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三章 忠言逆耳啊!

  也许是墨九吃饭的姿势不对,吐槽一出口,她就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不一样了。带着不满将又一块毒龙鱼的肉放进嘴里,抬头时果然见到周围食客都在用一种警惕且古怪的眼神盯着她。
  估计是有人迅速汇报了上去,所以就在墨九寻思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后堂过来了一名掌柜。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掌柜的身份,都是因为其穿着太符号化了,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掌柜一样。
  “这位小姐,我们的料理有什么问题吗?”料理店掌柜道。
  “掌柜的怎么称呼?”
  “鄙姓椎名。”
  墨九点点头,指着菜道:“椎名掌柜,食材没有问题,而且还很新鲜,可以看出是刚刚打捞上来没有多久。问题是毒龙鱼的处理上问题很大。”
  椎名掌柜眉头微皱,看了眼已经被吃掉半盘的料理,心中有口大槽不知道该怎么说,特么有问题你还吃?
  墨九完全无视椎名即将翻出来的白眼,继续道:“和国作为一个很看重生吃的国家,其处理毒龙鱼几乎是和国厨师的标志性技艺,而你们这的厨师明显水平不到,不,应该说是完全没有概念!你们……不是和国人吧!”
  这话一出口,明显感觉周围气氛变冷了,刚刚要翻白眼的椎名掌柜也瞬间眼神犀利起来。“客官说笑了,怎么会有人冒充和国人呢?”
  墨九点点头,对于这种说法表示肯定,“不错,花国人有自己的骄傲,一般情况下确实没有人会无聊去假扮和国人。但我也没有说你们是花国人啊!”
  椎名掌柜的眼神又变了,用一种像是看死人的目光,问道:“那不知我们在哪里露了形迹呢?”
  墨九伸手端起盘子,指了指盘子底部,“除了和国人之外,其实全世界喜欢生吃的国家并没多少,这盘子下面有烟熏火烤的黑色痕迹,很显然你们平时更喜欢烟熏、烧烤、生煎等烹饪方法。你这料理店虽然看起来很大且人手不少,但我猜你们负责日常接待客人和洒扫的人并没有几个吧。至少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没有人专门洗盘子!”
  椎名掌柜眼角跳了一下,眼神凶狠的环视一周,周围的食客纷纷带着恐惧的低头不敢对视。
  墨九见状笑道:“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是个不小的麻烦,尤其是一日三餐,光是刷盘子就能让人患上抑郁症。所以你们的厨师偷懒,怕是仅仅用水冲一下就算了,这才露出了破绽。不过从这些细节上并不能判断你们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探子。但是想到你们利用和国料理店作为掩护,那估计就是暗中在背后支持和国的大烈了,我说的对吗?”
  椎名掌柜挥了挥手,一名食客冷着脸将大门关闭,挂了停业牌子,“阁下是哪位?”
  墨九趁着关门之前朝外面望了一眼,发现周围的店铺竟然都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对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无视了似的。
  “看来附近的店铺也多是你们的人啊,呵呵,林泰不在的这段时间,镇远城真是被腐蚀的成了筛子呢!”墨九渍渍的摇头叹道,接着伸手又捡起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嘟囔道:“我是跟着大军一块过来的,本想帮个忙揪出几个和国奸细,省的楚衡每天总是摸大腿,谁知道将你们揪出来了。怎么?你们是来这单纯看戏的,还是说看两方打成什么样子,然后考虑是否出兵?”
  椎名掌柜脸色越发阴沉,很神奇的,墨九都说对了。他们就是来评估的!评估花国军队的实力,原本他们觉得花国很怂,不敢打。但花国这一次的态度实在太过强硬,让大烈方面有点犹豫。所以便像楚彧料想的那样,到底之后会不会进攻,都要看这一次的战斗结果而定。这也是他们这些大烈间谍在镇远城潜伏下来的原因,不过由于是临时决定的,很多事都非常仓促,无奈之下都使用的和国伪装身份。
  只是没想到,他们才来没多久竟然就被人发现了。本来刚刚墨九说的那一套让这些大烈间谍很是惭愧,但现在瞧这一口接一口的样子,你告诉我这菜里有毒?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推理,还不是忽悠他们!明显是他们在别的地方露了马脚痕迹。
  咻!就在这时,一道黑影落在椎名掌柜身后,小声言道:“长官,附近没有别的敌人了。”
  椎名掌柜闻言诧异的看看墨九,嗯,一盘子都快吃完了啊!
  “就你一个人来?”
