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三章 好梦兰

  抬脚、踹门、叉腰,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哈哈哈哈,我九爷又回来啦!”
  海少羽抬头看着在门口凹造型的墨九,十分平淡的哦了一声,“回来了,正好赶上早饭,来帮我把菜端过去。”
  “嗯?其它侍女呢,怎么用你自己端菜?”墨九说着环视四周,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感觉这个家冷清了不少呢?
  海少羽看墨九那一脸迷茫的样子翻了个白眼,提醒道:“我问你,之前你那个表哥是不是去了林相府?还是被林府管家亲自迎接进去的!”
  墨九眨眨眼睛,点点头大方的承认,“没错啊,怎么了?”
  海少羽叹了口气,“你先说说你那表哥为何要去林相府?”
  墨九眼珠子一转选择实话实说,“我师傅在林相府里留下了点东西,所以林相要将其还给我,就这么简单。”
  “又是你师傅,我发现你师傅的人脉真广呢,都能够接触到朝廷一品大员了!”海少羽用脸上所有肌肉诠释着‘不信’二字。
  墨九呵呵,“我师傅的人脉远超你的想象。”
  海少羽撇嘴,“行吧,不愿意说算了。反正这件事被皇帝知道了。”
  墨九闻言有点担心了,“皇帝老儿还管这事?”
  海少羽耸耸肩,“现在知道问题严重了吧,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那皇帝似乎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将这整个院子的佣人都给收走了。”
  “这是什么操作?”
  海少羽和墨九将饭菜放在桌子上,一边道:“前几天二公子晋级四环,当时不知为何将高级天魔召唤了过来,本来这事不算什么,也牵扯不到朝堂的问题,可别忘了咱们院子里的仆人侍女都是各方派来的探子,这事情一出,那些探子就欢起来了。等到入夜之后一个个的都开始往外传递消息!”
  “然后呢?”墨九差点笑喷,脑海里闪过那个画面,嗯,一定颇为壮观。
  “皇帝那天就在寝宫召见的大公子,说他御下无方没有资格再受那么多人的伺候了,所以就做主将所有的侍女仆人都遣散了!”
  墨九怔愣半晌,“这是什么操作。”
  “这是在敲打大公子!”
  文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墨九疑惑的回头看他,“皇帝说大公子御下无方其实就是在说你,或者说是你表哥的事。而遣散了满院子的仆人侍女,不过是在提醒大公子,‘你的一举一动朕都知道’,最后,算是打一棒子给个胡萝卜吧,也算是帮我们解决了探子的问题。”
  琉璃兔抬头:刚刚是有谁说胡萝卜吗?
  墨九歪着脑袋双臂环抱,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你们说这当皇帝的每天思考这么多,他不累吗?”
  “恩威并施,很简单的帝王心术罢了,不用在意。”
  众人回头,楚衡一边整理着袖口一边落座,然后笑看着墨九,“小九回来了,太好了,现在满院子的仆人侍女都没了,皇帝又开了口,我们也不好再自己去雇佣下人,以后有什么粗活累活,可就需要你们多多分担了呢!”
  墨九(⊙_⊙)“那个,我醉仙楼还有生意需要照顾,我先回去忙了。”
  楚衡笑嘻嘻的伸手将墨九拽过来按在身边,“不着急,先吃饭,今天是青雪亲自下厨哦!再说你那醉仙楼还没有开张,何况不是还有你表哥照看着呢吗!”
  墨九看着桌子上飘逸的糊香突然有点感叹,楚青雪不愧是适合修炼紫霄符经的天才啊!
  ……
  战神殿之外,赫渊昂头挺胸的从其中走出来,姚律见状暗戳戳的凑过来,“怎么?又挨骂了,怎么看你还笑呢,不会是被骂出快感了吧?”
  赫渊伸手将姚律的脸推开,哼道:“暂时我不用走了。”
  “什么意思?那拉环儿改主意了?”
