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章 戛亚·楚彧·请你们看杀头!

  “这个人叫做戛亚,是大烈国特使,似乎是来与皇上商谈有关通商口岸开放以及一应相关事宜的。外交方面的事情我也不懂,只不过现在路经大兴城暂住罢了,毕竟现在天都城内风起云涌,也不好让他进去看笑话。”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鄂隆似乎不愿意多谈之前来刺杀的阴曹地府杀手,但对于刚刚出手帮助抵挡蓝衣牛头的外国人却是出言提醒了两句。话中意思也很简单,大烈国的人不安好心,虽然人家救了你们但不好太亲近。
  这种国家大事显然还不是如今楚衡等人能够掺合的,只不过站在国家的角度考虑,楚衡等人的确是不宜跟这个戛亚有太多接触,但是人家毕竟救了这一伙老老小小,所以以后见到人家必然要客气些。现在也必须得亲自道谢才行!
  “二公子果然一表人才有乃兄之风!此地驻留期间常闻……”
  墨九作为侍女给人家端上第一杯茶的时候就听这货在絮絮叨叨,从那么多话中基本上能够听出两个意思,第一,这货在天都城内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对于近来发生的一切不说了如指掌但也门清的很。第二,这家伙对于大公子楚彧一直钦佩不已,可以说是神交已久心向往之,当然,还带着点看热闹的心态。毕竟这种它国权利斗争激烈,却被一个小人物独自挑翻,怎么看都有点丢人。这事若是被外人听去,第一个印象往往不是什么感叹这人有多牛逼,而是笑话这个国家的那些官员太弱智。
  只是这个时候的楚衡并没有想那么多,谈及大公子楚彧,楚衡更担心的还是其安危。毕竟楚彧在天都城闹翻天了,按照逻辑来说,幕后黑手一定更加痛恨楚彧,而买来刺杀楚衡的人都是六环判官,那去刺杀楚彧的人又会是什么高手呢?难不成是七环的高手!
  墨九瞄了一眼楚衡,很简单就猜中了他的担心,不过知道其中玄妙的墨九却并不是那么在意。
  这个世界的高手很多,人们最多见到的往往就是六环顶天了,那么问题来了,七环八环甚至于九环的人哪去了?他们总不至于连饭都不吃了水也不喝了吧?
  外人也许不懂,但墨九作为天下第一的弟子,当然明了其中奥妙。并不是这些高手都成了宅男,而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逼着他们成为了宅男!
  不过这事是十尊者需要负责协调的,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与此刻的楚衡等人更是挨不着边。而所有七环高手都是需要守规矩的,绝不可以随意滥杀七环以下高手。因为在十尊者们看来,七环以下的高手都是好苗子,是这个世界强盛的基础。
  若是说有七环高手为了世俗权利而动手杀人,那也未免太过丢人了。当然,这世上也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若那幕后黑手真花大代价请来了六环之上的存在,那就只能算楚彧倒霉了。
  嗯,不过也不是全无希望,在墨九看来,楚彧即使遇上了六环以上高手的话,也还是有机会逃命的,这破局的关键就在战神殿!
  戛亚很是兴奋的跟楚衡聊了不少,楚衡则有点心不在焉,所以这是一场看着都累的会面,已经达到了貌离神也离的程度。偏偏楚衡这货不提送客,戛亚那货也不提告辞,然后,墨九困了。
  “啊呵哈,少爷我困了,你们聊,我先回去睡了,嗯,茶水凉了自己倒,别客气当做自己家就好。”
  两人顿时禁声,表情精彩的看着墨九的背影远去,戛亚有些尴尬的打了个哈哈,“你这小侍女,呵呵,有趣有趣,嗯,那个今天相谈甚欢,咱们改日再聊。”
  楚衡( ̄▽ ̄)/“有机会!有机会!”
  就这样,楚衡一脸热情的将戛亚送走,且站在门口目送戛亚背影远远的消失在街角才算回身。
  “你说我哥他……会没事吗?”
  归海一幻:不出意外的话,死定了!
  楚衡摘下指环扔进茶杯里,盖上杯盖,用摇骰子的方式疯狂锻炼小臂肌肉。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
  当一个人疯狂起来,你永远不会知道他能够做什么。第二天一早,墨九就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
  虽然她跟着天下第一的师傅走南闯北遇到过很多事情也懂得很多秘密,可说到底她还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朋友,还没有受到过社会的毒打,还没有见识过人性的丑恶。
  所以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会有不该有的迟疑,会在主家会客时候任性瞌睡,会用常理逻辑去思考那些已经准备鱼死网破的幕后黑手!
