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八章 阴曹地府·血夜·涨月钱!

  就像是那个谁谁谁说的,刺客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当听到外面高喊有刺客的时候,墨九真的是一点点惊讶都没有。想要有主角的命就要承受主角的伤,欲戴皇冠就必先将皇帝干掉。
  道理就是这样,只不过楚衡等人显然还没有这种意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那个鄂隆……应该是六环的修为吧,以之前那些刺客的质量来看,估计冲不进来吧?”海少羽挠了挠后脑勺,老实说,他有点想去外面看高手打架。
  楚衡想了想还真是这样,不过作为整个队伍中经验最丰富的老头,归海一幻马上出言开始提醒了。
  归海一幻:之前就说过要看对方杀你的决心到底强不强,如今你大哥将天都城搅得天翻地覆了,整整一条利益链都被拔了起来,你说这个决心强不强?呵呵,若是我,豁出去倾家荡产怕是也要将你干掉泄愤,别说是六环的高手,若是有条件七环八环的我都请来给你看!当然,你毕竟不是始作俑者,真要有七环八环的杀手被请来也是去对付你大哥。
  楚衡的身体猛地颤了颤,脸色跟着煞白,突然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真的有可能被归海一幻说中了!
  “转轮王麾下判官请楚衡公子与楚青雪小姐上路!”
  声浪浩浩荡荡的向四周扩散,仅仅呼吸的功夫就让整个大兴城都跟着听到了。众人神色艰难捂住双耳,这音波像是刀子一样不停在他们的耳膜上剐蹭。
  不过更让人惊心的却是其中的内容,文渤神色大变也顾不得声浪摧残,大声叫道:“所有人分头跑,能走几个走几个,鄂隆挡不住他们的!”
  楚衡愣了一下,从这声浪中就能够判断其功力不浅,足有六环修为,可鄂隆毕竟也是六环,凭什么说拦不住呢?
  “楚家小子!你们先走!城卫列阵迎敌!”
  楚衡的话还未出口,鄂隆的怒吼就传了过来,一定程度上的抵消了敌人的声波攻击,但从内容看,怕是也知道自己拦不住。这就让众人心头猛的一沉。
  文渤挥手将两把飞斧提起来,同时快速道:“阴曹地府是能够与战神殿分庭抗礼的刺客组织,其组织首领乃是十尊者之一,麾下判官都是六环的高手。鄂隆未必是对手,何况判官不可能一个人来的!”
  归海一幻:严格说起来,阴曹地府只是一群做生意的,其组织扛把子叫做虎禅,哼,被我打过!
  这时候楚衡哪有功夫去搭理归海一幻,提起符月斩拉上墨九就跑
  墨九(⊙_⊙)?
  “海少羽,我妹妹就交给你了,藏起来!”楚衡双眼通红的低喝道,所作所为让众人怔了一下便只剩下感叹了。
  楚青雪大急,“哥你……”
  声音尚未传出房间就被伸手的文渤一掌砍晕塞进了床底下,而此时楚衡感激的与文渤对视一眼,将墨九打横抱起嗖的一声就窜出了窗户。
  “哪里走!”
  就像他们料想的那般,整整十几道黑影紧追楚衡而去,澎湃的杀气给黑夜染上了一层血色。
  然而墨九现在可没工夫管夜色是不是越发黑暗了,她只顾着翻白眼了,“我就拿了你家每月十两的月钱,其中可不包括假扮小姐挡灾吧!”
  楚衡脸上明显多了一丝惭愧,不过他并没有立马将墨九放下,而是轻声叹道:“少爷对不起你,若有来生的话我给你当书童!”
  墨九脸皮一颤,有些不爽,“你这是嘲笑我读书少吗?还书童!”
  楚衡差点笑喷,这小侍女就是有这个本事,在什么样危机的情况下都能跟你扯东扯西,扯着扯着就将气氛缓解了下来。
  墨九撇撇嘴,探头向后面望了一眼,城主府的守卫不愧是从军中调集的精锐,三三两两结阵之下竟然将一众杀手拦住大半,此时追在墨九和楚衡身后的眨眼就仅剩下了两个杀手。然而这两个杀手也是最强的!
