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八章 蚯蚓·女儿红·禁军战士!

  记得师傅曾经说过,三环与四环虽然只差了一个大级别,但却是两种天地。三环玩的是招式、是灵气的质量跟储备,而四环讲究的就是意境。还说如果三环讲究的是逻辑,那么四环讲究的就是想象力。
  以前墨九虽然都知道但毕竟看不到,所以光靠幻想也没法具体的弄明白。但是这一次看楚衡跟敌人拼命倒是有点明白了。
  那个很长的黑衣人实力是四环仅仅比楚衡和三名刺客首领高一级而已,但作战方式却已经完全不同了。嗯,很脏!
  倒不是说心脏,而是环境很脏,这个黑衣人真的很喜欢在土里穿行,那长长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蚯蚓,哗啦啦的在地下各种乱窜。每一次出手都将泥土翻飞出来,那充满了泥土的清香没有多久就充斥了整个院落。
  另外也正因为这种进攻方式,使得刺客们的禁军大阵效果降到了最低,毕竟他们没有办法攻击到地下的敌人。反观黑衣人却能够用偷袭的方式不断消耗刺客数量,使得本来就在境界上不占优势的局面更加危险。
  “必须将他揪出来,否则今天大家都得被他耗死!”楚衡身形急纵,靠着强劲的冲击力撞在地面,这个角度非常难受,不容易发力,但在场最快的就是他,所以哪怕别扭也得试试。
  轰!地面炸开一个土坑,只可惜楚衡发现的仅仅是一双瞬间就消失了的脚丫子,嗯,别看黑衣人那么长,但这脚还是正常人的大小,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很小巧,若非那黑衣人嗓音很粗,楚衡都以为这是个女人了。
  “这家伙遁地的速度太快了,必须想想别的办法。”楚衡得出结论后就不再乱窜了。
  旁边几乎与楚衡快要背靠背的刺客首领眉头紧锁,猛然一声大喝,“身为修者竟然如此不要脸皮,难道大烈国的人都如此不堪吗?”
  “……”
  气氛有点尴尬,除了一名刺客又被砍死了之外,任何可以称得上变化的事情都没发生。
  楚衡好笑道:“你这激将法没有用啊,还有你怎么就肯定人家是大烈国的探子?”
  那刺客很闹心但还是解释道:“现在熊武国忙着消化前朝余韵跟解决内部矛盾肯定没工夫搞事,只有大烈国满世界的殖民,其早就盯上了我花国,这是每一个百姓都知道的常识。”
  楚衡听出了这刺客言语中的鄙视,却是毫不在意接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天都城里的那些上官也都是这么想的吗?”
  刺客眉头紧锁,“听你这意思,是有不同的见解?”
  很神奇的,楚衡问话的时候那长条黑衣人竟然没有继续进攻,好似也在等着答案似的。这个情况被楚衡很敏感的发现了,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大烈国是当今世上三大帝国中最强的一个,其兵强马壮到满世界的建立殖民地,有不少小国已经遭到了他们的奴役,但由于大烈国本身人口问题,其往往采用拉拢分化的手段,或扶持傀儡政权利用当地人管理当地人的方式,或者是利用几个邻国相互制约,而大烈国本身则暗中吸取了这些小国的资源与人才。当然,也有些国家在大烈国侵略之前就主动投靠,并且摆出一副学生小弟狗腿的姿态,做着大烈国的先锋!”
  楚衡说着双眼微眯,仅仅顿了一下后再次接道:“在我花国东方海域外,大约行船三天时间就可看到一座岛国,名为和国。就是这么一个狗腿子!”
  刺客显然也发现了那黑衣人没有继续进攻的情况,眨眼就明白了楚衡的深义,于是接道:“和国?就是那个前几年来天都城进贡的国家?他们看起来还挺有礼貌的,再说一弹丸小国哪里有胆子介入到我花国争斗!”
  楚衡挑了挑眉毛却没有去看刺客首领,而是集中注意力对周围的环境继续进行扫视,同时嘴上接着道:“这个国家非常的虚伪,当你比他强的时候,他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高潮迭起!但当他觉得你好欺负的时候,就会让你明白世间还有无数的变态手段。另外,国家的强大与否跟国土大小其实关系并不成正比,你这老观念要改一改了!”
