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七章 刺客·两伙?禁军出击!

  黑夜,有着别样的魅力!那深邃的颜色让墨九有点沉迷了,记得以前师傅好像就很喜欢在深夜中发呆。每次墨九问她在想什么,师傅都会深沉的说,“大人的事小屁孩少管!”
  现在墨九很开心,她非常想对师傅说一声,“我也对着黑夜发呆了,你能拿我怎么地!啊哈哈哈哈哈哈!额咳咳!”海边城市夜风有点大。
  咻咻咻!墨九的咳嗽声可能是惊起了不知哪来的野汉子,总之两把柳叶般划着飘逸轨迹的飞刀钉在了她的脑门上。
  一切来的就是这么突然,墨九吭都没吭一声就仰面躺倒,同时心在滴血,疼!当然,跟原地爆炸又死活挂不了的感觉没法比,但问题是来的太突然了。而且还是出山以来第一次死,心里建设完全没做好啊!
  好吧,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刺客来了。身为楚府如今唯一的低等下人,是不是该吼两嗓子提醒主人呢?不过这脑袋上插着刀呢,再喊是不是有点不合逻辑?
  还有那个给自己插刀的人,话说自己都没有看清是谁,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打个灯笼。算了,反正倒霉的人终归是要倒霉的。
  就在墨九考虑怎么诈尸的时候,一票穿着夜行衣的刺客咻咻咻的从房顶各个角落迅速接近后院。而早已经有所准备的楚衡此时正双手抱着一张桌子往院子中央放。
  “话说为什么要这样呢?就因为……有,那词怎么说的来着?逼格!”
  “你这些奇怪的名词到底都是哪听来的啊?”
  “你还没有跟我说过,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德行。”
  “好好好,我不问了,你看你急什么。”
  楚衡像是个神经病一样边将桌子放在院落中央边嘀嘀咕咕,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这跟空气聊天的能力是怎么锻炼出来的。
  不过越是离奇的举动往往越能唬人,现在一帮子刺客就有点拿不准。这就像一个斗士在擂台上背对对方时一样,对手往往会因为疑心而不敢妄动。
  一票刺客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楚衡回转房间又抬出了一张椅子,接着整个人大敞四开的往椅子上一瘫,摆出久候多时的模样。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无数的眼神相互交流,从狐疑慢慢变作恼怒,我去!你丫的大半夜又抬桌子又搬椅子就为了装逼?
  看这样子好像知道他们会来啊,只是既然知道了难道不跑也不怕吗?或者……有陷阱!
  一个个刺客彼此眉来眼去,从恼怒又渐渐转变成了疑惑,那要不……派个兄弟试探一下?问题来了,谁去呢!
  “哎呀!~~~可了不得啦!有~~刺客啊!”
  “我去!”啪垮啦!
  穿云裂石般的一嗓子瞬间就乱了所有人的节奏,包括楚衡、包括刺客,两个倒霉的黑衣人脚底一滑就从房上摔了下来,然后很倒霉的硌在了一块带尖角的石头上。嗯,那石头上仅有两个尖角……
  噗!
  鲜血飙射的非常绚烂,两个刺客后脑勺同时爆出个大窟窿,齐齐蹬了蹬腿就再也不动了。
  整个过程看呆了一众刺客与楚衡,空气也因此变得非常安静。
  “咳咳哼,那个既然来了,就都下来吧!”楚衡强行收敛刚刚乱抽的眼角,在我装逼的路上怎么能够有意外发生呢?你们就是都摔死,我也得把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说完。
  咻咻咻!一个个刺客从各个角落蹦出来,“楚衡,乖乖受死吧!”由于都蒙着面,也不知道是哪个刺客吼了一声,听语气还挺急,估计是刚刚太尴尬了想要缓解一下气氛。
  楚衡对此表示理解,但该进行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强行将表情凝肃下来,“一大票二环还有三个三环,这就是来杀我的配置?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如此看得起我,话说我只有二环的修为吧。”
  “哼,普通平民中流传你只有二环修为,但是我们的情报网却得到消息,你与你大哥楚彧几乎是同时晋级的三环。虽然时间不长,但以前也有同境界单打独斗被翻盘的事情发生,所以这一次我们一起来了三位。”
  刺客中走出一个领头的答道,虽然从服饰上分辨不出他是什么身份,但那三环的实力波动倒是很明显,估计就是此次刺客队伍首领了。
  “呵呵,倒也真看得起我,这么说的话,我今天是在劫难逃喽!那介不介意说说到底是谁想要杀我?”楚衡双手一摊,眼睛瞪大无比委屈的问道。
  “你觉得我们会告诉你吗?就带着这份无知乖乖下地狱吧!”
