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六章 先收点利息

  墨九不知道师傅是从什么时候决定离开这个世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策划给自己留下这具功德之体的。只知道在很早的时候师傅就曾莫名其妙的说一些稀奇古怪听不懂的话,例如,人终有一死,只不过有些人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现在的墨九却有点懂了,所以说啊,这人如果没有一点点念想一点点执着是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自己有多聪明的。
  当墨九脑海中产生了一点杀意的时候,她就开始思考自己作为一个不能修炼的人该怎么干掉对手呢?答案很快就来了,碰瓷!
  但功德之体不代表不讲道理,不是说你划自己一刀,制造刀具的厂商就要破产倒闭全家喝西北风。这种来自于天道的惩罚必须建立在一种强迫与恶意上面。
  恶意其实很好理解,敌人针对你、伤害你让你受了委屈,那么这就属于成功碰瓷。而强迫似乎要比恶意的范畴更加广一些,比如之前那种念圣旨下跪的规定,这很明显不是针对墨九的,但也会造成一种强迫。简单说就是,我大功德之体受不了这种委屈!
  这对于墨九本身的要求就有点高了,她若是不想人家倒霉就得自己想想办法,是假跪还是怎么样都需要应付过去。可若是要主动干掉某个人呢?
  能否碰瓷成功这涉及到一个判断,那就是天道对于功德之体的行为是如何判定的。
  举个例子,如果墨九手中有把刀想要捅死一个婴儿,而另一个人过来阻止伤害到了功德之体,那这个人会不会被天道惩罚突然暴毙呢?
  这就牵连到一个问题,天道对于杀人这种事是如何界定的。换句话讲,对天道来说杀人的问题属不属于对世界有害的。
  这个问题其实有一点大,以墨九如今的能力和认知恐怕还回答不上来,但在墨九如今的理解来看,一条人命的消逝恐怕对于天道来讲不算什么,除非这个人身份很特殊,特殊到能够影响世界和平的地步。
  有些人也许觉得这种思考没有意义,碰瓷就完了!
  但现实往往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容四娘与小峰看起来人畜无害也很可怜,可你并不能完全判定他们就是好人就是正确的。阴曹地府是个杀手组织,但他们只是收钱办事,而当他们不收钱的时候,做的就一定是坏事吗?不一定吧!
  所以墨九这次若想要碰瓷的话,就一定要了解天道的判断规则。这种规则是否说天道属于无条件的站在功德之体这一边,不管墨九做了什么有违道德、有违法律的事情都会偏帮功德之体。
  今夜,便是一次试探机会。
  ……
  墨九过去毕竟是个瞎子,而且以往经历的战斗也太快了,她对于几个高手全力以赴打持久战的破坏力有些预估不足。
  当她再次往战场前进的时候,终于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性了。
  一片片的废墟将道路完全堵死,压在残垣断壁下的手、若有若无却一直萦绕的哭泣、从眼角滑落被月色反射出的泪光,这一切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是墨九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墨九脑海中突然间想起了一个叫做‘同情’的词汇,但这种感情来的快去的更快,这是冷血吗?应该不是,这得感谢师傅过去的教育。
  说起来身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弟子,每天所受到的教育也许跟世间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学的文字是师傅家乡的文字,别人讲究知书达理他被教育解放天性,别人在刻苦修炼他在被师傅带着满世界跑。
  别的孩子从小听童话故事,他却听遍了各种死亡的声音,偶尔师傅讲讲故事,那故事中的人和事也充满了与当世传统相悖的价值观。
  所以,墨九现在想做的非常简单,将楚衡或者随便谁培养成十尊者之一弥补上自己冲动时犯下的麻烦,然后重新走一遍过去自己走过的路,又或者说师傅走过的路。以前听到的、以前闻到的,他想要重新看一遍!
  ……
  轰!
  战斗还在继续,那片住宅区已经看不出完整的形状,而且越来越多的身影唰唰唰的落下。这些黑影无不拥有强大的灵力波动,但他们眼看这那五个人交战激斗对周围持续破坏却都无动于衷。
  或者是静待事态发展,或者是想要坐收渔利,又或者是单纯的强势围观,无论什么理由,这都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平民的死伤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弱者的哀嚎对于强者来说没有意义。
  而在那灵力疯狂激荡的战场边缘,一个身着鲜艳红裙的身影出现了。她没有任何停顿,只是缓缓的向前走着,一步一步,坚定无比。
  没有人在意她,更没有人注意到她,对于这些高手来说,穿上了红裙子的墨九大概只是一阵轻抚脸颊的威风,一个路边小石子滚动的声音,一声炎夏中再普通不过的蝉鸣。
  但是没有人想到,今天晚上这个不被人注意的小姑娘,将会改写整个局面,让所有的高手都明白,他们!在天地之威面前也不过是蝼蚁、是弱者,与那些被他们无视的渺小生命别无二致!
