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八章 我认识你姥姥!

  说实话,墨九没有想过仅仅凭着一封信就能让楚家兄弟相信自己,可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在楚家人心中的分量。
  “所以,你就是小九的亲戚?”楚衡一张大脸都快跟墨九贴上了,那犀利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要狠狠插进他脑袋里,像是要将所有秘密都挖出来。
  只是很可惜,本体墨九就没有接受这种刀子的能力,“呵呵呵,说话的是楚二少爷吧,我闻到你的口气了,早上的包子差了点水平,这韭菜与猪肉的比例不行啊!”
  楚衡:“……”缓缓将脸挪开,一边继续审视着面前的瞎子,一边被楚青雪踢开。
  “别介意,我哥哥就是这样的性格,他只是……”
  噗!
  “啊,你怎么吐血了!快道歉,看你给人气的!”
  刚刚被楚青雪踢走的楚衡再次被其捏着耳朵拽过来,楚衡咧着嘴伸手就按在了墨九的手腕上,神色微怔,一直绷紧的警惕性终于有所下降。
  “抱歉,看来你们真是亲戚。”楚衡无奈的放下手,他发现这个瞎子体内的伤势与墨九一样,都是基础符阵破碎,就连破碎的形式都一模一样。
  要知道因为个人的情况不同,哪怕同样的病症在不同人身上都会有些微的差异。而完全相同的伤势只可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当初伤害两人的家伙是同一个人。同一种手法同一种力道!
  墨九轻笑摸了摸嘴角的血迹,他并不是真的重伤,只不过是在消磨痛苦时间罢了,不过这类似装可怜给自己加‘病秧子’人设的行为在这种时候往往会起到非常特殊的效果。
  “楚二公子不必在意,不过是些老毛病,我与小九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楚青雪见状也知道自己哥哥试探完毕,忙道:“来了有一阵,还不知先生姓名,失礼了。”
  “先生不敢当,我是小九的表哥,你们可以叫我……墨七!”
  楚衡闻言挑了挑眉头,也姓墨!看来都是当年寒冰巨国的后裔,“那有没有墨八啊?”
  “哈哈哈,骗到你们了吧,完全没有!”
  “……”
  楚青雪捂嘴轻笑,推开楚衡又关心道:“小九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说清楚,我们想要见见她。”
  墨九有点为难的耸了耸肩,“说来是我这做哥哥的没有照顾好她,像我们这种废人身体本来就弱,如今亲戚一来竟然引发了旧伤,所以这几日还是让她安心静养吧,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回去了。”
  楚青雪怔了一下,原本其实他们也就是来探探底看看这个墨七与小九到底有没有关系,但现在一看,小九这头一次来亲戚竟然还是恶戚?“我们与宫中太医有些交情,要不要我们请太医来看看?”
  墨九摇摇头,呵呵轻笑,“多谢小姐好意,不过这病根源于基础符阵的破碎,如果不能根治就是烬皇来了也没用。”
  楚青雪这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楚衡见状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小九不过是亲戚来的惨烈了一点,不用太担心。你要是有时间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没有了小九,谁帮你挡住宁怀志的纠缠。”
  楚青雪张张嘴,之前光顾担心小九了,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事,嗯,话说什么时候开始,宁怀志似乎已经远离了她的思维区域?是因为最近发生太多事,没有闲暇时间想了吗?
  “咦?不对啊,需要参加科举的是你,我原本就不用非要去跟着一起读书的,差点被你绕进去!”
  楚衡瞬间石化,“妹妹,你好无情啊!你忍心看着哥哥一个人踏入火坑吗?那里可是太子党的地盘,危~机~四~伏、杀~气~横~溢,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能够冻死人的啊!”
  “那是你学不进去,只要你一头钻入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一切干扰就都不存在了!”楚青雪鼓励的拍了拍哥哥肩膀,加油!
  楚衡懵逼,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家妹妹吗?不是吧,一定是某个妖精变得,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机智的!你就不怕我淹死?
