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五章 高手封路·托付小峰·四娘之死

  “阴曹地府内务,闲杂人等,滚!”
  霸气!敢在天都城里这么吼的人可没有多少,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般残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国家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说白了,一个大国可能都没有几个七环以上的高手,而大派却有九环的高手坐镇!而当门派与国家的冲突发生时,谈判往往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因为国家一方不敢打也打不了。若门派一方表明是自己的内务时就会发生如今的画面,即使阴曹地府在天都城内杀人放火,天都城的官方也不会管,甚至是战神殿也会视而不见。
  楚衡与海少羽身形陡然一僵,甚至于抬起的脚步都不敢放下,不是因为这声音中蕴含了多少的灵力,而是因为这句话的意义。
  他们两个可不傻,这大半夜的街上都没有人,如果不是人家感应到了他们的到来也不会出言喝止。可问题是,他们面前尚还是宽敞空寂的大道,甚至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也就是说他们距离事发地点还很远,而对方却已经感应到了他们,那么对方不是有着特殊的探查警戒手段,就是实力远超他们。能够喊出这么嚣张的话,有很大可能就是后者了!
  “我们……还去吗?”楚衡脸皮有点紧,这话一出口心里就叹了一声,他不该问的。
  果然,海少羽完全没有迟疑的再次启动向前跑去,因为前面文伯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文伯从没有停下,那么他自然也不能停。
  楚衡暗叹一声,大家毕竟不一样,文伯不是楚衡的亲人,如果他去就是将楚家牵连进去,而阴曹地府这个敌人就不是楚家能够对抗,甚至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归海一幻:我不建议你去,这个声音出自一位六环高手,也就是说,前面是一位判官。作为一个六环级别的高手,能够出言提醒而不是直接杀掉你们,说明这家伙脾气已经不错了,如果你们再得寸进尺,倒霉的就是整个楚家。
  “嘶!我知道文伯不简单,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能惹事,咋就得罪了六环的高手呢?”楚衡苦笑,阴曹地府是个杀手组织,除非是收钱杀人,一般是不会与外人有什么恩怨的。现在一想,刚刚那个傻子来楚府并不是什么求助,应该是他母亲将傻子托付给了文伯,只可惜,这傻子却把文伯给指引到了麻烦之中。
  对于傻子引路这种事你没法说什么,甚至于连楚彧也误会了,话说如果真是六环高手找麻烦,那这傻子又是怎么跑出来的呢?
  楚衡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他知道这个时候就算选择退缩也没有人会怪他,可逃亡一路上的相处与患难让他的心里格外难受。这种挣扎让他双手都已经攥出了血却毫无所觉,这种纠结令他双眼通红却仍不觉甘瑟,这种……
  “你搁这社会摇呢?抖什么,闪啦,别挡着人看热闹!”
  楚衡只觉得脑袋上突然多了个小小的巴掌将其扒拉到一边去了,有些懵逼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墨九背影,刚刚笼罩整个心神的黑暗好像被生硬的撕开一样,原本的紧张恐惧瞬间就破碎了。
  “嘁!一个连修炼都没有过的小丫头都不怕,我又在这犹豫什么呢,呵呵!嗯?社会摇什么意思?”楚衡没太纠结这个奇怪的词汇,反正他知道墨九的师傅经常会教墨九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归海一幻:别听她的啊,她跟你不一样的,理智一点啊!
  楚衡完全无视来自指环里的吼叫,只不过接下来可能要打一场,他也没有将指环摘下。
  墨九正忍着快要炸掉的肺往前跑,嗯,虽然难受但反正不会真的炸,却感觉身边一片风,刚刚落下的楚衡已经超过了她,然后留下一句‘回去等消息,危险’之后就渐渐远去了。
  墨九翻了个白眼,你们以为我是担心文伯和四娘他们才来的吗?不,是因为他们毁坏了我的酒楼!
  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出各种幺蛾子,容四娘与文伯是老相识,这个生意基本上算是成了。可偏偏在这种时候出事,这可关系到以后自己的小金库啊,管你是阴曹地府来的什么鬼,耽误老子挣钱,小心我砍死你。
  轰!
  楚衡拐了个弯终于算是看到了一切,然后突然有点后悔了,自己还是太嫩了,瞎热血什么啊!
  这是一片很宽敞的街道,月色洒在石板路上反射出淡淡的白光,而刚刚到来的海少羽就躺在路边的墙角。对,这货刚过来就被人击倒了。倒是文伯的实力强悍,正跟一名五环的高手在马路中央硬钢!
