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九章 不打扰各位才子了

  人在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一无所有,而想要达成孤独的成就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以前墨九很是渴望亲情,但根据师傅偶尔透露出有关他身世的言语中可以推断,这基本上是个奢望。
  首先从母系这边来看,师傅曾经明确的告诉他说,已经没有人了,否则但凡有点血缘的亲戚,她都不会养着自己。呵呵,有点伤人……
  然后是从父系这边看,作为寒冰巨国的‘余孽’,父系这边都是什么角色可想而知。寒冰巨国已经灭亡,皇族有没有喘气的都不知道,就算有留存也不会去收养照顾一个庶女公主。
  如今可倒好,‘我认识你姥姥’!连我都不认识你凭什么这样说?再说墨九很肯定他这一身打扮应该没有什么能够让别人联想到一个老太太的吧。退一万步再说,就算你讲的都是真的,那我也没法证明啊!
  “老人家……今天早上吃药了吗?没吃回家吃去吧!”
  “……”
  周围有点沉默,那个搭话的老人沉默了,周围的护卫似乎呼吸也跟着轻了些。
  “小姐她……真的死了吗?”
  墨九有点气,“我家小姐好得很,活蹦乱跳的!”
  “……”
  墨九说完话其实就反应过来了,这个老人说的所谓‘小姐’应该不是指楚青雪。就在其想着该怎么继续下去的时候,周围的护卫似乎得到了指示,一个个嗖嗖嗖的跳离这片区域。
  等到周围算自己就剩下两个喘气的时候,那个略有些疲惫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与你姥姥长得非常像,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嗯,连性格也像,当年她没少这么跟我抬杠。”
  “我姥姥也是个瞎子?”墨九想笑,同时摸了下脸颊,原来是长相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么说,这个老头是林抚国?
  素色绸袍,束发、山羊胡,手中提一书简,指关节有些发白,从头到尾就像是个多次科举却未能登科的老秀才。若是扔到街上去,怕是会被当成一个即将油尽灯枯的老人家。
  不错,他就是林抚国,那已经告老还未还乡的宰相。本来今天静极思动想要去瞅一眼未来的国之栋梁,谁知道他在学堂上一眼就看到了墨九。虽然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但无论是整个脸型还是细致到五官,一瞬间就让林抚国回想到了多年前跟他打闹的那个小丫头。
  于是当墨九溜出学堂到处乱逛的时候就已经被林抚国跟上了,只不过他一直在想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毕竟是做过一朝宰相的人,不会轻易因为触景伤怀而放松警惕。曾经不止一个人说过,朝堂上的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豺狼虎豹。但他会告诉别人,那些家伙比豺狼虎豹还要恐怖。
  林抚国观察了墨九很久,直到那些护卫都在商量着找人的时候他才出现。
  “你明天再来吧,带些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墨九愣了一下,自己身份?“呵呵,证明身份的东西有不少,就怕你不认识。”
  “小姐的东西我都认识。”
  墨九摩挲了一下下巴,他此时当然明白所谓‘小姐’指的是谁,“世间传闻林相当初是明府管家,不知可真?”
  林抚国顿了顿,有些好笑道:“传闻有误,明府当年的管家早就死透了,我只是门房的儿子。但你若说我是烬皇这个明府的管家倒也没错!”
  墨九不再说话了,听闻脚步声对方已经离开,他心中却又想起了师傅曾经的调侃,‘门房的儿子若是活下来,那都是狠角色!’,难道说的就是这老头?心中不由信了几分。
  既然已经被主人家发现了,那之后自然也不能再肆无忌惮的乱逛,墨九有些无趣的回到了学堂,就像之前小九做的一样,往楚衡身后一站,开始发呆。
  “刚刚讲到几条运河对各方边境的重要作用,现在我们再讲讲与几条运河关系紧密的水患问题……”于太傅抬眼瞄了一下墨九,并未在意继续讲下去。同样的,一个瞎子伴读自然没有小姑娘看起来有趣,其它人的视线也不过是轻轻一撇便再无注意。
  然而在众多视线之中,墨九再一次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循着感觉面向一侧,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当初那个带着结巴伴读的俊俏公子吧!
