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九章 符咒·上路·大丫鬟

  “虽然不知道你的功法到底有什么玄奥,但是用两个人叠在一起来表现蚯蚓的旺盛生命力,我真的想说,你特么真是个人才!”楚衡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
  在生死战斗中捂住眼睛?这个操作让男黑衣人与女黑衣人都有点懵,总感觉楚衡是另有高招,又或者,这货仅仅是简单的神经大条?
  其实两人的预感很准,楚衡能够面对碾压自己的对手还故作冷静,都因为他确实还有一招。说起来这一招就像是他自己讲的,真的刚刚学习不久,满打满算甚至还不到两天的时间。
  只见楚衡松散的迈了几步到达桌子旁,对,正是之前楚衡在院子里装逼时搬来的那一张桌子。而神奇的是,在刚刚那么激烈的战斗中,这张桌子竟然还没有碎掉!如果考虑到这么个问题的话,很容易就能想到,楚衡是在战斗中有意避开了这片区域。
  想明白了这一点,男女黑衣人顿时紧张了起来。而楚衡则伸手将桌子整个翻了过来,一片隐隐约约很难被发现的微光就此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微光来自于桌子背面,由一个巨大的符文发出,这符文算不上多么复杂,满打满算好像也就三十几笔,纵横交错轨迹似每一条都有着独特的玄妙,当所有轨迹汇聚在一起时竟然令人感觉到一股威严!
  就像是老鼠碰到了蛇和猫头鹰,那种天敌的碾压感觉,顿时令男女黑衣人感觉到浑身发冷,一股子不祥的预感升起,不行!得跑了!
  转身!却齐齐僵在原地!
  这是一个尴尬无比的姿势,轻微摆臂、大腿劈开,脚尖点在地面像是用力后蹬,又像是将大胯劈开求人踢似的,总之十分不雅。
  男女黑衣人大惊,彼此眼神也只能用余光对视。他们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流动、自己的心脏在跳动,可从筋骨到肌肉,愣是找不到一点能动的地方,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
  咔!身后传来一声碎裂的脆响,即使他们没有学过符道也能明白,这一定是桌子背面的符文被激发了。
  “这是一道幻术符文,能够影响生灵的大脑,让目标处于一种被天敌恐吓的僵直状态。嗯,简单点说就是震慑!”
  踏踏踏,随着楚衡一步步靠近加解说,其用肩膀扛着符月斩的身影出现在两名黑衣人面前。
  “老实说,这一招我学会还不到两天,如果让我直接用符纸去写的话甚至都很难成功。不过本公子我天赋异禀,想到了用桌子背面来写的方法。正所谓浓缩的都是精华,这符文的细微之处在放大之后会简单不少!”
  楚衡说着还颇为自得,伸手将两个黑衣人的面罩拉下,很意外的,这两个黑衣人男帅女靓,看起来非常具有气质。
  楚衡惋惜的摇摇头,“所以啊,这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这浓眉大眼的也如此短命呢!”说着就要举起符月斩砍下去了。
  两名黑衣人大急,可那种震慑强悍无比似乎直接摧毁了他们的精神,令他们无法行动。无奈只能用眼神疯狂暗示,别杀我们啊!我们不想死,我们还有价值啊!
  楚衡绝对称得上是聪慧了,所以他看懂了,摇了摇头,“很可惜,这符文因为太粗糙,作用时间只有三分钟。而在这三分钟里你们不能说话、不能运动,基本上没有任何方法透露让我感兴趣的信息,因此只能表示遗憾了!”
  噗呲!两颗人头就这么骨碌碌的滚出很远,喷溅的血液流了好大一滩。
  至此,楚衡终于可以松了口气,提着符月斩的手也开始了颤抖。这并不是受伤,只是精神在高度紧张之后骤然放松时的正常反应。他终究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为将军府的二公子,还没有习惯这种生死一瞬间的场面。
  楚衡就那么站在原地,眼神在两个无头黑衣人身上停留片刻,接着再望向那些已经死光的刺客,今夜,发生了很多事,也改变了很多事。他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希望又在哪里,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只希望……
  “你不摸尸吗?”
  带着狐疑的语气,一个稚嫩的声音打乱了楚衡丰富的内心戏。回头,只见墨九一脸鄙视的望着他。
  “我师傅说过,打完怪不摸尸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楚衡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见鬼的怪!虽然‘怪’这种称呼有点好笑,但他还是能够明白意思的。只是我堂堂二公子什么时候轮到你小侍女教训了?再看看其跟光溜溜已经没有什么遮挡的样子,长长叹了口气,“去!找个衣服换上,成何体统!”
