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七章 墨九的亲戚

  墨九缓缓站起,瞧瞧自己的双手,嗯,什么都看不到,“果然什么功德之体都不如自己的身体好用啊,至少,他不疼啊!”
  墨九从来不明白师傅所说的所谓真香定理是什么意思,但就像师傅所说,世间没人逃得过真相定理的笼罩。他自然也不例外。
  前不久她还抱怨着这副残躯太过无用,现在却万分庆幸自己保留下了它。
  就在十五秒前,对,这一次仅仅十五秒,墨九已经快承受不住了,那种原地爆炸至每一个分子原子都要被拆散打碎蹂躏的疼痛,仅仅用了十五秒的时间就让她产生了一种想死的念头。
  墨九知道,这一次的疼痛时间将会是一百二十秒,因为她用一刀挡住了乌头神施展的攻击,第二刀干掉了乌头神连带所有的阴曹地府杀手。一刀疼一分钟,两刀自然就是一百二十秒了。
  唉,下次一定记得别哔哔,直接砍!这可是事关六十秒的大问题。
  还记得上一次也是如此,不过因为师傅遗留信息的强势介入,让他并没有将所有的疼痛过程都感受完。在这里一定要对师傅表示感激,毕竟仅仅疼痛刹那就让他晕了整整三天,这一次没有了师傅保护,在又不能死的情况下,那么会昏迷多久?
  墨九不想知道,也顾不上之后会昏迷多久了,她现在就想找到一个减轻痛苦的方法。所以她又回想起了第一次挥刀时的经历。
  那一次是用本体挥刀的,由于本体没有回复能力,所以理论上讲是承受不住挥刀之后的副作用,如果不是他凭借着超强的忍耐能力开启了师傅的留言从而启动功德之体的话,他现在早就死了。
  开启功德之体能够代替痛苦,那么如果从功德之体切换回本体是不是也可以屏蔽痛苦呢?
  在这种时候不存在什么考虑的问题,想到的任何一种方法,哪怕不靠谱,墨九也都会常识的。
  所以,刚刚从地上站起的叶峰就看到了一副无法理解的画面,之前那个还在哗哗喷血的小姑娘,眨眼就变成了穿着红裙的瞎眼少年!大变活人啊?
  一切都如墨九所料,哪个身体用刀哪个身体就会承受痛苦,当你切换身体的时候,就不会再感觉疼痛了。只不过作为本体,上一次是有师傅留言介入才得以保下,以后确实不能拿本体开玩笑。
  也就是说,挥刀的只能是功德之体,而本体则可以用来规避功德之体上的疼痛!
  呵呵,虽然短时间可能要告别光明,但想想这个机制还挺完美的。再说,他还可以继续变回功德之……
  噗!
  墨九刚刚想着变身,那种爆体的究极快感就再一次降临了。
  叶峰在旁边将小峰的尸体与头颅拾起,至于旁边的红裙大佬究竟是男是女已经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必须得说,僵尸脑袋还是很硬核的。
  墨九再次站起,重又变成了瞎眼少年,好吧,他收回完美的评价。
  老天爷果然不好蒙啊,挥刀的副作用时间不可改变,当他变回功德之体后,这疼痛时间就会依然继续。也就是说,一百二十秒的爆体疼痛时间,必须一秒不差的品尝完!
  “真是麻烦啊!”墨九喘着粗气,竖起耳朵听了听,道:“叶峰,带上小峰,然后背上我,咱们回天都城。嗯,直接回醉仙楼!”
  叶峰顿了一下,回头看着那个瞎眼少年,他愣神了一会儿,点点头却突然想起对方可能看不到,“……好……”
  ……
  轰!
  一道健硕的人影猛然降落在这片伤心之地,当气流平稳后露出阵容的自然便是刚刚打跑倾城烟雨的赫渊。
  之前那毒雾让墨九在其中不容易找到方向,自然也给赫渊造成了不少麻烦,虽然以他八环的实力不至于被毒雾药翻,可赫渊想要在毒雾中找到准确位置也不容易。
  就在他烦躁甚至想要祭起五岳神峰将毒雾全都震开时,毒雾却以极快的速度自己消散了。
  当时赫渊心中一沉,觉得只有阴曹地府得手之后才有可能将毒雾消除。于是他抱着救不了人也要暴打这帮家伙一顿的念头追了过来。只是没有想到在前进途中遇到了一只非常凶恶的大蜘蛛!
