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五章 鬼帝拦路

  师傅曾经说,有时候哪怕你是天下第一,可你仍旧会有遗憾,也许唯一的不同是,当你有了遗憾之后可以让别人跟你一起伤心难过,又或者让别人以后再也不用伤心难过了。
  以前墨九有点想不通,但是现在却切身感受到了其中的一点苦涩滋味。原本以为站在世界力量巅峰的自己,看事情都有一种旁观者清的出尘视角。所以长久以来无论做什么都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然而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不会惯着谁,哪怕你是功德之体也不行。
  对叶峰和小峰的安排算是她出山以来最积极的一件事了,起初只是为了容四娘的酒楼,但她不得不承认,当她看到容四娘对小峰的关爱以及听闻叶峰的故事之后,对母爱父爱这些词汇有了一点点的向往。
  只可惜,这辈子他是没有机会了,然而这并不妨碍她在感动之余伸手帮上一把。可难受的是,中间出了一点问题,楚彧的插手让小峰脱离了她的掌控。不过她并不怪楚彧,因为楚彧的做法其实与她想的如出一辙,而且即使换成是她也不会比楚彧做的更好。
  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吧,现在,墨九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尝试去挽救一下。
  只不过刚刚从一队守城士兵眼底下离开的墨九又遇到了个问题,她不知道该往哪走!
  战神殿的人将小峰交给了阴曹地府,很明显阴曹地府的那帮小鬼是要用小峰引叶峰上钩,但具体在哪个地方施行却无从得知。
  阴曹地府用毒雾封锁官道是全面封锁,在这样的环境下你很难去猜测。
  你看,这又是一件超出预料的意外,墨九烦恼的薅头发,她拥有扫除一切的实力却没有真正高手的各种附加能力,比如搜索感知什么的。
  “要不,丢个铜板猜一猜?怎么说我也是个功德之体,老天爷应该给个面子吧!”
  就在墨九掏出铜板打算尝试一下的时候,一声声轰隆隆的爆响从天都城的另一侧缓缓传过来。
  抬头看,天空已经变成了不正常的颜色,一道道气浪将云层分割推开。
  “有人在打架!”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但紧接着就意识到非同小可了,能够打出这个天象的,显然不会是什么小角色。记得之前在天都城内四个七环围攻叶峰的时候,那战斗波及出的威力几乎将附近的建筑物都毁了。
  如今这个威力难不成是八环的高手在对战?只是在天都城里的八环高手都有谁呢?而且还是这个敏感的时期!
  “难道是战神殿的人反悔了?想要雄起啦?”
  墨九脑海中闪过一个不是很靠谱的可能,但现在也确实没有办法,何况她不信在阴曹地府大张旗鼓摆下阵势的情况下,还有其它大派轻易参与进来。
  回去!墨九转身进城,这回她开窍了,不能再自己傻跑了,得准备一匹马!
  ……
  “赫渊将军,咱们有十年不见了吧,你越发的英气了呢!”
  高空之上,一个身着白底青花长衫的美男子正微笑拦在赫渊面前,其略施妆容配合上淡雅的玉簪玉佩再加上手中一把美人扇,显得整个人都逼格甚高,真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个青花瓷成精了。
  赫渊浑身煞气,望了一眼远处官道上那久久不散的毒气,心里不由有些泄气,看来是赶不上了,哼道:“我可是听说西方鬼帝乌头神与中央鬼帝倾城烟雨有矛盾,怎么乌头神想要炼制不化骨,你却来帮忙打掩护?”
  倾城烟雨点头含笑,“生在世间,难免市侩,虽然本座不在乎银子,但那货送了我一块无法令人拒绝的美玉。”
  “所以你就过来拦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一块什么样的美玉,但要面对的是我,你就不会觉得亏吗?”赫渊说着将披风解下令其随风飘远。
  倾城烟雨以扇捂嘴轻笑,“十年前咱们还曾经在魔界通道处并肩作战过呢,以将军那时的实力,倒是值得一块美玉了。何况,一块美玉倒也不值得本座搏命,只需拖延就好。”
  “呵呵,别拖延了,估计我也赶不上了,那就好好打一场便是,也让你们这些小鬼明白,我战神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赫渊说着直接动手,磅礴的力量凭空而降强压在倾城烟雨身上,使得对方的身形瞬间就下降足有百米。强劲的力道令倾城烟雨双眼瞬间睁大,似乎也有些惊讶这攻击的威力。
  “咦!比起十年前有进步啊!”倾城烟雨惊讶一下还有空嘲讽一下,显得颇为轻松。
  只见其手中折扇翻转上下,无数美人自画中而出,巧笑嫣然间渐渐向赫渊靠了过去。接着身上的长衫也骤然打开,无数青花延展勾勒出一副高山流水般的山野盛景。而在此环境中那些美人便更加诱人,仿佛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
  “温柔乡既是英雄冢,也不知赫渊将军有否情趣共赏一番呢?”
