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二十八章 容四娘的日记·幸福·不化骨

  ‘今天峰哥与我表白了,开心ヾ(@^▽^@)ノ’
  ……
  ‘老爷不喜欢我,因为我是个仆人的女儿,可是烬皇明明说过,婚姻大事必须由男女本身认可才行,无论亲眷父母甚至皇帝也不能逾越,难道这都是假的吗?’
  ……
  ‘峰哥与礼部尚书的小姐定了亲,他没有能够坚守我们之间的誓言,我有些迷茫,再过三天他们就要成亲了,父亲也说为我找个好人家……’
  ……
  ‘我没有同意这门亲事,父亲和老爷似乎都不高兴,但我突然不想搭理他们了。今天是尚书小姐临盆的日子,我用自己所有的私房钱打了一把长命锁,希望峰哥……的孩子会喜欢。’
  ‘尚书小姐难产没有熬过去,果然,烬皇提议女性多修炼是有道理的,她的身子太柔弱了,腰太细、骨盆前倾,不是个健康的样子。只可惜峰哥,等他出任务回来应该很伤心吧,我看到那孩子脖子上戴着我送的长命锁,只希望这孩子能够平安长大,让峰哥不再孤单。’
  ‘峰哥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入伍的是哪支部队,怎么会这么忙?老爷要将我打发到西面的庄子去做管事,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峰哥……好想你’
  ……
  “原来我师傅还定下了这么多规矩呢,呵呵,只可惜这些人都不当回事,阳奉阴违,现在好了,难产了吧!”墨九摇摇头心中想着,看看楚青雪手中捧着厚厚的三本日记,竟然还有点被感动到的意思。
  这三本日记是墨九根据容四娘临死前所提到的位置挖出来的,只可惜墨九不认字,只能跑回来交给楚青雪让其帮忙念出来。好在今夜事多,整个天都城就没有谁心大到还能熟睡的。
  “这第一本日记好像记录的都是四嫂过去在峰哥家的生活点滴,第二本则多是她被打发到庄子上生活的日常,那么问题的关键应该是在第三本日记中了。”文伯脸色有些阴沉,刚刚墨九回来的时候已经将事情经过大概掐头去尾的删减版告诉了他。
  文伯已经知道了容四娘逝去的消息,更加可怕的是,从墨九对那飞僵的描述中,他隐隐约约有一个可怕的猜测。
  楚衡拿起第二本日记大略的翻了两下,似乎到了庄子上之后容四娘过的并不快乐,每天除了料理一些钱财琐事外就没别的了,甚至连记日记的篇幅也少了,也只有在听说了有关叶峰的事情时才会多写一点,但由于其并不知道有关玄甲精锐的秘密,所以有用的信息没多少。
  “文伯说的没错,一切的因果可能就在第三本日记中了。”说着将第二本日记递给楚青雪,看其对日记珍惜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些少女心思很看重。到底还只是个少女,即使现实逼着她成熟,但心中的那片赤城与感性还在。
  楚青雪也知道大事为重,将前两本日记小心的合上,然后打开了第三本日记,果然,开篇就有很多关键信息。
  ……
  ‘我被叫回去照顾小峰,这个小名是峰哥亲自取的,大峰小峰,倒也有趣。不知为何,好像府里出了一些事情,让峰哥不信任那些照顾小峰的婢女,点名要我回来。而老爷竟然也同意了!呵呵,我那些宅斗的话本小说不是白看的,估计是老爷的后宅出了问题。不过算了,只要能够回府再看看峰哥,我便心满意足了。’
  ‘小峰很乖也很懂事,还很机灵,跟峰哥小时候真像!这孩子跟我很亲,每次看着他带着我送的长命锁到处叮叮当当的乱跑,心里都好欢喜。峰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峰哥回来了,可却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他说有几个战友被人出卖了,他追了很远终于将敌人杀死。我才知道,原来峰哥是玄甲精锐的人,我该骄傲的,可还是很担心。’
  ‘峰哥与老爷大吵了一架,峰哥说有些事早该做,不能等到一切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可是什么事呢?老爷似乎很生气。’
  ‘峰哥和老爷闹翻了,原来是因为我吗?我有点开心,可也有些难受,峰哥和我以后都不能回家再见父亲了吧!我有点后悔了,我以前应该也听烬皇的,作为女人也要变强,这样老爷就不会觉得我配不上少爷了。’
  ‘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少爷一会儿就要进洞房了,我好紧张……’
  ‘峰哥带了几个战友回来喝酒,其中有一个叫文渤的小家伙,嘴可甜的呦,嫂子长嫂子短的。听峰哥说,想要提这小子做二队队长。’
  ‘玄甲精锐全军覆没了,可笑我作为一个妻子才知道这种事,大家都说少爷是逃兵、是懦夫,少爷承受了很多,每次看到他坐在院子里喝闷酒,我都心如刀绞。他为了花国付出太多,只可惜……’
  ……
  楚青雪读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下意识的抬起看了眼文伯,文伯的脸上尽是落寞,这大概也是第一次他从别人的角度了解到当初的事情。
  墨九瞄了一眼文伯却没有因为玄甲精锐的事情同情什么,只是想着怪不得容四娘有四环的实力,要知道在没有好功法的前提下,能够修炼到这个程度天赋着实不错。而且也肯定是这段经历让她有了觉悟,才会努力修炼的。看来我师傅的话果然都是至理名言啊!