  墨九愣了一下,低头这才想起被看光了,下意识的护住下面,猛的惊醒,没有!呃,那是不是不用遮挡了?
  楚衡懵了,这大大方方的什么意思?难道对少爷我有想法?
  墨九摊手,“所有的侍女都已经遣散离开了,我没有别的衣服了。”
  楚衡揉了揉太阳穴,再轻轻抚平额头的青筋,转过头不想看到那比搓衣板好不了多少的身材,“去小姐房间,青雪衣服随便挑一件吧,总之别再让我辣眼睛了!”
  墨九依言挠了挠后脑勺,边朝后院走边好奇,感觉辣不是舌头的功能吗?这眼睛也能感觉到辣?好吧,作为一个曾经的瞎子,关于眼睛的任何感觉都显得奢侈。
  只是墨九并不知道,在他身后,刚刚还一脸不忍直视的楚衡猛的回头盯向她的背影,好似自言自语道:“她为什么没有被震慑!”
  ……
  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身为将军府的小姐,楚青雪的首饰衣物自然数量种类繁多。不过墨九对于那些花花绿绿太过显眼的衣物没有兴趣,关键是想要让自己不那么显眼,毕竟被战斗波及会疼。
  她先去后厨舀了点水清理身上的黏液,然后才去了小姐房间,好在楚青雪似乎也不喜欢那种太过妖艳的着装,所以大部分衣物也都比较素雅,主要衬托气质。墨九随意挑了一件套上,由于之前已经有了经验,这一次穿衣服就快了很多。
  换好衣服出门之后正巧撞见楚衡,此时的他似乎也经过了一番收拾,之前沾上的灰尘血迹也都清理不见。两人对面之后先是上下打量一下彼此,异口同声道:“小姐还没醒。(?)”
  楚衡无奈快速接道:“你是谁?我怎么好像没有见过你。”
  这个时候,墨九还没有说话,一直负责当背景的管家又蹦了出来,“少爷,她之前是府上的侍女,不过是在您去大青山的那段时间中才来的。”
  楚衡挑了挑眉头,“也就是说才来不到两天的时间?那你怎么没有跟着其它侍女仆人一起离开?”
  楚衡的双眼仿佛刀子一样锐利起来,紧紧盯着墨九的双眼,似乎想要从其中看出什么。不过墨九对于所谓的气势完全不屑一顾,毕竟是常年跟天下第一生活在一起的人。只要不是心虚,那眼神根本不会有任何躲闪。
  这次接近楚衡只为将其当成了预定的培养对象而已,又不是有什么坏心思,自然不会心虚。于是就这么直勾勾的回盯,“我师傅说啦,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楚家在危难之际救了海叔性命,这份恩德远胜滴水。如今楚家有难,我自然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之辈。”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半张卖身契。
  “……”楚衡无语的接过那半张卖身契,由于刚刚的黏液,此时卖身契上已经少了很多内容,但依旧还能够看清原委。十两!原来只有十两吗?
  楚衡瞥了一下管家,管家顿时会意,介绍道:“当初她兄长海少羽说其父病重需要银钱请大夫,所以我本着善心好意答应了他。以卖身之日算起,她已经接近成年,只能当做劳力的价钱贩卖应该是五两。在加上不曾修炼过,所以价钱还要低,我完全是感其一片孝心所以才给了十两。”说着还很欣慰的看了看墨九,好像在说这么多奴仆中终于有一个有良心的!
  楚衡闻言点了点头,思考半晌直接将那半张卖身契彻底揉碎,“我楚家遭逢大变,虽然你的忠心令我感动,但我还是要让你再选择一次,是否继续跟着我们,若是你决定离开,会有百两纹银保你以后生活无忧。若是决定留下,以后的生活怕是很艰难也很危险了!”
  墨九连考虑都不曾,直接一脸严肃,“不用考虑了,师傅说过,人的道德底线远远比金银更加珍贵!说不离开就不离开,就是这么倔强!”
  楚衡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对管家笑道:“行,你师傅教育的真好。管家,重新立个大丫鬟的雇佣协议,每月按十两银子的薪资给她。”
  “是!”
  墨九一听乐了,想不到一顿瞎叭叭还升官了!