  那可是五环啊,文伯这就相当于是垮了两级在与敌人拼命了,最最关键的是,文伯此时出来的着急,并没有带他那两把神兵斧头,也就是说他现在光凭一根小型流星锤在支撑。
  对,就是支撑,文伯的对手是一名穿着宽大的有点夸张袍子的刀疤脸男人,长相凶恶属于谁瞄一眼都能回骂‘你瞅啥’的那种人。五环的实力随着灵力不停绽放而一目了然,随着长袍挥动拔地而起无数旋风朝文伯挤压过去。那狂暴的威势怎么看都属于占据了上风。
  而文伯的实力似乎终于被逼了出来,流星锤像是从空中顷倒的流星雨,唰唰唰击打在旋风上竟然能够将其击溃!这简直有点不讲逻辑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局势也不会让楚衡看了想跑。关键是在那男人身后还站着三个掠阵的。
  这算什么?人多欺负人少啊,大派也这个德性?楚衡苦笑,现在想跑都晚了因为对方已经注意到他了,只不过他没有动,那些看不出实力的人也便没有搭理他。
  “这个局怎么破?”
  归海一幻: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相信我,转身,装作喝醉了的样子晃晃悠悠离开!
  楚衡>_<
  “呼,终于撵上了,这是……”
  墨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楚衡一跳,赶忙回身捂上她的嘴,少爷我好不容易将存在感降低了,你就别添乱了好吗?来,扶着少爷我假装喝醉,咱们回家。
  楚衡以为凭墨九的机灵应该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只可惜墨九此时眼中满是疑惑,盯着在路中间掠阵的三个阴曹地府杀手,一点配合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在封路啊。”
  墨九的话让楚衡愣了一下,回身看着那三个杀手恍然点头,“原来他们是属于外围警戒的,那么阴曹地府应该是在不远处偷偷搞什么阴谋。”
  墨九拉开楚衡的手,左右瞧瞧却没有看到容四娘,甚至连那个傻子小峰都没有见到。嗯?这是什么情况?
  “小峰呢!”
  墨九一嗓子就轻易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让在她旁边的楚衡一阵头疼,恨不得捂脸假装不认识。
  “被他们抓……”文伯下意识的回答,但转眼又想到就算说了能怎么样,以楚衡和墨九这对儿组合又救不了人。终归是自己大意了啊,以为容四娘让小峰来定远侯府就是来求援的,但其实是托付!
  不过谁也想不到阴曹地府竟然能够跟容四娘等人扯上关系,这没道理啊。
  得到了文伯的回答墨九再次望向那三人,这三个家伙不动手,以墨九的能力是看不出来的。不过看其打扮倒是都蛮有特点,记得师傅说过,高手都讲究个性,只有杂兵才衣装整齐统一。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很有可能与那交战之人平级都是五环的高手!容四娘到底何德何能招惹来这么多的高手?
  墨九沉思了三秒钟迈着小步子跑向海少羽,伸手将其扶起大叫道:“风紧扯呼!”
  嗯?楚衡懵逼,本来墨九要走是应该高兴的,可见到她走的这么张扬又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文伯的流星锤像是一道血色匹练从头顶狠狠落下,明明是软兵器愣是使出了斩首大刀的威风。而那宽袍男人两袖迎上,一道龙卷风也拔地而起迎上匹练。
  轰!狂暴的气浪再次炸开,正像之前来时听到的那样。不过这一次文伯却是直接借力后退来到了墨九等人身边。
  宽袍疤脸男刚要追,却听墨九指着他们喝道:“一个个臭不要脸的,竟然还想以多欺少?真当我们战神殿无人啊!”
  宽袍疤脸男愣了下陡然停滞,自己不是在单打独斗吗?不过墨九的话却提醒了他,这里毕竟是天都城,是人家战神殿的地盘,你们解决内务人家可以不管,但你们要是伤害了战神殿的弟子,那就别想离开了。
  而那个老头一手流星锤出神入化,最关键的是以三环实力靠着杀气诀的加成愣是与自己拼了这么久,若说他不是战神殿的人,估计阴曹地府的鬼都不信。
  “哼!这次就暂时放过你们,祈祷以后最好不要被我遇到!”
  墨九懒得理对方放的狠话,直接将海少羽递给楚衡,拉着几人快步离开,很快就消失在转角,而这时那四个阴曹地府杀手还在路中央站着。
  “他伤的重吗?”