  天都城传来消息,阴曹地府七品高手转轮王亲自出手刺杀楚家大公子楚彧!
  初闻此信,楚衡与楚青雪只觉得天旋地转若非一路多经磨难,怕是会直接震晕过去。然而这消息的后续却是有点劲爆,转轮王挂了……
  呵呵,七品高手说挂就挂啊,也是让整个天都城的人都噎了一下,就连转述这消息的鄂隆脸上都带着震惊。
  楚衡等人连问经过,不过鄂隆似乎也不知道其中细节,只听说似乎是惊动了前阵子已经告老的宰相林抚国,其亲自去了一趟战神殿,请动了战神殿八环镇守赫渊出手当街格杀了转轮王!
  “这一个已经告老卸任的宰相竟然能够请动战神殿?这……”文渤轻声嘀咕道。
  却听鄂隆解释,“你们不在京城有所不知,这位林相可不简单。其当年据说是天下第一烬皇的老管家,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战神殿又是烬皇所创,这给老管家一个宰相职位不过分吧!虽然烬皇陨落之后林相也告老卸任,但凭着那张老脸请来个把战神殿的高手也应该不难。”
  众人恍然,但楚衡却是表情有点微妙,而墨九更是双眼微眯,从这鄂隆的口气来看,似乎对林相有点意见?不过相比楚衡的疑惑,墨九心中却剧烈起伏了起来。
  师傅的管家?他跟着师傅那么多年也没听其提过任何一句自己的家人,至于什么管家就更扯了。如果这个林相没有吹牛的话,那么这个所谓的管家肯定是师傅当年祖宅的管家。嗯,有必要去见见,她对于师傅的过去蛮好奇的。
  “那为何看城主的脸色……难道我哥在这其中受了什么重伤?”还是楚青雪考虑的单纯,只是想到了自己哥哥的安危。
  其实楚衡早就察觉到了鄂隆表情的诡异,但他们如今身在朝野,哪怕是修为废掉了只要人不死就算不得什么。这世上毕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哪怕这世界确实讲究强者为尊,但除非你真能达到烬皇的级别,否则你就得老老实实的按照规则生活。
  鄂隆叹了口气,“你们的嫂子死了。”
  空气为之一静,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楚家兄妹,没听说楚彧有成过亲啊?但楚衡与楚青雪似乎已经知道是哪一个人了。
  楚衡当即表示要尽快赶到天都城,鄂隆也没有再多留,找了马车又派遣十几个护卫随行送他们进城。
  大兴城距离天都城大约也就一个时辰的路程,可以说放开速度没一会儿就能到,但是墨九却发现两兄妹都没有再着急什么,甚至还有点抗拒的意思。
  文渤老成持重也曾感受过战友牺牲的悲伤滋味,知道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并非安慰,也许只是应该静静的待一会。海少羽属于好奇也不敢问的。倒是墨九颇有点不管不顾的意思,“介意说说,你们这个嫂子吗?”
  文渤一个大白眼甩过去,这小姑娘真的不会看气氛啊!
  楚衡没有说话似是怔怔的想着什么,回答墨九的是楚青雪,“严格说起来大哥与红姐还没有成亲,她算不得我的嫂嫂。但既然鄂隆城主都以嫂子称呼,那就肯定是我大哥承认了红姐的名分。”
  “红姐?”墨九歪头一脸迷糊。
  “祁红是刑部的捕头,自小由一位老捕头养大,所以长大之后也便做了捕头。女捕头这个职务并不好干,不光在工作方面要跟其余捕头看齐,还经常会被一些贼人针对,这些恶贼不敢去报复那些男性捕头却总是觉得女捕头好欺负!”
  “这是普遍的现象,自从烬皇横空出世强行立法大大提高女性地位之后,这种事就屡见不鲜。”文渤随口接了一句。
  只听楚青雪又道:“红姐当初是在定远城与我哥见到的,当时红姐到定远城执行任务,却在途中被几个厉害的贼人拦住,一番搏杀之后重伤逃离。那时候大哥正在做义诊,便有乡民抬着重伤昏迷的红姐去找我哥,这才结缘。其实在我们这样的家庭中,婚姻大事基本上不可能由自己做主,亲事不过是联姻的工具罢了。所以……”
  “胡说八道!咱父亲那个怂样,哪里还敢打什么联姻的主意?”楚青雪的话直接被楚衡打断。
  楚青雪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好像又找不到理由反驳,只能委屈的眼眶含泪不理他。
  楚衡却是有些埋怨道:“定远将军?呵,就是个笨蛋!他忌惮皇帝猜忌,那就该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都整上,臭毛病越多越好,这样才更能让皇帝放心。谨小慎微算什么?现在还不是卷进了权利漩涡里去!”
