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九章 巨龙血脉·隐藏高手·懂事的小九

  “大约在三百块到四百块之间吧,你这天罗地网符有点强啊!”楚衡捂着小臂上的伤口坐倒在地,喘了口气大略数了一下地上散落的尸块。
  归海一幻:可惜可惜,当真可惜了!这个白无常修炼白骨神魔所用的材料竟然是裂空鸟的骨骼,早知道我刚刚就教你别的招数了。
  “裂空鸟?那是什么?”楚衡点了身上的穴道暂时止血,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问道。
  归海一幻:裂空鸟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外形方面就跟寻常鸟类差不多,也并不代表着某种特殊的物种。事实上,裂空鸟就是由各种普通鸟类变异而成,多数形成原因都是因为带有空间属性的宝物影响。所以对于我们这些高手来说,裂空鸟也是我们寻找空间类天材地宝的参照物。
  楚衡奇道:“那这都被炼成骨刺了,还能用来寻找宝物?”
  归海一幻:当然不,其实裂空鸟本身也具有很大价值。普通鸟类在变成裂空鸟之后拥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控制周围空间挤压加速,所以每一只裂空鸟都奇快无比!它们的骨骼本身就是一种稀有的材料,就像刚刚的骨刺一样,能够利用其凌空虚渡就像是踩在空间夹层上似的。
  楚衡恍然,“这么说的话还真是珍贵呢!”低头又瞧了眼尸块,之前的那些骨刺同样都破碎了,根本不具备还原的可能。
  谁知归海一幻又道:“你也不用这般惋惜,我说其珍贵也不过是对你这个级别来说,你太弱了,跟个小鸡崽儿似的!正是需要外物护持的阶段,在我们那个级别,其实裂空鸟的价值就很小了,毕竟其品质太差。再加上知道形成原理,所以你要是拥有空间属性的宝物甚至可以人工饲养,嗯,我们出云山就有很多送信的裂空鸟。速度快难以被截留,还颇有灵性,甚是好用!”
  楚衡脸色一黑,“搞了半天就在这跟我推销信鸽呢?早知道有这个时间听你哔哔,还不如回去看看能帮什么忙。”
  归海一幻的声音突然悠悠一变,“你在担心什么?你都把刺客引出来了,文渤与海少羽两人都是机灵的,定然早就将你妹妹转移了。你回去反倒会给了敌人机会,还是说,你在担心那个小侍女?呵呵!”
  楚衡刚要迈步却又一顿,眼神有些狐疑的转了转,“你认识那个墨九?”
  归海一幻:原来她叫做墨九,嗯?还是冰霜巨国的后裔?
  楚衡翻了个白眼,“你不认识说尼玛呢!对了,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些‘老前辈’总将寒冰巨国叫做冰霜巨国?”
  归海一幻:冰霜巨国的历史也算悠久了,创立冰霜巨国的首位帝王虽然不是十尊者但也差不了多少。其功法练到极致可以化身冰霜巨龙,那是相当厉害!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后人多多少少都带有冰霜巨龙的血脉。只可惜,后世子孙不孝,资质太差也有可能是权利腐蚀,总之就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达到先祖的程度,慢慢的这巨龙血脉也渐渐稀薄了,到最后甚至没有一个能够修炼皇室绝学了!而当最后一个修炼皇室绝学的帝王死后,这冰霜巨国的称呼就慢慢变成了笑话,这才渐渐改为寒冰巨国了。嘿嘿,说起来这寒冰巨国的称呼对于他们来说算是贬义了,可笑他们还将这称呼变成了真正的国号,也不知道他们冰霜巨国先祖的棺材板还压不压得住?
  归海一幻的话让楚衡大大的长了见识,想不到那个小丫头体内还有巨龙血脉,好吧,毕竟是个不能修炼的人,就算血脉再好也不用期待什么。
  谁知归海一幻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开心的叫道:“对了对了,我可以教你一套双修采补的功夫,可以帮你从那小丫头身上抽出隐藏的巨龙血脉,然后你是修炼还是炼宝都将有特殊的效果加成!”