  墨九闻言终于放下了盘子耸耸肩道:“本来也没想摊牌,谁知道你们如此沉不住气,竟然直接现身了,这让我也挺尴尬的。”
  椎名掌柜一脑门的黑线,挥手道:“先将她给我绑了,之后再好好盘问一番,看看其到底搞什么鬼。”
  说着上来两个伪装成食客的探子伸手就将墨九按在了桌子上,又有人递绳子开绑,墨九作为一个没有修炼过的人自然不能反抗,只是眼带同情的看着椎名掌柜,“轻点轻点,一会儿我解起来会很费劲的。”
  椎名掌柜满脸关爱智障的摸了摸墨九的脑袋,“原本以为这孩子挺聪明,结果是个傻子吗?”
  这下子墨九也没辙了,这人作有祸啊!
  椎名掌柜挥挥手让人将墨九押到了后院柴房,接着让人将大门重新打开,做出营业的样子。
  “大人,我们在附近找了很久,可都没有发现异常。”又有手下回报。
  椎名掌柜无语的揉了揉额头,这算什么事啊,低头瞄了一眼桌上吃剩的毒龙鱼刺身,只可惜,刚刚绑墨九的时候弄翻了。哼道:“有毒还吃的那么开心,告诉厨房,今天午饭就吃毒龙鱼大餐,对了,记得把盘子给我洗干净!”
  ……
  墨九有点小郁闷,坐在柴房之中已经两个时辰了,不可避免的有点饿。四下瞧瞧将身子挪了挪,利用枯柴不停磨着绳子。
  其实她可以将斩篇断章刀召唤出来砍断绳子的,只是为了点绳子实在犯不着疼。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外面那些家伙估计自身难保了,所以她有着充分的时间。
  就这样,在半个时辰后,墨九终于凭着持之以恒的毅力割断了绳子。
  推开柴房大门,整个料理店内都静悄悄的,墨九眼中泛着不解,是不是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难道是楚衡来救自己了?呵呵,自己又不是故事里的女主角,哪有帅哥来救啊!
  想着抬头瞧了瞧天上,“这也没有雷啊,咋都不见了?”
  墨九嘀嘀咕咕探头探脑,跟个神经病似的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做间谍的人自然不会在随身物品中携带独特物品暴露身份。但她仍然找到了不少兵器。
  终于,在墨九寻找到饭堂的时候,明白了料理店如此冷清的原因。
  扶起椎名掌柜铁青的面容,那死不瞑目怀疑人生的样子让墨九颇为伤感,何谓忠言逆耳啊!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墨九伸手从桌上捻起一片毒龙鱼片放进嘴里,一边翻着椎名掌柜的衣兜,“嗯,这一次做的味道还可以,要是加点芥末就好了,哦,找到了!”
  如果这些探子的房间中没有东西,那么相对重要的情报应该就是随身携带了。在椎名掌柜无声的配合之下,她很快就找到了一张图。
  这是一张海图,使用类似羊皮纸的材质,摸起来很有手感。平时认字都已经让她有点头疼了,这种专业的东西实在太为难她。想了想塞进怀里还是之后交给楚衡去头疼吧。
  墨九没有再在这里停留,想着回去却又停住,如果这料理店外面的人都是探子,那她这么大张旗鼓的走出去,会不会打草惊蛇?
  墨九想着来到二楼窗前,悄悄通过窗缝向外望去,发现整条街道都……好安静!
  “……”
  话说这些探子不会中午统一放饭,而且用的还是一个厨子吧!
  墨九又观察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光明正大的走回去。
  ……
  “停一会吧,先把午饭吃了。”文伯有些无奈的喊道。
  海少羽一边掸了掸身上的灰土,一边问道:“不等小九了?”
  “不等了,都这个时候还不回来,估计在外面吃了。”
  海少羽撇嘴,“外面吃?哼,我早就说不能给她那么多的月钱,这女人啊,都一样,一有钱就乱花!”
  “那要是楚小姐管你要钱,你给不给?”
  “当然给,我家青雪从来不乱花钱,她只爱修炼!”
  文伯好笑的向外面看了看,“老僵不吃饭?”
  海少羽挥挥手,“他吃的是纸,不吃饭。”
  “纸?”
  “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往斗笠下面塞纸了,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海少羽端起饭碗开始往嘴里扒饭。
  文伯也没有强求,同样坐下来准备吃饭。就在这时,外面大门直接被推开,周壕一脸郁闷的走进来,自来熟的端起饭碗。
  “小九没有回来我有点惊讶,但你竟然回来吃饭,这就太夸张了。身为一个纨绔子弟,不是该天天鱼翅爆肚在外面胡吃海塞吗?”海少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周壕懒得搭理他,但很快从这段话中找到了主题,“嗯?小九出去啦?嘿,我这暴脾气,我不是告诉你们……”
  “呦,吃着呢,快吃吧,快吃吧,不用等我!”墨九从外面推门插话。
  ((´-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