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定盘星 > 第十七章 鄂隆·危机解除·大哥威武!

  坐船旅行有时候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那种晃晃悠悠的感觉且不去说它,光是两岸那好似不同却千篇一律的景色就能让人厌烦。不过毕竟是逃命阶段,大家倒也没有抱怨什么。
  不过敏感的楚衡还是察觉到了队伍的某些不同,比如指环里的归海一幻,这货自从那夜之后就有点出尘脱俗或者说一切都索然无味的感觉。有时候楚衡都会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伤了老人家那颗脆弱的心?
  再就是楚青雪,也许是受到了连串刺激,感觉这个妹妹成熟了不少,最大的变化就是她勤奋了许多。在从楚衡那里得到了紫霄符经之后,整天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打坐修炼了。
  关于这点,不得不说楚家兄妹的潜力都不错,再加上之前楚青雪已经将功力废掉了,如今重新修炼打基础倒是省却了不少的麻烦,进境颇为快速。但有时候命运很无常,给了你上好的天赋却会在其它方面限制你。比如,对符道的悟性!
  楚青雪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算是冰雪聪明的,可对于这符道来说却像是七窍通了六窍,无论归海一幻通过楚衡的口怎么教导,就是入不了门,气的老人家整整三天都没有说话。
  紫霄符经的修炼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吸收灵气,一个就是往符阵中刻入符咒,简单比喻的话,紫霄符经修炼出来的灵气能够将本身符阵变成精致的玉净瓶,而符咒就是玉净瓶中的甘露。
  楚青雪在吸收灵气让本身符阵变化这个阶段上非常有天赋,几乎用不了几天就完成了第一环符阵的改造,但到了刻入符咒这个阶段却屡屡失败,急的每天连晕船都顾不上了。
  对此楚衡倒是不太在意,老实说,楚青雪那疯狂修炼的势头有点吓到他了,生怕自己的妹妹由于太过急功近利而走火入魔。要知道紫霄符经灵力霸道,若真走火入魔起来也更加危险。
  现在好了,符道的艰难倒是可以让楚青雪好好磨磨性子!
  楚衡不急,指环里的归海一幻就更不急了,只是心里却越发郁闷了。楚家兄妹的资质好这是他早就料到的,尤其是楚衡,不光资质好连在符道上都颇有天赋,但为何偏偏选了一种野路子修炼呢?命运啊,你待老夫何其不公!
  接下来有变化的就是海少羽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少男少女的相互追求本就是世俗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再加上海少羽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什么,所以整艘船的人其实都知道。不过由于楚青雪变成了修炼狂人,使得海少羽每日都没有什么献殷勤的机会。左右一想竟然也跟着勤奋了起来。
  虽然有些好笑,但不得不承认,在这点上海少羽的三观还是很正的,至少让楚衡很满意。
  真说起来,如果不是楚家遭逢大变,以双方的身份差距来说,海少羽哪怕再喜欢也基本不会起那种心思。这不能说是自惭形秽,只能说是理智罢了。如今楚家的变故将两者拉在了一条起跑线上,甚至于从某种角度上说,楚青雪还不如海少羽呢,至少海少羽屁股后面没人追杀。
  本以为两人有发展的可能,谁知道楚青雪受了刺激开始玩奋发图强那一套了,这也许一天两天看不出什么,但时间不会欺骗任何人,一点点的差距在未来可能会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这与夫妻之道很像,只有共同进步才能和谐,否则一方太强一方太弱,未来势必会出种种问题。
  海少羽是个擅于思考的人,多年的混混生涯让他见到了太多的家长里短,自然不希望自己跟楚青雪也走到无话可说的那一步,所以也跟着努力了起来。
  好吧,在墨九眼中这也许就是悲剧的开始。两人靠的越近,两人间那怨情丝就越发向血黑色转变。
  楚青雪可不是冰山美人的人设,海少羽的心思自然懂,只是刚刚经过了宁怀志的离弃,心中那点伤还没有好呢,至少短时间内是无法接受的。不过海少羽那努力修炼共同进步的样子还是让楚青雪多了一些好感,同样的,怨情丝的颜色也渐渐加深了起来。
  嗯,总体的变化就是这些,朴实无华且枯燥。
  但既然是逃命,杀手这种元素就是必不可少的了。终于在第四天的黎明前,该来的追杀再次找了上来。
  只不过这一次与之前相比就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了,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变故,这些来追杀的杀手竟然连一个四环的高手都没有,一大堆三环的杀手完全不够看。再加上战斗发生在船上,从小水性就好的楚家兄妹可谓大杀四方。
  整个过程一点惊险都没有,从楚衡和楚青雪钻进水中杀敌之后,除了接连冒出的血花和一个个杀手浮尸之外就没什么了。
  “这不科学啊!”海少羽手中流星镖飞射刺穿一个刚刚从水中抬头换气的杀手喉咙,接着奇道:“上一次三个四环的高手都没有能够拿下我们,这一次敌人没道理派一堆三环杀手来送人头吧?”
