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三章 三个大爷·容四娘·来搞事的

  定远侯府有三个大爷,这是最近在天都城间流传甚广的韵事,一个是护院海少羽,为人尖酸刻薄最喜欢的就是找各种下人的麻烦,什么门槛上有灰、墙角蜘蛛网不美观、太阳升起的角度不对等等理由,都可以将男仆开除撵走。偏偏定远侯府的两位公子一位小姐都视而不见!
  另一个大爷是个名叫小九的大丫鬟,这个丫鬟可不得了,在定远侯府几乎是横着走的存在,虽然名义上还是侍女但仆人们私底下都叫她九小姐。据说当初以身犯险引走了阴曹地府的刺客所以算是对楚家有救命之恩的,因此楚小姐一直将其当成是妹妹一样看待,这就让这丫头有点横行无忌的趋势。不光能够随意打骂二公子甚至还能直接从账房处取钱!
  最后一个大爷,是真大爷,名叫海大富,不过听少爷小姐都叫他文伯。这位老人家做事沉稳颇有手腕,即使是那些从宫里出来的下人也不敢在其面前造次。曾经有个侍女仗着在宫里某位贵妃手下当过差就想嘚瑟,结果被海大富一瞪眼就给吓尿了,最后以有辱斯文不成体统的名头撵了出去。
  总之吧,这三个大爷现在颇有点凶神恶煞的意思,也使得定远侯府在天都城的佣人圈子里臭名昭著,若是有哪个下人不听话,管事的便威胁道:把你卖进定远侯府去!
  对于这事楚衡反倒开心不已,少了些监视的探子,他巴不得呢。只可惜,这些下人也多是身不由己,再苦再累也是任务不是!每天唯一期盼的就是今天三位大爷心情好点,这样他们至少能少受些罪。
  嗯,今天看起来九小姐的心情就不错,其昨天从管家那里预支了一千两银票,当时可是惊掉一众仆人的下巴,也再一次让他们深刻认识到了这位九小姐的分量。
  “文伯,这事其实不用跟我一起来的。那老板娘看起来非常和善不会骗我的,何况骗我的代价可是很严重哦!”墨九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身边文渤却是好笑道:“昨天给你钱的时候忘问了,今天好在反应了过来,我问你,那醉仙楼现在有很多人觊觎,你打算怎么办?还有你大字不识几个,人家的协议地契你看得懂吗?”
  墨九却是早有想法,“我是定远侯府的女使,现在天都城谁不知道我在定远侯府那是横着走的,我的名下有家酒楼那不就相当于告诉别人,是楚家买了酒楼嘛!至于契约就简单了,我可以拉着老板娘一起到官府公证登记一下,自然不需要我去认字。”
  文渤翻了个白眼,“你能横着走是因为楚家那两兄弟要拿我们做挡箭牌,他们不好出面处置那些探子的,你别真不知好歹。”
  “我知道啊,所以我预支月钱的时候都没有背着他们,就是要让他们将消息传出去,以为是楚家的人看上了酒楼。如今大公子是皇帝面前红人,没有哪个势力会因为一个酒楼而得罪楚彧的。”墨九挑了挑眉头,笑的很是鬼精灵。
  文渤见状哭笑不得,好吧,他其实对墨九还是挺放心的,有时候比对海少羽还放心。主要是他认定了墨九寒冰巨国皇室之后,见多识广从小又过了苦日子,这心思绝对比海少羽要深沉。之所以还抽时间跟过来是因为他也很好奇,被墨九看上的酒楼是什么样的,嗯,也对那仙人倒的味道有些好奇。
  “你很缺钱吗?小姐之前上街给你买了不少的衣物首饰吧,都没有见你带过。”
  两人一边晃晃悠悠的逛街,文渤一边问道,墨九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太麻烦就没带,而定远侯府的那些产业多是地产庄子,再就是定远城那边靠海的盐产地,这些产业的收入虽然不少,但往往是按日子上交的,算是死钱。另外也没法做账,属于完全暴露在朝廷眼皮底下的。真要是哪一天,两位公子跟朝廷翻了脸,这些产业立刻就会被查封。到时候你兜里有几个铜板都会被人知道,这多可怕!而酒楼就不同了,每日银钱收入支出相对混乱,能够暗中截留很多,也方便公子小姐以后做事。”
  文渤表情严肃了些,叹道:“你都想到这一步了,看来你是肯定,未来会有一日大公子要跟朝廷翻脸?”
  墨九顿时笑容诡秘,阴仄仄道:“这可是你说的哦,跟我无关,人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个可怜弱小的小丫鬟,还无助!”
