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十六章 佛应拈花不提刀

  周壕说的一点都没有错,金灿灿的佛像配上血红妖刀确实有点不伦不类,但那威力真是实打实的。在六环这个阶段,有绝学和没有绝学的区别那是相当明显的。试想一下,如果两人裸装对敌,伊东进次郎只能玩玩拳脚,但周壕却可以具现出无数彼岸花让其葬身花海。
  但绝学毕竟只是决定胜负的一个因素而已,并不是说谁练了绝学谁就真的战无不胜了。在四环之后,高手们普遍还是认为,好的法宝与灵宝才是致胜关键!
  如今的情况也充分说明了这件事。
  冲天的血芒一刹那将整个萤火虫之岛都映成红彤彤的,在外面本来着急的和国海兵们此时却是放下心来。佛像一刀斩这招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在和国那是实打实的战绩。虽然伊东进次郎并没有挑战过和国以外的高手,但妖刀大经律毕竟来自于青灯寺。在和国人看来,青灯寺作为当世大派,那么大经律能够被青灯寺所看重,其威力定然也同样冠绝天下!
  就是这么简单的思维让和国海兵们觉得这一战已经没有悬念了,但事实往往与理想有些出入。他们不知道伊东进次郎如今面对的是一个对其了如指掌的敌人,更有甚者,敌人连他此时还没有修炼成功的一些绝招都知道。
  血红的刀芒直接插入花瓣风暴,凛冽的杀气一瞬间就将附着萤火消灭,紧接着疯狂搅动让花瓣纷纷破裂。那样子就跟插入了茶水中的筷子一样,将一片片精致的茶叶绞成茶叶渣滓,彻底破坏了茶水的品相。
  “我去!”周壕怪叫了一声,他虽然知道大经律很猛,但毕竟在梦里也没有交过手,谁想到竟然猛到这个程度。
  漫天花瓣面对大经律唯一的作用也只是对其造成了些微的阻滞,那硕大的血红刀芒仅仅颤了一下就再次斩下来。
  周壕不傻,自然没有铁头硬接的想法,只是大经律斩落极快,寻常轻功必然来不及闪避。但花开彼岸的移动方式由于寻常不同,迈步之间一朵朵彼岸花在脚下绽开,每绽开一次都有爆炸性的气流喷神而出,推动着周壕的身体横向侧移。
  轰!大经律落下,沉重的斩击一瞬间将整个小岛震上三震,刀芒散去,一条不知多深的黑洞洞裂缝就显于眼前。
  周壕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幸好自己也不弱,否则这一刀下去就不是两段的问题,而是能不能让自己留下点残渣的问题了。话说是自己身上的诱惑不香了吗?竟然用这么狠的招数!
  伊东进次郎也有点无语,不是诱惑不香了,而是他本身其实也控制不住大经律,哪怕使用了法相的取巧之道,可他如今也才六环的实力,但大经律就算是在灵宝层次也称得上精品,真不是他可以控制威力的。
  “束手就擒,我可以留你一命,否则就算我想放过你,可我手中之刀却饶你不得!”伊东进次郎也是没辙了,他感觉下一刀可见生死了,他还是馋周壕的绝学啊。尤其是那种力量与美感并存的绝学,完全符合他的审美观。
  周壕看了看一片清明的海域,刚刚那一刀似乎将岛上的虫子都震慑住了,如今漫天的萤火不见,周围看起来竟是无比空旷。
  “嘿嘿,你的刀不错,可你的人不行,只配做花肥!”不就是斗嘴嘛,周壕自认还真不服谁。
  伊东进次郎眼中闪过怒意,他是个很务实的人,不会因为有人嘲讽他只会依仗妖刀就生气,他承认这一点,事实上过去也有不少人嘲讽他只靠一把刀过日子,但那些人无一不被他砍死了。成王败寇就是这么简单,真正的聪明人知道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他生气的是,周壕那眼神鄙视的不仅仅是他自己,甚至还有他的刀!
  对于大经律,伊东进次郎已经有些魔怔了,甚至将其当做了自己的延伸。就像有些做父母的,自己可以承受诋毁、侮辱,但你若是敢伤害我的孩子,就不行!
  “也罢,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伊东进次郎像是在安慰自己,但心中必杀之意已现,佛像再次绽放金光,手中血红刀芒再次绽放,这一回他也不尝试控制了,完全就是放任大经律自己去攻击。
  周壕双眼微眯,虽然大经律强的有些令人发指,但他却一点不担心。是对自己的自信,也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
  说起来他这做梦预知的能力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知道今天自己做的事情究竟是好是坏!
  未来是不停变化的,当他做出一个影响深远的决定,那么晚上做梦的时候就会有反馈回来。以前的他谨小慎微,也许也是年纪尚幼还没法做出太多大事,所以梦里的变化并不大。但即使那样也有过自己做不成梦的时候。
  什么时候做不成梦?当然是在梦里的未来他已经死了的时候!