  楚衡眼睛翻了翻,他听明白了,这帮刺客估计也是小虾米,根本就不知道上面的事情。看人家有动手的趋势赶忙又道:“等等,至少让我知道一件事,我父亲……还活着吗?”
  刺客们彼此对视一眼,为首者眼睛眯出一缕得意,“你父亲定远将军楚蟾因涉及谋逆大罪,已经在天都城外被镇远侯林泰伏杀。”
  咔!椅子的两边扶手顿时被楚衡捏碎,即使早已经有了准备,但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感觉脑袋嗡嗡直响。
  关于这个消息,他不认为是刺客欺骗,从这些刺客的表现上来看,这应该是个不算秘密的情报。不过之所以还没有传到定远城,估计就是因为那‘涉及’二字!
  既然说是‘涉及谋逆大罪’就表明并没有真的定罪,至少表明皇帝很有可能还对此事有着怀疑,那么就还有翻案的机会!
  相信幕后黑手也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有了如今的刺杀。而且……这刺客得意的回答中还有一个隐藏的信息,他的父亲应该是已经死了,但……大哥楚彧没死!
  至于是被抓住了还是说逃掉了,那就需要以后去弄明白,现在,先打发了这些刺客。
  “忠叔,将我的兵器拿出来。”楚衡从椅子上站起,一手负后一手平伸,管家顿时从身后的屋子里跑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巨大的铁环?
  其实只要踏上了修炼之路的人就都明白一个道理,那些使用奇门兵器的对手,要么是傻哔、要么就是有着特殊的使用技巧,所以碰到这种敌人一定要当心,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也要注意别被傻哔传染了。
  楚衡的兵器显然就属于奇门兵器,说那是铁环也不准确,其整体轮廓确实是圆形,但却是由三个弯曲刀刃拼合而成,这三个弯曲刀刃形制相同,都是中间宽两边逐渐窄细形似新月的形状。而三个月刃连接处则是三根握柄,这三根握柄也是弧形但却以与月刃相反方向的弯曲方式做连接。简单形容一下的话,就是一种由三个新月组成的圆月形兵器!
  “嘶!符月斩!你是出云山弟子?不对,这兵器太粗糙了!”
  为首刺客一句话就点出了这奇门兵器的来历,但随后的否定又让楚衡有点囧,不禁埋怨的回头瞪了管家一眼。
  管家委屈,“这个……时间紧、任务重,又是第一次打造,可给隔壁唐铁匠难为坏了!”
  楚衡抿了抿嘴,行吧,虽然低头还能看到连接处的熔炼痕迹,但难得使用这么合心意的兵器,其它的不足可以忽略。
  “别慌!这个我知道,符月刃是修士才能使用的武器,而且要特殊手法炼制不是打铁匠敲出来的,这就是个冒牌货!”眼看着刺客们有点怂,首领马上出言稳定军心。
  楚衡倒是愣了一下,颇为意外的笑道:“你还蛮有见识的嘛!”
  在这个世界上大势力有很多,但最强的却不是如同花国这样的庞大帝国,而是有数的几个门派,出云山便是其中之一。至于强到了什么程度,这么说吧,哪怕是整个花国毁灭了,这些门派都不一定会灭亡。其关键就在于这些门派的最强者是十尊者之一!
  出云山位于花国的西部边境,隐于一片连绵的山脉之中,由于山势陡峭且直入云霄才有了‘出云’之称。这个门派的弟子人数不多,走的完全是精英路线,可以说越级挑战就是出云山弟子的日常修行。
  这门派绝学众多,但最精雷法与符道,所以对于出云山人们有一句话形容,‘出云山从上到下的每一张纸都很危险!’
  而符月斩也算是出云山的一柄招牌兵器了,但一般是只有修为到达了四环的修士才能使用,因为正确用法是在符月刃的刀刃上刻画独特符篆使其变成法宝。
  可看看楚衡手中这柄是什么情况?月刃上光滑的能够当镜子照,哪有什么符篆。而且你将边缘磨的那么锋利算什么,难道要拿在手里砍人吗?
  感觉智商受到了嘲讽的黑衣刺客们再不留手,身形提纵化作一道道黑影就朝楚衡射了过去。
  ……
  墨九在吼了一嗓子之后就很识趣的躲在了一颗院落景观石之后,毕竟现在她没有穿着红裙子又在刚刚被插了两刀,这要是把刺客们吓死了就有些过分了。
  从刺客与楚衡的交谈中她大概也知道这次危机的具体背景了,只是楚衡拿出山寨版符月刃这一手完全没有想到。
  符月斩唉!出云山唉!山主归海一幻唉!被自己砍死了唉……
  这就有点尴尬了,先说好,她倒是不怎么讨厌出云山这门派,毕竟就算有恩怨也都属于上一代了。而作为当事者的烬皇和归海一幻,一个不知道在哪逍遥,一个坟头草都挺高了,基本也跟他们挨不边。
  如果楚衡真是那些大派弟子,那墨九高兴都来不及,毕竟有个这样强大势力做后盾,其未来的路会平坦很多的。可为什么是出云山呢?