  这种蜘蛛非常巨大跟个小房子似的,全身仿佛黑曜石一般反射着不同寻常的光芒。赫渊几乎一见就看出了这蜘蛛的根脚。
  说起来阴曹地府作为一个杀手组织,其在业务方面是很专业的,若非最近的一些任务都很特殊,他们一般不采用强攻刺杀的方式。而作为杀手组织,各种毒素毒物的研究自然也不少。
  这种蜘蛛就是其中蛮有名的一种,名叫幽鬼毒蛛!
  幽鬼毒蛛之所以叫做幽鬼,就因为其是在死尸上种下虫卵,然后吸收死尸灵魂血肉而成长的一种毒物。平时食腐肉、吸残魂相当凶恶,由于其是在尸体上诞生,所以并不怕僵尸尸毒,再加上力大无穷可以说是僵尸一类东西的克星。
  “哼,鬼物,就不该到阳光之下!”赫渊随手按下,幽鬼毒蛛可不是倾城烟雨,躲不开更顶不住,所以结局可想而知。
  赫渊解决了阴曹地府的宠物自然要继续找那些杀手的麻烦,可是当他到达村中心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切给弄懵了。
  “好……干净啊!”
  周围村落显然之前就遭到了破坏,那些痕迹都有些日子了,可位于村中心的这处空地却显得不正常。地面光滑如镜,别说是一点血迹了连特么一颗石头子都没有。
  乌头神呢?那些杀手呢?那个孩子呢?还有那个不化骨呢?
  乌头神擅用毒,这是赫渊最开始就知道的特点,再瞧瞧地面那光可照人的样子,难不成是什么新毒药腐蚀出来的?
  赫渊一时间有些不得其法,在寻找了片刻后终于算是找到了一点血迹,正是小峰的尸体所留。只可惜,赫渊即使是八环高手,也没有办法凭借一点点血迹就判断血迹主人的情况。
  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次自己慢了,这是一次失败的救援!
  ……
  天都城百里之外,倾城烟雨在十几个美人的簇拥之下缓缓落地,脚尖刚一落下就是一个踉跄。好在身边美人比较贴心,再次扶住。
  “哼!赫渊,你毁了我的美人,这个仇咱们结下了,你最好别死的太早!”
  砰!就在倾城烟雨无能狂怒的时候,一个身影连滚带爬的飞射而过,呼啸带起巨风让他浑身上下一阵凉快。
  “嗯?那好像是楚江王吧,这飞行用的是什么姿势?还捂着胃?”
  倾城烟雨一时间好笑不已,只是低头看看自己仅剩大裤头的扮相又有点庆幸,呵呵,幸好那货没有看见,否则传出去不做人了。“这一次亏大了,为了乌头神一块美玉将自己的两件灵宝都毁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敲一敲这个……”
  倾城烟雨瞬间面容凝固,眼中的难以置信让他看起来像被石化了一般。
  作为一个大派,对于自家的高手们其实都是有保护的,自家高手若是在外面被人杀死,那么在阴曹地府内部是有反馈的。有些关键人物甚至会截留凶手一部分气息,让追杀者能够以此确定目标。
  作为五方鬼帝之一的乌头神自然也有这种配置,只是就在刚刚,倾城烟雨得到通知,西方鬼帝乌头神与一众杀手统统死亡,而且是那种身体灵魂的双重死亡,甚至连截留凶手气息的法宝都来不及运转就被毁掉了。
  是谁做的?难道是战神殿是赫渊?
  倾城烟雨摇摇头,按照时间推算,赫渊没有那么快,而且从手法上来说,即使是被五岳神峰正面砸中也没有能力同时泯灭肉体灵魂甚至是阻止法宝截留气息。
  联想一下刚刚状态不对的楚江王,这货难道是在逃命?倾城烟雨很想追上去问问,可看看自己的大裤头,“反正我早看乌头神不顺眼,呵呵!”
  ……
  “容四娘的坟墓地址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去将小峰也埋下吧,至少让他们母子团聚。”墨九挥挥手让叶峰先离开,醉仙楼是他的地盘,来过好几次的他早就记下地形。
  叶峰点点头顿了一下,“……我……就回……来……”
  墨九没有再管叶峰的问题,他现在想的是该怎么跟楚家解释。他已经想好了,每天间歇性的变成功德之体几秒来消除时间,这样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再次变成功德之体了。可这几天该以什么理由请假呢?
