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五章 兄妹·走好不送·少年你前途无量啊!

  没有了宁怀志在旁边影响,楚青雪的智商明显再次占领高地了,嗯,至少活泼了很多。
  “前面再拐两条街就到家了,你现在反悔认错还来得及。楚家虽是行伍世家,但我们也讲究个以理服人!还不至于欺负一个无法修炼的凡夫俗子。”
  楚青雪的神情有那么点高傲,下巴轻抬本就高于墨九,这一下子像是用下巴看人似的。
  “楚小姐就那么肯定我是在骗你?”这说谎果然是个技术活,不经过多年训练真的不行,连一个傻白甜都骗不了啊!
  楚青雪轻哼一声,“你那谎言简直漏洞百出,不过算了,今天我高兴,就当是无聊生活的调剂好了。”
  墨九盯着楚青雪看了一会儿,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开心,走路带风各种嘚瑟,脸上也始终都带着笑容,嗯,这笑容真的很有魅力,墨九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一个词,灿烂!笑的灿烂!
  “无聊?高兴?是因为那位胸怀大志的公子收下了你的……山河佩?”
  “你听到啦!哎呀好害羞!”楚青雪捂住双颊,眼神各种闪烁,笑容却是更加灿烂。
  墨九呵呵,果然一提到那位宁怀志,这货就会降智。连墨九听到他们谈话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忽略了,“你快到家了,是否考虑保持下千金小姐的威严气势?”
  楚青雪顿了一下果然挺胸抬头正经了一些,墨九眼神下意识的就放在了凸出的地方,再低头看看自己。果然不愧是功德之体,咱这生理特征完全不影响行动,师傅!赞!
  定远将军府就位于整个定远城的最中心,按照花国的惯例来说,定远城应该设立城主和驻守将军各一人。两人分管政务军事,正常情况下,算是一种相互监督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只可惜时局动荡,边境以及通商口岸都是极易发生战事的地方。
  上一任的城主有点怂,畏战方针下让定远将军的许多军事行动都因为配合不到位而失败,所以定远将军上书朝廷要求裁撤城主。而当朝圣上显然对于定远将军极为信任,令其兼任城主一职,而定远将军也的确有能力、有手段,十几年间将定远城发展的越发繁荣,外敌流寇海盗皆未能成气候。
  众人皆知定远将军成了城主,但大家仍旧习惯以定远将军称呼,不过其本人却觉得既然兼任了就不该再那般锐气,所以将府门牌匾中‘将军’二字去掉,又觉得‘定远’二字与城名相同,难免让人有割据一方的错觉,这显然是对皇权的挑战。虽然定远将军相信皇帝不会如此不智,但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明明改个名字就能解决的事情,犯不着冒险,所以就直接以楚府定名了。
  只能说当一个人的位置足够高的时候,其思维也会跟着变化,定远将军也不例外,过去的锐气和热血也随着波橘云诡的朝堂而变成谨小慎微了。
  当然这些墨九并不知道,她也没有兴趣知道,只是抬头看着面前的大门,觉得有些古怪。
  “将军府……没有士兵看守的吗?”
  楚青雪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在门口驻足站了一会儿便噔噔噔的跑了进去,墨九挑了挑眉头却是没有紧跟其后,当然,她也跟不上。
  “这一次算是我曹梓沁欠你的,以后若有难处可来寻我!”
  “好!梓沁还是那么爽快啊,走好不送!”
  远远的就能听到一男一女干脆利落的对话,听的墨九云里雾里,这是什么情况?
  墨九很识趣的往旁边让了让,果然很快就有一名女子带着三五仆人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仆人就不说了,那领头女子手提长剑,其上隐隐有血腥气味残留,显然是真正的兵器,可与楚青雪那装饰品不同。
  这女子肤色白皙透亮,高高的马尾在身后随着走动甩出奇特韵律,一袭黑色劲装颇有点英姿飒爽的意思,嗯,老实说,但看气势的话,她更像是将军之女。
  一路行来,通过观察路人对楚青雪有意无意的偷瞄,墨九基本上已经明白美女的标准是什么样了,那么以她的目测,这位女剑手应该也算是美女才对,嗯至少跟楚青雪是一个级别的。
  墨九想着再次往前走,只见一箱箱的红色礼盒很随意的摆在了院子里,那扎眼的颜色看得她莫名其妙。根据她的观察,寻常人家日常不会使用太多鲜艳刺眼之物,除非是有什么仪式节日,那么问题来了,这是……
  “你疯啦!这是爹爹给你好不容易才说下来的婚事,人家一说退婚,你就答应啦?”
  墨九一顿,有点懵逼,退婚?刚刚那两个干脆的对话,是因为退婚?那这也干脆的太夸张了吧,不是该像师傅讲的那些故事中一样,吼两句莫欺少年穷啥的吗?
