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三章 闪开·你也闪开·还是得看我老人家

  “阻止她!”
  管家的一声大叫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楚青雪的动作,那浑身流窜着电弧的样子,就算是个蠢货也知道她定然是在憋什么大招。
  管家也算是明白了,这两兄妹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稍一不注意就能搞点事出来。所以当发现了问题之后他也亲自动手了。
  不过管家这哪怕加上过去经验也才勉强二环的选手,真要让他去正面对抗楚青雪那也有些为难了,但管家对于此时局势的把握确实要比别人强,所以他要做的其实就是干扰。
  嗖嗖嗖的破空声袭来,一柄柄飞刀钉向楚青雪全身各处要害,这一出手就能够看出厉害,光是这个准头就必然是浸淫暗器之道已久。
  楚青雪瞪大了双眼,一抹惊慌绽放被所有人捕捉到,这下子大家都知道她躲不开了。
  而骑士首领显然跟管家相交多年,动起手来也是十分默契,管家动手同时就改攻为守旨在封堵楚衡的救援行动。楚衡所依仗的身法需要借助敌人进攻时产生的风压,如今敌人变攻为守自然借不到了,因此那迅疾的速度眨眼间就慢了下来,眼见飞刀即将着落在楚青雪身上也是心急如焚。
  归海一幻:啊哈,想不到这管家还有点用,等楚青雪一死,这小子势必心神大震,到时候就是老子重回世间登临绝顶之时!
  琉璃兔:这小姐看起来和那位大佬的关系好像不错,那我要不要出手帮帮忙呢?可若是出手该怎么表现的好像个小兔子呢?
  “小姐莫慌!我来助你!”
  道道细长的反光突然出现在楚青雪面前,反光形成连串的轨迹准确拦在每一把飞刀的前面。叮叮叮一连串的清脆交鸣声好似微风拂过风铃,接着一个算不得宽厚的背影出现在了楚青雪的面前。
  刹那间,楚青雪心中多出了一丝暖意,这种可靠的感觉她只在父亲、大哥以及宁怀志的身上发现过。然而事实证明她并没有‘女人直觉’那种天赋能力,父亲枉死、大哥下落不明,而宁怀志更是弃她而去。
  如今这种感觉又出来了,这一次能够成为真的吗?
  楚青雪怔怔出神的样子并没有被海少羽发现,这货现在正忙着装逼呢,手腕一抖,一道连接着金属丝的流星镖就收回了掌心。就连墨九也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似乎明白了‘帅气’的意思!
  归海一幻:卧槽!哪来的**,竟然敢管老子的闲事?
  琉璃兔:咦?有人竟然比我先出手啦,拍马屁还用排队的吗?
  楚衡长出了一口气,无论之前他对于海氏父子有多么怀疑,这一刻他是真的感激。而海少羽面色严肃内心却是大笑不已,看来这一次出手血赚,现在身后的楚小姐一定双眼冒星星了吧!
  “何方小贼,敢干扰朝廷缉拿凶犯!”
  管家当然一眼就认出了海少羽,事实上海少羽在定远城的混混界还是很吃得开呢,一方面因为他们海氏父子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的实力够强,至少在混混界有一号。
  管家之所以不认,只是想要提醒海少羽,不要多管闲事。当然,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海氏父子。只可惜,他完全不知道海少羽出手的目的,用墨九师傅的话说,当美女在旁边看着的时候,男人战斗起来总是格外有劲!
  “哼,一个忘恩负……”
  “缉拿凶犯?玄甲精锐什么时候成为朝廷权贵的走狗了!”
  海少羽张嘴将一句掷地有声的嘲讽卡在了嗓子眼,接着满脸幽怨的抬头望向楼上,爹啊!你咋坑儿子呢?
  这一刻,原本喧闹的客栈刹那便安静了下来。也许楚家兄妹、海少羽、墨九甚至是指环里的归海一幻和琉璃兔都不懂,可所有的骑士和管家却明白当‘玄甲精锐’和‘权贵走狗’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究竟意味着什么。
  为首骑士停下手来,脸色狐疑的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海大富,“你是谁?有何资格提玄甲精锐!”