  “楚公子是要去林相府中私塾吗?说起来小九跟我提过,本应该由她作为伴读陪你去的,如今小九重病不能成行,我这个做哥哥的倒是应该帮其有始有终。”
  “嗯?”楚衡狐疑的看着墨九,这个家伙有问题啊,“这多不好意思。”
  “呵呵,小九一个月要拿一百两的月钱,这钱总不能白拿吧。”墨九整理了一下衣衫,这还是他连夜让老僵去拿来的布衣,由于不是什么好料子,看起来倒也真像个小厮。
  楚衡眯了下眼睛笑道:“你这眼睛……我不是歧视,只是怕不方便吧!”
  墨九摇头笑道:“二公子说笑了,小九已经将作为伴读需要注意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至于看不见,呵呵,都当了这么多年的瞎子,自然知道如何生活。”
  “行啊,你既然不在意,我更无所谓!”
  墨九微笑向着后院吼了一嗓子,“老僵!我陪着楚公子去上学,晚上再回来,记得将晚饭做好哦!”
  楚家兄妹好奇的向后探头却什么都看不到,墨九敷衍道:“老管家,不用在意的。”
  ……
  关于墨九与墨七关系的考验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毕竟楚衡也不认为两个因同样重伤而废了的人会很好找,再说如果敌人真为了抓小七,那也犯不着找人来冒充敷衍他们。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小九究竟怎么样了还要过几天后她自己回来解释,如果小九回不来,那这个墨七也别想跑!
  至于现在,楚衡在心里是有些警惕这家伙的,他觉得墨七想要去林相府中肯定有预谋。至于是什么,那要仔细观察一下了。
  楚衡并不知道一个瞎子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但他觉得既然看不见那应该会非常不方便,可当看到墨七的行动之后,却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
  迈过去迈过去了,又迈过去了,这特么已经是墨七迈过去的第三堆马粪了!
  虽然天都城内的治安和环境都不错,但由于马匹毕竟是常规的交通工具,所以街上时不时的还是能够残留一些马粪。刚刚墨七不需要拉拽,在紧跟楚衡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迈过各种障碍与马粪,你还说自己是瞎的?
  “看来先生瞎的不是很彻底啊!”
  墨九对于突如其来的调侃有点诧异,接着想了想便恍然道:“这一种器官无效,其它器官自然会变得灵敏起来。路面上马粪散发的气味、行人喘气时的呼吸声甚至是生物散发出的热量,这些都可以作为参考物。二公子若是有那种锻炼眼耳口鼻的功法,相信会比我还要敏感。”
  “是吗?”楚衡怀疑,关键你是个废人啊,都没有办法修炼的,也能将感官提升到这种程度?
  “呵呵,是啊是啊!”
  墨九自然是有事要做的,本来他是不打算在自己看不到的这段时间中出来,但一来今夜就该是月圆之夜了,他有些担心楚衡能不能顺利突破。二来提到林府,老实说他又想到了当初听到的传闻,这个老头当年难道真跟师傅有关系?他有点持怀疑态度,所以,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打算。
  利用盲人的身份便利,他可以借口迷路探探林府的地形,等到晚上,再穿着裙子夜探相府!
  “楚二公子。”
  一声略有些低沉的问候将沉浸在自己心思中的墨九唤醒,却是因为他们距离相府已经不远,碰到了一同上课的宁怀志。
  楚衡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冷漠三分,“哦,是宁小公爷啊。”
  语气颇有点巨人以千里之外,让宁怀志有些微尴尬,但表情瞬间就恢复正常,眼神在墨九身上停留片刻,“今天没有看到青……楚小姐,她不来上课了吗?”