  文渤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墨九演戏,再抬头,醉仙楼的招牌已经映入眼帘。
  刚刚到达门口已经能够闻到四溢的酒香,仿佛在牵引着你的舌头往酒楼里面钻。文渤眯起双眼一副超级享受又提醒自己克制的样子,墨九见了直接笑喷。
  “要不这一千两算你的怎么样?”
  文渤抿了抿嘴,“闻着香也不代表喝起来就……嗯?怎么这大酒味?”
  墨九也愣了一下,昨天还没有这么大的酒气呢,两人对视一眼赶忙往里面走,这么大的酒气肯定是酒液全洒出来才有的。
  果然,一进去就看着几个看起来人狠话更多的混混正耀武扬威的往地上摔酒坛,而四娘则抱着小峰缩在墙角。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恐惧,只是警惕的看着这些混混。
  “嘿!我这暴脾气!”墨九顿时就不干了,这醉仙楼马上就是咱的产业了,你闹事岂不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功德之体面子,不给功德之体面子就是不给老天爷面子,你还想混?
  就在墨九低头寻找板砖的时候,最先炸了的却是身边一直稳重的文伯!
  “吼!都给我滚!”
  轰!呼!
  狂暴甚至犹如实质的血色杀气一瞬间炸开,整个醉仙楼都像是陷入了时间静止一般,杀气所过仿似剥夺了万物的颜色,那些打砸胡闹的混混瞬间就瞳孔放大晕倒在地,干脆的令人咋舌。
  “嘶!”墨九打了个寒颤,倒不是说被那杀气影响到了,而是被那一嗓子吓了一跳。
  哇啊!
  凛冽的杀气猛然一滞接着犹如潮水般退去,文渤的视线放在了那个已经被吓哭了的小胖子身上,原本血色的瞳孔转眼就变得温柔起来,嗯,以前看海少羽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这么温柔。该怎么说呢?海少羽不愧是捡来的孩子。
  咦?墨九中止胡思乱想突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刚刚那么狂暴的杀气笼罩下,四娘和小峰竟然都没有晕!这个就……有点厉害啊,要说小峰是个弱智不懂什么叫杀气也就算了,可四娘明显很理智,那就是说,这位四娘深藏不露啊。
  墨九认真的上下打量一番四娘,记得当初文渤可是凭着三环境界直接碾压四环的,而四娘又能够隐藏修为,岂不是说,四娘至少也是四环的实力,而且肯定比当初文渤干掉的那个强!
  四环的实力还被小混混欺负,难道是二皇子以前的手下?
  “四姐!”
  身边文渤又整了一句,直接让墨九翻了个白眼,得!甭管之前是什么身份了,现在都成熟人了,而且……看文伯的反应似乎关系还不浅。
  “这位大叔,您叫我大姐是在骂我吗?”四娘的眼中有股危险的味道,看得墨九哭笑不得。
  “呃,我……我是小文啊!”
  “小文?你是那个小文?”
  “对啊,就是那个小文!”
  “你觉得我很蠢吗?小文哪有你这么老。”
  “……”
  这个对话让墨九直接笑喷了,将一张被推倒的桌子扶好,然后趴在上面用小拳头一阵捶。
  文伯没好气的瞥了这货一眼,笑起来也这么有仪式感呐,再次转头抖手就甩出了袖子里的小号流星锤,那瘫倒的小混混们就这么被缠住一个个的扔了出去。
  由于飞斧太过显眼平时是不能带着的,日常时文渤就是用这流星锤对敌,而四娘似乎和文渤也是真的认识,这一出手倒是被四娘看出了手法。
  “真的是小文啊,这……怎么变得比我还老!”
  四娘一句话把文渤怼的不知道怎么接话,其实文伯只是个中年人,只不过过去伤了根本,使得身体加速衰老且实力下滑,能够保住命已经不易了。如今一张老脸倒是特别有欺骗性。
  “四姐!我当初去找过你们,可别人都说那村子遭了瘟疫所有人都死光了,我以为你们也……谁知道你们竟然来了天都城!呃,这孩子……是小峰吗?真……富态!”
  文渤也许是太激动了,有点语无伦次,看得旁边墨九颇为好笑,“要不你们找个地方谈谈?”
  四娘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墨九也在旁边,展颜笑道:“瞧我这眼神,都没看到你,小峰,快跟姐姐打招呼。”
  墨九呵呵,一边跟小峰挥手一边腹诽,人家可没穿红裙子,这是在藐视谁吗?