  “继续吧!”文伯深吸一口气叹道,他现在不想回忆伤心往事,更想知道在玄甲精锐覆没之后叶峰都经历了什么。
  ……
  ‘峰哥真有才,还会自制弓箭,村里的猎户所用武器都是他打造的。据说这是跟一个战友学的,玄甲精锐的人都是大才啊,真可惜。’
  ‘今天峰哥很高兴,因为那个教他制弓的朋友来看我们了,只是……他成了瞎子。不是在战场上受了什么伤,而是心灰意冷戒了弓箭。然后用他作为超级箭手的双眼为孩子求了天恩。这份爱让我动容,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有属于我自己的孩子。’
  ‘那个战友走了,峰哥的心情有点沮丧,在院子里坐了一整夜,大概是想那些战友了吧。’
  ……
  楚青雪读到这里的时候再次停顿望向文伯,想要看看是否能够从这段文字中找到什么线索。
  文伯顿了一下接道:“唐洪,玄甲精锐军中箭神,修炼战神殿箭术武学灵犀望月,据说练到极致可到八环。只是想不到,那一战对他的影响这般大。其实以他当初的年纪与潜力,很有希望超越六环的。”
  琉璃兔:灵犀望月?谁起的名字,有水平!
  一直站在角落静静听着的楚彧若有所思看了看文伯,示意楚青雪继续往下念,与文伯等人关心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同,楚彧更在意的是这件事之后的影响。
  就在刚刚,他收到了准确消息,之前一战,阴曹地府宋帝王、都市王、卞城王都被天诛而死。听听这话,天诛而死!哪怕有无数的人亲眼见证怕也是有人不信的,很明显这一次阴曹地府不是收钱办事,而是在搞自己的一套东西。也就是说这事肯定没完,而这个小丫头竟然在那样的环境中将小峰扛了回来还听到了容四娘遗言甚至找到了这些日记。这算是打了楚彧一个措手不及,他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怎么掩盖此事。
  ……
  ‘命运似乎从来未曾放过峰哥,即使离开了玄甲精锐似乎也没有过多少天的安生日子,今天早上,村里的牛都死了,村长说似乎是瘟疫……’
  ‘真的是瘟疫吗?牛死光了,然后是羊和鸡,再是鸭子,最后甚至还有兔子。峰哥的脸色很难看,他说瘟疫不可能挑目标,而且还是一个族群一个族群的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我很担心,村里的气氛越来越怪了,大家再没有了之前的热情,眼神躲躲闪闪似乎谁都不敢和谁过多的接触,生怕也染上了瘟疫。要不还是搬离这里吧,可峰哥却说再等等,他始终觉得是有人刻意放毒,想要找出凶手。’
  ……
  读到这里,众人的眼神都开始诡异起来,相互望了望不由提起了精神,瘟疫!这听起来像是某种生化武器,那个小村子里也不知道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琉璃兔:嗯?连兔子都杀死了,呃,我干吗关心兔子!哼!