  丫鬟侍女其实没什么品级之说,大丫鬟这种称呼一般也都是坊间流传。所谓大丫鬟其实就是小姐公子身边的贴身丫鬟而已,算是一种心腹的称呼,地位究竟高不高那要看主人的地位。不过这薪资倒是够高,很明显楚衡是用那卖身契上的数字来做薪资,这倒是蛮讲究的。
  “你先去收拾行李,或者去安抚家人,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定远城了。”楚衡挥了挥手打发墨九离开。
  “少爷,这个小九,恐怕……”
  管家的话没有说完,但楚衡自然明白其深意,双眼眯了眯笑道:“能够将卖身契主动递回给主人手上的,不是傻子就是别有所图!”
  管家的表情凝重了些,“公子是说她有所图?”
  楚衡闻言歪着脑袋笑道:“我倒是更觉得她是真的傻,哈哈,算了,你也去收拾收拾吧,除了一些衣物、干粮和银钱之外,其它东西都留下。准备一辆马车,我们明早等城门一开就马上走!”
  管家点头离去,楚衡则迈步进入了楚青雪的房间,看了看尚算整洁的衣柜轻笑一声来到了楚青雪床前。伸手探到楚青雪的枕头下面抽出一柄匕首,“怎么?想要自杀啊,插刀有点太痛苦了,建议你下次用毒药。”
  原本昏迷的楚青雪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原本灿烂的笑容早就已经不见,只是怔怔的问道:“爹和大哥……”
  楚衡没有回答,只是接着道:“这匕首就别带着了,下次记得,事情没有到最后便说不好谁会赢,你不甘心受辱可以用掌力拍自己的脑袋,这样至少死的时候还是全尸,而且见效也很快。”
  楚青雪像是回神了,盯着楚衡道:“哥,你好像变了,以前你没这么……”
  “不,你哥我从来都没有变,只是你过去眼中只有宁家那小子,何时有过二哥呢?”
  说到宁怀志,楚青雪的眼中再次多了一种情绪,痛苦!
  楚衡无奈,随意将匕首丢在桌子上,劝道:“命运无常,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这不算是什么稀罕事。何况在我看来,那宁怀志也不是什么良人!哼,连亲自退婚的勇气都没有,还不如那曹梓沁。”
  “也许……也许他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吧!”
  楚青雪下意识的辩解,楚衡好笑,“不知道怎么面对,那就不来了?宁国公府如此坚决的退婚,很明显就是知道了父亲的事,可无论是老太傅还是你的宁哥哥都没有来告诉你。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看他未必真的爱你,就算对你有真感情,这感情怕也不如他对前程的执着!”
  楚青雪的眼中多了一丝灰色,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人就是这样,打击打击就习惯了,当理性击败感性的时候,感性所带来的打击也就没有那么沉重了。
  楚衡再次叹了一声,“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我们要赶路呢!”
  “去哪?”
  “天都城!”
  ……
  墨九其实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两界图挂在腰后,红裙塞进包袱背着,除此之外真没什么了。倒是之后的时间要仔细想想,既然决定要培养楚衡,那到底该怎么入手呢?
  嗯,首先要先清除其身边的不安定因素!
  什么是不安定因素?墨九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青雪,不过记得师傅说过,在一个有发展的队伍里,总要有个傻白甜来活跃气氛,这才是天命之人的基础配置。
  接下来就是忠叔了,这位管家可不是什么老实人,别的不说,就拿刚刚的事来讲,问题就不小。
  大户人家选择丫鬟奴仆最重要的不是看重那把子力气,而是看重其是否忠心!在这方面年龄小的孩子自然会贵一些,因为可以从小培养,值得信任。从这点上来说,十两银子倒也不算少。可问题是管家后面加的那句有问题,因为在海少羽将自己卖了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自己,怎么知道自己没有修炼的?
  这分明是见到自己之后才提出来的,而这样做的好处也不过是体现出自己的善良,愿意多花钱帮助穷人,提升自己在楚衡心中的好感。
  可是!忠叔既然是管家,又为什么会想提升自己在楚衡心中的好感呢?没有必要啊!
  除非……忠叔发现楚衡怀疑他了!
  带着疑惑,墨九随便找了个屋子躺到天蒙蒙亮,直接就来到了前院,果然见外面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车厢挺大的,即使坐上四个人也会很宽敞,前面拉车的是两匹骏马,骏马成枣红色看那状态非常桀骜。墨九新奇的上去轻轻抚摸马脸,两匹马顿时狗腿凑上来亲近。
  “这两匹烈火驹是过去军中校官送给我父亲的,我兄妹从小培养,性情刚烈不准其他人触碰。想不到竟然对你亲近!”楚衡惊讶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大概是看我比较好欺负吧,呵呵!”墨九回头便见到三人已经整装准备出发了。
  楚青雪的精神好了不少,虽然又恢复了之前得体的样子,但之前那让墨九甚是喜欢的笑容却不见了。楚衡也不再穿之前的衣裳,一身锦缎长袄像个游湖的富家公子,手中竟然还提着一个笼子。只不过公子哥笼子里装的都是鸟,他这笼子里装了一只兔子!
