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六章 圆圆的绝学·无能狂怒·禽兽!

  “所以……听到了多少?”
  楚衡有些惊叹的上下打量墨九,这听力灵敏的程度已经快赶上修炼后的能力了,难不成她父母当初在祈求天恩的时候得到了超强听力?
  其实这倒是很普遍的一种做法,穷人家没有什么贵重宝物可献祭,所以在第一次天恩的时候往往会给孩子求来一些特殊的能力。例如强大的听力、视力甚至是生命力,不过这种能力的强度有限,如果未来孩子开始修炼了,这种能力也很有可能会随着变强而失去。
  贫穷人家最常见的做法就是增加孩子的生命力,让孩子平安度过幼年时期,至少不会因为生病而夭折。
  墨九作为亡国公主,哪怕情况再困难想必也会有些珍贵的东西留存,得到点特殊的感官能力并不值得惊讶,再加上墨九不能修炼,这种能力很有可能会伴随其一生。
  墨九可不知道楚衡想歪了,她这能力不过是因为从小失明使得其它感官发达起来了而已,她不光听力好,嗅觉和味觉同样灵敏,只是不常表现出来罢了。
  “听到的不多,毕竟你也没有说几句,只是知道你在考虑出云山绝学的问题。”
  楚衡闻言点点头,归海一幻通过神识与其交流自然不是墨九能够听到的,但一问一答间自己肯定会泄露一些情报。“听你的意思,你对于出云山的绝学有很多了解?”
  “我了解不多,但是我师傅了解的多。”
  “你师傅是哪位高人啊?”
  “天下第一高手!”
  楚衡眨眨眼,“天下第一高手好像是叫做归海一幻的吧!”至少指环里那位是这么说的。
  琉璃兔隐晦的甩了个白眼,归海一幻是什么葱?天下第一明明在你眼前!
  墨九这回真诧异了,定定的看着楚衡,好笑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话没错。”
  不是墨九看不起楚衡,实在是实力摆在那里,天下第一烬皇的名号放在那里,再加上师傅当初没少搞事,光是书同文一项就肯定让世人熟知。但是在天下同悲之后,世人应该都以为烬皇已经陨落,所以说归海一幻是第一也没错。
  但问题是归海一幻可没有烬皇的名号响亮,以楚衡如今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得知归海一幻的名字,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他父亲定远将军楚蟾都没有资格知道。
  偏偏如今知道了,那么墨九基本就可以肯定,在那指环里怂着的应该就是归海一幻了,呵呵,这老家伙是怎么躲过那一刀的?
  看到墨九的表情楚衡笑了,以为那是被戳穿谎言后的羞赧,本也没有将她的话当回事,却没有想到墨九紧接着就开始解析出云山绝学了!
  “出云山最厉害的绝学应该是紫霄符经了,其上限非常高,能够领悟出一种名叫紫霄神雷的神通。紫霄神雷是一种带有天罚属性的神雷,不光威力高绝还克制一切邪祟鬼魅!只可惜想要领悟那种神雷需要的机缘太过难寻,以至于诞生之后还没有人成功过。”
  楚衡懵了,“你还真知道啊,只是你这话有点矛盾,既然没有人领悟过什么……紫霄神雷!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或者说听谁说的?”
  “我师傅告诉我的。”
  楚衡乐了,“你师傅跟你说这些干吗,你又不能修炼,你知道咱们两个张口闭口谈神通的样子会很可笑的!”他当然没有将什么‘师傅’当回事,不过对方既然是亡国公主,而寒冰巨国又是老牌帝国之一,恐怕皇室内的资料也不少吧,多知道一些秘闻倒也可以理解吧。
  墨九一瞧楚衡那样就知道这货不知道在脑补什么,突然想起师傅偶尔会说,人类最强大的能力就是脑洞!只是不知道这货将脑洞开到哪去了?
  “紫霄符经是出云山弟子强大的基础,雷法首重攻击力,一旦动手都有种惊天动地的架势,因此也有人觉得出云山弟子都很闷骚,每每出场都声势浩大。而且修炼紫霄符经还拥有利用真气凝聚雷珠的能力,雷珠便于存放保存,只要出云山的弟子勤奋一点,那么每一个出云山弟子都可以当成是一个行走的火药库!当然,这么强大的绝学也有弊端,那就是太霸道了。修炼出来的灵力充满侵略性,疗伤或者探查等行动就别想了。”
  楚衡眨眨眼却是认真思考了起来,其实聪明人都懂的一个道理,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紫霄符经虽然强大,但是这种直来直去一言不和就砸雷的方式适合他吗?
  楚衡无法肯定,但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肯定不能那么高调,从短期目标来看完全是背道而驰!
