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一章 意境变异·谏院御使·定远侯

  楚家的家传武学很特殊,那是一种充满了文人骚气的功法,名为风花雪月四字秘典。
  这武学算不上是绝学,因为它没有打基础的一至三环功法,也没有后期七至九环的发展潜力,但其在四至六环阶段却是独树一帜且实用强大的。
  烬皇曾经告诉过墨九,一至三环是打基础的阶段,而四至六环修炼的则是意境。只不过意境这个东西实在太抽象,而且也太过依赖于悟性和机缘。如果说一至三环只要你肯努力还有机会达到的话,那四至六环就太过飘渺了,如果运气太差的话,搞不好一辈子都领悟不来任何意境。
  而楚家的武学却能够让你按部就班的领悟指定意境,从这点上来说,楚家武学相当可怕,完全可以跟那些出云山自动衍生神通的绝学相媲美了。毕竟衍生神通还是大后期的事,但楚家武学却适用于中期发力。
  所谓四字秘典指的就是风花雪月四个字,也是四种意境,修炼方法也非常简单。在楚家子弟出生之时,利用第一次天恩的机会同时将一副蕴含着风花雪月四种意境的画面打入婴儿脑海。当孩子长大到懂事的时候则可以通过打开脑海中的画面来领悟四种意境。
  不要以为这很简单,婴儿的身体与脑域本就脆弱,如果不用楚家特殊的方法很容易就将婴儿弄死了,这也是楚家武学的精髓所在。当然,人的潜力是有限的,一般情况下只能领悟一种,至于哪一种则要看个人的喜好。
  楚家大公子楚彧为人清冷且对于争权夺利之事毫无兴趣,这在定远将军看来是缺少了一点血气,再加上其为人沉稳,跟楚衡那浪子习性有很大出入。所以定远将军当初劝他领悟的是雪字意境,只不过这一次定远将军看走眼了。能够去学医的人在内心深处往往有着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热情,这就与雪字意境不是很合,以至于卡在了三环不得突破。
  楚家二公子楚衡,从小就皮且性格跑偏随着年纪增长越来越严重,再加上那一身浪子习性,定远将军本来建议他去尝试领悟风字或者花字意境,谁知道这货早早就选定了月字意境。对于儿子的执拗其实定远将军也不在意,反正四字意境没有什么强弱之分,既然喜欢就领悟好了。但这一次定远将军又失算了,楚衡选择月字意境不过是因为满月是圆的!对,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但问题是所有人都明白,月有阴晴圆缺,只有明白这点才算是完整的领悟了月字意境,你特么光盯着满月领悟能前进才怪哩。也正因为如此,楚衡跟他哥一样,一直卡在三环不得寸进。
  楚家三小姐楚青雪,从出生时候就得到了定远将军的宠爱,根据过去的经验,凡是楚家女孩当修炼雪字意境时往往美丽可爱,也因此给她名字中加了个雪字,算是一种祝福。定远将军对于这个小女儿可是很上心的,虽然不免联姻但经过多方挑选从小就与宁国公府定下了亲事。表面上看着好似不自由,但这其实真的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所能给予的最好的爱了。而且当看到女儿真与那宁怀志情投意合时,定远将军也是老怀大慰。如果说有遗憾,那就是看着女儿情根深种荒废了修炼时有些无奈,但定远将军一直觉得女孩如果嫁得好,未来就会幸福的,至于修炼什么的,不必强求,所以这就导致楚青雪上好的资质被浪费了,甚至于做选择的时候都不管合不合适就随便选了一个。
  从这个角度来看,定远将军也是太难了!
  当然,无论领悟了什么意境,在进入四环之前都是外人所没有办法知道的,可现在几乎全城人都知道了楚彧的选择。
  原因,都是因为那一场黎明之前的雪!
  别看行刑时那些老家伙痛心疾首的样子,但他们并不是什么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青天大老爷,整个天都城的人都知道,他们不过是一群又黑又狠的政客。
  而当他们的智商遭到碾压黑不过别人的时候,他们就只剩下狠了。于是才有了那几乎掀桌子式的买凶杀人戏码。
  只是想要杀人也得找到目标的位置不是?阴曹地府只管杀人拿钱可不会附带搜索业务,所以要想杀楚彧就得先找到他的位置。很无奈的是,楚彧在天都城翻云覆雨闹腾了那么久,这些官员根本就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
  以前也就算了,当得知第二天楚彧就要上朝面圣时,这些人就再也等不了啦,他们将目光放在了整个天都城唯一有可能知道楚彧去向的人身上,也就是楚彧的未婚妻刑部捕头祁红。
  祁红身为刑部捕头,想要抓捕她简直太容易了,光是刑部内部人的追捕就无法逃脱。事实证明,有资格做反派的那智商也不差,他们这一次算是找对了目标。祁红确实知道楚彧的藏身之处。
  只可惜,这些人最终也没有得到有关于楚彧的任何情报。而祁红也创下了一个前无古人的纪录。自刑部创立以来,从没有人犯能够在不间断的大刑之下保守秘密,祁红,做到了!