  楚衡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墨九,那两匹烈火驹可不简单,传闻其拥有一丝火麒麟的血脉,他们兄妹三人一人一个,都是从小培养的,平时就是管家都不得靠近,如今却莫名亲近这小丫头,有点本事啊!
  “你会驾车吗?”楚衡边问边将笼子放上车。
  “不会!”墨九身为大丫鬟,回答的理直气壮。
  楚衡无语只能对管家道:“劳烦忠叔了。”
  管家倒是不在意,只笑了笑拿来脚凳扶楚青雪与楚衡上车,墨九很识趣的没有进入车厢,而是与管家一起坐在了车厢外边。
  缰绳一抖,两匹烈火驹很通人性的开始前进,也标志着墨九正式踏上旅途。
  虽然只是清晨,但街面上赶集的人依旧不少,所以马车的速度也没有多快,墨九一边新奇的看着街道景色一边听着车厢中的交谈。
  楚青雪的精神明显好了不少,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半死不活的样子,“哥,我们为什么去天都城?如果幕后指使知道刺杀失败,那肯定还会一路追杀的,我们走这条路会不会太危险。”
  “如果只是逃命,那我弄条船就行了,论起对大海的了解,那些禁军自然比不过咱们这些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可这次我们的目的是平反,那就只能去天都城。”说着楚衡顿了一下,
  “而且现在得到的信息是父亲已经遇难,但大哥却下落不明,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藏起来了。”
  “你肯定?父亲都……大哥与我们一样都只是三环实力。”楚青雪的声音似乎带着点希冀,又有些不太肯定。
  楚衡答道:“父亲已经有六环实力,即使在整个花国也少逢敌手。镇远侯林泰虽然同是六环但若正面相抗怕是胜负难料,所以若想做到万无一失肯定使了些手段。以父亲的为人,若发现无法逃走必然会拼死一搏护大哥离开!另外,大哥以前是学医的,从不涉及军政要事,所以对于敌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如果敌人的实力碾压父亲,那大哥断无逃生之理,更不存在抓活口之类的事。所以大哥肯定是逃掉了!”
  楚青雪认同了这个推理,心里一块石头算是暂时放下了,只是紧接着又好奇道:“对了二哥,你怎么变得这么强?还有,你怎么会符咒的,咱们家传的武学中好像没有相关绝学吧?”
  楚衡听闻问话似乎没有回答的想法,只是手指下意识的将双手装进袖口,然而这下意识的动作却被楚青雪给察觉了。“你在想怎么敷衍我?从小到大你一想鬼主意就搞各种小动作,哼!”
  楚衡微笑问道:“你想学吗?”
  楚青雪愣了一下,接着有些犹豫,不是很确定的问道:“这种符道……我也可以学?符月斩、符道,这都是出云山的拿手绝技。如果单单是符道的话还能说是其它传承,可这配合上符月斩就肯定是出云山的传承。作为大派传承,哪里是能够随意流传的?”
  楚衡得意,“你倒是很有分寸,不过你放心啦,这事不用背着谁,咱绝对是正经渠道获得的传承,就是出云山的弟子来也说不出什么。”
  “这……”
  “学啊,干吗不学?之后咱们说不定还要遇到什么危险呢,实力强一分就安全一分。”墨九的大脑袋直接掀开车帘探进来。
  楚青雪(ー_ー)
  楚衡(¬_¬)“你偷听?”
  墨九一脸诧异,“你们交谈那么大声,难道不就是给人听的吗?”
  这时管家也探出头来,一脸懵逼道:“少爷小姐,发生什么了?”
  墨九冷漠脸,这位大叔,你怕不是在为难人家?跟你说,功德之体你得罪不起的哦!
  “没事。”楚衡深深的吸了口气,同时伸手将墨九的脸按回去。
  楚青雪抿了抿嘴唇,再次压低声音道:“哥,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我以前太不懂事了。也是该努力一下了,我学!”
  “这就对了嘛!人嘛,最重要的是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然努力的有点晚,但临时抱佛脚也能有些效果的。”墨九再次将脑袋探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