  摇摇头无奈问道:“不是还有什么七宝符经和五行符经吗?嗯,好像还有什么六欲符经和七魔符经吧?这些你知道吗?”
  墨九闻言愣了一下,突然道:“知道,不过我要先上个茅房,你在此处不要动,我去去就回。”说完也没有等楚衡反应过来直接小跑进了船舱,琉璃兔小爪子拽着墨九衣角在风中飘啊飘。
  楚衡捂脸转头,哭笑不得,亏这货还是亡国公主呢,张口闭口上茅房,礼仪一点都没有学到啊!
  进入船舱的墨九自然没有去上什么茅房,哼,功德之体完美无瑕,吃什么都能完美吸收转化,根本就不需要排泄,就是这么任性!
  墨九伸手拉过背后两界图,打开画轴这一次呈现的却不是师傅的美颜靓照,而是一个个所为人不识的文字。
  墨九皱眉辨识了好一会儿,这些文字就是师傅曾经教过他的汉字,只不过当初他是用摸的,如今她要将触觉转化成视觉难免需要点时间。好在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她也用两界图查了查出云山的一些秘密,因此倒是快了不少。
  两界图,用师傅的话说记载了世间许多的秘密,嗯,主要是她师傅往里面录入了很多的秘密。这东西与其说是一个万能答题器,倒不如说是她师傅的日记。只需要拿在手上用意念提问就行,而且谁都能用,只可惜这世上懂得汉字的也就墨九一个而已,所以这东西对别人来说作用只是用来欣赏。
  这次墨九查找的就是有关出云山其它绝学的问题,不查不知道,这一查真是吓一跳,原来出云山的绝学这么强呢!当然,弊端也同样严重。
  琉璃兔:(°Д°)看不懂。
  墨九想了想合上两界图,重新回到了甲板上,直接道:“五行符经和七宝符经确实很强大,在功能性上甚至都远超紫霄符经,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就没有人能够修炼到自成神通的程度。”
  “为什么?”
  “因为要想自成神通,在凝聚符文积累的时候就要加入特殊的材料或者是掺入自己独特的理解!以五行符经为例,你必须对五行理论有着深厚的理解与领悟,甚至在最后阶段还要找到五行先天灵物来辅助自己凝聚符文,可五行理论博大精深,光是领悟其中一项已经很难了,更何况是五行都要领悟?而且五行灵物可遇不可求,有些人一辈子都碰不到一个,就算你碰到了,还得考虑五行平衡的问题,不能有的强有的弱。这些都是修炼五行符经的限制,是那种运气爆表也很难解决的限制。”
  楚衡嘴角抽了抽,他就觉得那个老家伙不靠谱,这难度已经快登天了好嘛,光给我画大饼?
  抿了抿嘴又问道:“那七宝符经呢?”
  墨九稍稍回忆一下又道:“七宝符经要比五行符经简单一点,它不需要领悟什么复杂的五行理论,但却需要收集宝物!而且是每一环都需要寻找收集宝物。这宝物指的不是秘籍或者药材,而是珍贵的矿石材料,黄金白银珠宝都算在其中。七个一套,必须等级相同。修为越高需要收集的宝物等级也越高。等到你九环的时候就需要收集七个先天灵物了,这条件一点都不比五行符经简单。”
  楚衡脸色难看,如果现在有归海一幻的画像,他肯定用大红笔在其脑门上画个叉叉,这特么太坑了。只是转眼,楚衡又想起归海一幻之后说的那两个绝学,难道……他是在有意引自己去修炼那两个绝学?
  “那六欲符经和七魔符经你知道吗?”
  墨九点点头,表情也严肃了一些,“如果说之前那两个还只是困难而已,那么这两个就很危险了。”
  “危险?怎么说?”
  “六欲符经讲究眼耳口鼻身意的修炼,能够拥有干扰和控制敌人五感的能力,类似幻术却比幻术更深奥。但这能力不光对敌人有效,对自己也有效,也就是说你自己也要不断受到这些能力的考验。例如你学会的六欲符经,那么就可以控制自己的五感让自己看到已经逝去的楚蟾,那你会怎么做?”
  墨九的话让楚衡心中一惊,接着有些悲伤,每个人都有执念,如果有人现在用幻术让自己看到死去的父亲,那么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会中招并深陷其中不得解脱。
  墨九一看楚衡的表情就明白了,接着又道:“七魔符经之所以号称七魔,是因为炼成之后能够具现出七个魔头,这七个魔头代表人的七种负面情绪。贪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色欲、暴食,每一个魔头的能力都不同算是作用多变,但是若想要强化七个魔头就必须放大自身的这些欲望,这需要巨大的毅力支撑,要是支撑不住就会走火入魔!当然,也有另外的修炼方法,那就是从修炼者本身剥离这些负面情绪。但问题是,阴阳相合才能诞生生命,有光就会有影子,如果剥离了负面情绪,那么也就相当于将正面情绪也剥离了。修炼者本身就会变成相关感情缺失的修炼傀儡。”
  楚衡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好吧,你成功让我打消了修炼出云山绝学的想法。”
  墨九却是摇头劝道:“虽然限制多,但出云山的绝学也确实强。而且紫霄符经还是很厉害的,再说出云山还有许多其他的符经,例如冰魄符经、烈火符经、山岳符经等等,这些符经虽然上限没有那么高,但却很实用。而且,你不学也可以给别人学嘛,比如小姐或者少羽他们都可以。”
  楚衡面色平淡但内心却好笑,你这小丫头我还没有全心信赖呢,真有绝学还会给海少羽他们?
