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一章 赶路中

  天都城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墨九最担心的还是楚衡会不会趁着出来玩的机会偷懒。要知道修炼之道在于持之以恒,楚衡那货就月圆之夜最勤奋,其它时候总会找各种理由偷懒,就像跟墨九打游击战似的,若非墨九现在也没有找到比他更像有主角命的,她早就不奉陪了!
  “小九这幅画一直都背在身后,不累吗?我帮你拿一会儿吧!”周壕笑嘻嘻的说道,手还不老实的伸过去。
  墨九一巴掌将手打开,“你懂什么,这叫做牌面!我师傅说过,千篇一律没有特点的人物都是炮灰,你要拥有个让人一见就记住的特点,哪怕玩狼人杀都能多活几夜!”
  周壕有点懵,“狼人杀是什么?听起来杀气腾腾的,阴曹地府的当红杀手?”
  墨九张张嘴,想说狼人杀是一种游戏,但突然间又想到她也不知道具体规则,说了等于没说,于是便道:“狼人杀是一种游戏,不过以你的智商是玩不明白的。”
  周壕挠了挠脸颊,又道:“那你这幅画能给我看看吗?我看林相的眼神就没少在这画上停留,有什么秘密?当然,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墨九撇撇嘴,伸手将两界图递过去,“我这是为了你好,没准你看完之后再瞧其它女人就索然无味了,到时候出家当和尚我可不负责。”
  周壕接过两界图笑道:“放心吧,周大少我从不在一颗树上吊死……嘶!”
  只觉得眼前都是金光,璀璨的光芒中那股美的震撼直指灵魂,周壕算是梦里和现实几十年的光景都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啊。
  墨九见状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伸手从一边的果盘里拿过苹果啃起来,汁液乱飞溅到周壕的脸上才算是让这货恢复理智,只见其畏之如虎的马上将画卷合上,长长呼了口气道:“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这简直……”
  墨九呵呵,“别问我这女子是谁,反正你也找不到。”
  周壕无趣的将画卷卷起还给墨九,眼神中竟然多了一丝恐惧,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再不想经历了,要知道越是理智的人就越是讨厌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心思重的人不愿意喝醉一样。
  “怎么,对我们家小九有想法?”外面驾车的海少羽突然间将脑袋伸进马车里,笑的那叫一个不正经。
  周壕一脸严肃,“怎么能说有想法呢!那是相当有想法!”说完望向墨九。
  一般小姑娘听到这种直接的表白,当时脸就烧透了,不过墨九显然不是个简单的小姑娘,这货左右瞧瞧,发现自己并没有带镜子,只能闭目养神懒得搭理这两货,心里却还在嘀咕,难道功德之体还有什么我没有弄明白的能力?
  周壕见人家不搭理他也觉得有点无趣,一边的文伯见状笑道:“感谢周公子对我家小九的厚爱,不过如果真有意的话,还是先将后院的十几房妻妾都清退吧。”
  周壕眨眨眼,反问:“只是这么简单?”
  这回轮到文伯懵逼了,这简单?还是说这纨绔对小九志在必得?
  墨九睁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周壕,突然间想起当初师傅问归海一幻的话,“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个男人嫁了呢?”这个问题当初归海一幻回答不了,所以师傅和归海一幻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可惜,不是所有人男人都是归海一幻,周壕仅仅是顿了一下就笑道:“我可以保护你啊,还能给你锦衣玉食的生活,还有……”
  周壕的话还没有说完,墨九已经摇头否定了,“我不要。”
  墨九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师傅要的答案,因为这些所谓的承诺师傅都不需要,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幸好现在归海一幻没有在这,否则听到这位的回答估计会笑死。
  周壕讪讪的掏出一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嗞溜嗞溜的喝了起来,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僵此时却是也从包袱里掏出了仙人倒,那熟悉的酒香让文伯顿时诧异的望过来。不过老僵显然没有跟文伯相认的想法,连看都不看他,只是将酒递给墨九。
  墨九没有喝酒的习惯,哪怕这酒再有名,那种源于酒本身的辛辣也不符合自己的味觉需求。只是觉得人家纨绔能够随时从兜里掏酒,我们也不能落后,所以将仙人倒分成几壶分别递给外面赶车的海少羽跟文伯。看得周壕一阵无语。
  这里闲得无聊,在军队之中跟林相一起的楚衡更加无聊,他发现这林相对小九似乎格外的有兴趣,一路上都在打听有关于小九和她表哥的事。不过这些也算不得什么机密,有心人总会查到的。于是就将自己与小九的相遇过程都直言相告了。
  林抚国听了似乎十分唏嘘,动不动就陷入回忆,也不知道在怀念谁。
  归海一幻:这个老头子,我好像认识,你问问他,明府后院的狗洞堵上没?