  文渤翻了个白眼,手中飞斧DuangDuang两声将两名爬上船的杀手又砍了下去,“说的你好像多强似的,若非这些杀手不擅水战,你现在只有抱头鼠窜的份。”
  海少羽抿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啊,敌人如果调查一下就应该知道楚家兄妹在海边长大,水性极强就算不派四环高手,那也该派些水性好的过来吧?”
  文渤没有再说话,这事确实蹊跷,他没法解释。
  没几分钟,楚衡与楚青雪解决完杀手纷纷爬上船,楚衡上船第一句就改变了之前的计划。
  “这次刺杀非常匆忙,一定是天都城那边有了变化,我们在前面的码头上岸,尽快赶到天都城!”
  众人对视一眼,文渤犹豫道:“经过上一次的刺杀,整整三天的时间过去,敌人肯定已经算出我们是走了水路,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刺杀能够准确将我们拦截到。但从敌人派出的杀手质量来看,对方颇有点无人可用的架势,这很不正常。除非,敌人手中的好手都被绊住了,以至于只能派出这种级别的杀手,企图以数量取胜。”
  “不,并不是这样。”楚衡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腰牌,上面画了一个张牙舞爪的章鱼海怪,“这是北海巨妖水师的腰牌!敌人并不是随意派出的杀手,而是从水师之中抽调的水战好手,只可惜,这些家伙应该不是精锐,以我父亲麾下精锐为标准来看,八成是从预备营中偷偷抽调的。”
  文渤皱眉,“这说明了什么?你水战更强?”
  “我水战当然更强,但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北海巨妖水师部队是镇远侯林泰的手下直系部队,林泰与我父亲同为通商口岸的一方镇守,手下绝不会都是这种臭鱼烂虾。之所以派这些人来刺杀,只能说明,北海巨妖水师的高手如今都不能够出手了!”
  海少羽好笑,“北海巨妖水师举国闻名,而且那么多高手怎么可能抽不出……你是说他们都被监视住了,不能调动!”
  楚衡有些激动的点点头,“就是如此,而有能力让整个北海巨妖都不敢妄动的,在花国也只有皇帝了。也就是说,天都城一定出了什么事,让皇帝现在对镇远侯林泰非常提防,甚至监控起了整个北海巨妖!”
  “而且这件事还是对我们有利的!”楚青雪也在瞬间想明白了,几乎是尖叫出声。
  墨九抠了抠耳朵,这一声是在她身边叫出来的,显然楚青雪这一阵子有点太压抑了,冷不丁听到这个消息就有点失控。
  楚衡笑了笑,同样激动道:“我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理由。”
  “那我去让船老大在前面的码头靠岸!”楚青雪几乎是蹦跳着往船舱里跑。
  文渤看着楚青雪的背影顿了一下,脸上却是多了一丝担心。楚衡见到好奇,“文伯有什么顾虑?”
  “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我现在反而更担心了。”
  “怎么说?”
  文渤向四周的环境看了看,“敌人的这一次刺杀有点草率,考虑之前的刺杀结果,背后的黑手如果不傻就该知道是没有办法成功的,那么这一次的刺杀很有可能就会存在另一个目的。”
  楚衡聪慧异常瞬间就明白了文渤的意思,“你是说拖延我们的行程?其实这一点我有想过,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更加快速度啊,说不定天都城内的变化就源于此呢!”
  文渤摇摇头,“你还是经验太少了,不错,的确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如果敌人杀你的决心足够,在没有兵力可调动的时候,他们一定会使阴招!”
  文渤的话将众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文渤所说的阴招是指……”
  “买凶杀人!”文渤的表情越发严肃,“杀手这个职业很古老,也没有什么门槛,只要你有把子力气哪怕抄着把剪刀都能够成为杀手。也有很多非常专业的刺客组织,专门接替人消灾的活,而且其中不乏高手。”
  楚衡一愣,这一点他的确没有想到,毕竟是还没有举行过成人礼的少年,即使说是个孩子也不过分,对于这种事自然没有经验,哪里比得上文渤这种老油条。
  “那……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文渤挑了挑眉头,笑道:“那就要看想要杀你的刺客到底肯花多少银子了,只要钱到位,哪怕是六环的高手也能够请来,我们准备什么都没用。”
  楚衡愣了一下翻个白眼,“你这跟没说一样啊,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倒是可以走个偏锋!”