  赫渊摇摇头,回头嘴角撇出一丝不屑,“前几天那一战的确切情报终于算是来了,阴曹地府连同西方鬼帝乌头神加手下一票判官牛头马面都死绝了,这就相当于是将阴曹地府整整一个派系的势力扫除了。虽然算不得伤筋动骨,但阴曹地府的面子却大大受损。”
  姚律懂了,跟着抬头望战神殿里面望了一眼,笑道:“这家伙怂了。”
  “对,就是怂了。死的毕竟是一鬼帝,阴曹地府之后会有什么报复行动还不得而知呢,嗯,虽然那乌头神不是我所杀,但说不好就会将怨气发泄到我的身上。”
  姚律点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你就不担心吗?阴曹地府可不是什么善茬,而且我听说虎禅尊者十分护短。”
  “护短不怕,因为他不可能亲自过来杀我,那样面子丢的更大。如果只是派手下来的话,我还真不怕!”赫渊说着双眼眯了起来,充满睿智的眼神让姚律愣了一下。只听其道:“虎禅如果不亲自出手的话,那最有可能动的就是两个九环强者了。小花仙任性的很,更像是在阴曹地府挂个名,就没见她为阴曹地府做过什么,倒是不用担心。忘川河伯相对很活跃,如果换了平常我还惧怕三分,可是现在所有的九环都在想方设法晋级尊者,他不会因为一个区区鬼帝而出手的。如果这两人不动,那我还真毫无畏惧了,哪怕是其余四个鬼帝都出手,我也有信心凭着五岳神峰斗一斗!”
  姚律哭笑不得的按了下眉心,“你还真是粗中有细呢,不过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炼成的五岳神峰?我们全被瞒住了!”
  赫渊顿了一下,却是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又没办法晋升九环,那只能在手段上多耗费些心神了。”
  姚律闻言也是愣了一下,说起来他也是卡在了这里,正所谓成也杀气诀败也杀气诀。他没有赫渊那么刚,在用心钻营的日子里收集的绝学比赫渊还多,可这有什么用呢?杀气诀让所有努力都变得没有了意义。最近他甚至都在考虑破功重修废掉杀气诀了!
  赫渊一看姚律的表情就知道这货在想什么,劝道:“再等等吧,杀气诀毕竟是战神殿的立身之本,一旦废掉重修,恐怕我们也要甘于平淡了。”
  姚律并不意外赫渊会看出自己的问题,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战友,有些事情不需要隐瞒,想着突然记起一事道:“对了,今天的朝堂似乎有些意思,你要不要注意一下。”
  “什么事?”
  “是镇远城来的急报。”
  “镇远城?”
  赫渊仅仅是愣了一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镇远城,那是跟定远城齐名的两大通商口岸。只是上一次镇远侯林泰伏杀楚蟾犯了大罪,本来按照律法是要跟着之前那批二皇子亲信们一起斩首示众的,但林泰毕竟是个难得的六环高手,又镇守镇远城多年,皇帝舍不得杀,所以就一直软禁到了现在。
  其实皇帝之所以那么宠信楚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楚彧并没有跳出来一定要皇帝将林泰绳之以法。
  当然,皇帝也知道楚彧肯定恨不得林泰千刀万剐,但毕竟楚彧不说,皇帝也就不提了,算是一种君臣默契。
  如今满朝文武其实都知道皇帝想要保下林泰,而楚彧也给了所有人一个有能力却又隐忍顾全大局顾全皇帝颜面的印象。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
  可是,如果现在镇远城出事了呢?那这会不会是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镇远侯会不会被重新启用?楚彧又是什么反应?
  “嘿嘿嘿,这朝堂可有意思了!”赫渊挑了挑眉头直接一个蹦跳朝议事殿射了过去。
  ……
  议事殿,这里并不是上早朝的地方,但也不是寝宫那种比较私密的所在。这里更像是皇帝与有限几个重臣秘密会议商讨国策的地方。
  此时,议事殿中六部主官都已经在座,而并非六部之一的楚彧竟然也得了个座位,光是这个现象就已经告诉众臣今天所要商议的事情涉及某些敏感话题了。
  “都说说吧,众爱卿有何看法?”