  楚衡愣了一下,神色诡异的看了看林抚国,心中却道:“我才不问!再说就算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又怎么样?”
  归海一幻沉默片刻,叹道:“你说得对,她已经不在了,认不认识又能如何?”
  楚衡双手抱胸靠在角落,闭眼假寐却是心中疑惑,“我一直都想知道,你跟那个烬皇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你说自己是天下第二,那你是怎么死的?是烬皇动的手?可我捡到你的时候,烬皇好像已经陨落好几天了吧!”
  归海一幻:不是烬皇动的手,是……她徒弟动的手。
  “徒弟?”楚衡来了兴致,“这么说的话,那烬皇之徒现在是天下第一喽?你这万年老二!”
  归海一幻:……
  就在归海一幻搜刮肚子里的污言秽语打算好好骂骂这货的时候,一只兔子嗖的一声钻进了马车。
  林抚国愣了一下有些好奇的望过去,却见楚衡讪笑着将琉璃兔抓起,“家书,嘿嘿,家书!”
  琉璃兔瞥了一眼林抚国,你瞅啥啊!没见过这么帅的兔子?然后将绑在耳朵上的纸条伸到楚衡面前。
  楚衡打开纸条这个气啊,这纸条是海少羽写的,原本是为了方便大家紧急联络才定下了让琉璃兔传信的办法。可这纸条上写的竟然是‘周土豪疯狂追求纠缠小九,怎么破’!
  这特么是紧急情况?呃,好像也确实挺紧急的,楚衡提笔写道‘想娶我家小九至少也得三媒六聘以一国公主的规格求亲才行’。写完将纸条往兔子耳朵上一绑,琉璃兔自然咻的一下窜出了马车。
  林相有趣的看着全过程,笑道:“若非知道你们楚家不会叛国,我非将你这兔子抓起来。”
  楚衡嬉笑,“见笑见笑,家里兔子不懂事。”
  没过多久,琉璃兔直接钻进了周壕的马车,墨九伸手就将兔子逮住了,解下纸条没好气的伸脚踹了踹海少羽,老子这里为你们操碎了心,结果你们竟然想将我嫁了?还一国公主的规格,那是什么狗屁规格?配得上我吗?
  ……
  时间往往在打打闹闹中会过的很快,琉璃兔这几天算是跑断了腿,原本用来紧急联络的渠道被墨九和楚衡两人当成了日常抬杠的网络。
  而就在这种枯燥的日子中,镇远侯的军队回到了镇远城。林泰回城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直接命令部队第一时间进入各个工事要塞。
  说起来海战模式其实与陆战没有什么区别,大家能够使用的远程武器并没有多少,除了弓箭之外也就是一些重弩和投石车与火炮了。但是在这其中,弓箭是主力,因为弓箭的威力可以根据箭手的实力而增加,但其余器械做不到。
  无论是重型弩箭还是石弹又或者是用火药推进的炮弹,在飞行途中都有可能被对方将领拦截下来,所以海战的关键就看双方士兵能不能在跌宕起伏的大海中自如战斗了!
  不要小看这一点,因为高手间的对战,往往气浪翻涌波及甚广,海水可没有陆地那么结实稳固,稍稍有点能量散逸海水就能够嫌弃十几米的巨浪。而谁的军队能够在这种环境中最先适应,谁就能占据上风。
  定远城和镇远城是两个海边城市,两方守军对于海战都很有心得。不光是海军,就是楚衡和楚青雪的水性也非常好,这一点在去天都城的途中就得到了证明。
  林相看到了林泰的布置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对旁边的楚衡道:“林泰虽然立功心切但还是有理智的,他没有贸然派遣海军封锁海路形成海上防线,而是以陆地为基先作实后方。”
  楚衡撇嘴,不屑哼道:“林泰离开镇远城有一段时间了,如果大烈国真有要打的心,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先期布置暗探。林泰这么明目张胆的布防,我看是想要利用探子传送情报的机会清扫后方吧!”
  林相有些诧异的望着楚衡,“想不到你还有点将帅之才呢,不愧是楚蟾的儿子。”
  楚衡撇嘴,不是他多强,而是他们要想暗中挖坑就必须先找个安全的环境,这都是在来之前合计好的,就算林泰不抓暗探,他们也得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