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三十章 只能偷偷的治病

  “封环在九环圈子里有‘拉环’的称号,意思就是嘲讽他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拉住同伙。赫渊这一去便再也回不来了!”
  “我们不能阻止吗?还有,赫渊是八环高手,而且还是八环中享誉盛名的存在,这样的人都会死。那个什么魔界通道真的这般恐怖吗?”
  “如果你我此时有九环修为,或许有救,但……至于魔界通道,我也知之甚少,但根据命运的轨迹显示。在烬皇陨落之前,魔界通道不过是用来练兵的地方。可在烬皇陨落之后,那里的危险直线上升,未来在那里陨落的七环八环高手数不胜数,甚至连九环高手也逃不脱被击杀的命运!”
  “魔界通道……与我上一次突破时遇到的域外天魔有关系吗?那一次若非赫渊护持,我怕是已经被天魔所侵,算起来,我欠了他一条命。”
  “这是命运的选择……”
  “哦?命运让你帮我了?”
  “命运没有让我帮你,但命运告诉我,帮助你获得的好处最多,而且……以你自己的本事也同样能够替你的父亲平反昭雪,只是时间要推后一个月。”
  “那我的妻子是命里该死喽!”
  “咱们说好的不提这事……”
  “算了,最后一个问题,为何我们见面要找这么高又这么显眼的地方?”
  “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帅。”
  清亮的月光下,两道身影以宫墙顶上为起始,长长的延展到了对面宫殿的长廊里,看起来像是两颗参天大树的枝干。这里的视野非常好,能够轻易看到整个战神殿的全貌。
  夜风吹过,两道身影的衣摆都开始随风招展,这时,其中一个身影好似无比嫌弃似的摇了摇头,接着咻的一声不见了。而另一道身影也顿时有点索然无味,转身消失。
  ……
  太医院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在皇宫里对于哪些仆人可以去哪些地方是有严格要求的,但只有御医们可以理论上来说可以去任何地方。而且越是有名的御医其权限越大,有些甚至可以直接去寝宫求见皇帝!
  这在寻常百姓们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因为即使是官员也只有一品大员才有这个特权,其它官员若想求见必须递上折子并言明有何要务,还要皇帝肯召见你才行。
  当然,御医的权利大,身上的责任也同样大,若是一个不好很可能就要掉脑袋。所以多数有名的御医都有两套住宅,一套在皇宫里面,一套在皇宫外面。
  谭平安如今作为太医院院首,在皇宫里的住所几乎跟嫔妃们同样奢华了,这算是皇帝的格外恩赐。
  按照时间来说,现在楚彧是不该来打扰其休息的,只是外面闹的如此厉害,估计谭平安也睡不着。何况楚彧如今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当听说楚彧求见的时候,谭平安就算再不情愿也得见一见。正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看谭平安那不是很爽的表情,很明显是将楚彧当成小鬼了。
  “想不到楚谏议竟然深夜来访,失礼失礼!”
  谭平安有些消瘦,八字胡与山羊胡的组合让他看起来有点市侩,但就是这么一个面相颇为刻薄的人却用医术救了不知多少生命。
  楚彧微微躬身心中却是有点好笑,刚刚这个‘失礼失礼’也不知道说的是谁,呵呵。
  “原来谭公子也在,说起来科举之日渐近,谭公子已经连中了两元,说不得这一次要连中三元了。”
  在谭平安身边站了一个看起来很精神的年轻人,眉眼间与谭平安有八成相似,但很神奇的是,这人竟然看起来堂堂正正,远比其父要阳光了许多,果然人是要看气质的吗!
  谭平安显然是个儿子控,听到楚彧所言极为得意,笑道:“飞儿,来见过谏议大夫楚公子,你不是一直钦佩不已吗,这回见到了。”
  谭飞从楚彧进门之后就双眼发亮,他是一个骄傲优秀的人,而骄傲且优秀的人只有在与同样优秀的人在一起时才会露出这种眼神。
  “早闻楚先生事迹,神交已久,有时间定要多交流交流!”
  ‘楚先生’这个称呼可不低,远比谭平安所说的楚谏议要更加尊重。楚彧之前夸奖也算是投其所好,如今人家真给面子他自然也恭敬回礼。如果不是有要事,说不得真要跟这谭飞交流一番了。
  “此次冒昧求见实在也是事出紧急,不知谭太医……”
  话音未尽但意思已达,谭平安却是随意道:“我从来不背着我的儿子,楚谏议不妨直言。”
  楚彧顿了一下,“谭太医可对小峰、容四娘、叶峰等人有印象?”
  刚刚端起茶碗打算轻抿一口提提神的谭平安陡然顿住,神色越渐阴沉,“这些名字,你从何得知?”