  楚衡翻脸个白眼,“老家伙你莫名的乱兴奋什么,小九她……怕是已经没了。”
  归海一幻(*´゚∀゚`):不会的,不会的!快去找她,向她表白、向她求爱、壁咚她、强……
  楚衡伸手摘下了指环塞进袖口里,世界一下子就清静了。抬头向远处城主府的方向看了看,虽然这老头不靠谱但有一句确实没错,他现在要是过去可能会起反效果。想了想还是向着墨九逃走的方向飞奔过去。
  只可惜,楚衡注定是暂时找不到墨九的,因为她已经回到城主府去看热闹了。
  阴曹地府虽然是个庞然大物,但其毕竟是杀手组织,就算再嚣张也不会猖狂到直接组织军队冲击城主府的程度,那就属于向花国朝廷发出挑战了。当然花国朝廷算不了什么,但是战神殿同属大派就不得不慎重一些了。
  虽然当初创建战神殿的烬皇已经陨落,但也不过是缺少十尊者级别的强人压阵罢了,其高端力量一点都不缺,除非真是虎禅亲自出手,否则从整体实力上看,阴曹地府真拿战神殿没有办法。
  另外,花国的开国先祖是十尊者之一,而战神殿又旨在守护花国,两者形成了一种气运的牵扯,所以就算十尊者想要动手也得掂量掂量得失。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花国不能灭,只不过这个损失不能由十尊者承受。如果是其自身破败不堪被其它国家毁灭,那这因果分担到它国每一个子民身上其实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一次阴曹地府对于楚衡的刺杀其实也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只不过这帮杀手业务水平太差被鄂隆发现了,这才衍变成了一场大战。
  而作为六环高手的鄂隆来说,普一交手其实就有点后悔了,阴曹地府是个杀手组织,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也算是中立势力。这样的势力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不过受限于职责所在,鄂隆还是决定挡住这位判官,至于楚衡他们能不能逃生,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所以当墨九回到城主府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面,鄂隆和那个阴曹地府的判官一起飘在身上,像是打招呼一样,你挥挥手我也挥挥手,一发个小波我也发个小波,你放句狠话我也放句狠话,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墨九觉得他们下一个动作很有可能就是借个火点个烟了。
  “没意思!”墨九撇撇嘴从侧门溜了进去,躲过三个由杀手和护卫组成的战场。
  上面领头的不出力,下面的人倒是拼的很欢实,鲜血各钟挥洒,人命各种丧失,想想也满可悲的。不过墨九没有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这种事自然管不了,只是捻手捻脚的摸回了原本的小院子。
  也许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真算不得什么,那些护卫和杀手即使看到了也不会怎么在意。墨九就这么暗戳戳其实堂而皇之的来到了住处。
  推开院门的第一眼就知道要遭,两侧的院墙都出现了巨大破损,记得在被楚衡强行抱走的时候,只有一面院墙破碎了,如今出现了两面只能说明在之后海少羽他们走时又遇到了敌人。
  墨九想了想却没有莽撞的追上去,而是冲进屋子开始换衣服,红裙子一套顿时心里各种有底,她就不信在这些刺客杀手之中也能遇到十世怨侣!
  事实证明,海少羽和楚青雪只是极为个别的现象,又或者说是她运气太差?总之换完红裙子的墨九一路小跑的追了出去,大帮的护卫从身边跑过都没有一个察觉到有用一抹刺眼的红色掠过去。
  当吟!
  终于在跑过三个院落之后,墨九发现了文渤等人,楚青雪现在已经醒了,只是双眼红肿显然大哭过一场。而将三人拦住的杀手与其他明显有些不同。
  那些杀手多是夜行衣打扮,不蒙面已经算是很有个性了,这货却更夸张,竟然还穿着一身蓝色长衫,斯斯文文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个书生呢。你是来踏青的?
  不过更让墨九有些诧异的是,拦住这位‘书生’的不是文渤和海少羽,而是个不认识的高手。
  这位高手的服装风格与周围护卫有着明显的差异,不,应该说跟所有人的风格都有差异。面白无须眼神深邃,鼻梁很挺脸型颇有棱角,最不同便是他的发型,整个长发像是都烫过一样,蓬松起来还挺萌的。
  这……是个外国人?
