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一章 你想要什么名次?

  “你们相信吗?原来楚家那个纨绔子弟也是天才啊!”
  “是啊,昨天高级天魔降世的场景半个天都城都看见了,真是没有想到。”
  “可不!楚将军在天有灵也该瞑目了。”
  墨九挑了挑眉头,一边捋着怀中琉璃兔柔软的皮毛,一边朝林相府行去。想想楚衡晋级四环还是前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也不知到底有人刻意维持话题热度还是说天都城真的很少有事发生,如今茶余饭后竟然还在谈论着楚衡。
  那一次在确认楚衡顺利晋级之后墨九就没有再陪着楚衡去林府上课,一来是躲避那个周壕的纠缠,二来也是楚衡自己作的,前脚刚顶撞了于太傅,现在怎么还好意思去上课呢?
  不过现在墨九往林府走可不是去上课的,而是去见林抚国。说起来他早就该走这一趟了,只不过之前疼痛时间没有过,墨九生怕这林抚国有问题坑了自己的本体。
  当然,就算本体死了他也不会死,但没有了本体,以后要是再用刀的时候怕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就很难受。
  所以墨九利用这两天的时间突击将疼痛时间熬了过去,直到如今能够无痛切换变身了,才算是敢来这一趟。
  “麻烦小哥儿通传一下,就说盲眼少年应林抚国之约前来。”
  墨九看不见,却不知他直呼林抚国姓名的举动恶了那门房,若是换了别家说不得就得将其撵出去,不过显然林抚国府内管理甚严。
  “哼,在这等着!”
  有点凶恶的语气让墨九愣了一下,不过转瞬就不在意了,低头揉着兔头小声笑道:“你倒是会打秋风,楚衡修炼的时候你截取了不少月华吧,这拿了别人的东西记得还哦!”
  琉璃兔耷拉着眼皮装死,切,都怪这兔子身体。如果换成以前,楚衡只有在旁边捡芝麻吃的份!
  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句话说的并没有怎么夸张,作为相府门房平时见过的官员可能比皇帝都频繁,虽然名义上没什么太大权利,但在通报时稍慢一步对那些有求的官员来说,可能都是一种损失。
  所以墨九也做好了被晾着的准备,只是这一次回报的似乎格外快速,而再次出来接待的也不是那门房了,而是相府的管家。
  “这位少爷,老爷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吧!”
  一个听声音就给人和蔼感觉的中年人说道,接着墨九便感觉一双大手小心翼翼的掺起他的胳膊。
  嗯?这待遇不错啊,长这么大他还没有被人这么伺候过呢,爽!
  ……
  这一天是令无数谍报人员挠破头皮的一天,作为朝野威望极盛的林相,今天接了一位瞎子进府。那瞎子的身份可是不简单,在此前没有人知道他从哪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只是知道其是那楚府某个丫鬟的兄长,但那丫鬟的身份本就是个迷,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从定远城一路跟着过来,再往前就什么都调查不出来了。
  人活在这个世上本就不可能毫无痕迹,如今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定是定远将军楚蟾以前秘密培养的探子!
  好吧,虽然各个势力的人也有点哭笑不得,毕竟他们也想不明白楚蟾培养两个废人算是怎么回事?但无论是丫鬟还是丫鬟兄长跟楚府有关系是肯定的。
  那么林相接待这瞎子,是不是说楚彧跟林相达成了某些隐秘!再往深了想,难道是太子党……
  仅仅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件情报就传进了宫,皇帝知道了、后宫知道了、各个皇子也知道了。
  而作为所谓幕后的两个人却毫无所觉。
  在外人看来墨九是楚彧的人,那楚彧的朋友自然不会多事将这告诉楚彧。同样的理由,太子党一方的探子也以为是自己主子出手了,那自然也不需要告诉,这就让局势变得有点微妙了。
  只不过墨九此时却管不得那些,跟他师傅比起来,什么太子党、什么皇帝、什么花国都不重要。
  “少爷请进,老爷在里面等您!”
  墨九很有范的点点头,以前净是他叫别人少爷,现在自己也成少爷了,美滋滋!