  “其实我也知道很多绝学啊,你想学什么我教你啊!”
  墨九这话直接将楚衡给整懵了,自己难道是什么所谓的天命之子吗?否则为啥总有莫名其妙的人来送绝学?还是说这小丫头也别有目的!
  “想要什么样的绝学都有?你是倒腾盗版书的?我跟你说,要支持正版哦!”楚衡打趣道。
  “你说说看,也许我没有呢!”墨九完全没有猜到楚衡心中的想法,主要是这牛皮吹出去也有点虚,毕竟鬼知道她师傅究竟往两界图中都录入了什么。
  楚衡瞧着墨九认真的样子,突然间想要逗逗她,抬头斜视天空一脸深沉,“有没有那种,圆圆的功法?”
  “……”(⊙_⊙)?这是什么形容词?有这种功法吗?圆圆的!是不是还有方方的?
  琉璃兔(=`ω´=)你怕不是在难为我家老大?
  楚衡瞬间就被墨九那小表情给逗喷了,强行捂嘴努力平复笑意。
  墨九怒,这是看不起我?不就是圆圆的嘛,我不知道我师傅还能不知道?你等着!
  “我去趟茅房,你在此处不要乱走。”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进了船舱。
  楚衡长长的喘着气,嘴角还在努力的抽着,又上茅房了?你总不会是靠毛笔沾屎写一部绝学吧,呃,她不认字,估计沾什么都写不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沾屎写绝学,哈哈哈,被自己逗乐了啊!
  先不管快要笑成神经病的楚衡,墨九这边找了个角落又打开了两界图。
  “我要圆圆的绝学!”
  两界图:“……”
  不知为什么,墨九感觉自己手中的两界图好像颤了颤,接着画面缓缓改变,一个绝学就渐渐浮现了出来。
  “咦?还真有圆圆的绝学啊!师傅真是博学。”
  就这样,墨九风风火火的回了甲板,然后就轮到楚衡表情精彩了。
  广寒宫志!一种白天修炼效果不好、晚上修炼事半功倍的功法,而且月亮越圆修炼效果越好。功成之后自动衍生神通太阴神光,不光功效强大,还很漂亮!
  “嘶!满月修炼效果最好的功法吗?果然是绝学啊!”楚衡舔了舔嘴唇,这难不成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吗?
  琉璃兔:嘶!这不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吗?难不成这臭小子以后要在满月之日跟自己一起吸收月华修炼?话说难道这功法人类也可以修炼啊,还是说,这货是个隐藏极深的妖?是什么,兔子吗?还是癞蛤蟆?
  当这个绝学从墨九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时候,楚衡已经完全被吸引住了,根本想不到以后会跟一只兔子一起赏月。
  墨九毕竟不会写字,如今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楚衡,好在楚衡记忆力不错,也不过是说了两遍就完成记忆。
  “这个绝学是好的,但为什么叫做广寒宫志呢?”
  “哦,这涉及到一个传说,传说月亮上有个广寒宫,广寒宫中有个宅女,她用身体力行告诉世人,老娘不需要男人!”
  楚衡一脸问号,“这个传说不会也是你师傅告诉你的吧!”可怜的孩子,估计也跟海少羽一样,没少承受爱的鞭打。
  墨九默认,反正是两界图中记载的,说是师傅讲的也没毛病。
  楚衡同情的拍了拍墨九那稍显瘦弱的肩膀,“时间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小姐还需要你照顾呢。”说着转身离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回去尝试修炼了。
  墨九目送楚衡背影,有点不能理解,之前那么多的绝学也没看你这么激动啊,嗯,不过想想也对,归海一幻的功法怎么能够跟师傅的比。
  想着小下巴得意的翘起,伸手将兔子拎起来一顿搓揉,然后道:“给大爷乐一个!”
  琉璃兔(✪ω✪)
  ……
  黑夜还在继续,这注定是个多事之夜,简单的几次交谈怎么可能会是全部呢?