  “我觉得你应该转过头去跟敌人拼命。”
  楚衡闻言有些诧异,“你不想活了?说不定我们还能跑掉的。”
  墨九摇摇头,“我之所以能够冒充小姐,一方面是因为这一身衣物是小姐的(有点小抱怨),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当初小姐功力报废了。可修炼过的人和没有修炼过的人差别还是很明显的,敌人若是再追近一点就能够分清了,到时候一个留下对付你,一个回头追杀小姐,怕是最终功亏一篑!”
  楚衡脸色一沉,这是他疏忽了,“那你想……”
  “这样吧,你将我的月钱长到五十两,我就往城外跑将其中一个杀手引走,至于剩下的那个就只能你自己解决了。这样应该能够给楚青雪争取更多的时间。”
  楚衡眼中闪过一丝难过,低头看着墨九纯净的眼神心中感动不已,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女孩独自面对杀手是没有任何幸存道理的。展颜笑道:“好啊,如果这一次你能回来,我给你涨到每月一百两,等到了天都城少爷带你去买好看的裙子,也不用老捡小姐的衣服。”
  墨九笑眼微眯,“成交哦!”伸出一根手指。
  楚衡伸手拉勾,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做这种幼稚的动作了,只是他做梦都想不到,与他再次做这种动作的却是一个即将逝去的鲜活生命。
  归海一幻:你可能觉得用一个丫鬟的命换了自己妹妹是血赚,但我觉得你可能要亏!
  楚衡这时候哪会搭理归海一幻,伸手在墨九的背后推了一把,利用柔劲让她尽量跑的远一点。手掌在背心处感受到的点点温热,令楚衡心中悲哀更甚,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份温热将彻底凉下去。
  带着这份悲怆,楚衡将符月斩挂在肩头速度陡然飙升向另一侧射去。
  两名杀手见状对视一眼也同时分兵追击,而楚衡在逃跑途中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追逐墨九的杀手,这个背影他要牢牢记在心里,如果他今天能够活下来,一定让其不得好死!
  “转轮王麾下白无常请楚衡公子上路!”
  楚衡毕竟不像海少羽那么擅长轻功,在实力有差距的情况下很快就被对方追上了,而一句充满了戏谑语气的呼唤也道明了身份。
  归海一幻:小子,你的机会来了!在阴曹地府中,判官之下还有牛头马面,然后才是黑白无常,一般黑白无常的实力都仅仅是四环而已。你与其就差了一个级别!
  楚衡双眼一亮但速度转眼更快,“死老头子你坑我!阴曹地府的四环能够和水货四环一样吗?”
  归海一幻:是不一样,但你有其它办法吗?
  这话就很打击人了,他确实没有其它办法,而且也不能再跑了,否则没有逃过追击自己就先累垮了。想定转身停下,而杀手也同时站在了楚衡三米处。
  借着周边建筑中映过来的灯光,楚衡也终于看清了杀手的样子,说是白无常但却穿着一身的夜行衣,从这点上看似乎有点不敬业。但面色青白嘴唇血红的样子还是颇为吓人的,尤其是在配合上那好似皮包骨的消瘦脸型,还真跟鬼似的。
  “对方付了多少钱,我付双倍买自己这条命!”楚衡说着将符月斩提在手中,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白无常身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杀手,当然不会临时改变任务收钱,只是当看到那符月斩的时候有些迟疑,“出云山的弟子?”
  楚衡低头看看手中的符月斩,“不错,还是山主的亲传弟子,给个面子呗!”
  白无常大笑,“哈哈哈哈哈,十尊者之一归海一幻不自量力去惹烬皇而陨落的事情虽然对于世俗来说是个秘密,但在我们这些门派之中不过是个笑话。”
  楚衡沉默,指环中的归海一幻已经炸了。
  归海一幻:你完了,知道吗,你完啦!你特么摊上大事啦!楚衡,干他,狠狠的干他!(艹皿艹)
  楚衡眼角跳了跳,有点吵。抠抠鼻子一脸无奈道:“我也想弄死他,但问题是打不过啊,怎么办?”
