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七章 此刀与你无缘
有一句话讲,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伊东进次郎只知道周壕练的是绝学,还是推测出来的,他甚至连周壕的真名都不知道。而周壕对他却是了如指掌,甚至于说连他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招牌能力都一清二楚。
  
  这在开战之初就决定了两人并不相同的起跑线,而我们知道,起跑线更靠前的人往往会是最后的赢家。
  
  现在,周壕赢了!
  
  周壕这一招的原理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将能量汇聚在一起再不停压缩,接着放射出去攻击敌人。其原理与压缩水枪很类似,这不是花开彼岸绝学中自带的招式,而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起因便是他发现花朵的形状在能量汇聚方面有优势,这可能也就是‘火花’二字的由来吧。
  
  当然这一招在远程狙击方面很有用,其强烈的穿透性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但周壕之所以能赢,其原因并不是因为使用了这一招,而是他将目标定在了伊东进次郎的法相上!
  
  别人一提法相,脑海中往往出现的第一印象就是防御力变态。但是周壕却知道,在当世所有法相中,伊东进次郎的法相强度绝对算弱的,哪怕是未来也如此。
  
  伊东进次郎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他的攻击力,所以转来转去还是说回到了要到大经律上,而其之所以能够使用大经律,关键还在法相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个规律,能够打破他的法相,就相当于废除了伊东进次郎的攻击力!
  
  其实这货真的很聪明,当他还在六环的时候,并没有满世界的挑战赚取名声,因此也就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的法相与大经律间的关系。而当他终于苟到九环的时候,法相的强度哪怕同级别相比很差,可也不是轻易能够打破了,那时候靠着大经律便闯下了赫赫威名。
  
  仔细想想,在六环的时候就遇到了伊东进次郎,周壕这运气着实不错啊!
  
  噗!
  
  洞穿法相的声音并不响,跟洞穿了人体的声音其实差不多,只是那一瞬间散逸出来的灵力很狂暴。狂暴到身为法相主人的伊东进次郎都无法站稳脚跟。
  
  然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周壕却是早有准备,顶着气浪一个纵跃就朝前窜了出去,他的目标不是追击伊东进次郎。对方毕竟是六环的高手,而且周壕还知道,对方其实隐藏了一手不弱的拳术。若是冒然靠近,很有可能被反打一波。
  
  这一窜,周壕的目标是大经律。
  
  这是一把妖刀,一把用了就会自爆的妖刀。除非他也另辟蹊径使用佛宗法相之类的手段,否则是用不了的。但没有了大经律,却是相当于彻底扼杀了一位未来和国赫赫有名的高手,一次不知能否建功的机会换一把妖刀,这笔买卖相当划算!
  
  “不!”
  
  当周壕的手握在大经律刀柄上时,伊东进次郎爆喝出一种疯狂的怒吼,整个人在空中转向,疯狂的挥舞双拳向周壕打去。
  
  不过很可惜,这一次周壕已经无心恋战了,你没有了大刀还能命中行动快捷的我吗?周壕用行动得到了答案,脚踏彼岸花一步便是百米,一边脱下外套缠住大经律一边闲庭信步般的迈出了小岛。
  
  而在他的身后,伊东进次郎只能对着空气挥拳,望着他的背影无能狂怒。若非周壕手中的大经律太过刺眼,外人还以为赢的是伊东进次郎。
  
  轰轰轰!
  
  舰队也开始追击了,一个个穿着铠甲的和国士兵开始了远程攻击。各种灵力形成的火球水箭乱七八糟攻击都朝周壕覆盖过来。只可惜,在这些海兵中没有专业的狙击人才,面对在海面快速移动的周壕,他们只能像他们的长官一样,悲愤的怒吼!
  
  “伊东君无须忧愁,吾必善待大经律!”
  
  周壕的性格有点恶劣,在跑掉的时候竟然还嘲讽一下,只是,他并没有看到,伊东进次郎的表情中有关于愤怒不甘的情绪越发平淡了,多出来的,却是一抹解脱后的欢喜……
  
  ……
  
  这一夜的镇远城是平安的一夜,城里的官军平民都不知道外海小岛上的一次对战有多重要,也不知道未来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但第二天,林相终于开始动手了!
  