  管家领着墨九来到的是一间处于相府深处的房子,站在门口的时候墨九闻到了很是浓重的香火气息。这种味道在楚府也有闻过,是专门用来祭拜先人的祠堂。记得楚府祠堂里供奉的是楚家先人的牌位,楚蟾也在那。
  “约在祠堂见面,你还真有创意。”墨九微微偏头,从角落里传来一股特殊的香气,类似龙涎香与香火气格格不入,必然是有人在那。
  “上柱香吧,这些都是小姐曾经的家人。”
  墨九怔愣一下,接过林相递过来的三支香,从扑面的香气中可以得知林相已经贴心的帮他点燃了。墨九鞠躬弯腰将三支香高举过头,然后拜了三下将香都插进了香炉里,嘁,差点烫到手。
  “你不跪拜吗?”林相奇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墨九心中一动,看来这老头并不知道自己功德之体的秘密,笑道:“师傅吩咐的,我身份特殊。”
  林相没有再说话,只是沉默了片刻道:“跟我来吧。”
  林相已经当先带路离开,墨九却是有点犹豫,他想变成功德之体看看牌位上的名字,不过想想又算了,师傅既然当初没提估计也并不是很重要,又或者不想提罢了。
  两人一路拐了几次,以墨九的听力与嗅觉再发现不了隐藏的护卫时才算是到达目的地。这里似乎是位于花园内的某处密室,从周围的窜堂风感觉其应该是处于地下。
  “你要想清楚,从这里开始便是本相的秘密。若你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那今天将再无生还之理。现在转身的话倒还来得及。”
  林相说的很严肃,但墨九却只是将身后挂着的两界图摘下来,“你自己看好了,如果觉得不够我离开就是。”
  林相有些诧异的接过两界图,这就有点尴尬了,他……不认识这个!
  好吧,作为一个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困窘,林相煞有介事的打开画轴,一道光顿时充斥了他的脑海,好美!
  “是小姐,真的是小姐,是……小姐以前有这么好看?”
  听着林相情不自禁的大叫,墨九撇撇嘴,“话说你都多久没有见过我师傅了?所谓女大十八变,一切皆有可能啊!”
  “是……是这样吗?”林相抿了抿嘴,长叹一声将画轴合上还给墨九。
  这回轮到墨九吃惊了,这老头子定力真的可以啊,竟然能够主动合上两界图,话说该不会是亲情代替了旎念吧。
  “好了,你跟我进来吧!”
  这是一间建在地下却非常敞亮的密室,第一次进入的墨九丝毫感觉不到气闷,甚至从皮肤能够感受到的温度来看,这里似乎还有阳光洒下来。
  “这里的东西都是我这些年收集的,当年明府被抄家灭族,小姐和你姥姥与我算是仅剩的活口。之后我辗转流落海外,在海上漂了八年等风声过后才敢上岸……”
  说到这里林相的声音竟然有一丝丝干哑!
  墨九有点诧异,“我师傅被抄家灭族?谁这么大胆子,嗯,坟在哪?我去扬扬骨灰!”
  林相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前朝皇室,嗯,现在骨灰是找不到喽!”
  墨九耸耸肩,“意料之中。”
  林相向角落走了几步,听声音似乎是打开了什么箱子,接着从其中拿出一本书道:“这是你师傅写的日记,你可以看看,嗯……抱歉,我一时间忘记你……”
  “没关系,我有办法阅读,只是……我师傅会写日记?”
  林相好笑道:“这个问题问的好,也只有小姐的亲近之人才会知道,小姐说过,正经人从来不写日记,所谓日记都是给别人看的!”
  墨九心里对林相更加信任了几分,这话师傅确实说过,“那你给我这日记是什么意思?”
  林相点了点墨九手中的日记,笑道:“当初小姐将这日记交给我的时候说过,其中有些秘密只有她的传人能够看懂,如果有一天我遇到的话,就将这日记给他。呵呵,只可惜我在天都城等了这么久,都已经告老卸任了却才等来你!”
  墨九歪着脑袋有点恍然,“所以你赖着天都城不走,不是说留恋权势也不是为了什么太子党?”
  林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若非我是土生土长的花国人,凭小姐的能力给我在大烈国整个宰相都不算什么,这花国的所谓权势我还真看不上。至于太子……”
  墨九惊奇的抬头,“怎么?太子有问题?”
  林相摇摇头,感叹道:“太子确实称得上雄才伟略,只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明白他的理想,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认同的。”
  墨九挠挠后脑勺,老实说他没有听懂,但这并不重要,伸手将日记塞进怀里,打算回去后再看。“嗯,还有吗?我师傅还留下些什么吗?”
  林相想了想道:“传说小姐在什么地方藏了个宝藏,具体在哪里或者有什么就不知道了,然后……就没有其它了。”
  “哦?我师傅还玩这一手呢?那估计是留着坑人的吧!”
  林相十分认同的点点头,“估计是,小姐对这种事总是乐此不疲。”
  “对了,有件事想要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现在跟着楚家混呢,记得楚彧说过你是这次主考官,你看给楚衡在科举的时候安排个名次怎么样,不为难吧?”
  “简单,你想要什么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