  归海一幻:不要怂!老夫教你天罗地网符的画法,将他凌迟处死!
  楚衡挑了挑眉毛,这老货终于肯掏点压箱底的东西了。
  ……
  另一边,墨九跑了大概有五百多米的距离后终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这不能修炼就是麻烦,冲刺个五百多米就像肺要炸了似的。
  “你不是楚青雪!”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声音中还带着点颗粒感,好像有什么东西阻碍了发音。墨九回头望去,这位杀手那张脸颇有点严肃,看起来就跟白天时看到鄂隆的感觉很像。
  “你也是当官的?”墨九长长的缓了口气问道。
  这杀手上下打量一番却是摇头道:“你不是楚青雪。”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楚青雪?”
  杀手冷道:“传闻楚青雪姿容姣好,且已经达到了二环修为,就算根据情报之前散功了,但是之前的身体基础已经打下,绝不会因为快跑了这么一段路就感觉劳累。”
  墨九怒,长得不好看真是对不起啦,“你还真机灵呢!那么,我既然不是目标,你们也没有收杀我的钱,是不是就不用动手了?”
  杀手盯着墨九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任何阻碍我完成任务的人,都要死!”
  “可我没有阻碍你啊,你要杀转头再去找找就是了嘛!”墨九无辜,又特么不是她主动过来代替小姐的,你有怨气去找楚衡啊~!
  杀手却有另一个逻辑,“哼,你将我们引出来,那么肯定是已经让楚青雪跑掉了,我回去如何还追的到。不过没关系,想必你一定知道楚青雪的下落。”
  墨九抿抿嘴,她该怎么说呢?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杀手却没有注意墨九那别扭的表情,缓缓伸手自腰间解下了一个布袋,袋口拉开从其中掏出了一个足有手掌那么大的灰色蜘蛛!
  “此蛛名为三眼石蛛,由于只有三只眼睛所以经常看不到危险,哪怕是被攻击了也不会动。但它的血液中却含有剧烈的毒性,只需要在皮肤上沾到一点点就会陷入麻痹石化状态,然后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而三眼石蛛就会循着气味找到猎物,并一点点的啃食。”
  墨九眨眨眼,有些不解道:“嗯,很有趣的习性,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你难道是学堂里教书的。”
  杀手冷笑,“现在你告诉我楚青雪的下落,我就便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就让你尝尝一点点被它啃食的痛苦与恐惧。”
  墨九双眼一瞪,“这么残忍?我跟你说,为了你自己好,也为了这三眼石蛛好,我再给你个机会组织语言,否则吓到我了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杀手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似乎他并不是怎么在乎情报,更感兴趣的是折磨眼前的小丫头。就这样,杀手一步步的向墨九靠近,伸手平摊将那三眼石蛛渐渐靠近墨九。
  墨九有些不爽,虽然功德之体不可能会怕什么毒素,但被那玩意儿咬一下也挺恶心的,再说她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杀手,要不……劈一刀?可……好疼的!
  杀手看到墨九那别扭纠结的表情明显是误会了,还以为墨九打算求饶了,谁知道就在这分神之际,一道白影咻的一声从眼前晃过,只见一个毛绒绒的软软小爪子啪一下拍在了他的掌心,嗯,还挺舒服的。
  然后,三眼石蛛就被拍扁了,一身的液体迸溅的满手都是!
  “啊!我的三眼……”
  咚!咚!
  第一声是杀手浑身石化僵硬仰头倒地的声音,第二声是琉璃兔大头朝下趴倒的声音,不过这货早有准备,两只大耳朵直接垫在了脑袋下面。
  琉璃兔:拍马屁作战,成功!耶!
  墨九乐了,伸手将琉璃兔抱起,笑道:“干的漂亮,不用担心,三眼石蛛的毒有时效性,最多一个时辰就恢复了,若是有灵力缓解还会更快。”
  一边捋着兔子一边在杀手惊讶的眼神中来到他跟前,“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很简单啊,我师傅没法教我读书写字但却教会了我不少分辨毒药的方法。只可惜,因为眼睛的问题,我只会分辨不会炼制,否则也不至于被你追不是?”
