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章 这一刀好轻松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用生机盎然来形容这里完全没有问题,但大概没有人会想到,这里竟然是阴曹地府的总坛!
  好吧,说是总坛其实就是虎禅所住的地方。就像归海一幻曾经说的那样,虎禅是个武痴,他将更多的时间都用来研究如何打架了,至于布置生存环境这种事显然有些太牵扯精力了。所以周围的环境都是自然选择野蛮生长。
  在一片草皮中央,矗立着一间木屋,这木屋面积不大与丛林里用来给猎人休息的木屋别无二致。唯一的区别就是在这木屋前跪着一个不寻常的人,一个快要被胃疼折磨死的家伙。
  楚江王的眼眶溢出晶莹的泪水,周围一道道冰冷的视线聚集在他的身上,虽然看不到任何身形,但他却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敢稍有异动,必然死的连渣都不剩,嗯,胃疼就能够证明这一点。
  “你说……那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小姑娘?”
  一个平淡的声音缓缓从木屋中传出来,声音所过草叶竟有轻微的晃动,空气中的风也在刹那间平复。
  楚江王咽了口口水,老老实实的点头回道:“是,我们之前完全没有发现那小姑娘的存在,只是觉得一眨眼就出现了,然后……”
  “然后你就跑了?”
  楚江王脸皮一抽,眼珠子都快吓掉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认命的点点头。
  整个环境开始变得寂静,连草叶间相互击打的声音都不见了,楚江王冷汗哗啦啦的往下流。最怕这样诡异的安静了,吓得我胃……咦?好像不是那么疼了,难道自己今天不用死了?
  哗啦啦,就在楚江王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却见一张纸和一根笔就那么轻飘飘的落在了身前,“画出来!”
  “是!”楚江王不敢怠慢,此时心里无比感谢逝去的老母亲,正是因为有您的督促才有我如今的诗画双绝啊!
  楚江王的技艺颇为高深,不一会儿,栩栩如生的墨九就跃然纸上。
  啪!只可惜,画还没有被收上去一秒钟就被拍在了他的脸上。
  “谁特么让你画长相了,画那条红裙子!”
  楚江王:“……”
  沙沙沙一阵划拉,其实画衣服要比画人脸更加容易一些,只是以前楚江王没有在这方面用过心,反倒是浪费了些时间。
  修修改改又是一阵,楚江王终于将画再次递了上去,紧接着原本些许胃痛突然间就消失了,咦?没有危险了?
  “果然如此,吩咐下去,所有阴曹地府的杀手,再遇见穿着这件裙子的人便退避三舍吧!切记,不可调查也不要去接触,一切等新的尊者诞生之后,再做计较!”
  “遵命!”
  楚江王吓了一跳,这声音浩浩荡荡一大片,却原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竟然藏了这么多人。
  ……
  于此同时,一支舰队悄悄的隐伏在某处海岛背面,天上的乌云似乎时刻笼罩在这支舰队其上,时不时传来的隐隐雷声成功驱逐了所有想要来此捕鱼的渔民。
  为首一只战舰上,矗立着一个男人,风格独特的小胡子让人几乎一眼就看穿了其和国人的身份。
  “将军!这是最新的情报,前方探子启动了紧急信鹰!”
  身后一个留着寸头的战士神情严肃的递上来一张纸条,为首男人有些诧异,接过纸条后却是脸色越发凝重。半晌过后叹道:“命令部队撤退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花国果然人杰地灵藏龙卧虎啊!”
  寸头战士闻言大急,“可是大烈国方面给我们的命令怎么办?”
  为首将军想了想道:“那就再等等,相信这个情报大烈国方面也得到了,他们应该也不会轻易放弃的。另外,加大我们情报系统方面的投入,尽快将这件事调查清楚,我要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密切注意阴曹地府方面的动静,世人都知虎禅是个暴脾气,也极为护短,如今死了一个鬼帝,定不会善罢甘休!”
  “是!”