  像这种原本有十尊者坐镇的门派肯定树敌不少,如今归海一幻挂了,那保不准哪天就被仇家灭了,到时候岂不是要殃及池鱼波及到楚衡?
  墨九想着有点闹心,这真是自己造的锅自己背啊,早知道杀个老头子有这么多问题,当初就忍一忍好了。
  叮!
  战斗已经开打了,让墨九有些诧异的是,面对足有三十多个的敌人的情况下,楚衡竟然没有选择游走作战而是直接刚了上去。
  符月刃将自己套在其中,身形急速冲刺好像一个旋转的刀刃撞上最前面的一个。这刺客使用一柄环首大刀,月刃与刀刃相撞,由于楚衡是将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压上去,所以在接触之初刺客就开始溃败。
  而楚衡的身法却非常玄妙,随着月刃一转竟然带动身体从侧面滑了过去!
  这一滑直接将措手不及的刺客手臂斩了下来,其余刺客见状忙想救援,却见楚衡的腰肢以一种颇为魅惑的姿势扭动了起来,而那符月斩就在这种扭动中脱离了他的身体被拿在手中。
  横扫!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这一交手兔起鹞落,几乎就是秒杀了,这哪怕是三环打两环也显得有点太快了。而楚衡完全没有初次杀人时的慌乱,手掌微翻再次将符月斩套在身周。
  当!楚衡的攻击不停,还是同样的攻击模式,颇有点人刃合一的感觉。套着符月斩在人群中不停穿梭,那种特殊的身法让他仿若一颗有着奇妙轨迹的流星,没有任何一个刺客能够挡住他。
  一来是抓不住,二来符月斩的特性能够让楚衡将全身力量附着在兵器上,而刺客们多是利用双臂或者部分身体力量挥舞兵器,这力量差距在境界相同时格外明显。
  “该死!列阵啊!”也许是看又挂掉了几个刺客,为首者无奈只能发声。
  刺客们见状忙收缩阵型,接着手中刀刃或伸直或倒提,冷不丁看去颇有点攻守兼备的意思。不过这阵法一亮倒是让楚衡神色微凝,“禁军杀阵!宫里的人?”
  此话一出就代表着今天已经进入了死局,必有一方死绝,同样的,刺客们也都明白这一点,所以组成阵势之后变得更加杀气逼人,作战之时也更加坚决了。
  禁军大阵这个很俗的名字绝不代表威力也俗,相反禁军大阵的威力在各国都算是声名赫赫的。究其原因还在于创立了这大阵的创始者。
  单论历史来看,花国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帝国,其开国君主姓秦就是当年的十尊者之一,又因为其功法与彼岸花有关,每当战斗之时天地一片花海,绚丽又危险,所以才将国家名字取为花国。正是希望百姓安居乐业,生活犹如盛开的花朵般多姿多彩。更希望国家繁荣富强,有能力对任何势力说不!
  不过可惜,无论开国者有多么美好的愿望,后代子孙不争气也一切枉然。秦氏家族没有传承几代就没落了。但新的皇室虽然坐了江山却从未更改过花国的国号!
  倒不是说新皇室不想改,而是改不了。就像墨九师傅说的那样,十尊者对于世界有着特殊的意义,有十尊者创立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受天地保护的。你想改国号就相当于跟天地作对,嗯,勇气可嘉,但至今为止下场都有点惨。久而久之,之后的新皇室就没有纠结改国号这事了。
  而禁军是当初立国时就守卫皇宫内外的部队,其只对皇帝负责,禁军大阵就是开国帝王专门为了禁军所创。也就是说这禁军大阵出于十尊者级别的强者之手,这威力自然不俗。
  当刺客们与楚衡再次相撞的时候,局势也确实开始倾斜,之前还纵横来去的楚衡慢慢似乎陷入了泥潭之中,有点飞不起来了。
  这一幕看得墨九有点焦急,不过也就这样了,大不了为他吼两声‘加油’而已,她可不会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人而挥刀,原地爆炸的痛处可不是说笑的。
  “努力!努力!相信自己,你行哒!”