  “说起来我跟这曹梓沁今天还是头一次见面呢,果然跟传闻一样,行事干脆直接,说一不二!有点女中豪杰的既视感,嘿嘿!”
  内堂中传出一个慵懒的笑声,接着就是楚青雪抓狂的大叫,“现在她是什么人都不关你事啦!”
  墨九眉头紧锁,与楚青雪不同,她注意到的不是那个声音的调侃,而是声音中传递出的一种情绪。一种阴沉黑暗,仿佛天灾降临前血腥欲来的味道,似乎这个声音的主人正处在巨大的忧虑之中。
  咦?对了,自己砍死了归海一幻,致使十尊者之位空悬,正好需要培养一个新的高手。根据师傅的话说,这种情况正好符合退婚流的程序啊!
  呃,谨慎一点,还是应该先看看再说。
  墨九一瞬间想了很多,快跑几步就来到了内堂门口,探头望去第一次看到了那个懒散的身影。
  这是个年龄与海少羽相仿的少年,青色的绸缎长衫颇为修身便于行动,虽然用料讲究但青衫之上却没有宁怀志那般有格调,人家写的是诗词,这位绣的却是五彩缤纷的鸟。嗯,颜色搭配有点别扭。
  不过墨九也没有因此而留下什么坏印象,她师傅威压天下之后除了规定书同文之外,其它方面倒是都很随意。在服饰方面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无论是商家贩卖还是自己修改都随便,反正穿在身上难受的是别人!
  这少年此时正身体斜歪在一张太师椅上,一条腿圈起踩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似是极为惬意。那张脸与楚青雪十分相似,但棱角更加鲜明,若楚青雪是美女的话,这位少年的面相应该也不差才对。
  “上天一定是瞎了眼,我怎么有你这样的一个哥哥!你就不能学学大哥?”
  “大哥能够自己选择老婆,我能吗?”
  “爹给你选的老婆不好吗?梓沁姐姐多好啊,刚刚看到那么漂亮,你若是平时稍有收敛也不至于让人上门退婚!”
  少年抠了抠耳朵,有些无奈的瞄了一眼楚青雪,“曹梓沁有什么好的,还没成年呢就跨入了修士的境界,这特么以后还不上天了!而且你看那威风的样子,真要是娶进门来,以后我还怎么出去拈花惹草?再说一身肌肉硬邦邦的多难受,搂着睡觉都嫌硌得慌。”
  这话出口直接让楚青雪惊为天人,伸出纤细手指颤抖不已,“你……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出如此……如此粗鄙的言语?”
  墨九在门口挠了挠后脑勺,她觉得这位楚青雪的哥哥说的有道理啊,如果结婚是为了睡觉,那么睡眠质量就真的很重要啊,搂着被褥睡觉和搂着石头睡觉肯定不一样嘛!
  “你……你快去将曹小姐追回来,否则我没有你这个哥哥!”楚青雪气的直跺脚。
  少年却是见惯不怪的撇撇嘴,“没有就没有,其实我早就奇怪,明明是双胞胎,我都先出来三个时辰了,为什么你却如此慢吞吞?以前我觉得你是在娘肚子里捂坏了脑子,对你多少有点亏欠。现在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太蠢了,我实在忍受不了才着急从娘肚子里蹦出来的!”
  “你……你……我……我要告诉爹爹,你就等着跪祠堂吧!”
  门口墨九看着这一幕突然间有点同情少年了,对,就是同情少年。虽然楚青雪看起来被气的不轻,但这智商着实是个问题啊。
  噔噔噔!就在这时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墨九回头只见一名清瘦的中年人快步从她身边走过。这中年人一袭褐色长袄,头顶用木簪插了个髻,整体显得很庄重严肃。
  “少爷,就像你之前猜的一样,宁国公府来人了,还是……还是老太傅亲自带人来的。”
  少年神色更加阴沉,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整了整衣衫,一脸肃然,“忠叔,随我去见过于先生。”
  “咦?于先生来了!”与少年的沉重完全不同,楚青雪却很开心,老太傅是宁怀志的老师,自然也要多亲近一下。
  “你是个姑娘家!给我矜持一点啊,成什么样子!”
  楚青雪整个怔住,面对少年的低喝突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在她印象里,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被哥哥呵斥。
  少年没有理她,而是带着忠叔直接向外走去。路过墨九时同样没有什么反应,而墨九则转身进入内堂,推了推依旧发呆的楚青雪,“你不跟过去看看?”
  楚青雪闻言反应过来,直接向外跑去,嗯,这次没有忘了拉上墨九。
  “唉!说来惭愧,这一次老夫来只为退婚。”
  “好!老太傅还是那么爽快,走好不送!”
  噗通!楚青雪直接晕了过去。不过墨九没有去扶,年轻人嘛,难免贪睡。不过这算是双重退婚流吗?少年,你未来不可限量啊!
  呃,至于为什么不是楚青雪,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