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二章 归海一幻·望月灵犀·指环王与卖萌兔的故事
    我,是归海一幻,天下第二!
  
      尽管我不怎么喜欢‘第二’这个称呼,但不得不说,那个第一我打不过。
  
      我应该算是个幸运的人吧,而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大概就是遇到了那个叫做明锦的女人。明锦,也就是那个被称为烬皇的明烬。只可惜,已经很少有人再敢提及她的真名了。
  
      但同时,这也是我的不幸,因为有她在一天,这一辈子我都没法超越她。不!应该说只要她不死,那世间便没有人能够超越她,因为那是一种远超这个世界的强大,而我们,却还在这个世界中困游。
  
      这么说好像挺对不起这个世界的,毕竟天生我养我,我却还总想着逆天,说出去蛮不要脸的。但每一次看着她高傲的扬起下巴,每一次看到她不屑的眼神,每一次……我总会对她升起一种强烈的嫉恨。
  
      作为天下第二,控制情绪只不过是最基础的本能而已,所以我知道自己这种嫉恨究竟来源于哪里。与其他高手不同,我与她的牵绊实在太深了。
  
      其实我真的很佩服她,至少,在同时被抄家灭族之后,她还敢以真名鏖战天下,而我却只能换个名字蝇营狗苟。
  
      有时候,真的很怀念她专注女红静心待嫁的样子,很美很美……
  
      那个时代,她像一个璀璨的太阳,威压了整个天下也照耀了整片天地。哪怕已经是天下第二的我也只能在阴影中仰望。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是欣喜的,觉得这世上除了自己也没有人能够配的上她了。可惜,她一如既往的刚烈,用一句‘女人为何要嫁人?’让我绝望了。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所以我便只能继续躲在阴影中仰望……
  
      终于,她死了!
  
      那一刻,普天同悲!
  
      一种悲哀的情绪瞬间感染了整个天地,无论是花鸟鱼虫还是飞禽走兽,只要你是个生灵便都被那种情绪所感染。一滴眼泪从每一个生灵的眼眶之中滴落,甚至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我也落泪了,那时候下了许久的绵绵细雨,我站在雨中很久很久,弟子们都惶恐不知所措,我身为主心骨却并没有去抚慰他们,我觉得他们应该悲伤。
  
      相信其他的尊者都已经感觉到了,也许他们会好奇她到底怎么死的,也许他们会准备开始搞事情了,但我不在意,我只恨她为什么这么简单就死了!
  
      于是我找到了她隐居的地方,那里风景不错,但这么好的风景配上一座堪称简陋的孤坟却又无比凄凉。她没有变,对于这些场面上的东西从不在意,哪怕是自己的坟墓也弄的如此不堪。
  
      我的情绪有些失控,说了很多,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回忆,回忆少年时的相遇,回忆曾经的苦难,回忆对她的恨、对她的怨、对她的……求而不得!
  
      我将她的坟墓炸开了,并不是因为恨,只是觉得这样的坟墓不配她。另外,既然活着得不到你,那么死了常伴我的左右总没问题吧。那一刻,感觉自己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可我再次输了,这个臭娘们儿一定是算到了自己的想法,她竟然不留尸体将自己烧成了灰!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跟我在一起呢?
  
      我很生气,非常生气!于是我将她的骨灰给扬了,但是一上手就有些后悔,因为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就算骨灰被扬了也不会怎么生气,毕竟能给自己准备这种破坟的天下第一高手,估计也不会在意自己死后骨灰怎么样了吧。索性就让她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吧。
  
      然后就看到了她的弟子,说起来对于这个弟子,我们这些高手是很好奇的,毕竟能够让天下第一高手看中的弟子,那潜力该有多高呢?但当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她之所以收下这个弟子不过是因为故人之情而已。
  
      很像,至少有八成像。记得当初那个女子是她的侍女吧,一个命很大的侍女。不光活过来抄家之祸,还成功让天下第一高手记住了她。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都应该算是人生赢家了。
  
      看到那小家伙儿的一瞬间,让我回忆起了很多往事,有那么一瞬间我生出了一点想要替她照顾弟子的想法。毕竟以我的实力,轻易就看穿了这孩子的底细。
  
      毫无疑问,这也是个苦命人,不仅仅是瞎子那么简单,其基础符阵从未经修炼且已经破碎,这肯定是出生之后就被人为摧毁的。而受了这样的伤势却还能够活着,估计她在这孩子身上耗费了不少的心血吧!
  
