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四十四章 改变未来的疯子

  能够做到一国之君的人就没有真正怂的,只不过想的太多,太过于追求成功率。所以哪怕知道战争必定到来的时候,也还是会犹豫不决。
  “楚谏议,在众卿之中你对于好梦兰最了解,谈谈你的想法吧!”
  皇帝开口,楚彧当然知道这并不是问他该不该禁的问题,而是该不该打!从这点上来看,这个皇帝还算清醒,他知道能不能打问这些常年在天都城享福的老臣没有半点作用,因为他们就算消息再灵通也没有办法掌握第一手的敌方资料。相反常年随楚蟾镇守海边的楚彧就最有发言权了。
  不过楚彧却不能够斩钉截铁的说该不该打或者能不能打,毕竟战争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其中有太多的变数。如果他说能打,可主将指挥不利打输了,那最后他要不要背锅?
  “陛下,这要看您想要让谁去主理此事了。”
  问题被踢了回来,此时其余重臣算是明白了,大家都知道这一仗要打,无论敌人是要试探还是想要做其它什么,这一仗躲不开。但现在皇帝的意思是想要借机放林泰出来啊!
  必须承认,敌人这一招很妙!
  定远城与镇远城同是花国两大通商口岸,按照以往的惯例,其实大烈国商队应该走定远城才对,这一次却选择了镇远城并且做出如此挑衅。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在挑拨君臣和谐,给你添添堵。
  要知道打仗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镇远城常年由镇远侯林泰镇守,可以说一旦发生战事,林泰就是目前最适合的将领。偏偏现在林泰被软禁急需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但问题是,若真放林泰出来,那必然引起楚彧的不满,虽然一个自信的皇帝不需要太顾及臣子的想法,但这么做必然会寒了朝中将士的心。
  不要小看人心的作用,你今天能够用一个虚无的理由杀死一员封疆大吏,事后还可以戴罪立功官复原职。那以后也能够用同样的方法杀其它官员!
  在朝为官谁还没有几个对头,这个口子一旦开出来,那众臣便可以明白,这个皇帝保护不了他们,以后怕也没人会全心的为皇家办事,一个个拥兵自保,秩序也就该乱了。
  “爱卿觉得……镇远侯林泰如何?”
  皇帝开口了,众臣心中齐齐暗叹,皇帝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未必!只是他可能觉得这件事的负面影响远远不如正面作用来的大。
  “镇远侯林泰常年镇守镇远城,对于当地的地理人文了如指掌,且手下精兵悍卒无数,并极擅海战,确实是适合的人选。”
  楚彧抱拳微微躬身,一字一句的叙述着,语气平淡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他没有提反对或者赞同,但这个态度其实已经是表明了立场。
  皇帝一瞬间有点感动,这楚彧真是贴心啊,若是换成别的大臣,此时怕是要极力反对了,而这小子却可以以大局为重,从事实分析指明林泰是最好的人选。
  “好了,此事再议,众卿回去也提几个人选上来。”皇帝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随便说了一句打发众臣后就离开了。
  各部官员彼此对视一眼却是没有像往常那般退朝后三三两两的商议,大家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楚彧,齐齐抱手微躬各自退去。
  楚彧一一回礼,心中却是波澜不惊,他十分清楚。这些老家伙可不是因为他能够忘记仇恨以大局为重而感到敬佩,而是在心里带着嘲讽的语气对他竖大拇指‘你真牛逼’!
  “你在想什么?朝中将领无数,擅长海战的也有不少,干吗将林泰放出来!”兵部尚书曹炙落到队伍的最后,皱眉问道。
  楚彧顿了一下轻笑,“既然皇上想要将林泰放出来,那就随他的愿便是。”
  曹炙停住,眼神死死盯着楚彧的背影,直到其远远消失在宫墙一角。
  同样的,赫渊也带着迷惑的眼光远远目送楚彧,刚刚他一直都在房梁上听着,老实说,从皇帝提起林泰名字的时候,哪怕这事跟赫渊无关他都觉得寒心,就更别提那些将领大臣了。
  原本以为楚彧会极力反对,至少换成赫渊一定会那么做,但没有想到楚彧……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
  “你没有反对?”楚衡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家大哥,这不是楚彧的性格啊,当初那些参与了的朝中大员可是一个都没跑了,全被斩了。
  “为什么不反对!朝中难道除了林泰就没人能打仗了吗?”楚青雪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双眼瞬间就红了。原本林泰就是最直接的凶手,因为皇帝要保才算留下一条小命,而楚青雪也知道哥哥们的难处所以从未提过这事,算是选择性遗忘,如今竟然还想官复原职?那父亲岂不是白死了!