  “咦?你想怎么走?”
  ……
  咚咚咚!
  大兴城府衙之外的鸣冤鼓被人敲响了,击鼓者还是用的灵力,那声音能够传出好几条街,端的热闹。
  一队衙役哗啦啦的一涌而出,虽然看起来人数众多但步伐整齐丝毫不乱,颇有素质。
  楚衡放下手中鼓槌暗中点点头,说起来这一招确实有些偏。
  大兴城是距离天都城最近的一座城池,也可以算是天都城最后的屏障,因此常年有重兵把守。楚衡等人下船之后快马加鞭的赶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有关定远将军楚蟾的消息。
  大兴城作为天都城的卫城,往往能够得到第一手的资料。
  就像楚衡之前预料的那般,虽然有传言说楚蟾谋逆,可皇帝一直都没有下旨定罪,而杀死楚蟾的镇远侯此时更是被软禁在天都城个人府邸中配合调查,这一连串的情况让楚衡更加明朗了局势。
  于是其当机立断主动暴露自己,你们不是要暗杀吗?那我就光明正大的站出来,甚至站到府衙里去,有本事你就派人来刺杀!
  当然,这一招也很险,如果大兴城城主也是敌人,那就有点送羊入虎口的意思。不过楚衡倒是想要赌一把,关键是他觉得以当今皇帝对权利的把持与看重,像大兴城这种战略要地的掌权人,肯定不会让心腹之外的人担任。
  至于他怎么知道皇帝看重权利?呵呵,瞧瞧自己父亲定远将军那谨小慎微的样子就知道了。
  “谁啊?眼瞅着太阳都快落山还来击鼓鸣冤!”
  一个满肚子起床气的声音传来,巨大的音量远超楚衡击打出来的鼓音。楚衡揉了揉耳朵循声望去,却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迈着四方步踏出来,看那大肚子跟孕妇有的一拼,若不是穿着一身官袍,楚衡差点以为这府衙由厨子掌权了。
  说起来花国有个制度,那就是但凡军机要地,兵部的官员在等级上都要高过负责政务的官员,有些甚至政务军事都由一人掌管,而大兴城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楚衡看了看这大汉四周的衙役,没有贸然上前而是遥遥抱拳躬身施礼,“定远将军之子楚衡,拜见城主!”
  “……”
  楚衡依旧保持着礼节并未抬头,但他可以感觉到,整条街都静了下来,不光是那城主和衙役们,就连路边的行人也都愣住了。
  谁?定远将军之子!这特么是搞事情啊!
  那大汉脸皮绷紧,整个人都严肃起来,之前那大大咧咧的样子瞬间不见,而周围衙役也纷纷抬头挺胸,一股悍卒的气质油然而生。
  楚衡心中一定,看来基本的安全算是有保证了,这些衙役应该都是军中战士客串的。
  “本官乃大兴城主鄂隆,你有何冤?”
  饿龙?楚衡眨眨眼,脑海里迅速搜索有关于鄂隆的资料,隐约中他好像听父亲提过,鄂隆与阎孝国是当今皇帝的心腹,二者皆是军中悍将六环高手!阎孝国是天都城禁军统领,而鄂隆却并未提及,想不到却在这里遇见了。六环的大高手啊,跟父亲同级的。
  “定远将军楚蟾忠君爱国,镇守定远城多年兢兢业业从不负圣上信任,然仅仅因为一个未能确认的消息就惨死于天都城外!楚衡不服!遂从定远城一路奔来,然半路多次遇到杀手行刺,若非侍卫管家拼死相互,此时已经尸骨早寒。请城主为吾等伸冤!”
  楚衡的话很简单,但却让一众衙役和路人都震惊不已,换了别人得知父亲牵涉到谋逆大罪之中早就怕的不知藏哪去了,这人却敢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击鼓,光是这份磊落就让大家对其信了几分,更何况还一路遭到追杀?连皇帝都没有下旨定罪呢,各地府衙更是没有收到海捕文书,这时候敢动手的肯定心里有鬼啊!
  “你想本官如何帮你伸冤?”
  “我想进天都城面见圣上!”
  鄂隆定定的看着楚衡,两人四目对视,楚衡毫无退避,那磊落之意即使是六环的强大目力都不能令其屈服。
  “你有证据证明你父清白吗?”