  脱掉青花长衫的倾城烟雨内里竟然穿了一件大红衬衣就像是红釉成精,虽然依旧得体,可这个风格与墨九的红裙倒是很像,只是这货比墨九漂亮、比墨九身材好,真怀疑究竟谁是功德之体。
  赫渊神色冷峻,修炼一道重在自身,但不代表争斗之法就不重要。过了三环之后要炼制法宝增加实力,而过了六环之后普通的法宝就跟不上高手们的节奏了,这个时候就需要炼制灵宝。而眼前这美人与美景便是倾城烟雨的灵宝幻化而成。
  记得十年前赫渊与倾城烟雨在魔界通道外曾经并肩作战,那时候赫渊还只是个刚刚晋升七环没有多久的小兵,灵宝什么的完全没有,甚至连炼制方向都找不到,只能凭着杀气诀和一双肉拳粗糙的强杀。而倾城烟雨已经是当世有名的高手了,盛景一出也不知埋葬了多少魔兵,美人轻笑又不知吸走了哪些魂魄。
  有时候想想,赫渊也是感慨良多,为什么当初得了机缘升上九环的是封环而不是他和姚律呢,就是因为杀气诀!
  说起来战神殿之所以出名一部分原因是由烬皇所创,而另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杀气诀了。杀气诀的特性是杀气越重威力越强,在七环以下帮助人越级挑战那是家常便饭。可当过了七环有灵宝辅助之后就别扭了。
  灵宝的威力要远远大于法宝,不是杀气诀能够抵抗的。而且杀气诀只要杀人问心无愧就不会影响功法的修炼。但这其实只是指那些很大众化的武学,而大众化的武学等级往往偏低,也就是说你升不到八环九环。至于那些真正的绝学,那个不是十分独特又十分严谨,一点异种力量都掺杂不得,更何况你这如此霸道的杀气诀了。
  其实以赫渊的身份,他是有机会接触绝学的,战神殿中就有不少绝学,甚至他还亲手抢过一部绝学,只是都与杀气诀有冲突。说来也很离奇,明明杀气诀是烬皇所创,战神殿又是烬皇所立,为何会有这样的矛盾之处呢?
  曾几何时,那做事做人都特怂的封环完全是他们鄙视的对象,谁知道就因为不养杀气诀反而先一步升上了九环,有多少次赫渊都想瞧瞧烬皇的棺材板,能不能出来解释一下?
  不过人要懂得变通,杀气诀的事一时间找不到解决办法,那只能在炼制灵宝方面找补一下了。而早在两年前,赫渊的灵宝就已经炼成了,只是他还从没有用过,如果以一名阴曹地府的鬼帝来打响名号倒也不亏。
  美人在前,赫渊眼中骤然爆**芒,杀气诀灌注全身,双手一开撑起血气球将所有美女都排斥在外。
  倾城烟雨见状感叹,“杀气诀果然是一种神奇的功法啊,烬皇之智令人敬佩,只可惜,你们这些后辈……烬皇怎么说的来着?不给力啊!”
  呼轰隆隆!美人不停环绕,动作婀娜时不时向赫渊招招手,那副幽怨的表情好似真人一般,而一股腐蚀人心的精神力量也在不停的朝着血气球内部渗透。
  于此同时,盛景也渐渐压来,景色秀丽的小山,缓缓流淌的清河,如同两座重锤狠狠撞在血气球上,使得赫渊的血气一阵涣散。
  赫渊眉头微皱,眨眼间再次圆满血气。而倾城烟雨见状也跟着惊呼,“这么强的杀气,你这些年到底杀了多少人啊,难道都是问心无愧吗?就不怕杀错人啊!”
  赫渊神色凝肃,似乎视自己的危机如无物,一字一句道:“烬皇陨,乱世将至,总有些妖魔鬼怪会跳出来,以后我杀的会更多!”
  “嘁!好没情趣!”
  倾城烟雨娇哼一声再次扇了扇折扇,那些美人一个个开始抱向血气球,在杀气诀的防御下自然无功而返,但一个个美人纷纷摆出一副受伤疼痛的模样,眉头轻蹙惹人怜惜。
  赫渊却是不受影响,甚至还残忍的笑了笑,差点让倾城烟雨以为这货有些不正常的需求。
  左手平伸置于丹田,右手做举天状,赫渊一个动作让倾城烟雨猛然感受到了危机。
  轰!比之前不知强出多少倍的力道降落在方圆千米之内,压的倾城烟雨行动困难。
  勉力抬头,倾城烟雨的眼睛瞬间瞪大,“五岳神峰!”
  在他们的头顶,是一座山,一座上宽下窄仿佛倒立的山,一座似乎被赫渊托在了掌心的山,一座……比整个天都城还要大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