  之后的事就简单了,都不是矫情的人,随手扶起一个桌子四个凳子就聊了起来,也许是没有什么可保密的,反正是没有背着墨九。
  通过对话墨九渐渐捋清两人间的关系,简单来说,四娘原名容四娘,与文渤倒是没有什么关系。但容四娘是一个名叫叶峰的汉子的青梅竹马,也可以说是叶峰的老相好。
  而这位叶峰就很厉害了,其是当初原玄甲精锐的一位小队长,要知道当初的玄甲精锐可不是如今的样子货,能够当上小队长那实力可不是说说而已。
  当时的文渤还仅仅是个新近的毛头小子,作为大哥和准大嫂的叶峰与容四娘对他那是相当照顾,几乎是当做弟弟在看待。而文渤作为穷人家的孩子,朴实真诚谁对他好他就把谁当亲人,双方关系处的非常不错。
  在玄甲精锐全军覆没之后,文渤和叶峰都侥幸存活,心灰意冷下回转故乡,只是文渤家乡已经没有什么亲人,辗转几年之后就要带着当时尚年幼的海少羽去投奔哥哥嫂子,谁知道,到了那个村子听到的则是全村都被瘟疫摧毁的噩耗。
  容四娘听了文渤的讲述也是唏嘘不已,在这个所谓的盛世中,苦难总能在边边角角的地方找到它的一席之地。当初瘟疫的确席卷了村子,别看叶峰实力强劲,可在瘟疫面前却是最先倒下的。而当时年幼的孩子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只是脑袋已经坏了,如今智商比三岁孩童好不了多少。
  “四姐,不如你搬来定远侯府吧,正好我们还缺一个管理丫鬟婢女的老妈子!”
  墨九(艹皿艹)“管理丫鬟婢女的不是我吗?”
  “你能管理好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墨九o(´^`)o
  容四娘好笑的看看墨九却是摇摇头,“不了,四姐我家乡还有些人,我打算将酒楼一卖就回娘家了。”
  文渤似乎有些意外会得到这个答案,但也没有强求,只是叹了口气接着唠家常。两人这一聊就是一天,墨九无聊的在醉仙楼里四处乱逛,外面那些晕倒的混混在中午时候就醒了。一见墨九望过去吓得跟鹌鹑似的。
  两人叙旧知道黄昏时分才算结束,容四娘毕竟是个带着孩子的独居寡妇,文渤也怕影响不好只得暂时告辞了。只是刚刚出门才想起来,今天的正事还没做呢,无奈墨九只能揣着银票一脸不爽的跟着回家了。
  ……
  “小九,那一千两走我的账吧,这酒楼还算在你的名下。”
  路上,迎着金黄的阳光,文渤脸上不知为何严肃了些。说完之后又问道:“昨天你们在这吃饭的时候,四姐她……也是这样吗?”
  墨九不解,“哪样?”
  文渤稍稍沉默答道:“她并不知晓,当初叶哥是与我提过的,容四娘其实只是他家中老仆的女儿,也就是说,她老家不可能有什么人的。”
  “老仆?”墨九有些诧异,“看来你这叶哥的家庭很富裕啊,难道是个村长吗?”
  文渤白了这货一眼,答道:“叶峰其实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否则没有好的功法是无法修炼到那个实力的。只是作为大户人家,往往婚姻之事是没有办法自己做主的。在他父亲的做主下,他跟一个大户小姐成了亲。只是谁想到那大户小姐命不好,在分娩的时候难产死掉了。而留下的孩子就是那个小峰,据我所知,那时的叶峰正在外执行任务,一走就是一年,甚至连孩子的大名都没有起。那时候在家里都是容四娘在照顾小峰,也正是因为没有取名,所以才用小峰的称呼代替。”
  墨九恍然的点点头,“我说那小峰跟容四娘怎么长的不像呢,那我猜猜,是不是因为叶峰回来之后执意要娶容四娘,所以跟家里闹翻了?”
  文渤点点头,“叶家人丁有点单薄,家里老人总想着开枝散叶就又给他说了一门亲事,谁知道这一回叶峰反抗的激烈,直接带着容四娘和小峰脱离家门。我也是在这之后才跟他们认识的,记得玄甲精锐全军覆没时,小峰都已经五岁了,那时候可机灵了!”
  墨九挠了挠脸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值得好奇一下了,容四娘既然是老仆的女儿,那么她所谓的老家其实就是叶峰的老家,既然已经脱离了家门,那……难道是要回去?”
  文渤顿了一下摇头否定,“不会!”
  “为什么?毕竟血溶于水,也许老人家并不会在意有个傻孙子呢!”
  墨九这话有点难听,但也不无道理,但文渤却再次摇头,“不会的,因为……叶家的祖宅就在天都城。”
  “……”
  这回墨九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这容四娘昨天就显得有点着急将酒楼卖掉,难道是有人在暗中为难他们?还是说在躲什么。
  “那我们要不要暗中注意一下?”
