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三章 你家小侍女很有趣

  “妹子啊,你到底怎么想的?”楚衡四仰八叉的靠在一处凉亭栏杆上,望着远处三三两两调笑的少爷小姐们,他们这里难免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楚衡也有检讨过,该怎么说呢?当你见识过生死搏杀甚至亲身经历过的时候,再回到平淡生活中就有一种抽离的感觉。好像自己与那些每天只懂吟诗作对的人不一样了。
  “他是他,我是我,就是这样。”楚青雪的回答很坚决,但她的表情却一点不坚决。
  楚衡抿了抿嘴有些无奈的提醒道:“我看到……他腰上的那个佩玉,好像是你送的吧,我记得那是你当初从山脚到山顶磕了三千多级台阶才从了尘法师那求来的山河佩。当时那老和尚还说你与佛有缘呢,哼,若非打不过他,我都想抽他!”
  楚青雪沉默片刻,“我没有注意,那什么都不代表。”
  楚衡有些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张张嘴叹道:“其实你知道的,无论我还是大哥,其实都希望你过的快乐,如果你真……”
  “家人最重要,无论是出于感情还是他背后的势力原因,我们都不宜再有什么牵扯,就这样吧。一会儿你帮我告假,我就先回去了。”楚青雪斩钉截铁的转身就走。
  楚衡无趣的揉了揉腮帮子,“若真的不在意,何必走呢?”
  邦邦邦!
  不远处传来召唤的声音,那是敲击木梆子的声响,一个个学子重新坐下,楚衡也懒得帮楚青雪请假,而于太傅倒是巴不得楚青雪离开,完全无视那明显的空位。
  当然最舒心的还是墨九,不用帮忙挡着视线也不用去看宁怀志那落寞的表情,多好!
  于太傅再次开讲,依然接着之前的话题,而墨九则开始锻炼站着睡觉的能力,只是这项神功还没有练成呢就感觉似乎有一道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好奇的睁开眼,顺着感觉望去,果然见到一个身着白底水墨绸衫的俊秀少年在看她。那眼神说不上有多少侵略性,但其中满满的都是好奇。
  墨九皱眉轻轻回头瞄了一眼,咦?小姐没有回来啊,往我这瞅什么呢?
  墨九身子轻轻往左挪了挪,那视线跟着转动。又轻轻往右挪了挪,那俊秀少年的脑袋也轻轻偏移。好吧,实锤了,这家伙真的在看自己。
  难道是因为老子太美了?
  墨九自恋的摸了摸脸颊又整了整长发,还没有等继续有动作就听前面楚衡小声笑道:“你认识那个……那是谁来着?”
  楚衡作为一直不好好学习的代表,当然能够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家小侍女猛瞧。
  墨九想了想,很肯定的摇摇头,然后用膝盖顶了一下楚衡后背,“你若是听不进去就打坐修炼,别闲着,实力强了让皇帝直接封个状元给你都行!”
  楚衡无趣的转过头去,总感觉这小丫头比自己妹妹还要积极,话说咱是个浪子啊,那么积极修炼像什么话。
  “你少爷我现在卡在三环不得寸进,光打坐是没有用的。”楚衡有点小委屈的解释了一下,但猛的又想起,这是个不通修炼的小丫头,跟她解释这些也没用。
  只是有些意外的是,墨九顿了顿答道:“那是因为你还在以自家的武学做基础,可你领悟月字诀总是跟圆月使劲,自然跨不过那一道坎。这样,你等下个月圆之夜的时候以感悟圆月神功为基础迈出那一步,然后再辅佐月字诀的感悟继续修炼。”
  楚衡愣了一下,还能这样吗?
  说起圆月神功,这功法要比楚家本身修炼的强上不少,但也只是吸收灵气快一点,转换灵力质量高一点,真心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当然,之前楚衡对墨九不是完全信任,只是需要力量所以碰到更强的才会修炼。而在试验了许久之后发现没有危险也就继续练了下去,倒是真没有用心去感悟多长时间。
  不过听墨九的意思,这功法的精华必须要月圆之夜才能感悟?
  楚衡正想再问问,却见墨九一脸火爆,“嘿我这脾气!这货瞅起来还没完了呢!”
  只见墨九挪着小步子很快就来到了那位俊秀公子身后,这个举动其实很扎眼,但她自己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你瞅啥啊!”
  “……”
  气氛突然的尴尬!
  “你……你胡说,我……家公子……怎么会……瞅你……”
  墨九冷漠的瞧瞧旁边结巴的书童,“你也是僵尸?”
  “胡闹!”于太傅将戒指直接摔在桌案上,“课堂之上成何体统!出去!”