  议事殿的的布置与早朝时简化了一些,龙椅小了一号,也多了张桌案,可依旧显得很庄重。而皇帝坐在桌案之后,手指不停敲打着一个奏折,眉头深皱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陛下,恕臣孤陋寡闻,这不过是镇远城提交上来大烈国商队的一些货品清单,这有何可商讨的必要吗?”兵部尚书曹炙当先走出一步说道。
  楚彧眼角余光瞥了一下便再次恢复正常,兵部尚书曹炙在朝中一直给人刚直的印象,但其实完全刚直的人不会在官场屹立不倒。但以这个印象却是适合做开场白!
  当然,这个曹炙还有个别的身份,他的女儿曾经就是楚衡的未婚妻,只可惜在出事之后就退婚了。不过楚彧倒是并不责怪,毕竟那是危机时候谁都可能会做的事情。
  “楚谏议,你过去生活在定远城,想必知道其中关碍,就给曹尚书讲讲吧!”
  楚彧闻言抬头瞄了一眼皇帝,花国这位皇帝很注重仪表,无论是头发还是胡子都打理的很工整,常年修炼让皮肤显得红润有光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死,如果说唯一有些减分的就是双眼有点阴郁。
  “回陛下,这张货品清单上的货物多数都是一些特产,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没问题,但其中有一味药材问题很大。”
  曹炙皱眉看着楚彧,心中却是多了一丝感叹,当初他看走眼了,如果订亲的时候是跟这个楚家大公子就好了。“什么药材?”
  “好梦兰!”
  “何为好梦兰?”
  楚彧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好梦兰是一种可以人工种植且极易存活的药材,外表形似兰花,但在开放时却是颜色不一,因此看起来极为绚烂华美。之所以说其为药材是因为有止咳止痛的功效,尤其是作为治疗外伤时的麻醉剂有奇效。但……”
  楚彧顿了一下,脸色也跟着阴沉起来,“好梦兰有一种特殊的效果,那就是服用之后会陷入深度睡眠,并在沉睡时做美梦。这种睡眠很沉,属于那种即使用刀砍都没有感觉的深度沉睡。所以,也有很多采花贼利用这种药效行不耻之事。前些年曾有不少无辜女子在美梦中就失了贞洁,家父曾严控好梦兰的种植,同时严打不法之徒,耗费数年之功才将其危害减轻。”
  众臣闻言恍然的点点头,曹炙道:“如此确实应该严密监视,这种药物若是用在刀刃上倒也功效不小。嗯,你父亲既然知道其在麻醉方面有效果,为何不在军中推广?”
  同是军人,曹炙的想法其实与当初的楚蟾很像,楚彧闻言叹道:“曹尚书有所不知,当年家父也曾想过在军中推广,却是数名军医联合抵制才作罢。”
  “哦?军医抵制?”
  楚彧点点头,“药这种东西自然是医者最熟悉,好梦兰虽然在麻醉方面有奇效,但用量极为不好控制,而且每一株好梦兰的药效也不相同且不好测定,稍稍多一点就会陷入沉睡。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算什么,可关键就在这美梦上!”
  楚彧说着望向皇帝,“这好梦兰能够让人做好梦,而好梦的内容却直指人内心的所思所求。你与谁有仇,梦里就能折磨谁。你喜欢某个美女而求之不得,梦里就能一亲芳泽甚至任你糟蹋。更有甚者,野心大的还能做梦当皇帝权倾天下呢!”
  “哼!”皇帝冷哼一声却并未有更多表示。
  楚彧接着道:“由于直指人心,服用者若意志稍有薄弱可能就会上瘾,久而久之无法自拔。而好梦兰毕竟是一种药物,吃的多了就会伤害体质,更有甚者让人分不清梦境现实,以至于发疯发狂!”
  “陛下,此乃虎狼之药,不可入境!”
  楚彧的话刚说完,户部尚书就已经站出来反对了,再看那清单上有关好梦兰的巨大数量,恨不得说一句‘大烈亡我花国之心不死!’。
  好梦兰的坏处都已经说出来了,其余重臣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一个个都开始发表意见。只是皇帝神色凝沉却是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同样的,楚彧也没吱声,好梦兰是肯定要禁的,但他想的是,好梦兰并不算是一种太珍稀的药物,其危害大烈国方面肯定也知道,那么他们为何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往花国运呢?而且,还是通过镇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