  噗嗤!噗!
  灵力风暴掀起一片片碎石瓦砾,划破墨九的脸颊,撞碎墨九的膝盖,碰断墨九的小腿,使得她向里走的身影越发踉跄也越加困难。
  不过墨九是有点开心的,之前还在想怎么碰瓷,现在则根本不用思考了,这些完全不顾周边环境就大肆出手的高手,其掀起的边缘威力就足以让她达到碰瓷目的了。
  嗯,至于疼痛,呵呵,这点伤痛与砍完就原地爆炸的痛苦比不值一提!
  只是到底天道会怎么报应在这些家伙身上呢?想想还蛮期待的。
  墨九一边想着一边开始用手遮挡眼睛了,越往交战的中心走就越是睁不开眼睛,这也是有点无奈,好在报应来得也很快,并没有让她等上太久。
  “阴曹地府的小鬼们!你们太过分了!”
  浩浩荡荡的音浪开始辐射整个战场,甚至有若实质的将灵力波动压入地下,而在空中大战的五个身影也在刹那就被压低了不少。
  当然最最倒霉的就要数那些在周围警戒防卫的阴曹地府杀手了,只见他们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来抵挡音浪,可最终的成果却差强人意。
  墨九重点关注的就是那四个曾经阻拦他们的杀手,宽袍疤脸男现在有点难,音浪来袭的时候他升起一道龙卷风想要卸力,可偏偏那音波之中有一种诡异的震荡力量,刹那间就将龙卷风击溃。
  其身边的一个杀手扬手就是漫天的暗器,不,那不是暗器,而是数不尽的雨滴!这下子终于明白为何文伯说受到暗器攻击却没有找到散落的暗器了,那竟然是由功法凝聚水气形成的雨滴弹幕!
  只可惜使用这音波的高手至少也是六环以上的高手,这几个杀手的实力有些不济事,无论是雨滴弹幕还是龙卷风都几乎是刹那就崩散了。然而让墨九惊讶的是,另外两名刺客也出手了,似乎还形成了一个阵势合击的效果。
  一者撒手推出大片闪电,另一个从浑身上下散布云雾,若隐若现间竟然还将风雷雨都给翻倍了!
  当然,这种无中生有的能力不可能出现在五环这个实力阶层,除了这种云雾的攻击方式能够和之前风雷雨融合之外,应该也有点幻术的成分。
  墨九点了点头,她大概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从文伯手中抢走小峰的了,应该是利用幻术能力让文伯误以为对方已经抢到了小峰,但其实当时小峰仍旧在他手中,之后是他自己受幻术影响放开了小峰。
  正想着,这风云雷雨的攻击组合与音波正式撞在了一起,不得不说,阴曹地府的杀手还是有两下子的。他们用这种攻击形式愣是弥补了自己修为不足的劣势,生生的顶住了音波的下压。
  然后,他们倒霉了!
  很明显那个施展音波的高手并没有针对这四个杀手,刚刚不过是表达一下对于阴曹地府在天都城里大闹的不满。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吐口血或者认个怂,说不定人家有了台阶下就网开一面了。
  你们倒好!全力出手抵挡竟然还抵挡成功了,这还能忍?人家一个超六环的高手被四个五环的杀手挡住了,要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们,以后老子的脸往哪搁?
  咚轰!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月光映照下显得如魔似鬼,强劲的杀气威压全场,一出手便是通天彻地的音柱。
  这音柱仿佛在不停旋转,其内的空气被撕扯扭曲,强劲的冲击力在落地一瞬间就将大地钻出个黑漆漆的窟窿。至于刚刚合招的风雷雨云甚至连崩散的余韵都没有看到,那四个杀手的身体似乎也随着合招一起消散了。
  你看,就是这么干脆,所以说啊,有时候受伤未必不是好事。
  墨九撇了撇嘴巴,再次向前走,有些奇怪的是,明明那个高手已经出言警告了,偏偏那五个激斗的高手仍未停止,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