  楚青雪抿了抿嘴唇继续读下去。
  ……
  ‘这是我跟峰哥第一次吵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如果不是他乱坚持找什么凶手,小峰就不会染上病了。’
  ‘在我的坚持下,峰哥妥协了,我们带着小峰搬离了那个村落。后来听说那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就在我们搬走不久,想想还真是心有余悸。只是峰哥的心情不好,小峰的病越来越重了。’
  ‘峰哥的头发掉了不少,也白了不少,小峰的病情暂时止住了,可却烧坏了脑子,我们的钱没剩多少了。峰哥在战神殿一位老朋友的帮助下偷偷找了天都城的御医谭平安,也多亏了他保住了小峰的命,但谭御医说小峰的病是由毒所致,并非简单的瘟疫。以谭御医之能也无法救助小峰,其甚至劝峰哥走为上策,远远避开才好。’
  ……
  “谭平安?”楚彧有些诧异,“如果是御医的话,那应该是如今的太医院院首谭平安了!此人医术高超,从十五岁挂牌行医开始,有书记载以来还没有能够难倒他的病症,想不到……”
  楚衡撇嘴,“谁会将坏名声的事情写在书上啊,你没看这都是偷偷找的御医嘛!”说着又摩挲了一下下巴,“只是这谭御医既然劝叶峰逃离,怕是看出了什么吧。”
  楚彧点头,“应该是如此,据我所知,医道毒道殊途同归,他们那个圈子的人应该都相互有些了解的吧!”
  楚青雪等到两个哥哥分析完,再次翻开下一页。
  ……
  ‘在几个老朋友的帮助下,我们隐居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山村里,村民都很朴实,峰哥每天隐藏修为与村民们上山砍柴挖参,隔几天去赶一次集,我也学会了织布,生活好像又好了起来。’
  ‘今天峰哥从市集回来给小峰带回来一个拨浪鼓,小峰就喜欢这些小玩意儿,这孩子笑起来越来越灿烂了,也许让他永远这么单纯的活着也是好事。’
  ‘小峰今天打翻了我的胭脂水粉,结果抹在脸上照镜子的时候将自己吓哭了。’
  ‘小峰偷喝了峰哥的酒,吐的哪都是,逗得全村老少笑弯了腰。’
  ‘小峰又骑到峰哥脖子上了,哼,也就峰哥宠他,看来是时候教小峰一些礼仪了,至少让他别做一些危险的事。’
  ‘今天我跟峰哥吵架了,因为他打小峰屁股的时候我拦着,结果打到我腿上了,哼,你休想再摸老娘的大腿!’
  ‘峰哥今天上山回来似乎有什么心事,总是怔怔的看着小峰,我有点担心,要不……让他上床来睡……’
  ‘今天峰哥咳血了……他的病症与之前那些死于瘟疫的人一样,我知道,那个凶手找到了我们,但为什么是我们呢?’
  ……
  文渤的双眼已经通红,日记看到这里其实所谓的凶手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了,只需要联想一下之前的战斗,那么阴曹地府的身份便呼之欲出。而且阴曹地府身为当世大派,且能够跟战神殿抗衡甚至超过的存在,当时还只是小太医的谭平安确实没有能力招惹,其劝叶峰远离大概也有避祸的意思。
  “继续念吧,想要知道什么之后去问问那个太医就好,毕竟小峰就在我们身边,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个证据。”楚衡拍了拍文伯的肩膀接道。
  ……
  ‘整个村子都弥漫着一种悲戚的感觉,瘟疫袭来让这村子再次糟了殃。这一回我们应该没有办法逃走了,毕竟对于心狠到给整个村子下毒的人,绝不会允许有同一条鱼漏网两次。’
  ‘这两天睡觉,我都将剑放在枕头下面,而峰哥总是会说,睡吧,没事的。’
  ‘峰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功力也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下滑,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也许我要失去他了。’
  ‘全村的人都死光了,我感到愧疚,总觉得他们是被我们连累的。今天我在屋外站了一天,就想着等来那个暗中下毒的混蛋!凭什么欺负人?’
  ……
  日记翻到这里的时候,书页有点褶皱,好像是被水渍打湿了。
  众人神色凝沉,都知道最关键的地方快要来了。
  ……
  ‘我没有等来那个下毒的凶手,但却等来了峰哥的不告而别。他唯一留下的就只有整整一箱的金子,与他最喜爱的小峰。’
  ‘我与小峰离开了村子,回到了天都城,因为我觉得那个凶手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在天都城放肆。我用那些金子开了一家酒楼,卖的是他平时最喜欢的仙人倒。’
  ‘我将柜台布置在门口,每天都看着门外的人来人往,我总觉得有一天进来的会是他。’
  ……
  “这么说,那个下毒者真正要的是叶峰?”楚衡摩挲着下巴做出了似乎唯一合理猜测。
  文渤脸色难看,“继续吧。”
  楚青雪连续翻了好几页,似乎从开了酒楼开始,容四娘就不怎么记日记了,哪怕有些笔迹也是无意识的乱写乱画。直到后半段的时候,又出现了字迹。
  “咦?这是……”
  楚青雪惊疑一声,众人忙探头观看,却见那新出现的笔迹竟与容四娘的笔迹完全不同了。
  有第二个人在写!