  刺客撇撇嘴,“你又知道了?据我们的情报,你似乎一辈子也没有出过花国境内吧,这些事情还不是道听途说。”
  楚衡笑的很淫荡,“曾经有和国的商人向我爹贡献了两名和国舞姬,只可惜我爹因为各种顾虑并没有享用,倒是让我捡了便宜。我必须承认,那两名舞姬的技术非常好,让当初年少无知的我明白了很多新姿势。”
  刺客疑惑,“这我们的情报里怎么没有?”
  “因为那两名舞姬说想家了,想要回国并问我最快的船能够多久到达和国。所以我将她们砍死了。”
  “……”刺客们纷纷沉默了,为首刺客哭笑不得,“看不出来,少年你还有喜怒无常的天赋啊!”
  楚衡却是并未嬉笑,反而越发严肃,“作为舞姬随商人从和国来到定远城,其一路商船航行必然已经知道时间,可却依旧如此发问。其关键就在于那个‘最快的船’上,什么船最快?当然是我定远海军的战船最快!那两名舞姬其实是在暗示探听我海军的机密,哦,对了,她们问我的时候是在欢好过后,这正是人们警惕心最弱的时候,软玉温香呢,只可惜啊,少爷我不是那种人!”
  刺客首领愣了一下,哭笑不得,“都欢好过后了还不是什么人!而且,会不会是你过于敏感了?”
  楚衡眼角余光瞄了一下刺客首领,叹道:“天都城的上官们都如你这般懈怠吗?不错,这也是一种可能,所以我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利用我定远将军府二公子的身份在全城大肆搜刮和国舞姬,愿意买卖的就给个公道的价格,不愿意割爱的就以权势硬抢。等这些舞姬落入我手之后自然会有将军府的刑讯高手负责伺候!呵呵,你还别说,收获还真不少,比如和国人专门用来训练舞姬的特殊方法,呵呵!”
  笑你妹啊!刺客首领此时脸上也不好看了,特殊方法?看楚衡的阴笑就知道其中深意了,话说原来楚家二公子的名声就是这么坏掉的吗?“之后呢?”
  楚衡捏着符月斩的手指越发苍白,缓缓道:“得到答案之后我暗中示意整个定远城及周边城市的商号排挤和国商队,将他们彻底赶出了定远城。”
  刺客首领不解,“为何不杀掉?”
  楚衡翻了个白眼,“那叫做打草惊蛇!万一人家之后再以别的渠道派来探子怎么办?我将和国商队赶走就杜绝了他们在此建立大型据点的可能,若想要探听情报就只能以零散人员的方式进行。这样我们无论是查找还是抓捕都更加轻易了许多,另外,时不时的也可以制造些意外,让那些和国探子被地痞无赖殴打致死,这样即使和国方面也不会怀疑!”
  气氛渐渐凝沉,刺客首领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他觉得今天这个任务不该接,或者说,也许定远将军真的不该死。从军人的角度说,他有些敬佩定远将军了。但从忠诚的角度说,命令就是命令,他效忠的人觉得有必要,那他的感受其实不重要。
  有一句话叫做军人的天职是服从,这话其实很扯,你让我背叛国家我也干吗?之所以有这么个说法,都是因为身为上司对局势把握要远超普通士兵,所以听上司的话往往是正确的。可这一刻,刺客首领觉得,天都城的那些大人物肯定不知道这些细节!
  那么为了权利斗争而干掉了定远将军,会不会有点自掘坟墓的意思?不不不,不会的,我花国正处于繁荣盛世阶段,绝不会如其他小国那般不堪。大不了这次完成任务后好好安葬了这孩子吧。
  就在刺客首领打了这个主意的时候,面前十米左右出现了一个土坑,长条黑衣人缓缓从其中站起,这一站就是两米多高,几乎是用俯视的目光盯着刺客和楚衡等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盯着楚衡。
  “我和国武士在三年间光于定远城就损失了三百多名精英,原来,这罪魁祸首竟然是你!”
  言语之间杀意凛然,楚衡闻言却是有点委屈,“这锅可甩不到我身上,虽然最开始是我出的主意,但是后来的行动都是我爹负责指挥的,我只负责吃喝玩乐而已。你要是真觉得恨意难平,其实可以下去找我爹嘛!”
