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章 这怎么破?

  吨吨吨!苦酒入喉心作痛啊!
  “慢点喝,刚刚看你好像挺潇洒的,这转头就借酒消愁啊!”谭飞嘴里劝着宁怀志,但手上酒壶倒酒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慢。
  原来不光是楚彧怕宁怀志对自己的妹妹不怀好意,就是同为太子一脉的谭飞也担心宁怀志太过冲动做出有损名节的行为。
  说起来谭飞与宁怀志的结识算得上志同道合了,两人都自信是状元之才,立志在科举之时拔得头筹。才学来说,谭飞要更强点,毕竟他之前就获得了乡试与会试的榜首,这次打算连中三元。而宁怀志在才学上稍弱但胜在家境更好,如果说乡试会试是单纯的比试才学,那么殿试时就涉及更多因素了。
  本来从这个角度说,两人应该是竞争对手,但他们的抱负相同,短暂的接触之后顿时引为知己。
  “其实我觉得楚小姐说的没有错,你的理想与她的私心注定是背道而驰,与其未来再伤心分手倒不如现在干脆点。”谭飞说着也给自己倒了杯酒,叹道:“时代变了,虽然烬皇死了,但她当年立下的规矩影响还在。女子的地位一直在提高,换做以前,估计楚小姐也不会有这种让男人将所有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的念头。说不定你还有三妻四妾的可能呢,现在就算了吧,楚小姐看着似乎挺柔弱,但内心里估计坚强的很!而且我听说,在一路从定远城来天都城的途中,楚小姐手上可是沾过血的!”
  宁怀志喝的脸颊有点红,听到谭飞的话有些苦涩道:“旁观者清,谭兄看得比我明白,不错,青雪确实外柔内刚。哪怕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不会允许我做纳妾这种事的。”
  “唉!你们两个真在这啊,我就知道。”
  就在两人推杯换盏,谭飞决定陪宁怀志不醉不归的时候,从酒楼下面又上来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这人年龄要比谭飞稍大,一袭青衫嘴角总是挂着俏皮的微笑,看起来有点不正经。
  谭飞见状招手道:“康兄,来一起喝一杯!”
  这人名叫康旭,同为本届考生,其父乃刑部尚书,年龄稍大之前也曾考过一次只是因为当时突染重病缺了考,这一次卷土重来立志拿个好名次。其文采不俗与谭飞宁怀志两人被称为此次最强三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基本会包揽此次三甲。
  康旭坐下先是瞄了一眼宁怀志,接着笑道:“宁老弟如今已经成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谈资了,算是在百姓心中大大的出了一次风头啊!”
  宁怀志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康旭,后者好笑道:“想是宁老弟用情至深,没有注意,你与楚家小姐在楚府门外以礼断情的那一幕可是被很多行人看到了。眼下距离科举之日还有半年时间,各地学子本就聚集于此。正所谓文人风流,这种风流韵事最是为人喜好,自然就传开了。”
  宁怀志愣了一下,忙问:“可有损青雪名节的风头?”
  康旭摇头,“多传你们理智守礼,倒也没有什么污言秽语。”
  宁怀志叹了口气苦道:“什么文人风流,无非是有人在控制舆论,这是要我彻底与青雪断了,呵呵,好在没有太过分。”
  嗯?康旭与谭飞对视一眼,紧接着以他们的聪慧也明白了,“这是……令尊的手笔?”
  宁怀志将酒杯放下,摇摇头,“我父亲没有这样的意识,估计是老师的手笔吧!”
  “于太傅吗?”康旭挑了挑眉头,眼中有那么点羡慕,心里不禁想到如果自己能有于太傅做老师,估计早就考中状元了吧。
  谭飞也有点羡慕,不过他有自己的骄傲,觉得凭自己也能够高中。说起来,其实只要入了三甲,这是不是状元对未来的官运并没有太大影响,不过就是说出去好看点。要想在官场发达关键还要看之后的运营。这一点谭飞作为太医之子其实早就了解,只不过有点舍不得那连中三元的荣誉。
  “算了,不想了,两位兄弟与我大醉一场,酒醒之后我们再携手一偿抱负!”
  “好!”
  噗!
  “唉你吐我一身啊!”
  宁怀志抹了下嘴角有些懵逼的指着外面,“刚刚我看到有个黑影飞过去了!”
  谭飞与康旭回头,蓝蓝的天空干净透亮,哪有什么人影,不由好笑,“看来你已经醉了。”
  “是……是吗?”
  嗖!就在宁怀志一脸懵逼的时候,一根布条仿佛利箭一般钉在姚律窗外。姚律的身影嗖的一下冲出来却没能看到任何异常。回身将布条取下,能够将布条钉进窗框上,这份控制力当真非同小可。
  脸色凝重的将布条打开,却是瞬间神色大变,左右瞧瞧拿着布条就进了屋子。
  从字迹看这绝对是赫渊那家伙写的,当然更加令人震惊的则是那布条上内容。“真特么是够了,都走了还给我找事!”