  大约六个时辰,刑部所有的刑罚轮番在祁红身上使了几遍,就连施刑者都换了三茬,祁红却依旧没有出卖楚彧。
  那些人无奈之下只得在楚彧上朝的途中刺杀,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也是个无奈的行动。最后的结果就是转轮王被战神殿镇守赫渊击杀。
  而当楚彧彻底洗刷了父亲的冤屈、所有罪犯一一落网之后,才知道祁红仍旧被关在刑部的大牢之中。他没有来得及见祁红最后一面,当其将祁红抱出刑部的时候,祁红已经死亡超过半个时辰了。
  从刑部到楚府,大约要经过小半个天都城,早已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祁红就那么被楚彧抱着回到了家,以楚门祁氏的身份刻下了灵牌。沿途百姓无不噤若寒蝉,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刺眼的雪花。
  那不是纯净的白雪,也不冷,那是能够将悲哀渲染整片天空的红雪!
  至此,楚彧突破到了四环,领悟意境跨入了修者的行列。在天都城所有百姓面前突破的。
  同样,伴随着力量的强大,一根根白发也出现了,每走一步的楚彧都像是一个即将逝去的人,每生成一根白发都像是渐渐被时间所遗忘。
  那一刻所有人都生出了一个共同的念头,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个男人就要离开了,他好像已经没有了活着的意义。
  最后,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楚彧没有追随祁红而去,当楚衡等人到达天都城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形象的大哥。
  “我打听到的消息就是这些,其余的还有什么内幕就不是街口的那些包打听能够弄明白的了。”海少羽长叹了一声结束汇报。
  同桌的楚青雪早已泣不成声,而楚衡手指不停缠绕着额间的流海,一个没控制好将头发生拽下了一缕。“这么说,我大哥已经四环了?红雪……他的意境变异了!”
  意境变异!这个词不了解的只会觉得新奇,但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其代表着什么。
  当世绝学没有任何一个是为意境变异者而创造的,也就是说,要么其自己通过天恩获得功法,要么就只能靠着领悟自己生生趟出一条路来。
  意境变异并不常见,甚至可以说非常罕见。那需要在领悟意境的同时将某些特殊的情绪或者外界因素融入进去。而人类的感情太复杂了,个体的不同决定没有谁的情绪是完全相同的。
  从未来的发展来看,这算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但是从短期的情况来说,这可能成为护卫楚彧安全的巨大筹码。因为变异的意境虽不说一定比正常意境强,但往往拥有着特殊的功效,在没有彻底弄明白之前,没有人敢贸然去进攻楚彧。否则即使是修为超过楚彧的也很可能被反杀。
  更何况,寻常突破四环的新人其意境影响范围充其量也就方圆十几米的距离而已,可楚彧却影响了小半个天都城!这个实力就有点让人触目惊心了。
  这显然是个让人悲伤的话题,墨九还太小不怎么明白什么是爱,其生长的环境也让她没那么多愁善感。只是她依旧知道,楚彧很可怜,需要安慰一下。
  “那个……你们其实不用为楚彧的未来担心,虽然没有专门为意境变异者创造的功法,但还是可以根据意境的不同选择一些功法的。就拿大公子为例,嗯,红雪也是雪嘛,可以……可以学出云山的冰魄符经嘛!”
  墨九笑起来傻fufu的,却是将楚青雪逗的破涕为笑,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你以为出云山的绝学那么好学哒,而且什么冰魄符经我根本都没听过。”
  文渤和海少羽自然知道墨九是为了缓解悲伤的情绪,便也跟着数落起来插科打诨,但听者有心,楚衡却是第一时间就开始咨询起了归海一幻。
  归海一幻也是干脆的可以,直接就将冰魄符经整个念给楚衡听。同时心头一阵乱颤,这丫头该不会知道我的存在了吧,有点怕啊!
  墨九与归海一幻这毫无商量的一搭一和倒是解决了楚衡心中的一个忧虑,只是抬头看看围在一起的众人,突然间有些茫然了,我们该做些什么?