  楚衡的情绪非常不对,好像这个嫂子死了比亲爹死了还要难过?嗯,有内容!(✪ω✪)
  海少羽咽了咽口水,打着缓和气氛的想法接道:“想不到楚大公子还会义诊呢,真是仁心仁术。”
  楚青雪不看楚衡点点头道:“我大哥平时对于入朝为官完全没有兴趣,对医道却颇有天分,每天总是笑容挂在脸上最是和蔼。当初大哥与红姐的婚事曾遭到了父亲的反对,后来大哥就用脱离楚家做威胁,这才逼得父亲同意了。”
  “脱离楚家?这威胁很有杀伤力吗?着力点在哪里。”墨九懵逼。
  楚青雪嫌弃的瞥了一眼楚衡,“如果大哥离家,那这个家未来就只能由二哥继承了,所以……”
  墨九恍然,然后用自己十几年培养出来的毅力控制自己不笑出来。
  文渤沉默片刻点点头,却是叹道:“自由恋爱啊,难得难得,只可惜,情之一字最伤人!”
  海少羽白了这老头一眼,说的好像你也为情所伤似的,别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吗,你丫光棍都十几年了。
  马车一直在缓缓而行,越靠近天都城反而越慢,随行的护卫似乎也发现了问题,但想到早上得来的消息,大家也都没有再说什么。
  最后,明明一个时辰的路,最后却多走出了半个时辰。然而再远的路也终究有尽头,当马车停在天都城城门之外时,墨九终于看到了那个一直存在于楚青雪崇拜目光中的大哥楚彧。
  悲伤!楚彧给墨九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悲伤,哪怕他一直都是笑着的,可那眼神那牵起的嘴角无不让人感觉到心死般的痛苦情绪。
  楚彧很英俊,那张脸跟用玉石雕刻出来一般棱角分明,温文尔雅的气质当得一句浊世佳公子!
  普通的灰色常服依然能够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无比挺拔,然而最最刺眼的就是那一头黑白杂乱的长发,使得明明才十七岁的少年就已经带了一分暮气。
  也正是这份暮气似乎将刚刚下车的楚家兄妹震住了,原本的古灵精怪、原本的沉重统统不见,只剩下感同身受的悲哀。
  “哥……”两兄妹齐声呼唤,却又不知该往后说什么。
  “一路还顺利吗?”楚彧的声音中隐约有一分沙哑,嘴角的笑意却似更大了。
  楚衡与楚青雪没有一个人回答,似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楚彧点点头转头缓缓进城,“跟我回家吧。”
  简单的话语却能让两兄妹老实的不说一句话,而墨九和海少羽文渤也只能识趣的跟在身后。
  路上,文渤伸手拉了海少羽和墨九两下,小声道:“进了楚府之后记得不要提任何有关祁红的问题。”说着顿了一下看看前面楚彧那杂乱的发色,叹气道:“就像我之前说的,情之一字最伤人!”
  海少羽点点头,墨九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真的好奇,不过为了以后能够安稳的待在楚府,看来这个消息怕是要从别的渠道打听了。
  好在这个渠道很好找,因为从楚彧一走一过街道两旁民众的反应来看,之前的事情怕是已经弄的满城皆知了。
  嗯,顺便说一句,天都城作为花国第一城确实繁华的令人发指。那一座座精致的亭台楼阁比比皆是,好像街边随便一个商铺都比定远城的将军府还要繁华。话说这些商铺不会也都是皇亲国戚开的吧?
  作为镇守一方的大将军,每年都要回天都城述职的,这自然在天都城也有一处别院,这处别院甚至比定远城的那座府宅还要豪华些。以墨九对定远将军的印象来看,这别院怕是别人赠送的。
  “这三位就是文伯、海少羽还有墨九了吧,舍妹一路上多亏各位的关照了。”刚刚进入楚府,楚彧就突然间回头笑道,显然早就已经听说了他们这一行所遇到的困难。
  不过有些好笑的是他并没有提说关照楚衡,显然在他心里估计需要关照的只有那个亲妹妹。
  “大公子言重了,我们不过是恰逢其会,算是帮朋友一个忙罢了。”文渤点头微笑的很礼貌。
  楚彧点点头,左右瞧瞧,这偌大的将军府此时却是已经略显荒芜,“各位如今也看到了,我楚家遭逢大难,下人们也都跑光了。管家护院之职也都空闲了下来,如果各位不弃就在这里暂时住下吧。”
  文渤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与楚衡一行相遇本就是意外,本意不过是躲避定远城的某个人,如今有个安稳的所在倒是求之不得,“那以后就有劳大公子关照了。”
  楚彧依旧礼貌的微笑似乎全无波动,但紧接着就来了个重磅炸弹!