  ……
  墨九那一刀,劈的不光是一个鬼帝,更是世人以往对花国对战神殿的认知。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的变化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渐渐偏离了轨道。
  不过这些对于如今的墨九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他更加担心的是今个月圆之夜即将到来的变化。
  修炼一道绝不简单,一至三环算是打基础,还能够用灵力浑厚程度与招式等来解释。但四环之后玩的都是意境和法宝,也就是说,谁胜谁负想要单纯从外表看出来就有点困难了。
  这个阶段强者有的能够跨两个境界跟八环打,当然,强大也是需要代价的。这变强的第一关就在第三环到第四环的突破阶段,而这也是墨九最担心的。
  是夜,一轮大大的圆月很给面子的挂在天上,清凉的月光洒下来令人心神愉悦清爽。
  一人一兔咻咻两声跳上屋顶,前者长长的呼了口气,脸上满足的连酒窝都笑出来了,后者则带着鄙夷的白了那人一眼。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一声感叹,一次顿悟,就是这么简单。
  看得院子里的楚彧和楚青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总觉得这份天赋似乎浪费了。
  呜呼!
  一阵似凄厉似厉啸的风声传来,楚彧作为过来人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微微抬头,早已经闭目打坐的楚衡身周黑气弥漫。一道道鬼祟阴影自黑气中窜来窜去,张牙舞爪间透着股有别于世间的凶恶。
  “这……这些是什么?”楚青雪花容失色,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靠向楚彧。
  楚彧眉头微皱缓缓解释道:“那是天魔!三环之后领悟的是意境,而意境可以说是一种天地规则的演化。而当你领悟意境的时候就相当于跟天地规则短暂融合,这些规则便是保护我们不与外界接触的屏障。”
  楚青雪恍然道:“就是说,当我们自己成为屏障的时候自然会与外界的东西接触到,所以……这些天魔其实属于另一个世界?”
  楚彧点点头,“这是目前最普遍也最贴切的一个解释,记得上一次为兄突破的时候也曾遭遇天魔来袭,那时心神动摇近乎毫无还手之力,还多亏了赫渊将军互持才侥幸突破成功。”
  楚青雪大惊,“这天魔如此厉害吗?连大哥都毫无还手之力,那二哥怎么办!”
  楚彧摇摇头,却是不见多么着急,“在四环至六环阶段,天魔出现也多是低级天魔,他们的能力多以精神攻击为主。当初为兄是因为心神受到巨大打击所以才不敌天魔,而楚衡现在心神沉稳应该不会出现明显的漏洞。只是这出来的天魔有点多罢了!”
  事实就像是楚彧所说的那般,虽然那诡异的黑影在黑雾中不停嘶吼抓挠,可楚衡却依旧坐稳房顶,好似一块鹅卵石般圆滑。
  圆月神功既然被两界图所记载自然不简单,随着楚衡功行加快,一道道月华开始倾洒,普照之下无数黑影像是烈阳下的雪花,惨叫着纷纷化作青烟不见。
  一边的琉璃兔张着三瓣嘴满脸惊讶,原来月华是这么吸收的吗?以前他吸收时怎么不见这么夸张,月亮也搞特殊待遇?
  带着一丝不满,琉璃兔很是狗腿的靠近了些许,沐浴着巨大的月华,一脸享受的开始运功。
  “想不到这种功法竟然还有净化天魔的力量,当真神奇!”楚彧显然要比在场众人见识更加广博一些。
  听闻大哥言语,一直担心的楚青雪算是放松下来,抬头望向在月光笼罩下竟有一丝圣洁感觉的二哥,突然想道:“说起来二哥这功法还是小九弄来的,偏偏小九不在这里,嗯,算算日子,那以后月圆之夜小九岂不是都不能看着二哥了?”
  楚彧双手插在袖口里,对于神秘的墨九其实他一直都是有点警惕的,作为一个冷静的人,他相信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墨九对楚衡太好了,好的不正常!
  给了绝学不算竟然还时常督促楚衡修炼,那个积极的样子简直比过去父亲在世时还要夸张。这是楚彧怎么都想不明白的问题。
  再就是周壕对于墨九和墨七的态度了,周壕的秘密楚彧是知道的,可以说在整个天都城中,周壕隐藏的最深、知道的最多、策划的最久,但即使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对墨九感兴趣,这绝不正常。
  一种玄妙的预感告诉楚彧,也许自己的弟弟在逃亡途中捡来了一个大宝藏!
