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二章 摸摸间谍

  楚衡在某些事情上非常有天赋,比如找寻探子这种事,尤其是和国的探子,嗯,毕竟是曾经尝试过和国歌姬技术的老手。所以当知道林泰想要引出探子的时候,他就直接找上了一家酒楼。
  对,酒楼,不过这酒楼并不单纯是喝酒的地方,也经常表演一些外国的歌舞。跟花国比起来,外国的歌姬舞姬似乎总是开放了不少。所以这里经常抢不到位置,各种文人骚客都快将这当成据点了。
  不过这回楚衡不需要提前预定座位,有林相在后面撑着,他仿佛又回到了在定远城作威作福的日子。
  “将你们这最漂亮的歌姬舞姬都整上来!”
  听听这话,听歌看舞不找技术好的竟然找漂亮的,你安得什么心?
  楚衡也没有管周围客人的鄙视,等酒楼老板将歌姬舞姬都弄上来的时候,其直接就让士兵将酒楼老板给逮了。“你们干什么!我犯什么罪了!当官的乱抓人啦,官府打人啦!”
  楚衡上去就是一巴掌,“知道我是谁吗?纨绔子弟懂不懂?带走!还有这一众歌姬舞姬,都给我带回去慢~慢~审~嘿嘿!”
  “他是不是入戏太深拔不出来了?”距离酒楼就仅仅不到百米的地方,海少羽小声对身边的周壕问道。
  周壕挑了挑眉头,眼神在那些被带走的歌姬舞姬身上一个个扫过,缓缓道:“我们周家的人在镇远城做了好几年捕快了,我早就已经打了招呼,楚衡和林相一安定下来就已经找上了门去。这些歌姬和舞姬包括这整间酒楼都曾经做过记录。”
  墨九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你的人早就猜到他们是间谍?凭什么?”
  “账目,他们有没有传递情报我的人还真没发现,但是我的人曾经用过一个笨办法,就是让人守在酒楼之外一天,计算客人的花销与其上报的税款进行对比。发现竟然有一部分银钱是找不到去处的!”
  墨九恍然,“这方法还真的简单粗暴,看来这些探子们也许在潜伏方面是把好手,但应该没有财务方面的天赋,连假账都不会。”
  “这不能怪他们,和国的探子一直无法深入我们的花国官场高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官员录取制度。花国的官员多数都是来自于科举,乡试会试一路考下来才能搏个功名,也才有做高官的希望。但这就需要花国人从小就开始培养,除非十几年前和国就有了入侵花国的心思,否则不会做从小潜伏十几二十年的计划。”周壕解释着脸色渐渐凝沉下来,“不过,之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这场战争打起来没人会知道到底能打多久,估计这是最后一批比较好识别的探子了,以后估计和国也不会再用这么简单的美人计了。”
  海少羽笑的很淫贱,“所以楚衡这是最后一次享受喽!”
  众人闻言好笑的摇摇头,墨九有些不爽,色字头上一把刀啊,青雪让自己监督他,那现在是不是该督促他抓紧一切时间修炼呢?糟了,现在自己不是跟楚衡一起来的,岂不是没法就近督促!楚衡这货好阴险!
  楚衡当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只不过他干的事容易让人误会罢了,比如他辨别那些歌姬舞姬身份的方法。
  说起来和国利用美人计这种方式来探听情报往往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美女们的实力不能太强。因为实力太强了就会引起目标怀疑,要知道能够接触到有价值情报的人往往也都足够警惕。
  但是如果实力太弱也不行,因为某些情报具有时效性,必须及时传递,如果没有实力在身这些美女间谍又没法将情报传出来。
  所以和国人想了个主意,那就是只教这些美女探子们轻功,让她们速度得到提升,当拿到情报之后能跑就好。再加上探子的数量过多,和国方面几乎都是统一培养的方式。
  这就造成所有美女的轻功发力方式都是相同的,而常年累月的轻功训练会让她们腿部某一块肌肉相比其它格外发达有韧性。只需要用心摸一摸很快就能判断出来。
  嘿嘿,这就算是楚衡的绝活了!
  所以辨别程序是香艳的,但结果却是让人心头发冷的,整个酒楼的舞姬和歌姬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是间谍。
  “看来林泰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和国没少干事啊,而且这明显是早就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前期的探查。估计镇远城的布置都已经被查的差不多了吧!”
  听了楚衡的判断,林相脸色同样难看,问道:“你想怎么样?”
  “在敌人知己知彼的情况下作战是很愚蠢的,所以现在我们不能着急了,得先将节奏拖一拖,至少要让林泰有时间做新的布置。”楚衡说着撇撇嘴,这种帮助敌人的感觉很不好,但林泰在旁边他却不好放水。何况如果战斗真的像大哥说的那样,那么无论他做什么其实都不会改变林泰败亡的结局。
  林相明白了楚衡的意思,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依旧会遵从圣旨主持禁花事宜,但会采取别的手段将冲突过程延长,尽力为林泰争取时间的。”
  楚衡闻言耸了耸肩,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他的方法搜查全城间谍了,哪些官员是近几年纳了妾,哪些军人近几年养了小的都是在清查之列。虽然这个方法会引起很多军官的不满,但反正得罪人的事是林泰,呵呵,他才不在乎。
  ……
  琉璃兔第一时间就将楚衡的判断传递了出来,一方面是不想在林泰战败之后被人说三道四,另一方面也是争取时间让周壕等人挖坑。
  而周壕等人也没有因此而放松的意思,事实上从他们决定下这个计划开始,周壕就已经传递消息给周家的人,让他们帮忙物色房产,主要要求就几个,首先距离要适中,距离林相的住所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
  然后就是在预计的地道路线上不能与一些下水系统或者太过坚硬的地基相撞。嗯,这一条尤为重要,毕竟镇远城属于沿海城市,可以说是花国的商务中心之一了,这里有钱人多的是。而有钱人往往有很多秘密,所以时不时建造几个地下室什么的简直太正常不过了,这要是挖坑的时候挖到了多尴尬。
  所以在周壕等人进入事先准备好的院落后,整个挖掘工程很快就启动了。而挖掘的主力则毫无意外的落在了老僵和海少羽身上。
  “为什么是我呢!”海少羽一边拿着铁锹一边幽怨的望着文伯。
  文伯笑呵呵的不搭理他,墨九却是指了指一边任劳任怨的老僵,“看看人家,再瞧瞧你,有抱怨的时间都可以挖个厕所了!”