  长条黑衣人冷笑,“我会去找他,但在此之前要先将你送下去!对了,你不是说我们和国人很变态吗?一会儿我会让你见识一下到底有多变态!”
  长条黑衣人的话让空气都变冷了,但楚衡的话转眼又把气氛活跃了起来,“呃,这事其实我更喜欢自己去研究,毕竟你懂得,我更喜欢在上边!”
  “……”
  长条黑衣人似乎彻底失去了再玩下去的乐趣,对,他就是在玩,在戏弄这些禁军。也许因为小国的自卑,也许因为个人的扭曲,总之就是很恶劣。但当他听到楚衡所说的那些情报之后,他愤怒了,当然在愤怒之余还有点惊悚。
  原本他还对上面派他来趁机斩草除根感觉有些大材小用,能够遇到禁军已经是意外的乐趣,但仔细想想距离和国的商队被本地商会驱逐已经有三年了,可三年前楚衡应该才十四岁吧!十四岁就有如此心机?这个人长大了该多可怕,以后必成和国大患,此子留不得!
  所以长条黑衣人今天第一次拿出了属于四环强者的本事,随着他前扑身形出现的是一只狰狞巨兽虚影。这巨兽通体血红,好似整个由肌肉组成不见外壳,无鼻无眼更无耳,面部就是一张血盆大口,口内是一圈圈的环形利齿,端的丑陋异常。而更有趣的是,这巨兽虚影竟然跟着长条黑衣人一样都有一部分身埋在土里!
  “嘶!什么来的,好丑!”
  长条黑衣人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肃杀之气又被破掉了,而这一嗓子却是来自身后,来自那个一开始就发现却根本懒得理会的小侍女。
  丑?我这如此威武的功法具现你竟然说丑?你可以说狰狞,可以说凶恶,甚至于可怕啥的都行,结果你却说丑!你个都没有修炼过的废人凭什么这样说,你不是该双手抱头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嘛。等一会儿老爷解决完这些小喽啰再去好好疼爱你,这才是真正的剧本,你竟然说丑?
  这不能忍!长条黑衣人扑到一半虎头蛇尾的直接再次钻进了地里。
  同一时间,楚衡和刺客首领彼此对视一眼同时启动,当然,这一眼所表达的含义不同。
  刺客首领:你家侍女真神奇,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嘲讽能力!
  楚衡:你之前听她嚎那一嗓子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有这种认知了!
  虽然意义不同,但两人刹那就达成共识,这是进攻的好机会!没错,那巨兽虚影确实很可怕,但作为天都城来的禁军虽然不懂前线的弯弯绕绕,可也绝对可以称得上见多识广。而楚衡从小生活在定远城,作为通商口岸什么样奇葩的事情没见过?
  所以他们几乎在瞬间就认出了那巨兽虚影,分明是一只放大了许多倍的蚯蚓!呃,或者威武点,叫做地龙也行。
  说到这巨兽虚影就不得不提提这个世界的天恩规则了,之前说到每人有三次得到天恩的机会,第三次不说,第一次是出生时不由自主也就罢了,某种程度上讲第二次对于每个生灵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与你之后的发展息息相关。
  世界诞生之初到底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因为好似没人活了那么久,但人们知道这世界诞生之初本没有功法,现今为止所有的功法都是由天恩赐予的。有些功法是利用初次天恩,但大多数功法都是利用成年时的第二次天恩获取的。
  因为天恩规则赐予的东西只会以本人的具体情况为参考依据,也就是说,天恩赐予的东西必然是适合本人使用的。可婴儿时期的身体素质就算潜力再大也有限,如果将第一次天恩的机会用来求功法秘籍,那这功法虽然适合婴儿修炼,但上限却未必有多高。
  但第二次天恩就不同了,成年之时每个人的基础基本上已经打完,可以说未来的高度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确定。只要你献祭出足够珍贵的东西,那天恩赐予你的东西就会越珍贵。
  有很多世家或者门派传承的秘典都是这么来的,嗯,不过有句话叫天意难测,也有不少例子是你做出了完全准备,天恩却赐予了一种只有本人能够修炼根本不具备广泛传承条件的功法,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名长条黑衣人的功法看起来很稀奇古怪,但这种不常见的功法说不得就是他自己的天恩功法,而且功法具现出来的竟然是一只蚯蚓,这怎么看好像都不高端。好吧,也许这功法修炼到最后会很牛逼或者有特殊的效果,但现在看起来就非常的寒酸。
  而通过这功法具现出来的虚影,大家都或多或少明白了一些长条黑衣人的能力,心里也有点底了。
  吼!那巨型蚯蚓的虚影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啸。
  长条黑衣人扑来让墨九有点慌,我就嘴贱嚎了一句,你的目标和敌人都在另一边,朝我扑过来干吗啊!你这也太不敬业了!