  吼!
  就在楚彧心绪复杂之时,一声穿云裂石般的呼啸传来,仅仅一声就将大半个天都城的高手都吵醒了。
  只是并没有人多事的来看热闹,因为他们知道,那是独属于某个人的劫难,就算他们帮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甚至还会让下一次的晋级变得更加困难。
  “高级天魔!只是晋升四环,为什么会出现高级天魔?”楚彧惊呼,双手猛的攥紧,一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置于掌心。
  周遭空气急速降温,一点点哈气从众人口中喷出,猩红的雪花缓缓飘落,凄冷中满是肃杀。
  楚青雪打了个寒颤,难以置信的看着大哥,这就是变异后的雪字意境吗?
  叮吟!
  没人看到楚彧是怎么出手的,只是知道当金属交鸣响起时,他已经在空中与高级天魔交错而过。而直到这时那高级天魔才算是露出了真面目。
  这天魔整体深埋在一团红雾之中,张开的双臂竟已经有房屋般大小,面目狰狞却又油光锃亮,像是抹了蜡一般。长长的红发随意披散,精赤的上半身肌肉虬结,小腹处横七竖八的分布着十几块腹肌还都不是对称的。虽然仍旧是人形,但毫无疑问就是个怪物!
  咔!一块指甲落地,这是刚刚楚彧蓄力一击后的成果,却也并没有对这高级天魔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唯一的作用是彻底惹怒了他。
  不过高级天魔似乎目标无比明确,就是楚衡,转身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彧,接着抱起双拳就朝楚衡脑袋上砸去。
  高级天魔可不像低级天魔那般只有精神攻击,真要是被这一拳砸中,那以如今楚衡的肉体强度看,必死无疑!
  “不准伤害我哥!”
  轰隆!一道炸雷狠狠的镖中高级天魔的鼻子,四散的电花让周围被照射的恍若白昼。
  嗷!高级天魔痛苦的后仰,一双血红双眼死死盯着楚青雪,却见一道雷霆又开始缓缓凝聚。
  “你们都得死!”
  高级天魔竟然开口了!这真是少见了,众所周知天魔与人族势不两立,每当人类有所突破的时候天魔势必出现捣乱。大家都说天魔是另一个世界的敌人,可大家从来也没有谁跟天魔沟通过,问过他们为何一定要捣乱呢?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算是什么沟通。
  “青雪,继续炸他!”楚彧顿时看出了楚青雪掌中雷霆的威力,说起来雷法专克这种邪祟天魔,倒是对症。
  只可惜,楚青雪毕竟刚刚二环,修炼紫霄符经也不过短短不到半年,对高级天魔的伤势相当有限。
  而这高级天魔虽然刚刚吼了一句,可着实是个魔狠话不多的角色,一心就想着弄死楚衡,半点溜号的意思都没有。
  这就很闹心了,漫天的红雪随着楚彧舞剑鼓荡,一次次的挡在高级天魔的拳头前面,那股沛然大力就像是直接扔了座小山砸过来似的。楚彧顶了几下就脸色煞白。
  “天魔一族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精神攻击,而是感知能力。当他们感知到有威胁克制天魔一族的功法诞生时,就会倾巢而出。不过也幸好楚衡只是突破四环,天魔一族能够到来的高手也就相当于一个六环级别罢了。”
  楚府外一个巷子口,墨九一边说着一边从阴影中走出,在他身后跟着老僵。
  “需要……我……帮忙吗?”
  墨九摇摇头,一抹金芒闪过,一柄近乎水晶般的横刀出现在掌心,“天魔一族属于另一个世界,斩天魔算是保护世界平衡,不会被功德之刀反噬。”
  话落,收刀,庞大的高级天魔顷刻化为灰烬,连一声痛呼或者场面话都没有说出口,夜晚再次变得宁静悠远,而在月华之下,楚衡也顺利进入了四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