  海少羽隐隐站在楚青雪身后,用行动支持她,文伯的脸色有些发苦,他没有提起林泰,只是感叹道:“皇帝还是那个皇帝,他一直擅于做这种选择,这种他自己想要的选择。”
  墨九看看众人,什么情况?这是为了一个外人就要发生矛盾了?伸手一拍楚衡,大气道:“别难过,你一句话,我去砍死他!”反正现在能够用本体暂时逃避疼痛,大不了再想几个理由躲几天就是。
  楚衡翻了个白眼,将墨九的手打掉,“别闹!”
  楚彧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道:“这一次的事件并不简单。大烈国商队大规模的贩卖好梦兰,就是在挑战花国的底线。这样做最直接的作用就是促成摩擦!也就是说,他们想要打一架!”
  “所以呢?”楚衡皱眉。
  “无论是大烈国还是花国,其体量都是十分惊人的,虽然众所周知大烈国当世最强,但若想要吞并花国这种体量的国家也非常困难。毕竟战争一旦开打,拼的就不只是军队实力了。”楚彧说着叹了口气,“这么简单的道理大烈国不可能不知道,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要打,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大烈国在武力上有了碾压性的突破!”
  “碾压性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望向文伯,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文伯提过的那种装甲。
  文伯脸色越发苦涩,“已经这么多年了,如果大烈国能够将那种装甲普及全军的话,那花国危矣!”
  楚彧又道:“虽然没有见过,但你们提到的那种装甲我也有所耳闻。不过这次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以大烈国的习惯,如果下定决心侵略了,他们是不会用商队贩卖违禁物品这种理由的。更多的是帮助其它小国发展经济共同富强之类的借口。这一次这么做,只可能是他们也不肯定能不能赢!”
  “因此,这是一次试探性的战争?”文伯微微皱眉,毕竟是曾经的玄甲精锐,眨眼就想出了其中关键。
  楚彧笑道:“毕竟当初大烈国的红鹰也穿着装甲,甚至连数量都数倍于你们,但最后还不是被玄甲精锐拼光了!我猜,他们对于花国的军事实力也拿不准吧!又或者,他们内部也出了问题,输不起了。”
  “所以,你是为了国家大义,所以才忍着不说?”楚衡难以置信的看着楚彧,感觉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大哥似的。
  楚彧再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就算是为了这个国家吧!”
  不知为何,众人总觉得这句话里有些他们无法理解的味道。
  楚彧抬头瞄了一眼楚青雪红红的眼眶,心疼的张了张嘴,想了想再次道:“林泰这次算是戴罪立功,所以主帅肯定不会是他,陛下应该还会派遣一位重臣做名义上的主帅并主持禁花事宜。本来以我对好梦兰的了解算是个最佳人选,但陛下不会冒主副帅不合的风险。所以这一次应该会派遣一名老成持重的重臣。”
  楚衡有点郁闷的拄着腮帮子,“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楚彧缓缓说道:“现在与我们无关,但是之后就有关了,总之你们准备一下吧。”接着又望向楚青雪,“如果,你们能够在林泰死亡之后将实力提升到四环的话,那么说不定还能给林泰的坟上泼上一盆污水。”
  “……”
  这话说的信息量有点大啊,不过楚彧说完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天天在外面做些什么,反正是没有给大家半点询问的机会。
  ……
  深夜,宫墙之上,又是两个人影在私会。
  “上面的风很大,如果没有什么急事就各回各家吧。”楚彧瞥了一眼旁边有点气急败坏的家伙。
  “你明明知道这一次战争必败,为何还要让林泰去,就因为要报仇吗?可你知道吗,花国能够打海战的将领本就不多,未来……”
  “我为我的父亲报仇,有什么错?我为我的妻子报仇,有什么错?”楚彧望着天上并不明亮的月光,一抹乌云缓缓飘过,将唯一的光线也渐渐遮蔽。
  周壕张了张嘴,突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顿了下又道:“没错,谁也没说你不应该报仇,只是……只是林泰不该死在这里!”