  杀手双眼瞪得老大,半张脸都胀红了显然也在用灵力驱逐毒素,不过墨九自然不会给他机会翻身。但也不着急,说出来有点可笑,这杀手将三眼石蛛培育的挺饱满,她对这三眼石蛛的毒素有着充分的信心。
  “可惜了,你知道吗,三眼石蛛全身最有价值的是蛛丝,其只需要经过简单的编织就能够达到硬抗神兵的程度,只不过想要让三眼石蛛产丝有些困难,需要特殊的药物罢了。”墨九一边说着一边在杀手身上开摸,就像师傅说的,如果打完怪不摸尸,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打开瓶塞,那杀手的眼神顿时兴奋了。只见墨九闻闻又舔舔,“忘川河水?阴曹地府的招牌毒药呢,不过好像是稀释了不知多少倍的,可惜,也就做做毁尸灭迹的勾当罢了。”
  杀手懵了,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一个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小姑娘在品尝了阴曹地府的招牌毒药之后,做出了评价,还是个差评!
  墨九再掏,又是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塞闻一闻,这一次却没有尝,因为那股子直冲鼻腔的尸臭让她有点恶心。不过有些让她在意的是,这东西她竟然不认识,想了想伸手就倒在了杀手的手背上,还很贴心的涂抹均匀。
  杀手懵了,感受着手背上的轻柔,心里越发想哭了,那个东西不能往自己身上抹啊!
  墨九站起身,一边撸兔子一边好奇的等待着,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杀手身上却一点变化都没有,而那杀手好像也松了口气。
  “奇怪,什么效果都没有?还是说要口服?”
  杀手心肝猛的颤了颤,你不要过来啊!
  墨九有些费劲的扒开杀手嘴巴,将小瓷瓶里的尸臭黏液倒了点进入,这回看到效果了,那杀手一脸铁青白眼大翻。
  “什么嘛,仅仅是简单的口服毒药吗?这么大味道谁会吃啊!”有些不爽的将两瓶毒药塞进包袱里,然后又向杀手摸去,只是这回就没有什么战利品了。看得出来,这个杀手似乎并不是以施毒见长的,身上仅有的毒药就是忘川河水这种招牌毒药,还是稀释过后用来毁尸灭迹的。至于另一瓶不知道什么的毒药和三眼石蛛估计也是有什么特殊用途。
  轰!
  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巨响,抬头眺望,是从城主府那边传来的,看来那鄂隆与判官打的很激烈啊。
  墨九摇摇头,左右撒摸了一圈在杀手视线中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再出现手中却是多了一块儿板砖。
  “你说说你,做杀手的也不说带把匕首,难不成杀人都靠特殊的武学?那多没效率!害的我还得到处找武器。”墨九抱怨的说道,同时挥手下砸。
  砰砰砰!连砸三下震得手疼,杀手双眼含泪各种憋屈,额头的鲜血流过双眼果然为夜晚增加了一层血色。
  就这样,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久到墨九只顾着感叹修炼者的身体果然强大啊,在拍碎了第十二块砖之后,这杀手终于解脱了。
  “唉对了,忘记问这个杀手叫什么名字了。”墨九随手将碎砖扔掉,重新抱起兔子道,一身汗水快要将裙子都湿透了,看来她以后有必要锻炼一下身体,不求像修炼者那么夸张到能顶刀剑,至少让体力好点。
  就这样,墨九嘀嘀咕咕的向城主府的方向走去,琉璃兔眼神中带着询问,墨九见状明了解说道:“我又不是他的保姆,要想成为高手,这点点考验总能够度过吧。”
  ……
  白无常并不知道同伴死的憋屈,只是还在全力追杀着楚衡,他没有想到这小子如此滑溜,似乎能够借助他的气势来躲避运动。不过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四环高手,可不是那种水货能比。仅仅三招过后他就看穿了楚衡的身法奥妙,紧接着开始变换自己的气势,使得楚衡难以借力。
  不过这一切都在楚衡意料之中,见到敌人气势一改他也跟着换了战斗节奏。符月斩翻转之间使出归海一幻临时创造出来的招数。
  这倒是唬了白无常一下,在他的印象中这符月斩分明就是个法宝,什么时候可以拿在手中砍人了?难道是出云山的低级功法?
