的话。
  
      怀远驿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可士兵们隐藏的布庄却燃起了冲天的火焰!
  
      轰!远远望去,火海之中一个血红色的巨人拔地而起,手臂一挥便是狂风袭来,夹杂着漫天飞散的砖石瓦砾,顿时变得杀伤力十足。
  
      墨九怪叫一声躲在了老僵身后,这一招巧了,巧的像是专门针对她一样,不过也正因为这个攻击,让朝向墨九这边的墙壁坍塌,使她能够看到里面的一切。
  
      之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官兵此时都只顾着哭爹喊娘了,那股子六环高手的威压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挡的。
  
      “这个……不好打……”
  
      这是老僵在看到那血色巨人时候的判断,也让墨九心中对这敌人有了个认知,要知道老僵当初在天都城面对四个阎罗的围攻也没有处于下风,如今却说这家伙不好打,可见对方的实力确实很强啊。
  
      “我们去看看。”墨九将老僵挡在身前,一步步小心的往前挪,感觉自己太特么机智了。
  
      也许是因为墨九躲在老僵背后的原因,奔逃的士兵们一个个从他们身边跑过却都没有注意到什么。
  
      而直到靠近之后墨九才再次认真看着这个血色巨人,这很明显是一种法相,而且应该还是法相中比较强大的那种。披头散发,即使没有大风也能做出飘逸的感觉。袒胸露乳,男人雄健的身姿标准而又充满力量。一身燃烧着血焰的和风铠甲,就跟故事里冒出来的大魔王一样。
  
      “这是个什么人物?”墨九小声问道,她觉得以老僵之前的见识应该能够知道,再说阴曹地府别的不多,这种怪异的修炼方法就非常多。
  
      只可惜,这一次老僵也不行了,半天都没吱声。墨九无奈推着老僵绕这法相转了一圈,也看不出被包在法相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人物。倒是与其对战的周壕叫破了对方的身份。
  
      “虽然我拿了你的刀,但那只能证明我跟其有缘,你也不用入魔吧!这么偏激呢?”
  
      不错,这个拥有着血色巨人法相的高手就是伊东进次郎!而这血色巨人法相正是之前那金佛法相改的,嗯,从外形上看基本就是满头疙瘩解绑成了长发,然后僧袍脱掉换了一身铠甲。
  
      说起来这还真是周壕的锅,只是对于抢走了大经律的周壕,伊东进次郎并不恨,甚至还有点感谢的意思。
  
      周壕虽然能够利用做梦的方式获得未来情报,但很多细节是没有办法明白的,就比如伊东进次郎与大经律的渊源。
  
      当初青灯寺的一位九环强者在和国意外入魔,虽然最后力战身死,但作为一位九环强者,其留下的遗产可不仅仅是一把妖刀。许多材料,许多秘闻资料,以及绝学!
  
      只是那位高手留下的绝学分为两种,一种青灯寺的绝学,其中就包括了佛宗法相的炼制方法。还有一种就是那高手意外得到和入魔后自创的绝学,也就是如今伊东进次郎修炼的功法。
  
      由于当初的一些隐秘,青灯寺方面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收回了青灯寺自己的绝学,而伊东进次郎由于只学习了法相炼制法,对于青灯寺绝学半点没碰,因此青灯寺方面也没有为难。
  
      再加上伊东进次郎确实是那位强者的正式弟子,那些遗产青灯寺方面也不好收回,这便成全了伊东进次郎。
  
      只不过在其选择的时候却犯了难。
  
      那强者是在入魔之后才自创的功法,所以那功法可以算是邪修功法,但邪修与妖刀虽然听着挺配,可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妖刀该不鸟你还是不鸟你,要想使用还得是佛宗法相的路子。
  
      可邪修功法修炼之后法相也会改变就无法正常使用妖刀了,所以一直以来伊东进次郎都处在一种两难的境地。
  
      谁知妖刀大经律竟然被周壕抢走了,这反倒是帮他做了决定,毅然决然的开始修炼邪修绝学,而原本一般般的佛宗法相也彻底脱胎换骨,成了如今的血色巨人。
  
      所以,说是周壕成就了如今的伊东进次郎也没错。
  
      而作为伊东进次郎本人来说,他很愿意让周壕和林相的鲜血为自己的新法相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