  姚律嘴里抱怨,眼神却越发沉重,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与赫渊相同,他也不相信封环会做这种事,只是封环毕竟是战神殿中当初唯一没有修炼杀气诀的人,保险起见这事真不能说。
  那么问题来了,这封环到底是别有用心,还是……真的怂呢?
  这需要以后他慢慢探查,至于现在,嗯,应该按照上面记载的方法尽快突破九环才是,只是……“尼玛!老子没有灵宝啊,这怎么破?”
  ……
  “楚衡都已经跟着林相离开了,这怎么破?”
  曹梓沁用剑柄挠了挠头,看起来一脸的不爽,旁边的兵部尚书曹炙则满是无奈,“你只需要听你师傅的话安心修炼就好,接近楚家调查明明是我的任务,你掺合什么呢?”
  曹梓沁整个人肩膀都耷拉下来了,可怜兮兮的望着父亲,“花开彼岸真的好难练啊,我进展好慢的!”
  曹炙伸手直接按在曹梓沁的嘴上,一脸警惕,眼睛狠狠瞪了一眼她喝道:“这个名字不要乱讲!”
  “你的声音也很大啊!”
  曹炙抿了抿嘴,对每一个注意到他们的行人瞪眼,接着小声道:“楚家的事情并不急,毕竟除了楚彧和楚青雪之外,所有的楚家人都已经去了镇远城。而且根据探子回报,那个僵尸似乎也在队伍之中。我们在这里怕是得不到什么重要的情报了,但关系还是可以先处好的,比如楚青雪,我记得你当初与她的关系还算不错。”
  “那个花痴?算了吧,我跟她完全没什么共同语言,当初不过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才跟他们家保持良好关系的。”曹梓沁说着翻了个白眼,提起楚青雪满脸的不屑。
  曹炙眉头微皱,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关于这件事为父当年也有点无奈,你母亲那时候也不知道受了哪些长舌妇的怂恿,竟然觉得楚家未来前途无量,这才答应了楚家的联姻要求。”
  曹梓沁有些惊讶,“所以如果按照爹的意思,是不想跟楚家联姻的?”
  “为父当年与楚蟾的关系算是亦敌亦友吧,楚蟾是一个骄傲且有本事的人,虽然在政见上与为父多有不合,但我们之间的配合无往而不利,共同立下的战功多不胜数。”
  曹梓沁一脸我了解的样子,“懂!就是欢喜冤家的感觉呗!”
  曹炙嘴角抽了抽,“这特么啥比喻,不过……也差不多吧,谁知道那时候他是发了什么疯,非要跟咱们家联姻,再加上那时候你母亲在背后撺掇,我只能无奈答应了。最开始楚蟾想要让你与楚彧订亲,但为父想着拖一拖时间,所以就选择了他家的二公子楚衡。呵呵,也幸好选择了楚衡,如果选择了楚彧,在之前的事情中说不得咱们家也要受牵连。”
  曹梓沁秀眉微皱,“可是人家一出事我们就退婚,这是不是有点丢人?因为这事坊间对我们曹家的评价很不好。好像我们欠了楚家一样!”
  曹炙不在意道:“这事是你师傅的意思,你母亲走的第二年,你师傅也闭关结束来了天都城,当得知你订了亲之后就一直催促我解除婚约。之前又正好赶上楚家大难,这才看起来有点落井下石的样子。”
  “我师傅?她不喜欢看着我成亲?”
  曹炙耸了耸肩,“不是不喜欢,是觉得楚家的人配不上你。另外,其实这样也好,当时若非我拦着,你师傅都要去将楚家灭门了!这么跟你说吧,你去退婚的时候,其实你师傅也在暗中,如果那楚衡有半句拖延的话,估计当晚就得暴毙。”
  曹梓沁咧了咧嘴,笑道:“幸好楚家那小子干脆的很。唉?但是现在我去很尴尬的啊!”
  曹炙没好气的哼道:“是你自己非要参与进来的,要不你现在回去修炼也可以。”
  “才不要,哼!”曹梓沁说着快跑几步直接甩开曹炙往楚家跑去。
  此时的楚家已经没什么人了,楚彧送走了赫渊之后就回了谏院,整个楚家此时就剩下楚青雪一人。
  咚咚咚,听到敲门声出来开门的楚青雪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再见到曹梓沁。
  本来有点尴尬的,但曹梓沁的性格一向风风火火,或者说自来熟也好,拉着她就是各种唠家常,还要去外面一起逛街。
  对此楚青雪只能无奈回道:“家里钱粮有限,不能浪费,要不……我们还是修炼吧!”
  曹梓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