  本来林相接到的禁花命令很绝对,就是要禁止贩卖好梦兰这种药材,但是出于拖延的目的,林相摇身一变成为了商业谈判的使者。
  
  他首先命令手下去请大烈国的商会代表过来谈判,然后在商会代表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将一个国家问题弱化成了商业问题。
  
  既然是商业问题,那就不存在什么绝对一刀切的问题,谈判嘛,就是讨价还价,或者说是扯皮。今天我允许你能够运进来半斤,你却想要运进来八两。明天我又改变主意了,你能运进来三两,你一听还不如昨天呢,于是再退一步运进来半斤。
  
  林相成功让谈判多了一种菜市场议价的既视感,而这时间自然也就被成功拖后了。
  
  “这种办法还真是简单暴力啊!”楚衡哭笑不得的瞄了一眼在谈判桌上喷口水的林相,只觉得自己该学习的还有很多。
  
  “这才是谈判应该有的样子,嗯,对了,林泰最近有什么布置吗?”周壕一身普通官兵打扮,跟在楚衡身后好像是个跟班一样。
  
  “这才几天啊,皇帝将林泰软禁了那么长时间,这镇远城从平民商户到中低层官员早就被腐蚀了个透彻。他估计还得几天才能够清理完毕呢,就这都未必能够将隐患彻底消除。至少我听说在驻军之中就有很多不同意跟和国开战的。”
  
  周壕好笑的摇摇头,其实在正常花国人的认知中,和国那种小岛国根本不敢跟我们打,在心里对和国是看不起的。所以这种不同意开战的真未必是奸细,而是那种觉得打仗肯定会损失钱财利益、民不聊生的人,当然,他们也不是真的忧国忧民,就是觉得自己的利益会受损。
  
  相反,那些叫嚣着一定要打的人需要警惕一下,因为此时更有信心的明显是和国方面。
  
  “对了,你昨夜去夜袭和国舰队了,怎么听说只抢回来了一把刀?”楚衡斜瞥了一眼,带着点嘲讽。
  
  周壕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我抢回来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个未来九环高手晋级的可能!凭我这一下,战功上就该狠狠记上一笔!”
  
  “你就吹吧,那刀呢?怎么没看到?”楚衡上下打量着周壕。
  
  “放在宅子那边了,文伯他们似乎对那种用了之后会自爆的刀很好奇。”周壕撇撇嘴,老实说,怎么安置大经律确实是个问题。不光用不了,还跟青灯寺有些牵扯。不过他怎么说也是抢回来的,青灯寺要真找上来也不至于太过分,大不了将妖刀给他们就是。
  
  楚衡点点头似乎也不是太在意,紧接着声音低沉下来,“那些装甲你见过了吗?性能如何,可有什么明显易损汇的弱点?”
  
  这才是最重要的,周壕也明白说到关键了,严肃道:“由于时间有限,我大致看了看,这些装甲属于大烈国接近淘汰的那一批。重点功效放在了防御力和攻击力上,也是最基本的两个能力。防御力方面应该能够达到人均三环水平,而攻击力方面,根据士兵本身素质不同,应该有提升一级的能力!”
  
  “嘶!”楚衡手指微缩,整个人瞳孔都颤了颤,不要以为三环不强,要知道如今文伯的实力才只有三环而已。但文伯可算作百战老兵那个层次,在战场上的作用不可估量。而一般的军队哪怕是精锐,也不可能做到全员都达到三环的层次。
  
  林泰的队伍之中,最多的还是二环战士,三环的能力都可以当个千夫长。但敌人从小兵到长官全员三环以上,这要是正面碰上了,还能打?
  
  “有弱点?”楚衡追问。
  
  “有,这批铠甲并没有解决连接关节不灵活的问题,可能性能都不如当初红鹰所穿与玄甲精锐大战的那一批装甲。所以他们的移动速度不快,另外,脖颈处、腋下等关节处的防御力也差。但是……不要忘了,在集团作战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空间给你去闪躲游击专门攻打敌人弱点。”周壕摇摇头否定了楚衡的想法。
  
  楚衡揉了揉太阳穴,“这真是个无解的问题啊!那你有没有对抗的好办法?”
  
  周壕耸了耸肩,“最好的办法当然也是发展我们自己的装甲技术,但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现在嘛,利用骑兵游击多用弓弩,或者阵地战上塔盾长矛吧!”
  
  “比谁更硬?呵呵,这还真是用人命再搏了。”
  
  周壕也无奈,“敌方是人均三环的防御力,其实你用弩箭都未必有用,除非你每一箭都能射中脖颈。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掌握骑射的精兵。”
  
  “可是能够防御住至少三环攻击力的盾牌所需材料就太多了,对我们的军械要求有点高啊。”楚衡担忧的说着,眼神却是已经望向了前面,林相出来了。
  
  周壕低头退到一边,林相只是瞄了他一眼就不再搭理,只是对楚衡道:“走吧,今天谈完,明天接着喷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