  海少羽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仿佛机器般哐哐哐的老僵,“这与我的预想不一样啊!”原本以为能够跟楚衡一样奋战在探索女间谍的战斗第一线,结果一到地方竟然就被分配来做工兵,这心理预期落差太大啊。
  “呵呵,摸大腿这么好的活什么时候也轮不上你的,别想了,老实干活儿!”知子莫若父,文伯一眼就看出了海少羽心中的那点小心思。
  周壕看着这欢乐的一家人很是羡慕,心中也不禁有点叹息,母亲过世当知道他拥有预知能力后,父亲和家里的长辈们看他的眼神就变了,他也再没有尝到过亲情的味道。
  不过这其实也怪不得那些人,当时的周壕还年轻,哪里会想到当你手中掌握着别人所有的秘密时,那你又怎么让别人全心全意的待你呢?
  嗯,只是这事其实周壕很冤枉,他哪有闲工夫去打听家族里那些无关紧要的族老秘密啊!
  “你们在这老实的挖坑吧,周围的几间房屋都是我的人,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不是敲锣打鼓的挖坑,那就没人会发现。嗯,平时没事就尽量不要出去了,我会让人每隔三天送一次物资,暗号你们知道的。”周壕说完就要往外走。
  墨九好奇的问道:“你不跟我们在一块住?”
  周壕无奈的挥挥手,“我也有自己的任务啊!”
  墨九看着周壕的背影消失转头道:“这种力气活就交给你们这些粗人了,我去外面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说完咻的一下就跑出去了。
  海少羽懵逼,“喂喂,他刚刚说过不要乱走啊!”说着也想将铁锹放下,却被文伯严厉的眼神直接盯住了。
  “小九比你稳当,快去干活!”文伯半眯着眼睛哼道。
  ……
  周壕没有想过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侍女会有胆子不听话,毕竟身在官宦之家,下人百分之百的服从几乎就是常识,哪怕楚家对这个侍女很不同,但也不至于在这么重要的任务中偷懒。
  只可惜墨九完全不同,无论是血统还是身份又或者心理,她都高傲着呢!这么说吧,她本身对花国并没有什么归属感,如果不是因为楚家她才懒得管你未来如何。现在因为你个破任务就要让我闷在屋子里不知多久?想都不要想!
  而就在周壕来到镇远城的一座船坞时,墨九也进入了一家和国料理店。
  墨九来这里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为了玩,第二其实也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帮助楚衡先一步找到和国军舰隐藏的位置。
  呵呵,说起来寻找军舰藏身处这个方法除了她别人还真做不了。
  记得她还是瞎眼少年的时候,师傅没少带他四处乱跑,同样的各种美食也都几乎尝了个遍,甚至精细到哪一片海域盛产什么样的食材都能够大致分清!
  而师傅曾经说过,和国人因为是岛国且物资匮乏,所以他们都有一种紧迫感,且非常的节约!和国的军舰在出远海作战的时候并不会一次性带太多的补给物资,而是会带上许多的捕鱼设备,航行的途中往往采用自给自足的方式,颇有点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意思。
  这与其它国家完全不同,花国、熊武和大烈的军舰都配有着宽大的货仓用来存储补给物资,所以军舰捕鱼算是和国的一个特征。而大海中的资源是很丰富的,往往几网就可以收获足够一艘军舰两三天的需求了,剩下的鱼获该怎么办呢?
  和国人不会将其放归大海,而是充分压榨这些物资的价值,他们会将这些鱼以海产的方式卖到各国的港口城市。和国人很会做生意,他们将带有自己国家特色的店铺开的哪都是。在花国有,在熊武国有甚至在海对面的大烈国都有。
  说起来‘料理’这两个字在花国是不用的,其实也就是菜的意思,但一家正宗的和国饭店肯定在招牌上写着‘料理’两个字。而这样的饭店往往是和国人运送海产的主要目标。
  和国人不傻,他们也知道和国料理店在花国人眼中太过明显,所以传递消息从来不在这种渠道,因此料理店真的就只是一种财路来源而已。只是他们大概想不到,会有一个人通过海产味道来推测他们的位置。
  “老板,上一盘毒龙鱼刺身!”
  墨九一副轻车熟路老饕餮的样子寻了个凳子坐下,所谓的毒龙鱼其实就是一种体内带有毒素的鱼类,嗯,剧毒那种,传说就是龙吃了也能毒死。
  这当然是吹牛,人们总是为了凸显某个特点而在起名时连带着将其它已知的强大物种加进去。就像什么劈山斧没法劈山,降龙十八掌没降过龙一样。
  之所以吃毒龙鱼就因为其是一种领域意识很强的鱼类,往往会在靠近岛屿的海域产卵。因此也会带着明确的地域特征味道。
  墨九没有等多久,一盘毒龙鱼刺身就上来了,从外表看上去挺新鲜的。伸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接着咽下去,不爽道:“老板,你这菜有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