  “各位暂且休整,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去午门刑场,那谋害我楚家的罪魁祸首就要处决了!”
  “……”
  ……
  “你说这难道是给我们的下马威吗?刚来就请我们看杀头?”
  楚府别院的一个小屋里,海少羽神色诡秘的问道,旁边文渤与墨九齐齐翻了个白眼。
  “下马威对我们有什么用,只是我现在有点担心了,这个大公子……有点疯狂啊!”文渤眼神一瞬间变得深沉了些。
  “怎么说?”
  “楚彧的那个眼神,我见过,记得那还是一次玄甲精锐执行任务被人出卖后的事情。那时候我们死了三个弟兄,先锋将就是这个眼神,那是一种敢搏天斗地的眼神,最后也是其领着我们一路追杀将整个敌人的基地血洗后才算恢复。要知道那基地中可有不少平民呢,因为这事先锋也受了重罚。”文渤说着又摇摇头,“但是与楚彧不同的是,楚彧似乎还保存着理智并未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墨九皱眉,“让你这么一说,我咋觉得一个保留理智的疯子更可怕啊!”
  文渤有点闹心的挠挠后脑勺,有点后悔答应待下来了。
  无论三人多么不情愿,可时间很快就到了,在前院集合的时候,楚衡与楚青雪都换上了一身素衣。三兄妹在前,墨九三人在后,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向午门走去。
  午门其实就是皇宫的前门,算是跟百姓最接近的一个皇室建筑了,平时百姓们从午门前经过或多或少的都会被那巍峨气象所震慑,也因此很少有百姓在这驻足逗留。
  但是今天的午门必然十分热闹,距离午门尚有三个街区的时候人流就已经渐渐形成了,好在楚彧作为整个事件的主角,似乎也真正让整个天都城百姓认识了,看到他们自动就让出一条路。
  此时若是有人从天上看去,就会发现人群好似在簇拥着楚彧等人一样,随着人群越来越多,这个景象也越来越壮观。
  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下一行人终于远远看到了午门的身影,那里的人数更多,乌央乌央的人头攒动,同时还能看到一片片禁军盔甲闪亮的金属光泽。
  楚彧停住了,在距离午门尚有五十多米的时候停下了,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有的只是跪满了大半个广场甚至将午门正门堵住的人犯。
  这个画面真的震撼,连墨九肩膀上的兔子都将眼睛瞪圆了。
  琉璃兔:你们人类连杀同类也要弄的这么有仪式感吗?
  监斩官是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远远看到楚彧来了才打开圣旨,哗啦啦,尚未宣读就跪满了一大票的人。
  这一下子就显得墨九有点明显了,这货还傻乎乎的奇怪呢,咋都跪了?这么客气的吗!
  旁边海少羽也懵逼了,人家宣读圣旨呢,你特么不跪是想死吗?伸手就将墨九拉跪下来。
  砰!膝盖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墨九就暗叫不好。
  轰隆隆!天际传来一声悍雷巨响,将刚刚要开口的监斩官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
  墨九马上微微起身,表面看虽然还是跪着,但因为有裙子挡住没人知道她其实已经将膝盖悬空了。
  而随着墨九的动作,刚刚的雷响也消失了,周围百姓一脸懵逼随之望向那些人犯,难道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了?
  监斩官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得继续宣读圣旨,这圣旨内容其实没有什么新奇,除了一些固定格式外就是宣读犯人身份,不过这身份一个个可都不小。
  吏部的、户部的、兵部的,还有太常寺的、大理寺的,以及翰林院的,甚至还有一个国舅和一个国丈!这还只是说起来有些名头的,另外还有一应低几级的官员,总共加起来光是三品以上的就快有百人了,覆盖军政各处,简直让人看得咋舌不已。
  震惊之余墨九抬头瞄了一眼楚彧,从圣旨宣读完后他的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好似这些人的斩首与他无关似的,不知情者还真以为他是个路人呢!
  “楚彧!你记住!是你毁了花国,是你毁了社稷,你这个奸贼!是你……”
  这是死亡前的发泄,循着声音望去,墨九看到了那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是那个国丈。只可惜,他还没有喊完脑袋就已经被砍了下来,而楚彧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鲜血飞溅一副要染红整个午门广场的架势,旁边举旗的一个小兵厌恶的后退一步想要躲开蔓延过来的血流,却猛地被一阵狂风拍脸,血腥气一激顿时把持不住旗杆,眼瞅着朝那监斩官倒去,而倒霉的监斩官也被这狂风呛了一下并未发觉。
  噗!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