  相信这也是大家的感觉,一路上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如今冷不丁安全下来,却是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当然,这也仅仅是暂时的,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又会回归平淡。
  楚衡还是二少爷,楚青雪还是小姐,文伯代替了之前的忠叔成为管家,海少羽做了护院估计以后小姐门外一定非常安全,墨九成了大丫鬟以后手下肯定有很多侍女可供差遣,想想还挺带感的。
  唯一的变化,也许就是,庇护楚府的那颗大树从楚蟾变成了楚彧!
  “大哥呢?”楚衡长长的喘了口气道。
  楚青雪抹了抹眼泪答道:“昨天从刑场回来之后就没见到了,晚上好像回来的很晚,然后就是早上上朝去了,似乎是皇帝有赏赐。”
  楚衡闻言点点头,想了半晌问道:“咱们还有多少钱?”
  楚青雪愣了一下望向墨九,墨九眨眨眼望向文伯,文伯好笑的摇摇头,这么大咧咧的少爷小姐女使也是很少见了。
  一般大户人家都会由主母或者后院当家人来管账,实在没有也是贴心的女使把持财物,毕竟女人在财务方面有些先天的优势。哪像楚家,说了让文渤当管家就直接将小金库都扔他这来了,可倒是省事,当然这份信任也很让人不知该说什么。
  “现钱没有多少了,无论是大公子那边还是咱们这边在逃亡躲避期间都需要钱财,不过楚家的产业也不少,只需要走一圈应该就能收回来不少。”文渤边说边从一个小木匣子里掏出许多地契与商铺的各种买卖契约,其实定远将军由于怕皇帝忌惮在天都城的产业并不多,若想要靠这些产业养太多的人有点困难,但若是想要养这有限的几个倒是不难。
  楚衡摩挲着下巴想了想,吩咐道:“文伯一会儿准备一下吧,带小九去找人牙子,买些仆人婢女。”
  “嗯?现在买卖奴隶是违法的,抓住可是要凌迟处死的。你这刚来天都城就要搞事情?”墨九瞪大眼睛,心里想的却是难道我师傅刚走没多久,对天下的威压就减弱了?
  楚衡摇摇头,“所有仆人婢女都是以雇佣契约形式买来的,即使官府问罪也不过就是不察之罪,充其量就是罚点款,这也是人牙子用来打消买家顾虑的一种方式。至于人牙子自己,只需要不被抓住就好。”
  墨九撇嘴,这小动作还真多呢,“那也不用向人牙子买吧,不是有教坊司嘛!”
  花国的教坊司曾经在烬皇的干预下经过了一次改革,以前教坊司就是官方办的女支院,里面都是一些被抄家灭族牵连的女眷,专供皇室贵族享用发泄玩乐的地方。后来则成为了一个官方的培训组织,虽然培训的依旧是那些罪人家眷,但已经不再进行卖身之类的行当了,只是佣人而已。
  不过有罪之身并没有改,本身不得进行任何自主产业的经营,也就是说,一辈子都只能是佣人。除非是为国家立下大功,由官方亲自承认才可以摆脱低人一等的身份。
  咦?话说以她师傅那个性格,怎么会去管这种闲事?嗯,有时间得好好查查。
  楚衡没想到墨九的思想已经跑偏了,只是说道:“危险并没有结束,大哥这一闹怕是会被皇帝忌惮,我们若是不主动暴露一些问题,总让皇帝这么小心注意着也不好。何况,找人牙子买仆人婢女才更方便各方势力往这个家里塞人啊!”
  这话一出口大家就都明白了,说到底,没有了定远将军,这个家其实是已经败了。之前楚彧未曾进入官场,更没有参加什么科举,也就是说没有功名在身没法继承定远将军的职务,虽然有爵位有俸禄但没有实权。
  如今皇帝无论是出于补偿还是什么其它目的,这大哥下朝回来肯定是要背上一个官职的。只是就算用脑袋想也明白,必然权利不大。如果是寻常书生才子也就算了,可大哥在布衣之时就有能力将整个天都城搅得天翻地覆,一旦有了官职,哪怕很小也不会被朝野上下轻视。那么各方势力难免会想着往这个院子里安插一些探子。
  如果楚家三兄妹严防死守就会令人猜忌,现在楚家刚刚遭逢大变,确实不应再做出头鸟被人注意了。
  墨九撇撇嘴,这一个个的心思都跟迷宫似的,“行,等大公子回来我们两个就去,对了,有没有什么要求?”