  海大富双目如炬,明明只有三环巅峰的修为,可骑士们却似是都不敢与其对视一样。他一步步顺着楼梯走下,一步一声,有些年头的木质楼梯似乎也在用力应和着他的出场。
  “玄甲精锐,花国最强的特种部队!独立于军部之外,直属于花国战神殿。当年烬皇创下战神殿时就曾说过,战神殿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花国内部权力斗争。违者逐出战神殿!”海大富字字铿锵,眼神如刀一般审视着眼前的骑兵队伍。
  为首骑士瞳孔猛的收缩,而其身后骑士们也多少有些躲闪,但更多的却好似不在意!这一幕看在海大富眼中痛心疾首,原本看起来和善慈祥的老头脸上首次闪过怒火。
  “哼!皇命所指,这些犯人已经威胁到了花国的利益,难道不在我玄甲精锐的职责范围之内吗?再说,我战神殿行事,何须向你个老叫花解释,你不过是道听途说,又知道我战神殿多少?”为首骑士轻蔑的牵起嘴角,提到皇命的时候还抱拳向天微躬。
  海大富此时已经下楼,几步就来到了海少羽的身前,原本微弯的腰杆挺的笔直,眼中火焰似是要将整个客栈付之一炬。
  “吕剧,当年大烈攻陷殖民海外鳌国时曾杀我花国渔民三十六人,其率队跨海执行报复行动,身先士卒斩杀大烈精锐八十七人。接着乘船衔尾追杀三天三夜,仅其自己就杀敌一百零八人,所率部队只有一人负了轻伤!”
  “杨雨晨,那年寒冰巨国内部局势动荡,企图转移民众视线将矛盾转移在对外上。其率领十二同袍深入敌后,仅仅不到十三分钟的时间击毙敌军九十七人,俘虏敌军偏将、先锋等十九人。”
  “唐洪,曾有军中箭神之称,寒冰巨国突然发动侵略战时一人一箭镇守女神峰高地八个时辰,于冰天雪地中毙敌四百余人,战友找到他时双臂已经红肿发胀!那一战,寒冰巨国大军始终无法跨越鹰不过雪山。”
  “胡修,当年获得情报知大烈间谍大批量潜入我花国境内,其单枪匹马从定远城开始调查,辗转十二座城市,查出击毙间谍二百八十人,震慑大烈足足三年没有在花国周边活动。”
  “郭良田,寒冰巨国内战爆发之际,应寒冰巨国皇室请求,率部阻击打算趁火打劫的大烈国军队。顶着暴风雪打退了敌人十余次进攻,歼敌二百五十一人,缴获战马粮草五十八车,创下全队无一人伤亡的奇迹!”
  “李保国,曾……”
  “够了,你……你究竟是谁,胡说什么,动摇军心,该杀!”为首骑士猛然喝止,指着海大富有点目呲欲裂的意思,声音颤抖道:“你这都是哪听来的谣言,如果……如果玄甲精锐过去这么强,怎么会被大烈国全歼?”
  “胡说?”海大富眼中闪过一丝悲哀,“原来这些事迹你们都不曾听说过吗?看来你们也从未去过战神殿里的功臣阁吧!这才多少年啊,战神殿的爱国教育都已经荒废了吗?”
  为首骑士闻言手指微缩,冷不丁的有点心虚,他还真就没有去过功臣阁,当年玄甲精锐全军覆没,重组之时各方势力插手其中,你永远想不到身边的人都是属于哪家的探子。至于爱国教育?效忠皇帝不就行了。
  海大富一看为首骑士的样子就明白了什么,只是他并没有在意,而是眼中带着苦涩,“你看,这就是最让人难过的地方,你们甚至连玄甲精锐为什么会败都不知道。”
  “满嘴胡扯,一个连修士都不是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玄甲精锐?你以为这里是在写小说吗,可以靠着嘴炮打退敌人的!”为首骑士见海大富竟然没有继续咄咄逼人,顿时以为对方心虚了,马上开始还击。
  只是让他有些诧异的是,海大富竟然真遂了他的意,也不跟他玩嘴炮了,一只手掌平伸,头也不回道:“小羽,取我的兵器来。”
  “嗯?”海少羽愣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反应过来,噔噔噔的跑上楼,然后再噔噔噔的跑下来,伸手将一个好似琴盒箱子立在地上。
  整个过程中众人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海大富伸手保持姿势,气氛一度很尴尬,脸皮若是薄一点的人怕是都受不了。
  “老伙计,又要麻烦你了。”海大富抚摸着箱子像是在问候久不见面的老朋友,布满老茧的大手从未这般温柔过,而神奇的是,那箱子竟然也随之颤抖了起来,像是真的在回应什么。
  “嘶!神兵有灵?”一个个抽气声接连起伏。
  所谓神兵有灵其实并没有字面上那么玄乎,不过是自身灵气常年浸透兵刃之后改变了兵器质地,使得兵器能够与本身灵气形成呼应。达成这种效果的兵器已经可以称为神兵了,甚至能够在坚硬度上与修士的法宝相抗衡。
  可是成为神兵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那需要常年累月的温养,一把神兵的诞生往往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真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挣钱,你就是搬二十年的砖也够买把神兵的钱了!