      然而我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因为这孩子的表情,跟他师傅太像了,那种淡漠、那种无视生死的高傲模样,太像了!让我一瞬间就想起了过去那些不好的经历,她一次次站出来战天战地,而我只能躲在阴影中恐惧的颤抖……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难过,我决定杀了他!
  
      然后,我死了……
  
      这就很尴尬,天下第二高手竟然被一个未经修炼的小孩子反杀了。当然,我知道,赢我的不是那孩子,而是她,是那孩子手中的那把刀。
  
      那是一把蕴含着无上功德的刀,一把能够从概念上抹除任何东西的刀,也是一把自己不能够抵挡的刀,这一次输的不冤,嗯,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输给她了……
  
      不过大概连她都没有想到吧,我还没有死!因为我一直都很怕死,所以花费了巨大代价在第三次天恩时获得了第二条命。
  
      这说出去很丢人,但我不在乎,至少我现在还活着,活在出云山的传承指环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身体已经变成了齑粉,灵魂也消逝了一次,如今剩下一点灵光已算难得了。
  
      原本想着改修鬼道或者凝练成灵魂实体,谁知竟然有个小子跑进了这大青山并非常倒霉的捡到了戒指!
  
      那一刻,我相信上天还是眷顾我的,送来了一个可供夺舍的少年,而且还是个潜力极高、天赋极好的天才。为了自己好,我主动跳出来与其沟通,并指引着他去明锦的隐居之处。
  
      隐约记得在死亡前看到那孩子已经被刀反噬了才对,可不知为何竟然什么都找不到,难道那孩子还没死?
  
      只可惜,如今是灵魂状态的我没有办法施展搜查手段,而这个叫做楚衡的少年在搜查无果后却因为捡到了一只琉璃兔而开心不已,唉,到底只是个孩子。
  
      原本想着回去之后就开始夺舍,谁知道又赶上赵家大乱,楚衡这小子算定晚上会有刺客来袭,这可将我给吓坏了,无奈之下只能教了他点速成的本事,也好让其应付过去这次的危机。
  
      这一教不要紧,却意外发现楚衡小子跟出云山的符月斩非常契合!却原来这小子有很强烈的强迫症,疯狂的喜欢圆形,平时使用什么长剑大刀都不顺手,一听有符月斩这种东西连眼睛都亮了。
  
      不过这倒是让我有点犯难,因为符月斩其实从本质上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兵器,而是一种灵宝的炼制方法。这种方法从一环开始,每一环都可以用灵气凝练一道符文,一直持续到第九环,当九环大圆满的时候也就有了九枚符文,然后再将这九枚符文印入打造好的法宝胚子中,这灵宝自然就成了。
  
      符文是主体,胚子相对就不那么重要,材料的不同对最后成品效果影响不大,只要能够承受能量爆发的冲击力就好。当然,这世上很少有人能达到大圆满的级别,所以大部分人只以为符月斩是一种四至六环可修炼的法宝。
  
      偏偏这小子最奇葩要将其当成兵器砍人,而我这牛皮吹出去了,天下第二的高手自然不能被一傻小子给鄙视。无奈之下只能临时创造出一些兵器似的使用方法。
  
      好在世界第二高手的见识经验摆在那里,哪怕是临时想出来的招数也完全能够达到秒杀那一众蝼蚁的效果。甚至为了保险,还教了他一种幻术符咒。
  
      这种符咒一般是在捕捉妖王时用来清理周围小妖的,作用在人的身上时效果会有些折扣,但对付初入四环的修士却也有奇效。最后事实证明,我的担忧并没有错,真的有四环修士来找麻烦!
  
      此事之后我告诉楚衡那个管家似乎有些问题,原因很简单,在与敌人大战的时候,那楚青雪其实早就该醒了,可偏偏直到大战之后才悠悠转醒。这其中问题不小,经过自己的提示楚衡也的确在楚青雪的房间检查到了一点点药物的残留粉末。显然是有人不愿意让楚青雪醒来帮助自己的哥哥打架,直到最后战斗结束才匆匆忙忙的喂食了解药。
  
      而整个打斗过程中,那个小侍女全程在场,也就只管家才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只是楚衡觉得管家在楚府多年不会轻易背叛,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肯斩草除根,哼,妇人之仁!
  
      正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事实再次证明了我的英明神武,逃跑路上意外一个接一个,他们终于错过了最后一班货船。而回想整个过程,只有管家在途中一次次的获得独处机会,也是通风报信的机会。
  
      这会儿楚衡想起来求助了,哼,这小子不听话,若非留着你的身体有用,老子才不管你呢!
  