  墨九心中没有什么种族歧视的概念,只是一睁眼睛看到的就都是花国人所以颇为惊讶而已。这位外国人的实力可不简单,与那蓝衣书生拼的有来有回,而且这个拼杀可不是头顶鄂隆两人那种回合式的游戏,而是真正的搏命。
  蓝衣书生手中一把折扇旋转如风,一道道轨迹仿佛钢刀似的切割着周围一切,也使得围观的守卫不敢越雷池一步。那折扇挥舞间似有无数花鸟鱼虫翻飞,幻影绰绰眼花缭乱。
  那外国人明显没有找到对抗这种攻击的方法,但是其不动如山打的便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主意。换句话说,他在防守并落入了下风。
  不过这位外国人似乎也很擅长防守,双臂合拢灵力澎湃在体外形成了一扇仿佛门板般巨大的盾牌,盾牌上甚至还有各色宝石闪耀着毫光。
  这盾牌不同寻常,每一种毫光似乎都有特殊的作用,交替辉映之间将所有花鸟鱼虫都牢牢的拦在了三尺之外。
  “这不是没完没了吗?”墨九看了一会儿就感觉没意思了,蓝衣书生与外国人明显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哪怕短时间没有任何效果,可彼此都没有慌乱。
  一个继续释放着纸扇上的花鸟鱼虫,这些幻影砸在盾牌上有着不同效果,或者是爆炸或者是毒雾,周围守卫沾上一点就要惨叫退避。
  而那外国人的防守似乎也是毫无漏洞,爆炸威力被形成实质的能量护罩牢牢防住,而毒雾竟然也被那盾牌上的宝石光辉驱散。
  这么一想的话,虽然两人间的战斗不像是敷衍,可墨九已经预感到了,这个结果怕是会很敷衍。
  “看阁下的穿着,似乎并非今日的杀手,那又何必趟这个浑水呢?”战斗僵持不下,那外国人竟然说话了。
  蓝衣书生一边挥舞折扇一边笑道:“不要误会,我与楚家的人没有任何仇怨,这次恰逢其会也只单纯路过而已。只不过身为阴曹地府转轮王麾下牛头,帮助友人赚点钱而已。”
  “原来如此,那看来楚家的人运气很差啊,竟然还能碰到过路的杀手。只是你们的时间似乎不多了,城主府的大战肯定会引来驻军关注,更何况城主大人本身就是驻军首领,等大兵压过来,你们再想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外国人淡笑,但墨九却知道他是色厉内荏,因为他的腿刚刚似乎抽筋了。别问墨九怎么知道的,因为她此时已经走到了外国人的身后。
  “你还活……”海少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墨九,话刚出口就被墨九瞪眼怼了回去,“文伯怎么样?”
  文渤这时也终于发现了墨九,有些惊喜,“你还活着,太好了,你怎么进来了?快走,这个外国人应该顶不住多久了。”
  墨九没有接话任然自顾自的问道:“你是怎么受伤的?”
  海少羽恨恨的看了一眼在扇扇子的蓝衣书生,“我们本来已经跑出来了,谁知道那个装逼犯突然从街角蹦出来了。一出来就说请我们上路,这便打了起来,谁知道这家伙是个五环高手,一交手就将我们都干趴下了。”
  文渤翻了个白眼,瘫在海少羽怀里哼道:“是你被打趴下了,我可是顶了好几招呢,若非旧伤顽固,我早就砍死他了!咳咳!”
  楚青雪见状忙伸手帮着按住胸口,好半天才算是让文渤将气喘匀,接着又问:“我哥呢?”
  墨九耸了耸肩,“我都跑出来了,他肯定也没事,老实说,阴曹地府的刺客让我很失望啊!”
  海少羽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墨九,“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将那刺客干掉了吧?刺客这么水的吗?那我们刚刚为什么要跑出来!”
  墨九双手抱胸歪头想想,“是哦,为什么呢?不过又不是我让你们跑的。”
  海少羽等人无话可说也顾不上说了,外国人的盾牌终于坚持不住了,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其翻身躲避了开来。也将身后的墨九等人都整个暴露在了那蓝衣牛头的攻击之下!
  唳!
  花鸟鱼虫无数幻影似乎还欢快的发出了一声鸣叫,接着仿佛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这个蓝衣牛头似乎并没有发现墨九,但其攻击范围太大,若是整个落下显然墨九也得被波及。千钧一发之际,墨九眼神在周围几人身上瞄了瞄,咳咳,好像没有一个人能出招将这攻击接下了,那要不,我劈一刀?好疼的!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不常经历生死搏杀的人是没有那份果决的,种种思考种种犹豫会让战机转瞬即逝,所以当墨九愣神一瞬间的时候花鸟鱼虫已经要落在他们身上了。
  嗷吼!