  墨九闻言大喜,原来这么简单就能离开的?早知道哥早这么干了!
  看着那小侍女一脸欣喜的转身就跑,还跟楚衡摆摆手吐个舌头,于太傅觉得心脏有点难受,教书这么多年就没有见过如此顽劣的。
  强行平息怒火,接着端起戒尺,“我们不要受影响,刚刚说到哪了?嘶!”倒抽了一口冷气,于谦低头看看手掌,刚刚摔戒尺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开裂,好几根木刺直接刺入了掌心。
  这一下子于太傅彻底没有了兴致,冷哼一声叫道:“下课!”起身一甩袖子便走了。
  楚衡挑了挑眉头,小九干的漂亮!喜笑颜开的站起,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缓缓起身的俊秀公子,也不知道这是哪家公子,眼光这么独特……
  提前下课总是快乐的,这点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楚衡带着墨九刚刚出门就往春香楼跑,也别问春香楼是做什么的,反正最后让墨九拉住了。
  “现在回去能做什么?还不如在外面闲逛呢。”楚衡耷拉着眼睛,嗯,看不到好看的小姐姐们,浑身没劲。
  墨九并无意外的看着他,“你也猜到了?”
  楚衡摊手随意从路边摊拿了两个苹果,一边付钱一边回道:“无论你信不信,我哥那人可没有闲着无事玩老弟的恶劣习惯。瞧瞧这上一天学有多少事,以他的智慧哪里会不知道,很明显就是有意为之。”
  墨九笑道:“那你就不好奇你哥给小峰做了什么安排?”
  楚衡递给墨九一颗苹果,主仆俩就这么在大街上毫无形象的迎风开吃,“有什么可好奇的,再说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就算你被敌人抓住了也不用怕泄密。”
  墨九撇嘴,“说的好像我肯定会被人抓住一样。唉?你们该不会是防备我吧?”
  楚衡哈哈大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错,在所有人中就你最容易被抓住。”
  墨九无言以对,“既然你这么闲不如陪我去趟府衙好了,办一下转让醉仙楼的手续,现在我可是那里的老板了!”
  “容四娘把酒楼卖给你了?”楚衡有点诧异的看着她,这小侍女很活跃啊,这都什么时候的事?
  墨九得意,难道她能告诉楚衡,自己是抓着容四娘尸体胳膊按得手印?虽然好像挺不讲究,但其实容四娘也不会在意的。
  醉仙楼自从容四娘的事情发生之后就被封了,刑部的人动作很快,可以说,如果墨九不拿着地契和协议等去登记,不用几天这地方就会被刑部强行送给某位权贵当礼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墨九自己过来,那肯定也很难办成,那些当差的虽然不至于诬陷她偷拿拐骗什么的,但也绝对会拖着。现在拉来楚衡一起就方便的多,人家一看是楚家的人,大多数人便都会收手了,毕竟因为一座酒楼就得罪一个皇帝面前的红人,这不合算。
  琐事办完,时间刚刚好到了原本下课的时间,楚衡很是无奈的被墨九拉着往家走。刚刚进家门就忍不住吐槽。
  “你让我们去那种地方上学,就不怕我们受欺负吗?要知道那里可都是太子党!”
  楚彧双手负后直挺挺的站在院落里,目光朝向西方似是在等着即将到来的夕阳,悠悠道:“你们不会有麻烦的,我的朋友会关照你们。”
  楚衡一怔,狐疑的看了看他,“你还有朋友?你不是要做孤臣来着?”
  楚彧缓缓回头,“不是我要做孤臣,而是这朝中的人大部分不值得我结交。值得结交的那些人,则也不着急罢了。”
  楚衡若有所思的眨眨眼,颇有点好笑的问道:“你那个朋友……该不会是一直不好好上课光顾盯着小九猛瞅的那个家伙吧?”
  楚彧闻言有点诧异,“不好好上课?你确定说的不是你自己?”
  “嘁!”楚衡翻了个白眼,无趣的进屋了。
  而就像墨九所料的那样,小峰果然已经走了,而知道他去向的似乎就只有楚彧跟文伯,显然这两个人都不打算告诉墨九,而她也不在意。
  ……
  又是一个深夜,两个黑影出现在林相府最高一栋房子的屋顶上。
  “为什么约我在这里见面?”
  “未来似乎有些变化,所以来找你咨询一下。”
  “有关那小侍女?”
  “你知道?她有什么异常吗?”
  “身份稍稍有些特殊,但这应该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倒是你,一直盯着人家有点失礼。”
  “有什么可失礼的,不过是个侍女嘛,凭我们的关系,我要是管你要,你会不给吗!”
  “不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