  楚衡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说是自己的房间其实也不过是用几块木板简单隔出来的私人空间而已,毕竟他们给船老大的钱不少。
  绝学这种事不是说学就学的,基础很重要,由于楚衡已经是三环了,要想学好绝学就得将以前的功法灵力全都转换成新绝学。嗯,广寒宫志这个名字好古怪,什么宅女什么不需要男人,听起来就不靠谱。以后统称圆月神功好了,完美的名字啊!
  所以说,修炼这种事就需要一个好心情,楚衡往床上一坐,闭眼马上就进入了修炼状态,原本身上那毫无特点的灵气很快就朝着一种清清凉凉的灵气开始了转化。
  也许强迫症这种东西真对某些功法有着加成作用,楚衡竟然在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就进入了顿悟状态,身上的灵气开始飞速变化,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仔细观察,说不定能够看到一抹清亮的月光在楚衡身周若隐若现。
  不过毕竟才三环的实力而已,楚衡所散发的能量波动并不强,甚至于同船的文渤与海少羽他们都没有感受到,墨九不通修炼自然更没察觉。不过这种变化却瞒不过琉璃兔和归海一幻。
  前者修炼的也是这种功法,自然轻易就感知到了,伸出爪子拽了拽墨九的衣角,又指了指楚衡房间。墨九轻易就明白了。
  而归海一幻已经快疯了,他大叫、他大闹、他……无能狂怒!
  指环被放在桌子上,楚衡既听不到他的大喊大叫也感受不到他的情绪。
  你怕不是在针对我老人家?老夫费尽了口舌推销自己出云山的绝学,结果你思前想后考虑那么久都没说马上修炼。现在倒好,一个不知哪学来的野路子功法,竟然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练上了!
  你的大哥还生死未卜啊!你还有冤屈未雪啊!你还有……你特么快给老夫停下啊!ε(┬┬﹏┬┬)3
  同一时间,墨九将自己的包袱翻出来,掏出红裙子穿上。
  既然决定好了要培养楚衡,那这保护工作就要做好,那个归海一幻怎么想都算是一个隐患,虽然楚衡若是有他辅助会一路平坦很多。但你不可能要求一个阴损老头无缘无故的去全身心帮助个陌生人,毕竟又不是他爹!
  因此必要的保险还是要做一下的。
  就在墨九将红裙子换上之后,楚衡那边也完成了功法的转换,圆月神功说不上平和,但却有一种能够让你绝对冷静的功效。就像是突然间剥离了感情以第三视角观察着一切,也正因如此他发现了指环的异常。
  就在他转换灵气属性的时候,指环周围有强烈的精神力波动,显然是那个归海一幻在说着什么,但是由于他没有带指环所以也听不懂。
  楚衡下床将指环重新带在食指上,“你想要说什么?”
  “你这功法……似乎有些特殊的奥妙,也不错,不过毕竟不是我所熟悉的,以后我怕是不能指点你什么了。”归海一幻的语气有些萧索,像是一个不再被孩子需要的老父亲。
  楚衡眉头微皱,安慰道:“主要是这种功法适合我思考,之后我们面对的局势,脑袋远比肌肉重要。放心啦,我也想通了,以我这懒散的性格是不适合勤修苦练的。不过我的妹妹很听话,可以将紫霄符经教给她的。”
  懒散?刚刚看你很勤奋啊混蛋!“呵呵,你说的对,是老夫执着了。嗯,快睡吧,在船上晃了一天,估计也累了,敌人估计现在也得到了消息,明天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变化。做好准备吧!”
  楚衡也没有怀疑,点点头转身上床盖上被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挪移,除了船夫在一边掌舵一边打瞌睡之外,整条货船似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就在楚衡彻底进入深度睡眠之后,一股暴烈的气势突然间自指环之中蔓延出来,沿着手指开始覆盖楚衡全身,仅仅是刹那功夫就完成了整套流程。
  紧接着就看楚衡猛的睁开双眼,大笑一声坐起,“啊哈哈哈,我又回……”
  “嗯?”
  一声轻咦让楚衡似乎满腔的壮怀激烈都戛然而止,有些僵硬的转头,入目的是那刺眼的红色长裙!
  “嘶!小九啊,嗯,还没睡哦,嗯,快睡吧!”楚衡的声音有点颤。
  墨九笑的很阴冷,“少爷不用管我,身为大丫鬟当然要随时响应少爷召唤,毕竟拿了工钱嘛,呵呵呵呵!少爷你这是梦游吗?”
  楚衡状似睡眼惺忪的点点头,然后躺下,侧过身,闭眼。那股子狂放的气势咻的一声缩回指环。
  归海一幻他大叫、他大闹、他……无能狂怒!
  那身长裙他认识,或者说印象贼深刻,只是不该是一个少年吗?怎么变成了一个少女?啊!!!明锦!你对自己的弟子做了什么?你个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