  文渤沉思片刻决定道:“明天我再跟你去一次吧,一来将酒楼买下来,二来我再仔细问问。”
  “随你。”
  两人就这么一路闲聊的回到了定远侯府,只是刚刚进了屋子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往常院子里这些下人趁着没人管的时候都会聊天偷懒,今天却一个个低头扫地,气氛压抑的有些不正常。
  文渤与墨九对视一眼分开,文渤去怎么打听不知道,墨九却是直接进了楚青雪的房间,果然也见到楚青雪眉头深锁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我记得你二哥说过,思考这种事不适合你的,你只需要负责每天美美的就好。”
  楚青雪噗嗤一声笑出来,嗔怪的瞪了一眼墨九,“一天没有见到你,干嘛去了!”
  “不怪我,是文伯遇到了老战友的老相好,这一聊就聊了一天。”墨九噘嘴大咧咧的坐在楚青雪旁边。
  “老战友的老相好,还聊了一天!感觉好复杂的样子。”
  墨九摊手,“说说你吧,刚刚在想什么?是不是楚衡那货又惹事了?”
  楚青雪叹了一声,担忧道:“这次不是二哥,是大哥,嗯,也是二哥!”
  墨九眨眨眼,“那重点说说二哥这段儿。”
  “还不是那个拜托二哥要进宫面圣的大烈国特使……”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就像昨天夜里说的那样,楚彧今天一早上朝后就跟皇帝说了这事,皇帝一想也晾了人家快半个月,那就见见呗,这一见就见出事了!
  毕竟是召见别国的特使,仪式还是要隆重一些的,刚刚下朝没有多久的文武百官就又回来了。一开始戛亚这货倒也很老实,但是见到皇帝之后就有点问题了。
  第一个问题就是不跪,按照礼节面见皇帝是要跪的,但戛亚以自己不是花国人为由不想跪,还说什么大烈国就没有这个必须跪拜的传统,呵呵,骗鬼呢!
  这就让皇帝很不爽,还没等让人将其撵出去,人家戛亚又有话说了,说是我可以跪,但之后花国要派遣使臣去大烈国,也得跪他们的皇帝,这样才公平。
  本来这事吧听起来确实公平,戛亚要不重点说出来,那花国的使臣去了大烈国也肯定会跪的,算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但你重点提出来就不一样了,有点花国人上赶着去跪大烈国皇帝的感觉。
  而且关键问题是,我们又没有什么通商的需求,干吗派人去大烈国呢?就为了特意去跪一跪大烈国皇帝?你当上坟啊!
  皇帝很生气,心里很难受,满朝文武也脸色难看。不过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国家强大的好处了,皇帝是真的不想跟大烈国闹的不愉快。于是就将这个跪不跪的问题刻意忽略过去了。
  双方直接进入商谈环节,嗯,其实所谓通商更多的意义就是加深交流,无论花国还是大烈国其实都能够做到自给自足,没啥非要进口的东西。所以放宽通商规定要求算是一波富民政策吧,皇帝其实也有意赞同,只是具体细节需要商讨。
  戛亚算是用心,将他们大烈国方面的想法要求都写在了文书里,只要看看文书,这事基本就差不多了。可关键就在这份文书上!
  这文书的问题不是条件多么苛刻,也不是要求多么不合理,恰恰相反,这是一份相当用心且颇为照顾双方利益的协议文书。
  但闹心的是,这是一份用大烈国本国语言书写的文书!
  烬皇书同文已经很多年了,各国的本国语言虽也有小范围应用但在军国大事上却往往都是用通用语。这大大增强了国与国之间的办事效率,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认可了。
  如今皇帝拿着别国语言写的文书就很郁闷,一来是看不懂,二来也在想大烈国是什么意思。
  戛亚可倒好,笑道:“可以找个精通大烈国语言的翻译嘛!”这话的意义就很大,明显不是个失误,而是不打算写成通用语了。
  皇帝本来不想在这看似小事的问题上浪费时间,花国翰林院里有很多精通多种语言的人才,随意找一个就是。但紧接着戛亚的话就让满朝文武震惊了!
  “烬皇都已经陨落了,你们花国难道还打算按照她的意思过下去吗?”
  烬皇,创立了战神殿,而战神殿的职责是守护花国,虽然烬皇从来没有明说过,但在世人眼中,烬皇算是花国守护神一类的存在。如今你让我们不按照烬皇的意思生活下去,那就是说,你们大烈国要指导我们花国怎么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