  嗯?这就有点问题了,当初功德之体的时候你看,现在是个瞎子了你竟然还看。你是没被碰过瓷吧?
  墨九这边感觉不爽,被墨九发现的那个俊俏公子更加不爽,这种感觉真是新奇啊,明明知道那个瞎子看不到你,但那面向你的动作却又清楚明白的体现着如今的状态。
  两人像是在玩瞪眼游戏似的,比的就是谁先眨眼,呃,你这瞎子莫不是在欺负谁?
  “小七,听少爷的话,伸出中指,狠狠的比划过去!”
  耳边突然间响起楚衡的声音,墨九当然没有那么傻,但也确实没有惯着对方,唯一可惜的就是本体不是功德之体没有办法无所畏惧的碰瓷。所以只能再次离开学堂躲开这货的视线骚扰。
  这一幕自然也被周围的同学与老师发现了,于太傅眉头紧锁用戒尺啪的拍在桌子上,“周壕同学!你还不是国舅呢,给我注意一点影响!”
  全场瞬间寂静,刚刚走出了学堂的墨九也随之停下,这话有意思,还不是国舅,那就是说,他未来会是国舅?
  这身份其实稍稍联想一下就知道了,于太傅是太子的人,那么在他们太子党眼中,未来的皇帝就是太子。如此说来这货应该就是太子妃的兄弟?
  不过得知了身份之后墨九更懵了,自己连太子都没有见过,就更不可能跟太子妃有什么牵扯吧?
  周壕这才从外面墨九的背影上收回目光,回头瞄了一眼于太傅,轻笑道:“学生顽劣,自觉跟科举这事格格不入,所以……就不在这干扰各位才子前程了,告辞!”说着起身就向外走去,看那方向好像是奔着墨九去的。
  楚衡自然不会不管,只是刚刚起身于太傅那已经瞪得跟铜铃似的双眼已经刺了过来,“你也不想考了吗!”
  楚衡怔愣一下,一瞬间脑海中转了很多,接着笑道:“瞧您这话说的,我考不考是我的事,能不能考上是考官的事,能考到什么名次还不都是靠在座各位才子们的关照嘛!”
  “哈哈哈哈哈,楚二少说的对啊!”
  “二少抬爱,到时候我们会手下留情地!”
  “等高中之后定挑个地方摆一桌,感谢二少今日直言!”
  也甭管于太傅的脸黑成了什么煤样,一帮纨绔子弟算是闹开了,开课这么长时间,就属今天最欢乐。当然,他们虽然是纨绔,但却并不代表他们傻,甚至于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还是挺聪明的。
  作为纨绔,他们很有些自知之明,别人科举考试是为了报效国家、飞黄腾达、位极人臣,总之理由很多,但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混个官身,然后延续爵位而已。
  当然,也别说他们胸无点墨、心无大志,毕竟都是出身富贵豪门,从小学的那点经史子集都差不多,谁又能比谁多读几筐书呢?
  真正有才学天赋的人其实从小也就看了出来,他们的父母都不傻,如果孩子是那块料肯定会消耗资源重点培养,如果孩子不是那块料便也由得他去胡闹逍遥,每日最多喝骂几句警告其别太嚣张惹了不该惹的人便是。反正一个孩子不成事就多生几个孩子,这年月,谁的府上不养几个小的呢。
  就拿楚府来说,楚蟾在世时,楚家大少就给人一种精英的感觉,外人提起来都会竖大拇指。而楚二少则给人一种被放养的纨绔感觉,可一场风波下来,楚二少的能力也进入了大家的视线,所以下意识的天都城这些纨绔就将楚衡排除出了纨绔圈子。
  只是时间一长,楚衡那浪子气质爆表,渐渐又跟这些纨绔们混熟了,而此刻他算是彻底被这些纨绔们当成了自己人。
  为什么?就因为他当面顶撞了于太傅!