  文伯与楚衡分别给海少羽把脉探查,之后纷纷松了口气算是告诉了墨九答案,很明显这货平时除了消遣恶仆之外,也是有好好修炼的。近乎三环的实力救了他,虽然五脏六腑都有震荡,但却侥幸的没有破裂,也就是说并无生命危险。
  墨九点点头,“我们先走出他们的感知范围再说。”
  文伯与楚衡抬着海少羽很快就找了一家附近的小面馆,这面馆近乎于露天的,不过夜晚也不收拾就能看出这面摊老板应该是常年在这做生意的。
  “文伯,你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伯脸上难看起来,其实文伯比楚衡与海少羽先到了还不到两分钟,不过显然他的待遇没有楚衡和海少羽好,那些阴曹地府的杀手并没有出言提醒,直接就是漫天的暗器洒下来。
  好在文伯本身有两把刷子,流星锤旋转形成了一片天幕算是勉强将所有暗器都挡了下来,谁知手中一轻原本被他提着的小峰就被劫走了,最可怕的是他还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方法,低头一看小峰就已经在对方手上了。
  墨九与楚衡齐齐皱紧眉头,倒不是怀疑文伯说谎,但刚刚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发现地上有什么散落的暗器。很显然这是三名围观杀手之一的能力,而那个一瞬间就将小峰抢走的杀手应该不是速度快,因为如果速度够快直接将文伯抹了脖子就好。他们是阴曹地府的杀手,可不会有手下留情的无聊行为准则。
  墨九挠了挠后脖颈,猜道:“如果没有料错,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不然也用不着派人拦路了。”
  楚衡摊手道:“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啊,要知道这里最强的也不过是三环,虽然很擅于越级挑战,但不代表可以越级单挑一群人!再说五环的高手用来守门封路,那是不是意味着在里面有更加强大的敌人,你难道还能打得过六环高手?”
  文伯噗通一声坐倒在地,脸色有些发白,“不能,刚刚你们若是不来,我最多还能再撑三分钟。”
  楚衡见状耸了耸肩,这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文伯刚刚三环在身体素质和灵力浑厚程度等等方面都不是对手,若非杀气诀够强,那早就死一边去了。
  文伯的脸色有点不甘,“可……难道我就只能袖手旁观吗?”
  “能袖手旁观就不错了,至少还没将命送掉。”楚衡摇摇头将海少羽再次扶起,先回家吧,至少先将海少羽治好,否则耽误了病情就得不偿失了。
  文伯看了看昏迷的海少羽又想起被抓走的小峰,只觉得自己是个蠢货,咋就那么自不量力呢?明明是托付却想成了求救,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峰哥啊!
  墨九与楚衡知道文伯肯定心里难受,不过现在真不是放手送他去死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扶起海少羽往家的方向走,文伯看墨九踉踉跄跄的小身板也回过神来,只得代替墨九扶住海少羽。
  两个修炼过的人速度就会快不少,等墨九回到定远侯府的时候楚衡已经叫来了御医,这还是因为楚彧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否则御医才不会晚上出诊治疗一个侯府护院呢。
  ……
  海少羽的重伤让整个侯府都有点鸡飞狗跳的感觉,甚至连文伯都压不住,当然也没必要压。这件事肯定会被这满府的探子传到各个势力的耳中,之后是什么反应有什么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墨九也不关心这个,她回到侯府之后直接钻进了自己房间将红裙子穿上拎起琉璃兔就往外跑。阴曹地府是吧,这事可没那么容易完,尤其刚刚那个宽袍杀手,你还敢威胁我,你摊上大事了知道吗!
  其实墨九也挺怕,她不是怕死而是怕等自己再赶到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不过好在,阴曹地府出动了这么多高手,所为的必然没有那么容易达到。
  事实也像墨九推测的那样,当墨九再一次来到那条街道时,发现那四个阴曹地府杀手仍旧在原地守候。墨九撇了撇嘴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甚至还看到那个宽袍杀手在隔着袍子偷偷挠屁股。
  墨九快跑向街道深处,然后就发现今夜的事情怕是远超她的预料了,因为在不远处竟然还有第二批人在拦截防守,而且仍旧是四个人的组合。
  “竟然有两批人防守,里面到底在做什么?”
  墨九的好奇心越发严重了,越是往街道深处她越是小心谨慎,不是怕被发现,她对于师傅留下的红裙子还是有信心的,连天下第二的归海一幻都发现不了,更何况这些虾兵蟹将。
  她是想要找找有没有非阴曹地府的人隐藏在附近,要知道这里毕竟是花国的地盘,也是战神殿的总部所在。你说是处理内部事务我可以给你面子,但也不可能不监视一下吧,万一你搞些阴谋怎么办?