      再次教了这小子几招后也算是安心了不少,不过这小子的运气似乎不咋地,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优秀的人相处,也会让你自己变得优秀。
  
      结果这小子身边都是些什么鬼,一个间谍管家,一个拖油瓶妹妹,一个吉祥物兔子,还有什么?哦对了,还有一个连鸡都杀不死的小侍女。这是个什么队伍?
  
      不行,得快点着手夺舍了,否则再耽搁这小子非把自己玩死不可!
  
      ……
  
      我,是个七环妖王,望月灵犀!
  
      现在,我是个兔子……
  
      记得出生的时候父母告诉我,这里非常安全,因为在山的另一边住着天下第一高手,没有任何坏人敢在这里放肆。
  
      当时的我不知道‘天下第一高手’一位着什么,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直到安稳的修炼到第四环的时候才算是大概明白了一些。
  
      由于那个天下第一高手不喜欢在自己的领地周围看到打打杀杀的事,所以父母平时宁愿吃素也不去招惹那人不高兴。但属于妖兽的野性令父母最终选择走出大青山,并在出走之前告诫我,千万不要招惹那人,如果实在忍不住想要吃血食就要做好走出大青山的准备。
  
      不过也许是从小吃素的原因吧,我倒是没觉得怎么难以接受,更何况如此安逸的环境求都求不来呢!
  
      就这样,我在这种环境中一直将实力提升到了第七环的层次。本来在第四环的时候就能够化成人形了,但平时装装可爱卖个萌就能从那天下第一高手的指缝里流出一些天材地宝增进修为,若是变成了人形鬼知道会不会变成某些抠脚大汉,到时候怕是要被赶走呢,我才不傻!
  
      平静的生活以前不知道珍惜,当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即将到来,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出来吸收月华提升自己的潜力。
  
      但是今回有些不同,那个天下第一高手死掉了,弄的普天同悲让我足足哭了一个下午。当然也不是对她真有什么感情,只是毕竟做了多年邻居,乍然间少个人总觉得怪怪的。
  
      哦,那个天下第一高手还留下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小鬼,本来想着看在老邻居的份上照顾一下,谁知道天边飞来了一个好恐怖的老头子,噫,惹不起惹不起,邻居什么的管我屁事。
  
      然后,我死了……
  
      眼看着那个根本没有修炼过的小鬼,只是砍了一刀就将那老头子劈碎了,而我不幸的被余波扫到,七环的修为与望月灵犀的强大身体顿时化作粉末。
  
      好在这余波没有粉碎我的灵魂,毕竟是七环妖王嘛,这灵魂还是很强大的。再接着就有点尴尬了,由于之前天下第一高手的存在,附近都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身体可供夺舍,无奈之下我只能就近选择了一只琉璃兔。
  
      之所以选择这种观赏性宠物,是因为琉璃兔也有吸收月华修炼的天赋,虽然没有望月灵犀那么强,但也算契合原本的功法,这样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四环修为化成人形了。
  
      嗯,夺舍过程无波无澜,琉璃兔的孱弱灵魂很快就被我消灭了,只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被关在了笼子里。
  
      我去!这能忍?
  
      必须忍!
  
      我闻到了那股子熟悉而可怕的气息,说起来人类虽有万灵之长的称号,但谈到某些感知能力,人类还差的远。
  
      捡我回来的那个人类少年虽然潜力很高但也算不得什么。时不时喂我两根草的那个小姐就是个拖油瓶,哼,我又不是兔子,早晚吃了你!
  
      还有那个一看就有问题的老管家,(ˉ▽ ̄~)切~~你也就骗骗愚蠢的人类。
  
      真正让人受不了的是那个小侍女,嗯,虽然表面上你不曾修炼过,但你是骗不了我的!你那一身功德散发的香气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你,就连那两匹烈火驹也在下意识的亲近你,哼,大概也就能骗骗愚蠢的人类吧。
  
      这种功德气息很熟悉啊,正是当时一刀砍死老头子后散发出的那种气息,这……惹不起惹不起啊!怎么办?打不过、跑不掉,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将自己扒皮抽筋做成兔肉羹吗?
  
      要不……再卖个萌?她师傅既然吃这一套,那她应该也吃吧!
  