  “我会找到的。”楚衡斩钉截铁,他确实没有,但他也可以肯定,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敌人构陷他父的所谓罪证也肯定有漏洞。他不需要找到清白的证据,只需要找到那罪证的漏洞就行,他有这个自信!
  只是让楚衡有些没有想到的是,鄂隆之前的审视渐渐变成了欣赏,原本冰冷严肃的面容也渐渐化作感慨,“楚蟾教的好儿子啊,一门双杰!真是一门双杰啊!”
  (⊙_⊙)?
  “叫你的妹妹也出来吧,咱们进去说,呵呵,你也不需要担心你父亲的冤屈了!这段时间,你大哥可是快将整个天都城都翻过来啦!”鄂隆笑容和善的望向街角,却是早就已经发现了隐藏不远的墨九等人。
  这态度让所有人都愣了愣,就这样,一行人跟着鄂隆进入城主府,而通过鄂隆的讲解,众人也才明白,楚家原来隐藏最深的不是这个名声在外的‘花花公子楚二少’,而是那个‘醉心医学温文尔雅的楚大少’!
  事情还要从楚蟾之死时说起,就像楚衡对其父亲的了解一样,在得知自己没法逃脱之后,楚蟾便拼了命帮助大哥楚彧逃跑了。
  楚蟾的死像是将楚彧这头猛虎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别人都以为侥幸逃出生天的楚彧会尽快远离逃命,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谁也不知道楚彧竟然在重重防守之中进入了天都城皇宫!
  楚彧找到了那所谓的罪证,并用仅仅三个时辰的时间将罪证中的漏洞破解,接着像是条疯狗一样追着线索不放,一个又一个的将所有幕后黑手的爪牙都揪了出来。
  这些爪牙遍布朝野上下,上到六部下到各地衙役,其凭借一己之力俨然掀起了一整条势力链条!
  当一个个名字摆在皇帝面前时,哪怕是已经达到六品级别的皇帝也感觉触目惊心,原来在自己的制下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条硕大的寄生虫。
  当然,这已经是两天前的消息了,据鄂隆所言,明天早朝时分,楚彧将会带着罪证当堂指证幕后的罪魁祸首。
  “嘶!我大哥!这么猛?”楚衡有点懵逼。
  不光楚衡懵逼,他身后的墨九更懵,这好像跟师傅告诉我的那些故事不太一样啊?不是应该楚衡进天都城,然后历尽艰险一一揪出幕后黑手,同时以战养战名声实力齐头并进才对吗?这……这么反套路的吗!
  “太好了,那我们赶快去与大哥汇合吧!”楚青雪开心的满脸红晕,抓着楚衡的衣袖叫道。
  鄂隆却是好笑的摇摇头,提醒道:“现在太阳都已经快落山了,就算是快马加鞭怕是也赶不及在明天早朝时与你哥哥汇合了。何况你说还有人在追杀你们,若是给了贼人可乘之机,那岂不是让你哥哥投鼠忌器?不如就先在我这城主府内休息一晚,待你哥哥彻底为定远将军平反昭雪,再汇合不迟。”
  众人对视一眼自然不能驳了好意,鄂隆见状笑道:“你们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你们!”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鄂隆命令下人将一处小院单独收拾了出来给他们住,本来还有点云里雾里的众人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危机,似乎已经没有了。
  “你们说,我大哥真有这么厉害?”晚饭时,楚衡端着碗筷好半天才难以置信的问了一句。
  “那是你哥,又不是我哥!”海少羽翻了个白眼,伸手给楚青雪夹了块肉。
  不过看楚青雪那萌萌的表情,似乎同样有点迷糊,“是啊,大哥真有这么牛?”
  海少羽和文渤对视一眼,明智的没有多嘴,只是低头扒饭。而墨九却是越加好奇了。
  当一个人陷入绝境之后确实有可能触底反弹搏出一个天地,但就算如此也似乎太快了。因为这其中牵扯到太多太繁琐的证据与关系,这个楚衡的大哥到底是怎么如有神助般的将其一一理清呢?
  从定远城到大兴城这才不到十天的时间啊,难道幕后黑手都是特么煞笔吗,将证据摆在桌面上等他来查的?
  难不成是师傅曾经说过的猪脚光环?可就算是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
  墨九摇头不解,伸手夹起一块肉狠狠嚼了嚼,等见了楚衡大哥仔细瞧瞧吧,说不定比楚衡值得培养呢。
  就在墨九如此决定的时候,刺客又来了……