  噗!没法修炼的墨九根本就没有什么躲避余地,可怜弱小还无助,就那么直不楞登的被蚯蚓虚影吞掉了。
  原本就粗壮的蚯蚓身躯顿时又肥了一圈,而在这时刺客首领与楚衡已经追至身前,符月斩和长刀齐齐向长条黑衣人砍去。长条黑衣人见状冷笑,他知道这两人想的是什么,无非是觉得蚯蚓虚影吞掉一个人后会行动有所迟缓。
  却不知道他这蚯蚓虚影内部全是强烈的酸性物质,别说是个没有修炼过的小丫头,就是一头大象也会在三个呼吸之间化为血水,可以说像那小丫头一样的人就是再吞上三个也不会有半点迟缓。
  长条黑衣人想着就要抬起双手去硬接符月斩和长刀,之前是想要玩玩才不刚正面,现在不想玩了,他根本就不将禁军和楚衡当回事!
  然后尴尬了,长条黑衣人发现自己行动迟缓了,像是个生了锈的座钟,明明整点要报时了却因为上了锈而根本就死活发不出声音。
  这……长条黑衣人大惊,眼角余光猛然看到蚯蚓虚影依旧保持着肥肥的样子,那个小侍女竟然还没有消化!
  我去!这小侍女吃什么长大的?皮这么硬的吗!
  墨九也很闹心啊,那种全身被紧紧缠住的感觉很难受,再加上不停有酸性物质侵蚀,嘶嘶啦啦火辣辣的疼,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蠕动,恶心!
  长条黑衣人肯定不能用这种迟缓的行动来硬接攻击,所以转身就朝地下钻去,很神奇的,他上半身好似很迟缓,但是下半身却着实灵活。
  当吟!意外总是来得让人措手不及,长条黑衣人一头撞在了一个酒坛……不,酒缸上。
  有点懵,抬眼一瞧,女儿红!好吧,女儿落地时埋点女儿红的习俗倒也听说过。
  拐个弯,当吟!又是一声,还是女儿红。我再拐,当吟!声音清脆透亮。
  撞了满头包的长条黑衣人实在忍不了啦,你特么埋女儿红一缸就行了呗,你是在这埋了一个酒窖还是咋的?
  准备绕大弯,Duang!这一次没有撞上女儿红,却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块大青石!
  不得不说,报应来得真是快,定远将军楚蟾老爷真的在这个位置埋了一个小型的酒窖,专门用来放置女儿红。作为一个儿女控,楚蟾老爷虽然不希望女儿离开自己身边,但也会理智的希望女儿未来能够风风光光的嫁个好夫婿。以他封疆大吏的身份,这酒席自然要大操大办,女儿红当然少不了。
  不过很可惜,女儿红楚蟾是喝不上了,但这酒今天也算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么一耽搁,就算长条黑衣人的遁地速度再快也要被楚衡等人撵上,唰唰唰,一连串的刀气就深入地下斩在其身上,鲜血从地面呲呲呲的往外喷。
  楚衡更是合身下撞,强猛的气劲翻出大片泥土,也同时成功的将黑衣人给炸了出来。
  “好机会!”
  楚衡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长条黑衣人的身体好似没有之前敏捷了。但战机还是要把握住的,他身形挪移前进间竟然融入了刺客们形成的禁军大阵。
  首领刺客内心大惊,想不到这个小子真懂禁军大阵,甚至还能跟他们打配合,虽然看起来有些生疏,但大阵威力却在其加入之后发挥了出来。
  月光之下,一抹锋寒仿佛镀上了每一个刺客的刀刃,随着利刃挥舞,那抹寒光如同水流一般在长条黑衣人身上穿梭,噗噗噗的声音连续响起,血雾弥漫间长条黑衣人不停闷哼。
  紧接着所有的寒芒又迅速汇聚,顷刻间化作一柄钢刀横扫向长条黑衣人。这钢刀在禁军大阵的威力加持下似比那蚯蚓虚影还要凝练,这要是真的中刀了,恐怕长条黑衣人与虚影都会被腰斩。
  情急之下长条黑衣人命令虚影马上吐掉那个小丫头,然后转身将自己吞了进去!