  楚衡挑了挑眉头,“托你的福,她现在每天连门都不出,除了修炼就仅剩下修炼了。”
  墨九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能够听到,宁怀志的呼吸一瞬间竟然有丝混乱。而楚衡则清楚的看到了其眼神中的那一点点痛苦。
  呵呵,这其实才是楚衡生气的地方,只有一点点痛苦!说到底,楚衡从小浪子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他见过太多这种人,为了功名利禄,儿女情长成了可牺牲的商品。嗯,说商品有点难听,但绝对是可牺牲的!他相信宁怀志对于自己妹妹的感情,但更相信,如果事情再次发生,宁怀志一定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不过宁怀志显然也误会了什么,也许对于过去的楚青雪来说,在家待着枯燥修炼是折磨,是在自我惩罚。但是对于如今的楚青雪来说,那是在提高自己,是在强化自己能够守护家人的力量。
  楚衡可没有义务解释,随意的挥了挥手便带着墨九走进了林府。说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只不过当初楚彧刚刚大闹了天都城,所以他们主仆显得非常显眼。
  如今会好很多,但托墨九的福,好奇的眼光还是会射过来,毕竟不是谁都会带着瞎子伴读来上学的。
  “哎呦,楚衡,你那有趣的小侍女呢?咋个换了一瞎子啊!”
  “对对对,还是那小侍女有趣,虽不是天姿国色但生气噘嘴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哈哈哈哈,楚衡,那小侍女你卖吗?我爹昨天从和国商队买了十几个舞姬,我用一个跟你换,怎么样?”
  楚衡刚一落座,就有一帮纨绔子弟过来调侃,这便是这一阵子楚衡的成果,身为浪子无论到什么环境总能结交一些臭味相投的朋友。
  “去去去,那是我妹的人,我可不敢乱来!”楚衡挥手像挥苍蝇似的打发这帮家伙。
  “哦,那你妹妹怎么没来呢?”
  “就是啊,说起来已经好久没见青雪妹妹了。”
  楚衡翻了个白眼,“你们这帮家伙露底了吧,明明想见我妹妹,拿我家小侍女打什么掩护。告诉你们,她以后都不来了,被你们这帮好色之徒给吓跑了!”
  “可惜可惜!”×N!
  “唉,太傅来了太傅来了,别说了。”也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让刚刚进来本打算给学生们一点时间做好的太傅十分尴尬。
  “咳咳,今天我们讲对花国有重大影响的几条政策……”
  “少爷,我去厕所。”刚刚开讲墨九就低头轻道,然后都没有等楚衡回应就离开了,整个过程一点身为伴读的自觉性都没有。
  楚衡一脸黑线,这特么跟小九那丫头一个德行,一点尊卑都不讲啊,不愧是一家子出来的。想着回头看了看于太傅,这个时候他也不好离开,算了,林府守卫森严,也不怕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创什么祸。
  ……
  林府很大,毕竟林抚国曾经是一人之下的大员,即使再勤俭这豪华程度也不是楚府能够比的。同样的,这里的护卫力量也不少,事实上从墨九离开长廊时就有不少暗桩盯上了他。
  只不过其伴读的身份没有让这些人轻举妄动,另外就是墨九瞎子的事实,也让这些暗中的护卫力量感觉不到威胁。
  暗桩们能够发现墨九,墨九其实也能够发现暗桩,就像之前他自己说的那样,其对于听声辩味之类的技能很熟练。
  嗯,左面那颗景观石上的护卫有痔疮,他刚刚屁股就没闲着。正前方房檐下藏了个人,只是他之前应该吃了臭豆腐,这味儿不太正宗。豁,后面这位踩了狗屎,进门前也不说擦一擦。
  墨九一边吐槽一边乱逛,那表情颇像是一个游逛御花园的皇室子弟,走到哪算哪,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目标似的。
  这让暗中观察的护卫们表情相当复杂,警告他不能乱走吧人家又没有去什么禁地,再说林相都没有说禁止学子们欣赏一下林府摆设,他们也没什么理由赶人。只是任由这个瞎子乱逛,总觉得有点玩忽职守的感觉。
  一众护卫相互瞧了瞧,还是去问问林相的意思吧。
  墨九可不管谁的意思,我是个瞎子,所以我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合情合理的,咋的?还不行人家迷路啊!
  “年轻人,你迷路了吗?”
  墨九:“……”回头面向那个声音的来处,接着人畜无害的点点头。
  “……………………………………”
  长久的沉默,墨九感觉很尴尬,你倒是问啊!光站那什么都不做算什么,再这样我可继续逛花园了。
  就在墨九打算继续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开口了。
  “我认识你姥姥!”
  “多新鲜,我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