  很快,墨九就找到了战神殿的人,只不过这位并没有躲在暗中监视,而是在与一个阴曹地府的杀手对峙。而且还是站在房顶上对峙,由于墨九上不去顿时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思,只是通过超卓的耳力隐约听到两人在胡诌一些‘你不该来’‘我还是来了’之类的废话。
  再往前跑去,墨九终于看到了阴曹地府想要隐藏的一切!
  大约有十几个阴曹地府的杀手将整个区域围的水泄不通,而在包围圈中心则有五个身影在不停激斗。
  墨九小心的钻进包围圈之内,定睛一看却是轻易就找到了容四娘与小峰。此时小峰正昏迷在容四娘的怀里,而容四娘自己则不停的咳血,靠近一看却是发现她的整个胸膛已经有些下瘪!
  墨九心中一紧,这个伤势……换成常人应该已经死了吧!
  墨九眉头深锁,此时已经没有再想什么酒楼的事了,只是缓缓靠近,在容四娘耳边轻声道:“别惊讶,是我。”
  容四娘眼中微微一凝,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微微偷瞄了一眼,发现墨九一身红裙俏生生的站在了她的身边。
  “你还有什么遗言?”墨九轻轻问道。
  容四娘眼神转动发现周围的阴曹地府杀手竟然都像是对墨九视而不见似的,眼中不由又添了一丝热切的名为希望的光芒。
  轻轻将怀中的小峰交给墨九,以墨九的体型扶住小峰显然有点费劲,但好在也不是不能做。
  “将他藏起来,别让阴曹地府的人得逞。”
  容四娘的精神似乎意外的好了不少,血也不吐了,整个人斗志满满。
  墨九却知道这叫做回光返照,无奈点头,又问:“阴曹地府为何杀你?”
  容四娘抬头瞧瞧激战的五道人影,惨笑道:“因为我们是他最后的人性寄托!”
  这个他是谁?墨九没有再问,她已经看出容四娘快不行了,勉强背起小峰就要离开,容四娘却又拽住她的裙角道:“在我酒楼柜台的地砖下,有一切的始末,告诉小文,不要想着替我们报仇了,保护好小峰!”
  墨九点点头一步步的挪出包围圈渐渐走远,容四娘的双眼有些颤抖,像是一个困了几天的人在挣扎,在告诉自己不要闭眼。直到目送墨九与小峰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气,一口鲜血再次吐出。
  容四娘知道,这也许就是最后一口血了,但她已经不在乎了,抬头望向五个激斗不停的身影,她用尽平生最大的力量宣泄道:“叶峰!下辈子,我不要再替你养孩子啦,我要自己生!”
  悲怆的声音刺破夜空,让已经走到另一条街道的墨九微微顿了一下,她知道,容四娘已经死了。但她用最后的力气向两个人传达出了重要的信息,一个是墨九,一个是那天上激战的其中一人。
  墨九可以通过这句话知道,五个交战的人中有一个是原本以为已经死掉的叶峰!
  而叶峰也该明白,孩子现在安全了,以及……容四娘对他的爱与遗憾!
  吼呜!轰隆隆!
  沉闷的怒吼紧接着响彻大半个天都城,如同远古凶兽又好似滚滚闷雷,然后便是一阵狂暴的气浪,通过一条条街道的蔓延很快就到达了墨九身边。
  墨九无奈只能先将小峰放下用身体护住,砰砰啪啪,在一阵琐碎的撞击声后两边的房屋呈现不同程度的破碎,一根碎裂的木条直接撞碎了墨九的肋骨,不过她一步不退愣是将小峰牢牢护住,而等气浪退去,墨九的肋骨也再次恢复原样。
  砰砰轰轰!
  远处大战的声音更加激烈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开始毫无顾忌的攻击,周围房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原本月色清亮的云朵渐渐变成血色,附近街道的温度开始升高。
  “快跑啊,快跑!”
  一个百姓终于忍受不住开始从建筑物里往外跑了,他们的面色看起来非常难看,脸色呈现不正常的潮红,时不时还有鲜血从口鼻处溢出。
  墨九一看便知定是某种能力对这些百姓有伤害,低头一瞧果然见小峰的脸色也有些不对,无奈之下只能先将小峰背起,跟着人群跑出这能力的作用范围才算罢了。
  接下来怎么办?声势弄的这么大,战神殿的人还不来吗?墨九想了又想,先将小峰送回侯府自己的房间,接着再一次出来了。
  对,她不信这一夜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她也不准备让阴曹地府的人就这么嚣张放肆的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