  别看这老头已经告老,但在朝野之上还是颇有威望的,尤其是那些翰林学士,大多数对其敬佩有加。所以楚衡这一说算是彻底断了自己的仕途。
  可以想见,以后科举之时文章稍有不好,这最后一名的殊荣就肯定是他的了。虽然这并不影响什么,以如今楚彧在皇上面前的红人身份,只要你参加了科举,给自家弟弟随便弄个小官轻而易举,也就达成了目的。
  其实这些纨绔们也可以这样做,但他们不敢,毕竟回家父母会上家法,因此这么做了的楚衡在他们眼中是有些佩服的。
  楚衡在一众纨绔双眼放光的目送下抱拳拱手,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学堂,接着就朝那周壕追了过去。
  记得这货之前就一直盯着小九看,原本以为他是美女玩多了想换换口味,如今看来定然是因为其他原因。在楚衡看来,无论是墨九还是墨七,其实真正值得人注意的也就两点。一个是跟楚家的关系,另一个就是寒冰巨国余脉的身份!
  自己就在学堂呆着,如果是因为楚家没有理由去关注小九和墨七,那就只能是亡国公主皇子的这种身份了。
  楚衡一瞬间就想到了当初归海一幻的态度,这货都不知道几次鼓励他推倒小九了。以归海一幻一直以来挑剔的眼光,如果不是其中有着巨大好处,这老家伙绝不可能如此积极。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别人也看出了这个家族血脉中的利益,因此也有所图呢?
  楚衡想着脚步越发快了起来,前方眼看着周壕就要接触墨七了,他上前一步直接抓住周壕的胳膊,“周~~兄!小弟对你是神交已久啊,来来来,今天我做东,我们去四季院喝一壶!”
  周壕一脸懵逼的被楚衡带往了另一条路,而在前方走着的墨九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一路回到醉仙楼,周围的行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不是听说醉仙楼已经倒闭了吗?怎么这又有人住了?
  墨九回身将门关好,刚回头就觉得踩到了什么软踏踏的东西,蹲下抱起笑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机灵。”
  琉璃兔用大耳朵在身上掸了掸灰,本想卖个萌,突然间看看墨九的双眼,这就很为难了。小眼睛转了转也只能往其怀里挤了挤。
  “这兔子……来……找你……”老僵出来断断续续的说道。
  墨九撇嘴,“这兔子可没有能力追踪我,估计是跟着你身上的那股子尸臭才找来的。正好,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教你写另一种符咒,先将那股子尸臭去掉再说,不然怎么跟我学做菜啊!”
  “我……僵尸……尸气……削不……掉”
  墨九不屑的轻哼一声,“尸气是尸气,尸臭是尸臭,可不能混为一谈。尸气你也可以理解为死气,是生命之力的反面,也可以说是力量的另一种形式。而尸臭代表着腐败、破烂,跟力量本身无关。是因为乌头神那个白痴炼制方法出了差错,既没有保护好你的灵识,也没有保护好你的尸体,这才有如此浓郁的尸臭。我们得一步步来,先驱除你体内的那些杂质,让你变成一个纯净的尸体,然后再解决之后晋升与否的问题。”
  “哦”老僵点点头,脑门上的符咒也跟着一颤一颤的,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但总该是好事吧。
  墨九低头挠了挠琉璃兔的耳朵,轻声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月圆之夜,楚衡那货肯定会在自家房顶上吸收月华修炼的,到时候你也去,一来增加一下自己的实力,二来也算是对其做点保护。”
  琉璃兔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对于一个即将跟自己抢月亮的家伙心中各种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