  而且楚青雪好唬弄,楚家兄弟可不傻,虽然一路上共患难已经得到了他们的信任,自己所谓亡国公主的身份也敷衍了过去。但这突然莫名其妙的失踪好几天,怎么想都令人怀疑吧。
  当一个人思考的时候时间会变得非常快,尤其是对于一个瞎子来说,他没有光来判断天色变化。也不知道多久,当叶峰回来的时候才算是惊醒了他。
  “回来了,嗯,我杀了阴曹地府的一个鬼帝,这事虽然在我看来算不得什么。但是人家阴曹地府估计挺重视的,所以这段时间你得藏起来才行。我之前没有注意数,但好像跑掉了一个暴露狂。也就是说,那些人肯定还会回来找你的,最近这阵子你就躲在醉仙楼里不要出去了。”
  墨九想了想又道:“还有,以后叶峰这个名字也不能用了,毕竟除了阴曹地府、战神殿、皇宫里甚至是谭太医那里都太多人知道,我还真怕叫破了行藏,以后就叫你……老僵好了。”
  “可……以。”
  墨九点点头,伸手道:“那老僵你去帮我将纸和笔拿来,我要给楚家的人写封信,报个平安。”
  墨九感觉仅仅是刹那间就有纸币落在自己掌心,也没有迟疑用手指感受了一下笔尖的湿润,落笔时却有点迟疑,“老僵,以你的经验,有什么样的理由是楚家兄弟不好深究又不好怀疑的呢?”
  ……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城外的那场大战让所有人都看的胆颤心惊。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场大战带来的也许只有震撼和恐惧,但是对于志向远大的高手们而言,这是一次难得的观摩机会。
  楚彧、楚衡、楚青雪,文伯海少羽自然也都躲在城内静静观看,以他们的聪明才智自然很轻易就能猜出赫渊为何会出手。真的,从战神殿如今的所作所为来看,也就这个赫渊算是又点过去的风骨了。
  这一场战斗给了楚衡很大冲击,那漫天飞舞的无数美人,随便一个都让他感到浑身汗毛倒竖,那看似静谧的山水普一出现就让他呼吸困难。而之后的五岳神峰更是令人心跳爆表的存在。
  期间归海一幻可是没少给他讲解,不过归海一幻似乎对于赫渊这种暴力的攻击方式嗤之以鼻,明明最后的胜利者是赫渊,但在归海一幻眼里,那漏洞破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倒是倾城烟雨的攻击方式让他颇为欣赏,还跟楚衡道:“除非你能够达到烬皇的水平,否则就别在肉搏这条道上走到黑!战斗,还是花样越多越好!”
  但其实此时楚家人心中想的大多不是什么战斗,也没想要从中学什么,他们更希望赫渊能够战胜对手及时救出小峰。
  只是,当一切尘埃落定,看到赫渊回来时那难看的表情时,他们的心,也渐渐的沉了下去。
  “唉!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我们回去吧!”楚彧说着拉了一下楚青雪,这个妹妹表面上变得坚强了,可那眼中的泪珠始终在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文伯见状同样难受,有些幽怨的看看海少羽,真是白把你拉扯大了,老爹我也需要安慰啊,就特么知道盯着人家小姐看!
  众人各怀心思向家走,然而最先到达门口的楚衡却是停了下来,一脸怪异的伸手从大门上摘下一封信,一封用飞刀钉在门上的信。
  信封上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楚青雪亲启!’
  楚衡翻了个白眼,一点不见外的拆信,然后翻过来掉过去,“这特么写是啥啊!”
  啪!楚青雪一巴掌拍在楚衡脑门,抢过信件怒道:“就是知道你没耐心看,她才会给我写信的!”
  楚青雪将信放在掌心,先是确定正反然后仔细辨别了半天,才算是松了口气,叹道:“错字不少,但还能分清她要说什么,小九是大姑娘了呢!”
  “从刚刚就没有看到她,怎么还留了封信?”海少羽从楚青雪后面探头看信,随之败退。
  “小九要请假,嗯,要离开几天。”楚青雪将信折起好好收在怀里。
  楚衡皱眉与楚彧对视一眼,问道:“她无亲无故的,离开几天是要去哪?”
  楚青雪答道,“她说自己在天都城有个表哥,现在已经被她聘为醉香楼的掌柜,不需要你们担心。”
  “既然有个表哥可以一起接过来住嘛,至于要离开吗?”楚衡继续一脸怀疑的追问。
  楚青雪有点不耐烦,怒道:“小九来亲戚了,你们还想贴身照顾是怎么的!”
  楚彧:(¬_¬)楚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