  必须承认,古怪的功法往往也有古怪的效果,当蚯蚓虚影吞吃自己的时候就相当于是在外面穿了一件拥有巨大弹性的铠甲。
  钢刀寒芒斩过来时,蚯蚓虚影被砍的整个弯曲了起来,但是钢刀陷入那弹性巨大的肉堆中却像是陷入了泥潭,怎么都斩不下去了甚至连拔出来都费劲了。
  骤然的变故让众人大惊,而那狰狞的蚯蚓脑袋却是微微低下,噗一大滩酸性脓液喷向了刺客们的头上。
  啊!一瞬间惨叫此起彼伏,禁军刺客们像是被激发了血性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愣是疯狂的挥刀下压,好像一定要执着的将其斩成两段似的。
  “用火!”
  楚衡微怔,转头只见那个小丫头一身乱糟糟的恶心黏液,淡素的布裙早就已经被腐蚀的不剩下什么了,但神奇的是人却没什么事。此时其指着蚯蚓虚影大叫道。
  “火?”楚衡有点疑惑,转眼就发现蚯蚓虚影表面不光有脓液还有浓厚的酒气,正是刚刚遁地时撞上了的女儿红。
  再不迟疑,楚衡符月斩在地面一划,火星子蹭蹭蹭的就飞向了蚯蚓虚影。
  啊!这回惨叫的轮到长条黑衣人了。火光冲起了足有十米多高,这不巧了吗!除了酒液之外,那蚯蚓体表的液体竟然也有助燃的功效。
  “抱住他!不能让他将火灭掉!”
  为首刺客双眼通红的怒吼道,剩下的刺客毫不迟疑,再不管什么腐蚀,英勇的朝蚯蚓虚影扑去,愣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抱紧了它不让其乱动灭火。
  “趁现在!”
  为首刺客双眼已经隐隐有泪花盈出,刚刚那一口酸液已经基本让刺客们全军覆没了,也就是说今天他们是没有办法完成任务的,可他觉得这一次来值了,原来以为,身为禁军一辈子只能为权贵们的内斗而浪费生命。却没有想到,他们还有机会为这个国家做点贡献!
  誓死如归的意志让刀刃似乎更加锋利,也或者是大火让蚯蚓虚影失去了防御能力,总之这由气劲形成的钢刀终于将蚯蚓虚影砍成了两段。当然,同时被砍断的,还有那些豁出性命创造机会的刺客们……
  噗!呃!
  一刀建功让为首刺客心中稍松,但就是这眨眼的疏忽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两个比他矮上半头的黑衣人同时自两半蚯蚓虚影的半截躯体中钻出,两柄匕首齐齐插入了他的胸口。
  “嘿嘿额嘿,蚯蚓被砍成两段可是不会死的哦!”
  阴仄仄的声音从一名小个黑衣人嘴里发出,而为首刺客却缓缓闭上了双眼再没发出声音。
  楚衡微微退了几步,看看已经死光了的刺客再瞧瞧两名小个黑衣人,好吧,他终于明白了。怪不得之前看黑衣人的脚那么小巧,原来是一个女人的脚。
  “呵呵,你们这招数够奇葩的啊,竟然两个人摞在一起,话说你果然懂我,也同样喜欢在上面呢!”
  男黑衣人上前一步,冷道:“没有了这些刺客,你今日必死无疑,不过你放心,我说了让你知道什么是变态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楚衡深吸了一口气,瞄了一眼刺客们狼藉的尸体,“纠正一下,从他们朝你挥刀的时候开始,他们就不是刺客了,他们是禁军的战士,保家卫国的战士。”
  楚衡的语气很平淡,但是不知为何,听在两个黑衣人耳中就是感觉有点冷飕飕的。
  “别废话了,干掉他!”那个女黑衣人第一次说话,声音还意外的很有磁性。
  男黑衣人点点头,显然也不想再节外生枝,然而楚衡却依旧不紧不慢,“本来不想用这一招,毕竟我刚刚学会也没有什么把握,但我实在觉得你们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