  何况神兵也只是在质地锋利上能够与法宝相媲美,真比功能性却差得远,完全得不偿失。也只有那种底层战士连续使用同一把兵器多年且兵器又没有损坏的情况下才容易诞生神兵,因此存世神兵的数量远远比法宝要少的多。
  咔咔,箱子上的皮扣挣开,一抹令人头皮发麻的锋锐冲天而起。这被海大富深深收藏起来的神兵也终于再次展露出属于它的光华!
  “这是……什么?”
  海少羽很光棍的迈步探头回看,原本以为楚衡的兵器就很奇葩了,谁知道还有更奇葩的。
  这是一对儿神兵,长度就跟普通大剑相符,外形有点类似斧头,但一般斧头都是侧面开刃,这对儿斧头却是将斧刃开在了上面。而且斧刃与斧柄浑然一体似是用同一种金属打造,甚至于说那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斧柄,更像是两柄鬼头刀上装了斧刃。
  这还不算,握把的形状更加离奇,竟然是环形的,握在手里好像能够旋转!
  海少羽打眼一看就开始思考使用方法,而楚衡看到那握把时直接伸出大拇指,“好兵器!光这握把就不愧神兵之名!”
  归海一幻:你特么是个圆的兵器就说好吧!
  琉璃兔:你倒是开打啊,我们都看你装逼好久了。
  海大富伸手一扥,两柄畸形斧头就分别落于两手,张张嘴正要感叹一声,轰嗡!
  狂暴的雷柱从海大富肩侧爆射而出,刺眼的电光像是谁在客栈中点了个太阳,狂暴能量反应让整片地面都跟着震颤不已。足足水缸粗的雷柱摧枯拉朽的开始横推。
  一个两个三个……骑士们根本无能躲避,残肢断臂一瞬间就铺满了客栈,鲜血眨眼蔓延了整个地面又被地面原本效果不大的符文吸收,红光直接映透了所有人的双眼。
  呕!楚青雪吐了,吐得稀里哗啦的!
  琉璃兔:我去!想不到这小姐也是个狠角色啊!
  归海一幻:嗯,走眼了,竟然利用老头装逼来完成大招,然后再趁机取得战果。不错不错,心够黑,有前途!
  “嘶!好吓……嗯,你别难过,只不过是视觉冲击力太强了,吐啊吐啊就习惯了。”海少羽刚吓得有点口无遮拦,但一见楚青雪开吐马上就上去捋人家的后背了。
  按照礼法来说,换成平时楚青雪是绝不会让男人这么碰自己的,但她这还是平生第一次杀人,也许是以前乖乖女的人设竖立太久,连她自己都相信了,冷不丁来这一手真心受不了。
  楚衡抿了抿嘴咽了口唾沫,接着转头当做没有看见,原本以为今天的主角是自己,结果中途老头嘴炮狂喷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了,谁知道最后出头的却是自己妹妹!
  海大富心有余悸的抹了抹后脑勺,现在的小鬼都这么狠吗?看来我以后还是继续藏着算了。
  摇摇头,海大富苦笑一声向那些骑士望去,这一炮当真疯狂,所过之处无不死伤一片,那些三环骑士仅有两个活着,还是断胳膊断腿的,若是不管估计就流血流死了。而那三个四环的骑士直接躺了两个,只有为首者动作够快,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躺倒,这简单粗暴的动作却起到关键作用,雷柱掠过头发烧焦一片,却顺利保下命来。
  局势可谓瞬间扭转,敌人一方唯一的战力只剩下一个四环首领骑士和勉强二环的老管家,这场追杀此时应该说已经结束了。
  “你的手下若是及时救治,说不定还能救回来的,就此罢手如何?”海大富突然间没有了教训这些家伙的想法,事实上若非涉及到玄甲精锐,且海少羽乱来,他也不会出手。
  这话一出,敌人那边还没什么,楚衡他们却是有些诧异。听刚刚那些对话,这海大富怕是当年跟玄甲精锐有很深的渊源,而如今却隐姓埋名变成乞丐,说没有问题鬼都不信。这么放敌人走,真的好吗?他不怕?
  然而海大富的好意却并没有得到回应,那为首骑士双眼通红,死死盯着后面的楚青雪,怒喝:“你说一大堆话忽悠我们就是为了给那小贱人争取时间?老不死的,我杀了你,再杀你们所有人!”