  ……
  ‘父亲回来了,我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看四娘这般开心过。于是我趁着四娘忙着给客人做菜的时候,打开了她的衣柜,看到了父亲。他也看到了我,但除了流泪,他什么都不会了。我想问他为什么离开我们,但他嘴巴开合却说不出来话。我哭了,抱着他哭了,这是我十几年以来第一次哭。他冷冰冰的,但我心里很暖,也许就像昨天四娘跟我说的那样,好日子快来了。’
  ‘我们打算逃离天都城,四娘赚了很多钱,有了钱我们就能逃得远远的,远离这里远离花国,逃到大烈国去!让那些敌人永远找不到我们,幸福的日子不远了。’
  ……
  读到这里,日记结束了,楚青雪也哭了。幸福,什么是幸福?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就是幸福,如此简单的奢望,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太难了。
  楚衡接过日记仔细的翻找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隐藏的内容或者夹层之后将其放在桌子上,看了看并排与海少羽躺在床上的小峰,沉默半晌说道:“去找那个谭太医聊聊吧,想必有关一切的疑问都可以在他那找到答案了!”
  楚彧点点头,“事不宜迟,趁着风波未过,正是可以掩护我们行动的好时机。不过你们就不要去了,我去一趟就好。还有,今夜你们去过现场,天亮之后很可能有人来问话,你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阴曹地府,我们楚家惹不起!”
  楚彧说完就走了,没有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他最怕这些人同情容四娘和小峰一家,非要插这一手不可。但好在令人欣慰的是,大家似乎都很理智,就像之前楚衡与文伯半路回返一样,说明大家还是有基本理智的。
  “今夜多亏了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将小峰抢回来的,但我文渤欠你一条命。”文伯说着向墨九深深鞠了一躬,那正式的模样让墨九有点不适应。
  “呵呵,没什么嘛,主要就是浑水摸鱼,那些家伙都在忙着抓僵尸,我只不过是走过去跟四娘聊聊然后带走小峰而已。”
  墨九向天发誓,她说的就是实话,只不过瞧着众人的眼神却总有点‘敬佩’的意思?
  楚青雪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抓住墨九双手柔声道:“下次别再冒这样的险了,你都没有修炼过,这次有天诛降世所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你,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墨九眨眨眼,笑道:“这可说不准,没准老天爷是向着咱的,下次说不定还会配合我呢!”
  “你这臭丫头倒是心大,以后我可不敢再让你跟着我了,否则真要出了意外,文伯可没地方还人情了。”楚衡支着腮帮子笑道。
  “你还想有下次吗?我让小九盯着你努力修炼,不是让你带着她乱跑去经历危险的。”楚青雪大怒,平时她将墨九当做妹妹,虽然也知道墨九在这个家里经常欺负仆人婢女,可她并不觉得什么,相反她觉得这样才是真性情,更值得信赖。这一次算是又证明了一次,这个妹妹在关键时刻是真的能够起到作用。
  楚衡翻了白眼,这丫头明显比他浪多了好吗!
  “算了,忙了一夜,如果白天还要被问话的话,现在可得去睡一觉,累!”
  楚青雪点点头,对文伯道:“你也去歇歇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好。”
  文伯看了看床上的两个小子,叹了一声转身离开,墨九却是随意的很,只是挥了挥手算是道别,然后就回房间了。
  只不过回到自己房间的墨九却并没有睡着,而是再次将两界图翻了出来,关于叶峰或者说飞僵的事情,她还有所怀疑。
  无独有偶,楚衡回到房间中也没有睡过去,而是开始了和归海一幻的交流。
  “关于那个飞僵,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吗?”
  归海一幻:其实炼制僵尸并不是阴曹地府的专属,只不过在炼制僵尸方面,阴曹地府最出名而已。对于高手来说,僵尸不过就是一些干杂活或者清场的杂兵罢了。但是阴曹地府却有炼制高等级僵尸的方法。
  “就是飞僵?”
  归海一幻:是的,就是飞僵!不过在我看来,那个叶峰似乎与飞僵还有出入,而且怕是炼制之人的野心甚大。他想要炼制的不仅仅是飞僵,而是有着九环潜力的不化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