  噗!一名刺客也不知道是岔了气还是阵法练的不熟练,竟然被楚衡找到机会直接踹了一脚。
  “冷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要慌!”说这话的时候,刺客首领是嘴唇乱颤的,他们当然轻易就看到了那个在不远处手舞足蹈乱嚎的小侍女,可问题是,刚刚不是已经将其干掉了吗?这……惊悚!
  楚衡也有点诧异,不过他诧异的是竟然还有人没有走,话说所有的仆人侍女不是都被遣散了吗?这个小丫头算怎么回事。
  虽然疑惑,但是楚衡还不至于因为一个侍女分心。在刺客们看来,反而攻击越发凌厉了,那诡异的身法再次展开,竟然成功钻入了他们阵法的核心区域!然后就是一阵左支右绌,看起来好似很狼狈,但每一次与他们的对撞都成功让阵法运转迟滞了下来,渐渐的,刺客们发现他们竟然与同伙彼此之间脱节了!
  噗噗!刺客们再一次出现了伤亡,接着像是决了堤的水坝,伤亡数字一发不可收拾。
  符月斩疯狂的旋转起来,发出嗡嗡嗡的风啸,残肢断臂混着血柱仿佛喷泉似的望天上窜。原本尚算宽敞的院落此时竟然有点无处下脚的趋势。
  “该死!这怎么可能?”为首的三个三环实力刺客此时都已经慌了起来,倒不是说他们真的怕楚衡,大家都是三环实力,就算打不过但要一心逃跑那楚衡想必也拦不住。
  他们真正怕的是这背后的意义,禁军大阵威力不俗且需要常年练习才可以熟练运用,他们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在眨眼时间就看穿这阵法的奥秘并予以破解。所以只有一个解释,这个楚衡早就懂得禁军大阵,甚至知道怎么破解。
  可问题是,如果真知道,一开始干吗还陷入下风呢?难不成是逗他们玩?这性格太恶劣了吧!
  墨九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同样也觉得有点不合逻辑,难不成我这功德之体还有加油打气给人增加状态的作用?
  就在迷茫之时,场中再次出现变化,楚衡脚下地砖突然爆碎,一个全身黑衣高瘦如竹竿的人影窜了出来。“嗯?”一抹寒光在月色映衬下是如此的凄冷,楚衡整个背脊在刹那间就感觉冷汗淋漓。危机关头,楚衡将套在身周的符月斩向下歪了歪,而也正是这轻微的变化救了楚衡一命。
  叮吟!
  金属交鸣仿佛悦耳的风铃在身边响起,肉眼可见的气浪从交击处炸开,楚衡的发髻顿时被气浪崩散,只觉一股沛然大力将其掀翻,楚衡连反应都来不及就打横飞了出去。
  四环!一个四环实力的高手,竟然会隐藏在地下!
  “咳咳咳!我现在怀疑你们到底是不是禁军了,一个明明正面进攻都能碾压我的高手,竟然像只地老鼠一样躲在地下偷袭?”楚衡双臂颤抖着从地面爬起,抬头望向那个黑影。
  借着月色他已经能够看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敌人,瘦杆似的身形至少比他高出两个头,哪怕如此也还有一部分身体处在地下。这绝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拥有的体型,要么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要么是某些外力影响所致。这样的敌人往往在某一方面特别难缠。
  不过楚衡这话说出来也只是调侃,或者说是拖延时间而已,他现在想的是动用底牌,对,他还有底牌否则也不会大大咧咧的坐在院落中央等着刺客。只不过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似乎起到了意料之外的作用。
  “你是谁?”
  这是为首刺客问的,同时剩余刺客隐隐的围成了半圆队形,将楚衡和那瘦高个都囊括了进去。
  “嗯?这就有意思了!”楚衡捂着胸口艰难站起,刚刚那一下让他有点胸闷。
  从刺客们的表现看,两伙不是一起来的,前者显然不知道自己的上司是否派了其它部队,又或者是还有势力想要要自己的命。无论是哪个原因,似乎都能够从其中看出一些问题来。
  “花国禁军的实力就这样?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这是瘦高黑衣人的话,声音听起来很干,让墨九不禁怀疑这货不会是水分不足才抽成这样的吧?
  “……”
  楚衡沉默了,刺客们也沉默了,‘花国禁军’这个词有点炸,花国子民可不会这么称呼自己的军队,那么这事也牵扯到了外部势力?
  “看来今天大家都要死啊,要不咱们先合力将这个外敌解决如何?毕竟你们的任务是杀掉我,这次若是不成大不了等下一次再来嘛,身为花国军人,保家卫国才是第一位的吧!”楚衡打破了沉默,用一种大大咧咧的口气说道,那一瞬间墨九从他身上看出了一点点当铺老韩的气质。真当做生意了?
  为首刺客左右与同僚眼神交流,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后开口喝道:“禁军!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