  轰隆隆!这为首骑士的功法绝对属于那种稳扎稳打的,灵气狂涌间凝聚出一座山峰虚影狠狠砸下。也许是因为怒火狂飙的原因,这山峰虚影要凝实不少,至少比刚刚砸楚衡时夸张多了。
  “我去!这……就是四环高手的实力?”楚衡不由惊叫,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法借助风压了。
  指环里的归海一幻顿时给出解释,“四环至六环主要修炼意境,以眼前高手为例,他的山势若是控制不好自然有漏洞给你钻,但若是他稍稍加强控制,那风压就也会跟着千变万化起来。你借助风压运动需要经过周密计算,而人家仅仅是动动手指头,此消彼长下你这种技巧自然就用不了啦!之前我教你是因为我知道花国真正的高手是来不及赶来追击的,这些人说白了都是四环中的弱者,其对于自己的山势控制并不好。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骑士很明显是临阵突破了!”
  果然啊,这世上没有谁能够肯定的说自己是主角,而临阵顿悟也不是只有主角才有的专利。
  归海一幻的眼力自然足够,这为首骑士确实是临阵顿悟了,他已经隐隐发现了楚衡之前身法的奥秘,再加上手下战死,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比如说这山势根本就不需要着急下压!
  何为不动如山?并不是说不动,而是行动从容、浑然一体、毫无破绽!
  山势就该这样,只要你够大够硬够重,敌人终归是要被你压在下面的。因此,他这重新凝聚的山势开始收敛了,甚至于连半点风压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种压力作用在精神上,就仿佛头顶悬了一把利剑,无论吃饭喝水你都会担心其掉落下来。
  “这是要将我们都压死啊!”海少羽脸皮颤了颤,要不先跑?只是想到身后还在吐的楚青雪,又将腰杆挺直了。
  海大富却是微微抬头,双眼淡漠长出一口气甩手就将一柄飞斧扔了出去。
  咚轰!
  强劲的气浪吹散了附近的桌椅,甚至连楼梯都震散了,只见那飞斧直直撞在山峰上,好像两个世界在同一片空间发生了碰撞,整个客栈似乎都随着山峰停顿了一下。
  为首骑士的脸色白了白,难以置信的望着海大富,接着咬牙再次将山峰下压。可海大富不停直接将另一把飞斧也投掷了过去,于此同时,将手举高又接住了之前弹回来的那柄斧头。
  轰嗡!山峰又是一震又是一次停顿!
  海大富双臂一展似乎打出了真火,接斧投掷投掷接斧,一次次的简单循环,每一次斧头与山峰碰撞都爆发出惊人的气浪,仿佛能够镇压一切的山峰好似让人一点点的撞碎了似的,不光不能下落还被顶了回去,甚至一点点的布满了裂纹。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是三环,为什么能够凭借武器击碎我的山势!哪怕是神兵也不可能!”为首骑士嘴角已经开始溢出血沫。
  海大富手下不停,但嘴上却是感叹道:“玄甲精锐啊,你连杀气诀都认不出吗?”
  为首骑士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杀气诀!这不是什么绝学,甚至在战神殿中都算不得什么绝密,只要你有心甚至在黑市里都能够买到修炼方法。
  但你绝对不能说这杀气诀不强,只是太难练了!
  所谓杀气诀,其实是一种附加状态,你杀的敌人越多,那么你杀气凝练的就越强,这股杀气可以附着在任何形式的攻击上增加威力。而这也是海大富能够凭借神兵硬撼山势的奥妙所在。
  可原理简单不代表容易练,因为杀气这种东西也是有副作用的,并不是你杀的人越多就越强。
  你必须杀的问心无愧!
  举例来说,士兵保家卫国杀掉侵略者,那么作为士兵你问心无愧,这凝聚的杀气就会如臂使指让你轻轻松松越级反杀。
  可若是你滥杀无辜为了满足本身欲望,甚至本身就是侵略者,那么这杀气凝聚起来就会放大你的欲望影响你的性格,甚至于成为心魔。一旦控制不住入魔,就会变成一个杀人狂,到时候自然有高手为民除害。
  因此,战神殿的宗旨就是保家卫国而不准涉及权利斗争,虽然战神殿内藏着诸多绝学,可只有这杀气诀才是战神殿真正的根基!
  而眼前这一幕其实已经印证了海大富之前所说,这些骑士真的配不上玄甲精锐的称号,竟然连杀气诀都认不出。
  想到这里,海大富似乎更气了,两把飞斧旋转如风,咚咚,两声连续的斧击彻底崩碎的山峰,而那为首骑士也终究来不及说什么了,因为第三斧在山峰破碎的瞬间就已经斩在了他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