  楚衡无所谓道:“反正也多是其它势力的探子,就尽量找些好用的吧,省了我们自己培养的程序。对了,价格上要狠狠的压一压!哼!”
  墨九和文渤对视一眼乐了,价高就走!反正不是我们求着他们来卧底,我们不着急。
  正说着,大门处响起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楚衡挑了挑眉毛起身去迎接了。
  “二弟,一会儿去找些油来,这门轴需要些润滑。”楚彧晃了晃大门,脸上还是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可那花白的头发却刺眼无比。
  楚衡愣了一下点头答应,如果不是刚刚听了海少羽的汇报,他哪里能够想到大哥在那段时间竟然经历了这么多。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与你讲讲。”楚彧当先进入前厅,似乎也没有什么背人说秘密的意思。
  楚衡跟随楚彧来到前厅坐下,两兄弟就这么沉默着谁也没说话,好一会儿楚彧上下打量了一番楚衡,笑道:“一路上难为你了,为兄当时所处环境也不好,却是没有办法再顾忌到你们了。”
  “大哥你了解我的,平时一向只有我欺负人的份,哪有人能坑我啊!”楚衡说着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那得意的模样像是并未听说刚刚的噩耗似的。
  楚彧轻笑,看了一眼他不停乱颠的大腿,“以后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毕竟以后是侯爷了。”
  “嗯?”
  这一点楚衡没有想到,定远将军楚蟾镇守一方,本身也是有世袭爵位的,所以称其为定远侯也没错。不过只有在天都城这些贵族之间才这么称呼,而在军队里和地方上,大家还是更认可定远将军这个称呼。
  “大哥你不继承爵位?”
  楚彧摇摇头,“我接受了皇上安排的官职,然后要求改换爵位继承人为你,也算是让你有个保障。”
  “保障吗?这么说,父亲和嫂子的仇还没有报完呢!”楚衡悠悠叹道,揉了揉眉心,估计以后有的忙了。
  楚彧却是开口否定,“已经报完了,那些被斩首的官员上面是二皇子,二皇子如今已经被贬为庶人圈禁皇宫一角。二皇子的亲母梅妃被赐了三尺白绫。其亲族一家尽皆充军或编入教坊司。主持抓捕你嫂子的刑部官员在昨夜就自尽了,负责刑讯的酷吏也被刑部交出以渎职罪斩首。能报的都报了!”
  楚衡沉默,什么叫做能报的都报了?那还有不能报的喽!
  楚衡与楚彧冷冷的对视,突然间感到有点想哭,这双眼睛依旧像以前那么暖,可太镇定了,也太平淡了,像是一滩死水……
  “还没说皇上给了你什么官职,几品的?威风吗?”楚衡受不了这个气氛,打个哈哈笑问。
  “谏院御史。”
  楚衡恍然嘁笑道:“还真没有什么权力呢,呵呵!”
  花国的谏院其实就是给皇帝提意见的,属于文官中最会耍嘴皮子的那一批,他们的宗旨是要皇上变成更好的、更好的、更好的……的皇上,如果这个皇帝能够做到前无古人那就是他们的光荣了。当然,这也是皇帝储备人才的地方,往往一些有能力却没有机会立功的人都在这里。啥时候皇帝让你办事办好了,则会直接被调入户部吏部兵部等重要部门。而往往皇帝选择钦差的时候也会从谏院里面挑选。
  你要说权利,谏院的人还真没有什么具体的权利。但你说不重要那也不是,里面都是些有能力的才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崭露头角。所以让楚彧进入谏院也勉强可以说是皇帝对他的看重。
  但,肯定跟之前的定远将军天差地别了!
  “皇上赐下了仆人侍女三十人,一会儿估计就到了,你让文伯安排一下,毕竟是宫里来的,不要让他们负责太过辛苦的工作。”楚彧接着说道。
  楚衡点头,“放心,我之前已经让小九去找人牙子买仆人了,会有人争着抢着干重活的。”
  楚彧闻言看了看楚衡笑意似乎多了一点,想了想道:“有一句话要与你说,但你要记住,出了我口进入你耳,便到底为止,绝不能有第三人知道。”
  楚衡正襟危坐,只见楚彧望了一眼外面的天空,有一朵乌云缓缓遮住了太阳。
  “咱们这个皇帝……很没有担当!”
  楚衡眨眨眼,起身向外走,“我去看看宫女们来没来,听说宫里的女人都很漂亮!”
  楚彧望着楚衡活泼的身影远去,眼中多了一丝欣慰,“爹,我早说过,二弟不用你操心的。”
  墨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