  那是仿佛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怒吼,头晕脑胀间隐约好似看到了一轮圆月渐渐升起。无数花鸟鱼虫像是经历了千年风化眨眼消失不见,但它们并不消失的突兀,而是一点点的化成了沙粒。
  嗯咳!又是一声闷哼,只不过这一次是所有人统一发出的,弄的跟大合唱似的。
  不过墨九就属于那种在大合唱里光张嘴不出声滥竽充数的,她的视线转动望向一瞬间萎靡了许多的琉璃兔,不用说,刚刚那一嗓子就是这货吼的了,吓了它一跳。
  “何方高人?还请现身相见!”蓝衣牛头甩手丢掉折扇,只见原本描绘着花鸟鱼虫的折扇此时却已经破败不堪了。
  那外国人也左右查看,脸色凝重一时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同样的,天上的战斗也因为这一声怒吼而产生了变化。
  “既然前辈不远现身,那我等就告辞了!”又是一个声浪传来,不过这一次不带任何攻击性质,反而像是在跟那些刺客杀手说‘风紧扯呼!’。
  一个个杀手纷纷大招频出,然后转身越墙而走,再看蓝衣牛头表情古怪的看了看楚青雪等人,双臂一展像个大鸟般射入远方黑暗。
  一场刺杀就这样消弭于无形,整个过程跟开玩乐儿似的。但文渤等人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差点让其疼晕过去。
  所有护卫反应过来围成一圈防护,好像生怕敌人再杀回来一样,而鄂隆也缓缓降落下来,表情有些玄妙的感叹道:“想不到竟然还有前辈暗中保护,倒是我自大了。”
  墨九听到这话玩味的拎起琉璃兔,呦,前辈?想不到你还是个七环的妖王呢?
  琉璃兔眼神委屈的白了她一眼,张开两个小爪子求抱抱。
  墨九见状自然不吝惜一个廉价的拥抱,嗯,让她免去一次疼痛,“记你一功回去多喂你点胡萝卜!”
  ‘神秘高手’的突然出现改变了很多事情,整个城主府的人似乎对待墨九等人都客气了些,七环高手虽然表面上只比六环高手强了一级,但其代表的意义却是天差地别。
  所以在楚青雪的要求下,鄂隆很爽快的派遣士兵出外去寻找楚衡了。墨九没有再跟着这些士兵们去找人,只是听说找到楚衡的时候,他正蹲在一个杀手尸体旁边研究着什么,地上还散落着无数碎砖……
  当楚衡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先是被楚青雪数落了一顿,例如什么‘下次同甘共苦’‘不准在抛下她’之类的哭叫也在预料之中。只是墨九有些恶意的想到,明明打晕她的是文渤唉,难道是看老人家伤的比较重所以才不会被责怪吗?话说文伯你晕的好及时啊!
  楚衡在简单安抚了楚青雪之后问道:“小九呢?你们看到了吗?”
  墨九:“……”
  楚青雪伸手就揪住楚衡的耳朵,怒道:“你让人家代替我去引走杀手,现在竟然还敢假装看不见!哥,快道歉!”
  楚衡整个脸都扭曲了,看得出来,那是真疼啊!但也多亏了楚青雪叫破行藏,楚衡这才偏头看到了一身红裙的墨九,“唉?我刚刚怎么没有看到你!”
  这一声解释在任何人看来都十分的敷衍,就连不远处的城主鄂隆都翻了个白眼,好吧,他没好意思说自己也给忽视了,嗯,毕竟墨九不是他的人,又是个不会修炼无足轻重的侍女,不过肯为主家犯险引走杀手,当得夸一句忠心了!
  “你是怎么……”
  楚衡的话还没有说完,墨九已经比划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将问题堵了回去。墨九的意思很简单,我活着回来了,月钱涨到一百两喽!
  好吧,楚衡一肚子的疑问顿时被顶了回去,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给楚青雪解释其中原委。
  楚家的孩子似乎都蛮大气的,上来抓住墨九双手,有点好姐妹好闺蜜的架势。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一百两和自己的命比起来算什么?小九这分明是怕楚家兄妹不知道该怎么报恩尴尬,所以才有了这一百两的赏赐。
  这世上有时候就是这样,恩情太大还不了有时候也是个负担。如果墨九此刻死了,那么一切反而变得简单,该厚葬厚葬、该报仇报仇,每逢过年过节再给你烧点饺子就算是知恩图报了。
  可你还活着,这就有点别扭了。救命大恩怎么报?你可只是个侍女啊,难不成还能以后当小姐养着?所以墨九这一百两的要求反倒是缓解了楚家兄妹的尴尬,以后不用那么大压力也会记你好。
  嗯,这就是楚青雪和楚衡此时的感受,也是周围海少羽文渤以及鄂隆和护卫们的感受,只觉得这小侍女太懂事了!
  琉璃兔:明明我才是功臣!我要吃肉!我不要胡萝卜!
  归海一幻:感恩就收她做通房!表白、求爱、壁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