  楚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没了月光照明,它显得黑漆漆的,就像是生长于黑暗中的一抹恐惧。这双手上似乎沾满了血!
  “我一直想不通,我的父亲、我的妻子死了,我凭什么不能报仇?后来我知道了,障碍太多,我得将这些障碍一个个的踢开、踩瘪才能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周壕捂脸,摊手苦道:“我没阻止你报仇,只是……你知道的,这次大战花国必败,而未来的花国更是风雨飘摇,林泰是支撑花国的少数几根支柱,如果现在就死了的话,那未来……”
  楚彧摇头,语气淡淡似乎早有所料,“你所说的未来我未必有能力阻止,何况从我先一步为父亲平凡昭雪的时候开始,未来就改变了。你的能力应该无法及时的获得更多准确情报吧!”
  周壕点头,“确实,要想更加准确的预知未来,那就需要靠次数的累积。可若是你改变了太多的未来,我便没法给你更加重要的指引了。就拿接下来的这次战争来说,我们……”
  “接下来的战争,是由大烈国与和国同时自定远城与镇远城发动的侵略,虽然侵略行动被及时洞察,但无论是定远城还是镇远城的战役,都输了!接着花国方面被迫将战争转为内陆地区,靠着冗长的战略纵深来拖延两方进攻,从此花国进入了长达数十年的战乱期!是这样吧?”
  周壕揉了揉太阳穴,“至少我知道的未来是这样,可这也是因为有林泰等将军拼死抵抗,才能拖住大烈国与和国的联军,如果之后没有了林泰,你怎么知道敌人不会趁机长驱直入?”
  “因为这一次,大烈国与和国不会同时进攻!”
  “嗯?什么意思?”
  楚彧抬眼看到了一队守卫巡逻过来,轻车熟路的躲进阴影,同时小声道:“因为我们主动迎敌了!林泰带着手下精锐镇守镇远城,摆开架势要与大烈国做过一场。在这种情况下,大烈国不会冒险,他们最大的可能就是让和国先试探性的跟林泰打一架。如果输了,自然再不谈侵略。如果赢了,那大烈国的军队才会自定远城登陆。”
  周壕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认为大烈国会这么做?”
  楚彧等巡逻过去再次从阴影中走出来,“因为你曾经告诉过我,花国之所以最后顶住了猛烈的进攻,是因为大烈国……灭了!”
  周壕表情古怪的点点头,“未来是这么显示的,但是我并不知道……”
  “这就够了!我们要有点自知之明,我们只是小人物,我们所能影响的事物有限,大烈国的灭亡这种事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也就是说,等到了时间,大烈国必灭!即使我们不知道究竟因为什么。”楚彧的眼神有点冷。
  “所以你觉得大烈国内部现在就出现了问题,因此他们会更加谨慎?”
  “不错。”
  周壕再次别扭的道:“可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件事,这一次没有了许多确切的情报,以林泰的实力必败!真要是那样的话,大烈国的军队依然会登陆定远城,到时候结果还不是一样。而且之后没有了林泰,搞不好花国直接被灭了,到时候得到了花国资源的补足,搞不好大烈国就不会灭亡了!”
  “不会!”
  “你咋就那么有信心?大烈国的军队要是打上来,就算是你父亲在世也未必顶得住啊,谁给你的勇气!”周壕怒。
  楚彧顿了一下,回头笑道:“因为我会亲自带兵去迎战大烈国军队,我会将他们消灭在定远城外!”
  “你……”
  “如果我死了,就当是为这个国家殉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