  家族内的权利之争,皇位的继承之争,外敌侵略,大派之间的龃龉甚至是来自于路人的羡慕嫉妒恨等等等等都有可能让他死的莫名其妙。而他所没有告诉楚彧的是,他曾经有两次做不成梦的经历。
  第一次是得罪了当今皇后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周家某位长老跟二皇子有所牵连的时候。
  第二次不用说,如今二皇子已经被圈禁,一切已经有了判断。当时周壕的做法是直接将那位长老派往了边境某城做主管,然后被不小心死在了路上。
  至于第一次就有点古怪了,那还是他姐姐周琪与当今太子倾心之后的事,在一次宫廷晚宴的时候,周琪无意间言语冲撞了皇后,当时也没有觉得怎么样。可之后的几天,周壕连着一觉睡到天大亮,这可将周壕给吓坏了!
  于是每一天周壕都在为那一天的事情做着试探和弥补,不停思考着那天的事情,不停的弥补那天得罪的人,直到他带着姐姐备上厚礼亲自去跟皇后道歉赔不是之后,那种做梦的能力才又回来。
  至此之后他便知道这位皇后绝不是什么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也告诫姐姐在宫中绝不可得罪皇后。
  虽然这一切听起来惊心动魄,但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说,除非他现在自己作死去惹那些不能惹的存在,以至于连做梦提醒的机会都没有,否则是不会死的。
  所以,周壕对于此时自己要做的事情,充满信心!
  这一次的血色刀芒明显比刚刚更加暴烈,尚未劈斩下来那冲天的气势已经开始搅动风云。周壕当初也是远程观摩过赫渊与倾城烟雨之间的战斗,此时的气势已经隐隐有当初那排山倒海般的威势了。
  也就是说,这一招隐隐有八环威力,如果按照正常逻辑来看,周壕绝对挡不住。可从之前开始就一直是伊东进次郎先手,他可还没有还击呢!
  眼看着这一刀蓄势完成,一抹红光却先爆发出来,轰轰轰,朵朵彼岸花炸开,几乎将整个萤火虫之岛囊括了进去。所有的红色灵力即使在血色刀芒的映衬之下也刺眼无比。
  伊东进次郎大惊失色,心知自己已经踏入了陷阱,只见一朵朵彼岸花竟然连成了一片,整个萤火虫之岛都变成了一朵盛开的花朵,而此时,这花朵的所有花瓣都在向中间合拢。所谓的中间位置,正是他!
  “嘿嘿,你以为我绕岛一圈真的只是在赶路吗?你以为我只在你们的战舰上布下了陷阱吗?”周壕有些得意,他可不是什么正经刺客,什么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操作完全与他无关。他等不了第二次的刺杀机会,在他心中,这种试图改变未来的行为,不可能连着好多次试探的。
  伊东进次郎眼神越发阴沉狠辣,左右环视发现这种将整个岛呕囊括进去的招式是无法闪避的,既然如此那就砍破它!
  佛像手中原本对准了周壕的大经律开始随着手腕转动,凛冽的刀芒随之横扫,与缓缓包拢的巨大花瓣正面硬撼。
  嗡轰!
  血芒与红光在相撞的一瞬间无比刺眼,疯狂的气浪自海面延伸推拒,将时刻紧盯的舰队都推出去数百米。而等海兵们恢复视线则发现那缓缓包围着小岛的花瓣被迟滞了,甚至于一道道裂纹也渐渐开始爬满花瓣。
  “啊哈哈哈哈哈,绝学再强终究不敌我的大经律!”
  嚣狂的大笑显然出自伊东进次郎之口,然而周壕并没有逞口舌之利,而是手中掐了个印诀,好似真有一朵花拈在了手中。接着那硕大的花瓣暮然炸裂,漫天的灵气搅动风云、掀起尘土,使得整个小岛都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
  伊东进次郎疑惑的皱紧眉头,这是想要遮挡视线逃跑?
  这不能怪他如此想,毕竟其占据绝对上风,自然觉得周壕不会有其它选择了。
  “嘿嘿,在大经律面前你又能跑多远呢?”
  伊东进次郎再挥一刀,漫天土石轰然炸散,原本浑浊的视线再次清明,可一股猛烈的能量波动却是自身后传来。
  伊东进次郎惊怒无比,回头挪动大经律拦在自己身前,果然见周壕趁着视线被阻的瞬间已经腾挪到了他的伸手,双手合什掌心处正有一个花骨朵疯狂旋转,正是秒杀了他副官的那一招。
  咻!纤细而又恐怖的红色光线爆射而出,但伊东进次郎算错了一件事,这一击打的不是他本体,而是他的法相金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