  看得出来这招数确实有精妙之处,像正统的下劈斜撩等动作完全没有,都是从刁钻的角度进攻,然后专门切你难受的点。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的避开了跟白无常硬撞,让他一时间无法利用功力欺负人。
  不过也就这么一阵子罢了,当白无常适应了攻击节奏之后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逼楚衡正面硬抗,那就直接放大招了。
  咚咚咚!一根根白影在月色映照下显得森寒摄人,骤然出现令除恶航仓促间将符月斩直接挡在了面前。
  叮!金属交鸣刺耳,澎湃的巨力直接将楚衡身体击飞,漫天碎裂的金属碎片让他心中一沉。
  符月斩碎了!
  看着那圆圆完美的结构崩碎,楚衡情绪受到了巨大影响,有种美好被撕开的既视感,难受!
  归海一幻:这是白骨神魔金身法!是阴曹地府的招牌功法,练成之后可以凝聚一个白骨巨人金身,力大无穷非常厉害,注意千万别被它打到。
  楚衡闹心的站起,“都叫白骨神魔了还接什么‘金身’啊,给自己的功法贴金?”
  归海一幻:白骨是实质,成神成魔却是未知,关键还要看其炼制的材料到底是什么。如果你用大德高僧或者举世闻名之贤者的尸骨炼制,那么这白骨神魔是有可能跟自身融合的,这才有了金身一说。
  楚衡眉头紧锁,眼前的白无常显然远远没有达到功行圆满的阶段,其背部伸出来的骨刺仅仅只有四根,像是背上长出来了四条昆虫节肢似的。
  不过有了这个变化之后白无常的攻击方式却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那四条骨刺竟然真能起到像昆虫般爬行的作用。而且还是在虚空中爬行!
  归海一幻:咦?这是……这家伙用的什么材料练白骨神魔?
  楚衡哪有时间帮他问白无常啊,眼看这白无常那张吓人的脸吊在虚空中向他冲来,他只能狼狈的各种翻滚躲避。
  嚓!一丝鲜血溅到地上,人的双眼终究有局限,是没有办法盯住所有攻击的,何况白无常的攻击还那么频繁。
  就这样,一旦第一滴血飞溅出来,楚衡身上就像是开了闸一样,伤口越来越多,鲜血也流的越来越多。终于,在一次躲避不及后,楚衡被骨刺钉在墙上。
  “啊!”楚衡痛呼出声,回头看着小臂被刺穿钉在墙上,而白无常那张脸却得意的靠近过来。
  “你倒是再躲啊!”
  楚衡看对方眼中那戏谑就知道这货在享受虐待的快乐,他也适时的露出一抹求饶的表情,“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别杀我!”
  “哦?说说你有什么。”白无常乐了,心里还真有点期待呢,毕竟是定远将军的儿子,说不定兜里真有点好东西,嗯,拿完东西再傻也不迟。
  楚衡挑了挑眉头笑道:“我有一招符法,叫做天罗地网!”
  白无常愣了一下,奇道:“那不是出云山的一个符阵吗?”
  “没错就是出云山的符阵,不过外人不知道,天罗地网靠的并不是多张符咒所组成的阵法,而是这阵法本身就是一张巨大的符咒。”
  白无常突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刚要动手却发现骨刺断了,断了?断了!
  骨刺横切面光滑如镜,完全看不出是被什么切掉的,只听楚衡接着又道:“既然叫做天罗地网,其关键就在于编织,以我刚刚的动作为例。无论是躲避还是攻击,你我辗转腾挪都是在方圆百米之内,不是我逃不出去而是我在控制距离。这每一次运动都是画一道符文轨迹,而就在刚刚,你将我钉在墙上的瞬间,算是助我完成了这天罗地网符最后的一笔!”
  楚衡一咬牙将小截骨刺拔出,忍着疼擦着汗,“说起来这天罗地网也有你的功劳,自然要让你做第一个品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