  楚彧直接将名字说出来就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今夜天都城中的大战便是阴曹地府的人在捉拿叶峰,而我的朋友碰巧与容四娘有旧,在其濒死之际知道了其中始末,再加上小峰的指点才有此一面,有些细节还需要谭太医解惑。”
  谭太医闻言有些诧异,脸色古怪道:“叶峰还能逃出来?而且小峰竟然还没死,呵呵,了不起,不愧是上一代的玄甲精锐!”
  提及上一代的玄甲精锐谭飞神情中多了一丝崇拜,但更多的是好奇。而楚彧则再次抱拳一礼,“还请太医解惑。”
  谭平安再次望向楚彧的眼神有点奇怪,问道:“你打算掺合进去?”
  “晚生已经没得选择。”
  谭平安抿了抿嘴有些无奈,“老夫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但任你智计再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无能为力。而且,现在的战神殿可不是过去的战神殿了,他们不会为你出头的。”
  楚彧的眼神依旧坚定,让谭平安有些无语,重新举起茶碗抿了一口,“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都那么多年了。”
  楚彧神色一正只听谭平安道:“当初有个朋友带着他们来找我治病,我听说是瘟疫所以便见猎心喜答应了下来。只是当我仔细诊断之后才发现,那根本就是毒!而且这种毒我其实是认识的,也会治,但我却犹豫了。”
  楚彧微微皱眉恍然道:“因为下毒的人?”
  谭平安点点头,“西方鬼帝乌头神,是阴曹地府排名第二的用毒高手,而且其专门研究那种大范围杀伤性的毒药。过去有人请他出手杀人,他最擅长的方式就是将整个城的人一起毒杀,甚至有几次连雇主都难逃波及。久而久之就甚少有人再指名他出手,但其名号却已经打下来了。”
  楚彧神色凝重,虽然早有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感觉不可思议,“我不明白,这乌头神为何针对叶峰他们?”
  谭平安答道:“因为叶峰的身体!叶峰是玄甲精锐的一员,手上鲜血繁多且修炼杀气诀有成,这样的人在死后尸体受杀气诀侵染若不用心超渡很有可能会产生尸变,且尸变之后身体金刚不坏,是天生的炼尸良材。最难得的是,叶峰一生所杀都为该死之人,或者说都有取死之道且杀的毫无心理负担。这样的人,完全不会被杀气影响神智。甚至不光不会影响神智,那些杀气还会帮助他抵御怨气、晦气等负面能量的侵蚀!”
  这么一说楚彧就明白了,谭平安又道:“我虽然修为比不上那乌头神,可在单纯医道一项上,我完全不惧。当时我是有能力治好小峰的,但我却不敢,因为这很有可能是乌头神逼迫叶峰就范的筹码,若是打乱了他的计划,怕是会招祸。”
  楚彧恍然,“所以,你最后让小峰装傻?”
  谭平安点点头,“一方面心中自傲,我这人最不受威胁,哪怕形势逼人,我也得赢,这算是我与乌头神的一次交手吧。另一方面,也是朋友所托,这人情债最是不好还。所以我治好了小峰的病,但却也告诉他们要继续装傻。这事小峰和叶峰都是知道的,唯独没有告诉容四娘。事后我也曾隐晦的关照过容四娘,他们来京城开酒楼的时候,是我帮他们跟二皇子牵上线的,算是一个靠山保障吧,谁知……”
  楚彧神色不变,是二皇子的锅,反正跟他无关,在顿了一下之后抱拳躬身,“今日楚某来此只是有些小毛病想要请谭太医瞧瞧,深夜打扰着实不该。”
  谭平安挑了挑眉头,笑着吩咐道:“飞儿,去给楚公子拿些降火的药,我瞧着楚公子最近心力耗费颇多,还需要注意保养才是啊!”
  “多谢前辈厚爱。”楚彧提了药转身离开。
  谭飞眉头深皱,待楚彧彻底消失不见才转身问道:“父亲,刚刚你说西方鬼帝乌头神是阴曹地府第二的用毒高手,那第一是谁?”
  谭平安似乎对着孩子十分溺爱,笑道:“那自然是阴曹地府的九环高手忘川河伯了,忘川河水是阴曹地府最强的毒药,年轻时为父曾有幸见过一次,仅仅是靠近就感觉头晕目眩,若非为父还有点本事怕是已经没了。就更别提破解!”
  谭飞点点头,“那……您觉得这一次的事情,战神殿方面会不会……”
  谭平安摇摇头,“战神殿如今在各大派中算是垫底的存在了,再加上那个封环常年苟怂,这一次最多发个声明谴责一下。对了,你可别掺合这些事,专心准备科举,你已经连中两元了,我谭家史上还没有出过这么能读书的,呵呵,到时候也给我娶个公主回来,嘿嘿!”
  “爹,你笑的好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