      只可惜,就在我打算施展多年卖萌功力的时候,那个臭小子又惹事了,你看看你那手法粗劣的,以为自己随便甩甩胳膊在地上施展的符咒就能吓走骑兵战马啦?要不是我散发了一点点妖气,现在早就被踩成肉酱了。
  
      唉你还别谢我,我这完全是看在人家小侍女的份上,你也就是个甜头。
  
      嗯,不过话说回来,这小侍女真没有什么识人之明,你看这个队伍都什么鬼。
  
      一个自以为是的少爷,每天除了耍帅啥正事不干。一个拖油瓶小姐,不就是被甩了嘛,整天伤春悲秋还不如多吃点肉,至少能涨涨胸肌。还有一个间谍老管家,看那长相就不是块好肉。
  
      这个队伍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混在这样的队伍里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你师傅的脚步,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以后怕是没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吃了,难道以后我都要吃草了吗?
  
      ……
  
      轰!
  
      管家李福忠想过战斗会呈现一面倒的局势,但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是弱势的一方。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楚衡的底牌是符咒,是布置在客栈周围的符阵。所以玄甲精锐骑兵才以破墙而入的形式闯进了客栈之中。一来就是破坏符阵,二来也能杀楚衡以措手不及。
  
      谁知道不光那符阵是假的,就连骑兵们的坐骑都跟着莫名其妙的不听话了。如果仅仅如此的话还不算什么,可任谁也没有想到,楚衡竟然正面开始跟骑兵首领动手了,而且在一众骑兵的围攻下竟然还取得了优势!
  
      什么鬼?什么时候三环高手能够这么轻松的越级挑战了,而且一挑还是一群!
  
      “哈哈哈哈,难道没有听说过吗?越级挑战什么的,乃是出云山弟子们的日常生活,啊哈哈哈哈!”
  
      脑海中不停传来归海一幻的狂笑,楚衡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但手下却一点不含糊,符月斩套在身周不停朝一个个骑士撞去。从表面上看他没有游斗、没有逃避,而是一次次的硬钢正面。这有点自寻死路的意思,因为在这些骑士之中大部分都是三环实力,甚至有两个骑士还是四环实力,而那个首领更是四环接近巅峰了。
  
      但这些骑士所不知道的是,楚衡一直在借力打力。时间实在太过紧张,归海一幻根本就不可能教会他太多的绝招,但是一些由顶级身法衍生出来的小技巧倒是可以练成。
  
      就比如现在,四环高手无论在灵气的质还有量上都不是三环能够相比的,而且伴随着意境的修炼,从某种程度上你甚至能够感觉整个天地都在针对你一样。
  
      这些骑士就有点那个意思,也许是三名四环骑士修炼的都是相同功法,动起手来空气就为之一凝,隐约间头顶像是一座小山就直直压了下来。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了,无论你是小山还是破石头,一个重物砸下来必然会产生巨大的空气变化,而这股气流的变化就是楚衡能够利用的关键。
  
      符月斩俨然已经化作了一叶小舟,载着楚衡在气流形成的风浪中不停翻滚跳跃,接着浪头的威力普通三环骑士根本就挡不住他一击之力,因为那浪头的起源正是三个四环强者。
  
      这还没完,如果仅仅是能够伤到三环骑士的话,那之后面对四环强者也终会败亡。但就在骑士们杀红了眼却怎么也打不死楚衡的时候,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楚青雪却是正在慢慢积蓄着一个大招。
  
      嗯,也不是说真的没有人注意,至少此时有三个人发现了楚青雪的异常。一个是管家,因为其实力低微帮不上忙,围观时倒是能够做到纵览全局。另一个就是时不时偷看楚青雪的海少羽,十世怨侣若是不相互关注,那真是不知道该关注谁了。最后一个就是指环中不安好心的归海一幻了。
  
      他教给楚衡的是一种顶级身法的删减速成版,说实在的,也就对付对付这些没什么资源也没有见过世面的大兵。而他借楚衡之口教楚青雪的却是一种虎狼之术,简单点说就是用一次人就废了的招数。
  
      出云山除了符道之外最擅雷法,但雷法霸道,若基础不牢就胡乱使用,最后肯定会功力全失变成废人。不过为了防止楚衡翻脸,归海一幻教给楚青雪的是一种消耗全身功力转化雷霆的一次性招数。
  
      使用过后全身功力尽失但却仍有机会重新修炼,当然,那耗费的时间就会很多了。不过根基没事量楚衡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在逃亡期间没有了功力会有什么影响那就不关归海一幻的事了。若是哪天楚青雪死掉,那只能说你这当哥哥的没有尽到责任,到时候你心情沮丧精神恍惚之际,就是我……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